中国和台湾:再统一或是对抗?

2005年5月15日 下午 12:00Views: 48

三月十四日中国通过反分裂法,警告台湾若正式宣称独立,将采取非和平手段,此举标示两岸高度的紧张。四月份中国许多大城市爆发大规模的反日示威,其中台湾 问题是关键。伴随这些事件的是一连串的两岸外交往来,希冀为亚洲最具潜在冲突的问题寻求解决之道。究竟中国和台湾会朝向统一还是对抗?Laurence Coates从阶级力量的观点分析最近北京、台北和广大区域的转变,以及社会主义者究竟该怎么办。

近几周中国名义上的共产主义体制卷动红地毯欢迎台湾反对党的政治领袖,这出戏被中国官方媒体强力报导,宣称是中国和背叛省份间长期纷乱关系下的新局面。四 月二十六日国民党主席连战抵达中国,进行历史性的拜访并会谈中国共产党主席胡锦涛。这是双方从一九四九年内战结束后第一次会面,当时导致斯大林式的中华民 国成立,以及可鄙的国民党镇压台湾。连战的拜访,以及另一个反对党主席宋楚瑜随后的访问,反映出台湾泛蓝反对阵营里的「中国热」(国民党和亲民党被称为泛 蓝是来自于国民党旗的颜色)。四月二十九日连和胡发表五点共识,希冀促进双边交流。他们同意台湾和中国应该根据九二共识,即一个中国各自表述的原则。然所 谓的九二共识充满争议,国民党内部对于一中也有不同的诠释。

亲中议程

毕竟新的泛蓝策略是来自于投入在中国的台湾和外国资本的压力,国民党领导把握住这个机会进行国内的政治斗争。中国拒绝直接和陈水扁所领导的亲独立民主进步 党沟通,该党在五年前结束国民党半个世纪的统治。现实上,陈已经放弃推动独立的手段,目前有少于五分之一的台湾人口支持独立,不过仅有百分之十支持与中国 统一。

在陈水扁的领导下,民进党部份被美国帝国主义的压力圈住,也被逐渐增强的台湾资本家施压。一个明显的例子发生在三月,当一位亲民进党的企业大亨,同时也是 总统咨询顾问许文龙,发表公开信表示支持中国制定反分裂法以及一中政策。陈水扁他自己也在同年二月出现政治大回转,和亲中的亲民党主席宋楚瑜签订协定。他 甚至说不会排除台湾最后和中国统一,只要两千三百万台湾人民接受。

扁宋协议让许多泛绿的支持者失望,并且导致四位总统顾问辞职。陈水扁被视为是宋楚瑜访中的幕后黑手,虽然后者焦虑与国民党的关系而否认此点。中国对台策略 部份朝向以商逼政,重复一九九O年代用在香港的策略,寻求金融大财主推离英国殖民地管理机构。诚如台湾社会主义者杨指出:「今日台湾资本家雇用至少在中国 一千万工人,台湾顶尖五十名制造业已在那里设分部。大陆的便宜劳动、便宜土地、提供外资税赋减让和补贴,导致大陆变成台湾资本主义最主要的利润来源。」

先前的敌人

北京这种拒绝和陈水扁的民进党互动的策略是为了施压台湾的急独政党和支持泛蓝。这有点吊诡,因为中国共产党正讨好之前在中国大陆反共、腐败,且被外国资本 家掌握的国民党。建立了资产阶级国族主义体制后,中国的前斯大林菁英毫无疑问去拥抱他们先前的敌人。引人侧目的连战,曾被经济学人杂志描述为一连串选举的 失败者,此行被中国以世界政治领袖的规格接待。大量媒体的报导使得连战在国内的民意调查受欢迎率提升,北京大学的同学花了一百二十元美金 (相当于许多中国工人的月薪)买票聆听他的演讲。观众起立热烈欢迎他,预告着反动、国族主义的情绪出现在许多中国的学生和知识分子之间。对国民党如此热切 的热情很难想象出现在台湾校园,尤其当台湾校园的情绪多朝向台湾认同。北京的医师们比喻连战的拜访是一个历史转折点,他们描述国民党是来自远方的好友。连 战在北京大学的演说里,提到这是创造两岸和平的破冰之旅,他较少提及的新和解理由是「为何中国和台湾不能一起工作赚取外国货币?」

提升的紧张

国共对话标志了一个急转弯,因那发生在泛绿阵营组织四十万人抗议中国反分裂法游行之后。这个只是重复旧威胁的新法律是北京的战略,用来对付台湾泛绿阵营、 华盛顿和东京,后两者都对中国崛起感到威胁。反分裂法被假设对台湾去年十二月立委选举的警告,包含北京在内的许多观察家错误评估泛绿情势将大好。这次选举 泛蓝赢得多数。从这点来说,中国的中央领导无疑地倾向撤回此次立法(译案:后来中国还是通过立法)。任何企图避免类似橡皮图章的国家人民大会辩论反分裂法 将会承担和中国官僚及人民解放军摊牌的风险,台湾的打击和大中国主义者已藉此正当化军事费用的提升。为了减少冲突,北京两度派代表赴华盛顿企图舒缓美国的 疑虑。直到最近布什政府才对海峡冲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施压台湾泛绿政府减缓反中国的步调并且要求回到较不好斗的立场。但是这一次美国帝国主义拒绝北京的 提案。二月十九日美国和日本回顾军事协防协议,这是第一次他们把台海安全当成共同的策略目标。将台湾的前殖民者,日本,拉入两岸纷乱中且日本不得不采取和 中国对立的立场。

新的游戏

今天的情势有点类似上一个世纪的最后一年,当那些残忍的帝国主义者绘画着亚洲的地图。美国帝国主义者承担一连串刺激性的举动反映出布什政府内新保守主义好 战者的影响力。新保守主义者描述日本宛如远东的英国,因而他们推动日本政府放弃战后的太平洋主义者的宪法和军队重整,此举给美国军火工业提供巨大的新市 场。John Bolton 被美国推派到联合国担任代表,他是一位坦率鼓吹台湾独立且被台湾政府聘为有给职顾问的美国官员。同样的举动也在日本进行中,Koizumi 周边围绕的都是支持台独且和台湾泛绿阵营亲近的幕僚,东京市市长Shintaro Ishihara是极端国族主义者,他是一个著名的打击中国的日本官员,曾担任陈水扁就职典礼的来宾。

因为亚洲没有太多帝国主义的势力,欧洲也进行侵略,是否要废除欧洲对中国武器禁售十六年的争议是这个脉络的延续,是伊拉客战争期间亚特兰大摊牌的新方法。 法国和德国资本主义特别敏锐地延伸和中国的贸易和投资,但也同时视他为未来平衡美国全球霸权的力量。当时在美国压力下,欧洲持续禁售武器给中国,中国提出 反分裂法正好给英国和北欧国家借口继续禁售以避免和美国的紧张。但由法国领导的其它欧洲国家紧附在解除禁售的方案下,法国总理Jean-Pierre Raffarin四月访问北京,他表示反分裂法和法国的立场兼容,并且将出售十架空中巴士飞机大约六百亿欧元的金额。

为响应美日军事联盟和欧洲持续禁售武器,中国鼓励年轻人进行四月份的反日示威。虽然看起来是为了抗议日本政府修改历史教科书,真正台面下的议题诚如时代杂志描述:「日本或中国,何国将会成为二十一世纪主导亚洲的国家?」

台湾如不是为了军事运筹的理由,也是这场斗争的关键战场。如同胡锦涛在雅加达的亚太高峰会议中告诉Koizumi,「台湾碰触到中国利益的核心。」

但在中国如此极端不稳定的政治情势下,中国共产党发现无法完全掌握反日抗争,当泰半中国学生在现阶段是国族主义者且支持体制的资本主义议程,反日示威无法 形成政治上的单一化。北京担忧这场运动将会结合其它示威抗议转向资本主义的社会冲击,后者起源于南方中国日商公司的工人示威。四月中,一万个中国工人在深 鎭的日本投资公司,制造电话的Uniden电子公司,发动破土大罢工争取工会组织被承认。

然而华盛顿的新保守主义者认定中国是未来美国全球霸权的唯一挑战,不会坐视和允许现阶段两岸外交关系完全朝向北京的方向。布什在响应连战和宋楚瑜的访中之行时,他要求中国要开放「直接和台湾民选出的总统也就是陈水扁和他的内阁对话」。

华盛顿过去攻击倾向北京,以抑制台湾的民粹主义,现在华盛顿更有能力在未来倾向陈水扁和泛绿阵营,将之纳入围堵中国的策略。

台湾内部分歧

在台湾内部,国共会谈引起极分歧的观点。泛绿阵营的政治人物预先指控连战出卖台湾,但民意调查的多数采取正面的观点,反映出台湾人民对战争危机的焦虑,以 及不论哪种合法的政治形式浮现,台湾和中国毕竟在文化、语言和经济上紧密联系。泛绿的台北时报的社论表示:「看的出来连战在这趟访问行程能够解决半个世纪 长期的台湾海峡出对立,和中国和平统一现就在街角。」连战之行后,民意调查显示有百分之五十六对此表示乐观,百分之三十一表示负面。北京远离早期反生产的 导弹发射计划,开始着手一个诱人的策略。中国政府提供连战一些经济诱因:取消中国市民参观台湾的计划、保证移除进口台湾水果的关税、以及两只大熊猫。水果 的策略是一种打击民进党南部农业地区支持者的地鼠策略,因为许多农民承受二OO一年台湾加入世贸的冲击和外国农产品如洪水般涌进。

对泛绿的压力

中国和平的姿态已增加陈水扁的压力。如果没有贸易协议和直航的话,水果和旅游的让步并不值多少,传统上台湾一直被封锁直到比较广的跨海提案达成。现在所有 介于台湾和中国的路径是经由香港、日本和南韩。刚开始泛绿的领导人认为他们能够封锁国民党的非政府组织外交,现在他们被强迫要修改。刚开始陈水扁认为「是 否在新一轮的国共会谈中,连战会输掉台湾?国民党在与共产党最后一次谈判中失掉中国大陆。」但随着大资本家的游说,陈水扁停止攻击连战是共产主义宣传的工 具,给予他迟来的祝福,并描述那是让路通行必丢的石头。当民进党试图要贬低国民党并不代表台湾的利益时,他们并没有准备要说在国民党政策背后的是被中国经 济像磁石吸去的资本家。因此进一步的转变并不排除陈胡高峰会的可能性,泛绿的领导人将扮演台湾Menachem Begin 的角色。(以色列领导人和埃及在一九七九年签订和平协议)

资本家的议程

对社会主义者而言,台湾的统一或独立的问题不能和中国工人阶级、台湾和整个区域区分。中国政府将统合台湾当成它大中国民族主义的试金石,放弃了斯大林主义 以及任何和社会主义间接的联系,中国共产党依赖国族主义来淡化大量失业率和其它社会问题的注意力。因此任何两岸议题无可避免要支持中国对台湾的掌握和对非 汉民族的压迫(例如西藏和回族),这种空洞的国族主义讯息表现在他们对待一百三十万来自贫穷省份的移住劳工,虽是汉人也会在他们工作的城市面临半种族歧视 和公安的骚扰。

对台湾的资本家来说,台湾政治地位未定故对资本和商品移动设限,这是很大的挑战,尽管事实上已有五分之四的台湾海外投资在中国。资本家游说团体指责限制投 资的禁令仍出现在某些产业,且应该放松雇用大陆职员的限令。他们希望政府采购有进展(开放公共部门投资计划给私人投标者),因为使用正式台湾头衔会引起争 议 (北京能接受的是中华民国而不是台湾民国)。如同欧盟大型跨国公司游说扩大欧盟以增加他们的运转基地,并运用欧盟新成员的劳动力去抵制本土的高薪劳动力。 台湾资本家看待和中国的经济整合是一种解救他们于台湾高薪劳动和社会保险的手段。当然还会有许多整体而言潜在的利益,因于亚洲的融合结合台湾是半导体和计 算机电子业的世界领导,和中国大陆有大量劳动力也是世界级制造业生产基地。但是建立在资本利益的基础上,这个过程无可避免会伴随着对工人阶级的打压,例如 工作时数、劳动弹性化和薪资。

另类选择是什么

当然社会主义者支持台湾人民有自决的权利。但现在两岸议题,或台湾内部的国家问题惊人地两极化。过去二十年台湾经历过国家认同高涨,认定自己是台湾人的比 例从一九九二年的百分之十八到今日的百分之四十。但有更多比例,大约百分之五十有两种认同。民进党高层拥抱资本家的新自由主义,无法说服全部人口要台湾独 立。大部分的人宁愿维持现状,不希望统一但也不希望和中国彻底分裂。这个情形也被两大党(泛蓝和泛绿)强化,他们也早被看成是攻击工人阶级。即便是在两岸 议题,当陈水扁抛弃台独是一个慎重的选项后,国民党和民进党就没有太大差别。考虑到大众意见,国民党不再坚持要统一,而是和中国紧密联系的态度。

对两大阵营的蔑视可解释十二月立委选举的百分之五十一低投票率,毕竟泛蓝和泛绿争权夺利可以被归类是一种国族主义,极有可能会造成日后的大冲突。

种族歧视的成分

如同这两个阵营都有些左翼的趋势,他们也有沙文主义和种族歧视的成分。很多闽南人很讨厌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即那些已从福建过来五世纪之久的中国移民。当宋 在国民党独裁统治时期,也是大中国沙文主义者。当连战在访中之行强调和平时,宋强调种族,他说「所有的台湾人,可以追随到与中国的血缘联系」。这是对台湾 原住民的侵犯。

同时民进党的小联盟,右翼的台湾团结联盟对外省人(一九四九年以后抵达)有种族歧视的政策。大部分泛绿选民选择他们的政党只因为不希望未来北京的专政统治台湾,而泛蓝的选民只是厌恶泛绿领导者的小丑行径,例如一直无意义却危险地刺激中国。

今日台湾和中国缺少的关键要素是团结工人阶级的工人政党,推动社会主义政策并从资本家政党(不管是蓝、绿或是伪红)独立出来。这样的政党会号召一个民主的 社会主义的台湾和中国,并且这样的想法会抓住台湾海峡两边的工人的想象。在社会主义的基础上,规划服务这个区域的生产计划,不管台湾和中国的关系是独立、 统一或是新的邦联形式延伸到这个区域的其它国家,这些可以在一种民主和志愿的基础上决定。

拒绝资本家的方案

工人组织不能支持中国资本家和台湾资本家间的协议。当然社会主义者欢迎任何降低两岸冲突,可展现机会去打破国族主义手中的政治权力并增进社会主义者的另类 选择。但要让这实现,工人必须要独立于资本家政府和政党,建立具体的两岸联系。国共和谈,甚至日后可能的民共和谈,社会主义者的答案是从底层的联系:工 人、农民、环境主义者、妇权运动者等等。站在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基础上绝对没有永久的解决方案。经济、政治和未来军事的攀升导致亚洲的新资本家互相对抗 彼此,开启新的社会爆炸,联盟的改变和无可避免的冲突。只有当这个区域的工人阶级建立超越国家界线的组织,才能提供往前走的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