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0周年:斗争仍在继续!

2009年6月4日 下午 2:23Views: 39

当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害怕群众斗争

[本文内容是由中国劳工论坛制作的一份传单以纪念1989年北京血腥镇压的牺牲者,中国劳工论坛和工人国际委员会的支持者将在6月4日晚上的香港举行烛光纪念集会上散发此传单。 ]

1989年北京血腥镇压20周年之际中国和香港各地的群众运动表明斗争精神仍在继续。尽管中共专制当局绞尽脑汁费尽心机以杜绝公众对于「六四」问题的讨论,并试图彻底地清除这一事件的历史纪录,但新的年青一代正在日益学习与领会1989年运动的重要性。香港人民目前正在进行的种种「六四」纪念活动是15年来规模最大的,这给予全中国人民为实现民主权利的斗争以极大的鼓舞。 

「六四」二十周年烛光晚会

「六四」二十周年烛光晚会

波澜壮阔的1989年群众运动涵盖学生与工人诸多阶层,并扩散到100多个城市,数以百万计的群众走上街头,在10多天的群众性斗争的影响下,工人为实现民主权利进行罢工,军队处于极端不稳定之中。毫不奇怪今天的中国领导人拒绝为这一个革命运动“平反”,因为当时离推翻腐败专制的所谓’共产主义政权’几乎仅一步之遥。特别是1989年5月下旬,工人阶级试图组建独立工会被邓小平当局视为必须使用武力镇压运动的一个明确信号。邓小平希望能用人民的鲜血画下一个禁忌,使工人、学生、甚至执政党内持不同政见分子不敢越雷池半步。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为确保20年的稳定,不惜屠杀20万。 

毋平等,无“和谐”!  

这场反对一党专制和国家压迫的斗争今天仍在继续。在邓小平的统治之下,中国得以推行’自由市场’改革,并已成为这个星球上最不平等的社会之一。仅150万个家庭(0.4%的人口)拥有着今天中国70%的财富,同时又是仅次于印度拥有世界第二多贫困人口,共2.48亿人口生活在绝对贫困中。中国在毛泽东时代并非是什么官方吹嘘的’工人天堂’;但今天它无疑却是劳苦大众的地狱,尤其是1亿多农民工在“血汗工厂”中日以继夜得辛苦工作却换来的是微薄到难以糊口的收入。

今日之中国,民主何在?那些主张自由市场(资本主义)会与民主共同发展的人士恐怕很难解释今天在中国所发生的一切。这也是为什么世界财富500强的跨国公司们会对没有任何劳工保护和粉碎一切独立工会和组织的’中国模式’如此甘之如饴,他们哪在乎什么民主权利、劳工保护和高工资?虽然中国正变得日益资本主义化,但现在比上世纪80年代却更为不民主。正如’天安门母亲’的说法,“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密封的铁室”,’天安门母亲’运动的领导人都被下令在6月4日当天强行驱离北京。在中国大陆禁止进行任何纪念活动,甚至仅仅是’穿白色衣服’以表达无声的抗议也会招致当局的威胁与严厉惩罚。今天对持不同政见者的逮捕和骚扰甚至比奥运会期间更严酷。当局支持如微软、思科和雅虎等世界级的大型IT企业为中国警方提供最先进的检查设备以封锁和屏蔽任何’危险’的互联网讯息。在华尔街大亨的帮助下,中国已经拥有最先进而苛刻的信息封锁方法。

尽管存在所有这一切,任何谈论今天中国’稳定’都是虚幻之举。中国几乎每天发生600起’群体性事件’。相比去年同期劳资纠纷增加了98 %。 21岁的服务工人邓玉姣刺杀一名企图强奸她的官员,强调官僚如何为广大群众所讨厌。在互联网上出现了大规模显示支持邓玉姣的言论,迫使当局不得不强行封闭,因为他们担心这可能导致出现街头抗议,并在这一系列事件,培育出了1989年运动的新种子。中国今天正像一个巨大的压力锅,热火朝天!中共政权越是加紧镇压,维持时间越长,就更可能出现大型的社会爆炸,或一场新的1989年式的运动,中国人民需要一个坚定的立场以实现民主,并不屑于精英对普通群众的忽视。而这一对民主传统概念的深刻理解可以追溯到1919年前。为了纪念「六四」的牺牲者:“我们必须准备进行大规模的群众斗争以彻底变革社会。”正如美国工会先驱乔-希尔说:“莫要哭泣,组织起来! ”

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支持:

1. -在中国全面实现民主权利、结社自由、新闻自由和集会自由 

2. -结束一党统治和警察镇压,释放所有政治犯, 实现宗教自由与政治自由

3. -对64进行独立调研、追究相关官员的责任和赔偿受害者家属 

4. -支持中国工人的斗争和建立独立工会反对血汗剥削

捍卫1989年运动—上街去 

20年后,人民要求平反64。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认为运动只能由人民平反,而并非是大屠杀刽子手邓小平的继承人进行平反。而今天运动在香港实现的大规模动员和在大陆中国实现再生独立工会运动。关键是人们必须了解历史和经验教训,以保证在未来群众斗争的成功。而其中最重要的教训是需要一个清晰而正确的组织与纲领以挫败专制政权。这就需要民主的工人与学生委员会和具有斗争精神的工会独立于国家体制之外进行活动。

曾荫权的“客观评估” 

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曾荫权真正日益成为北京政府的傀儡,脱口而出的话表达了他的真实看法:企业和财富积累比大屠杀的抗议青年更重要的。这并非是‘失言’。而是代表了非民选的官僚曾荫权敌视真正的民主形式的一个方面,而他的前任董建华也有过类似的表达。在2007年他认为,充分的民主将导致’像文革一场混乱…’然后为此也不得不道歉。

曾荫权的看法并不仅仅代表他个人。企业精英与曾荫权持相同的观点,厌恶民主。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关于1989年运动他们是如此的不安,这一切做文章,激励,追求自己的理想。大亨已经采取了报纸广告警告’邪恶’的影响普选对香港的经济。就像邓小平于1989年攻击学生,而香港商界领袖们则批评批评民运游行为’暴民政治’ 。大众死灰复燃支持民主权利-在香港和内地-拥有这些大亨一样担心,因为北京的独裁者。富国和强国需要反工人阶级的政策和方法的北京政权保持工人阶级在无组织状态,非常适合超级剥削。即使在香港,作为一个政府研究报告警告说, 2006年,他们担心普选将导致“福利国家”的更高的退休金、最低工资,以及一个更强有力的公共部门。他们认为这是最近几年对他们超级利润的一个威胁。

1989年是一场工人斗争 

今年「六四」周年纪念恰逢70年来最深重的全球经济危机。所以从1989年继承以来的斗争的精神以往任何时候更需要。 1989年的运动同时也是一个社会性群众运动以反对腐败、官倒和日益深化的经济困难。今天,我们面临着一个类似的但无疑更糟糕的局势。世界各地数以百万计的就业机会正在消灭。政治家坚持称这是’金融海啸’ ,但是这不是自然灾害。由一小撮银行家和金融投机导致的’金融恐怖主义’将是一个更准确的描述。

• 大陆有3000万工人在过去12个月内失业。

• 2008年香港失业率人口上升近一倍,从11万2千人增加到19万7千人。

•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数据,今年在亚洲超过1.4亿人可能会陷入贫困。

• 香港是地球上最不平等的地方之一,10%最富裕的人财富是10%的最穷的人的23倍

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和我们的国际组织工人国际委员会(CWI)为努力改变这一疯狂制度而进行斗争,反对工厂关闭、工人失业和贫富分化瓦解。而这一切正是因为整个社会为一小撮贪婪的资本家与精英为利润而运作,而并非是真正满足于大多数群众的根本需求。 1989年斯大林主义命令经济的专制裁政的垮台是因为它们顽固地阻挠劳动人民民主控制“人民”产业。而现在资本主义的私有经济也正在经历一个同样巨大的危机,虽然他们还没有面临着来自群众运动的政治挑战。但正如世界银行警告,随着失业率的爆炸,世界各地的政治动荡将在所难免。工人国际委员会(CWI)争取实现民主社会主义以替代资本主义的混乱,而且也反对斯大林主义自上而下的经济规划和控制。我们相信工人阶级和其他被压迫层有权力和有能力以民主的方式实施全民所有计划经济,而目前这是一项当务之急的紧迫任务,以避免新的大萧条和由于大商业对于短期利润的盲目追求而使社会经济崩溃。

更多了解中国工人斗争和社会主义选择,请访问我们的网站: www.chinaworker.info 

了解工人国际委员会在40多个国家所进行的活动可以访问网站:www.socialistworld.net


64 20周年:斗争仍在继续!

“6/4” 20 years on: The struggle continues!

6月7日(星期日)与长毛-梁国雄见面
Meeting with “Long Hair”  on  7 June (Sunday)

演讲人还有: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文森特-科洛
Also speaking: Vincent Kolo from chinaworker.info

时间:19:00 (7pm)     地铁:尖沙咀(MTR: Tsim Sha Tsui)

地址:香港九龙尖沙咀金巴利道78号金辉阁2楼A座社会民主连线办公室
Address:  LSD Office, Flat A, 2/F, Brilliant Court, 78 Kimberley Road, Tsim Sha Tsui, Kowloon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