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爆发!

2008年3月18日 下午 12:00Views: 29

外国政府对北京政权的残暴镇压作出沉默的反应

Vincent Kolo, 香港
(首次出版: 2008年3月18日)
近20年来再次爆发对中国人统治的抗议后,成千的准军事警察和士兵部署在西藏首府拉萨,根据西藏流亡组织的说法,超过80人被杀害,数百人受伤。然而来自中国官方和西藏自治区(TAR)的信息,至今只有16人丧命,其中包括从屋顶跳下来而死亡的三个西藏青年。抗议发生在一周以前并最终发展为星期五3月14号西藏首府的严重的暴动,根据官方报道,在暴动中,有300间房屋和商店被焚烧。该周,星期天和星期六,抗议扩延至西藏地区邻近地区的四川、青海和甘肃,甚至在中国首都北京的海淀区的一个公园里出现了大约一百个藏族学生的静坐活动。随着奥运会还剩不到五个月,中国的独裁者似乎选择了大规模的迅速的粉碎西藏的抗议的做法,并指望那在经济上已经越来越依赖中国的外国资本家势力能保持沉默。可以预测的,美国、欧盟和其他的政府已经发出标准化的“忧虑”的表达,但是也清晰地表示西藏抗议继起的镇压根本不会影响它们与北京的关系。在发生抗议的区域,印度政府和喜马拉雅山邻国的毛主义前游击组织拥有四个部长职位的尼泊尔用强力打碎了与西藏抗议者团结呼应的游行示威。在拉萨,最近的报道显示在城市里的西藏人居住区挨家挨户地搜索所谓的“暴徒”,官方称此为进行一场反分离主义势力(即支持独立)的“战争”。在拉萨和其他西藏人地区存在着未宣布的戒严状态,未经证实的报道说星期天有八名西藏抗议者在四川省阿贝地区被杀害。与恢复稳定相反,新一轮的国家恐怖-或许是在奥运会八月进行之前有计划地使西藏平静-将使得爆发性的形势更趋恶化。藏族青年中许多是来自生活着四分之三藏族人的农村地区,在拉萨和其他他们去找工作的城市里,他们构成了越来越绝望的群体,他们遇到的只是歧视,残暴警察的折磨和来自日益增加的汉族移民的残酷的就业竞争。尽管大搞经济建设,去年经济增长为13.8%,西藏民族自治区在中国是最极端贫富悬殊的地区之一,藏族人处在最底层。在西藏农村的收入只是整个中国平均数的三分之一。而富裕的汉族人在象拉萨这样的城市里开着昂贵的外国进口车。许多藏族青年被迫转向犯罪和卖淫。近些年来,汉族商人和小生意的涌入,这个趋势随着二年前新铁路的开通而加速着,进一步地使得藏族穷人边缘化。然而根据官方的数字,拉萨的人口中藏族人依然占78%,来自其他省份的移民工人和解放军士兵考虑进去的话,西藏首府汉族人已占60%。由“达赖集团”领导

由于该政权的媒体和信息封锁,现在正在发生什么的详细情况绝对是很难整理出来的。外国记者被从这个地区驱逐出去。香港和澳门的电视组也一概地被驱逐,他们的录象胶片同时也被没收。香港记者协会对中国权威部门对待他们的成员的这种做法表达了抗议,他们中许多人在被释放前被扣留几个小时。审查制度的铁圈延伸到了互联网。现在,在藏族人麻烦期间,不仅如YouYube的外国网站被封锁,甚至连英国卫报和其他的新闻网站也不时地遭到和中国劳工论坛经常性地遭受到的相同的命运。在网络世界,西藏已经停止存在。

北京政权卷入了一场宣传战以向中国公众以及世界充分地兜售它自己的事件版本。但是很清楚,所有的独立见证人被驱逐-甚至旅行者现在也被要求返回-表明该政权的事件版本是不可信的。国家媒体充斥着耸人听闻的关于汉族平民遭受罪恶的袭击的故事。国家媒体拼命地试图造成西藏抗议者和其他的被压迫者-与工厂关闭斗争的工人,反污染的抗议者和反抗霸占土地的农民(他们的斗争也激起了来自国家的相似的激烈的反应)-的不和。但是假如官方的事件版本是真的,那么权威人士就应该确保外国记者和目击者在场以便确证之。很明显,他们有着不可告人的东西。正如谚语所云:“战争的第一个受害者是事实”。

北京责备达赖喇嘛煽动了抗议,指向西藏的佛教精神领袖和他在印度的流亡政府。这也很明显不是真相。达赖喇嘛对北京主张调和的方式并希望在中国内建立一个如香港那样的高度自治形式的西藏而不是独立。但是这个他称为“中间路线”的策略越来越被藏族人口中更为激进的阶层特别是青年拒绝。正如以色列在巴勒斯坦的占领和镇压损害了更为“温和”的即支持资产阶级和亲西方的如法塔赫的巴勒斯坦组织的领导能力一样。目前藏族人怒火的爆发是达赖喇嘛和他的流亡政府的政治权威受到削弱的标志。为了给北京政府施加压力,这些流亡的“领导人”把他们的策略放在赢得外国政府、联合国和其他的资产阶级以及帝国主义代理的支持的基础上。在一个各个政府和企业领导人越加相互竞争而为了得到经济利益回报而向中国独裁者叩头的世界,这已经是一个彻底的失败。

藏族运动中的分裂倾向现在已经公开地爆发。藏族青年大会的发言人说达赖喇嘛因为拒绝呼吁抵制奥运会和反对暴力而与藏族人的情绪不合拍。一个印度达兰萨拉(流亡政府所在地)的藏族学校老师告诉法国新闻社,“藏族青年中的一些阶层赞许地期待尼泊尔那样的游击斗争,然而实际上是2006年4月的大规模的都市抗议运动和总罢工而不是由尼泊尔毛主义者基于农村的武装斗争结束了绝对君主制的统治。

这是最近抗议高潮的背景。这导源于在汉族统治下受到持续的日常的羞辱和一种被外部世界背叛的感觉和被流亡领导人舍弃的感受。藏族运动中更为激进的部分希望在奥运会之前得到全球关注而把他们的目光放在3月10日,该日是1959年反对中国统治“起义”失败的纪念日。在印度北部的流亡藏族人组织了两次带有明确的越过边界进入拉萨的目标的行进。这些游行示威被印度安全部队阻止。可是这在西藏的青年包括年轻的喇嘛(僧侣)中产生了共鸣,在人人都说是开始非暴力抗议行进中,他们走向街头。

宣传战

随着大规模暴乱、抢劫、焚烧商店和有报道说不加区别的针对进入危险地带的汉族平民、消防队员甚至藏族人的攻击,星期五抗议失去了控制。 当然政府控制的媒体突出地报道了住医院的攻击的受害者的采访。 在没有组织或领导的运动中,失业流浪的藏族青年阶层参与针对汉族平民的种族主义者的攻击是完全可能的。 社会主义者和政治上清醒的工人绝不宽赦这样的行为。 但是我们也会指出这是常识的问题,既国家武装力量在示威中安插了内奸而且可能还使用雇来的恶棍制造混淆和混乱,给抗议运动抹黑从而给残酷的镇压提供一个藉口。去年在缅甸确切地发生了这样的事,其间,中国的军事顾问传授缅甸集团如何分裂和击碎群众运动。在中国的抗议运动中,由于愤怒沸溢并且没有民主组织的斗争渠道以便组织更为有纪律的和高效的手段如总罢工那样的抗议,出现警车和政府大厦被攻击和有时被烧是通常特征。

中国政权想要谴责示威中的暴力并把藏族人抗议描绘成反中国人种族主义大屠杀以煽动遍及全中国的民族主义的愤慨以及使人听不到任何对其西藏镇压政策的批评,并且授予它进一步镇压的权力。政府控制的西藏日报的社论称这是”生死攸关的斗争”以便使人脑海中浮现反分裂(即要求独立)的军事”战争”的联想。 北京媒体的’狂轰烂炸’也是设计出来以中和国际社会的批评,西藏自治区政府主席向巴平措说”难道有任何一个民主法治国家可以容忍这种暴力?”

但是今天在西藏地区的安全部队所用的残酷的方式和用来对付为争取他们的权益而斗争的汉族工人和农民的方式是完全相同的。基于这个原因,任何地方的工人和社会主义者应当呼吁停止在西藏的镇压,立即解除戒严令并撤回准军事警察和军事部队。西藏悲惨的情况同中国的其他地方一样是完全没有独立的工人阶级的组织-工会和政党-可以组织邻居式的多民族的防卫团体以保护家园,房屋和生活,同时也能发动中国汉族的和藏族的工人和穷人联合斗争以反对两个社会都面临的邪恶:螺旋式上升的食品价格,缺乏负担得起的住房,年轻人缺少就业机会,公共服务的破坏。

今后的出路

在藏族青年中有一种紧迫感- ‘某事必须完成’ -,即使他们不确切清楚应该做什么。社会主义者支持藏族人民决定他们自己的未来的权利,直到包括带有给予汉族少数族群的充分的民族权利和保证的独立的权利。但是为了在西藏的运动能够成功,特别是在全球化的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时代,必须不仅仅吸取他们自己的历史教训而且要吸取其他民族解放和反专制的斗争的经验教训。环顾这个地区,基于资本主义的民族独立绝不能解决贫困群众的问题。 以有名无实地横跨边界的“独立’的不丹和尼泊尔为例,这些国家被外部力量控制,遭受贫穷不堪之苦,并且是由种族主义者的不民主的精英统治着。目前只要赞成中国的资本家专制统治,甚而此种‘独立’长远来看也没有被摆在西藏面前。甚至达赖喇嘛的有争议的类似香港享有的更加真正的自治权的选择也被中国的现有的国家权力排除。由于特殊的经济和历史的原因,北京政权确实容忍了香港的广泛的自治权,但是它恐惧对西藏作出的相似的让步将打开其他省要求自治权的潘多拉魔盒,从而威胁到中国的领土完整。为了他们自己的声望和力量,北京的独裁统治者不能让西藏独立的企图得逞。

要去反对如此强大的国家,而且该国家对西藏的政策得到全球的资产阶级支持,藏族群众因此必须把他们的为基本的民主权力以及结束中国的军事占领的斗争和受到超级剥削的中国工人阶级正展开的斗争联系起来。特别是藏族青年必须支持和建立与反对相同的压迫并寻求根本上相同的自由-结束一党专政和警察恐怖、集会的自由、言论的自由、宗教的自由、组织的权利以及通过使工业在工人民主控制和管理下的社会化而废除阶级剥削-的中国工人和青年的斗争的联系。真正的民主的社会主义与毛泽东和斯大林的官僚主义一党独裁毫无共同之处,更不要提今天统治中国和种族区域自治区的新自由主义”共产主义者“了。通过和喜马拉雅山地区也包括印度的被压迫群众的联合,藏族人民的斗争-作为社会主义性质的反帝国主义的斗争的一部分-能够鼓舞为消灭腐败堕落的资本主义制度以建立国际社会主义社会的全球的运动。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