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与青年:采访大学生“村官”——青春没有在基层绽放

2012年1月5日 下午 12:00Views: 30

他们被迫出卖的可不是纯粹的劳动力,而是自己的整个人——托洛茨基

野草 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

*本文选自《社会主义者》杂志第13期,如有意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请EMAIL:cwi.china@gmail.com

青年人包括大学生的就业问题由于经济危机而更加严峻。几百万大学生找不到工作。而找到的工作往往也是天天加班,工资每月一般也就两千元左右但除去高额的房租和食品支出每月所剩无几。

从2006开始,全国陆续推出大学生“村官”计划。“村官”工资从低的一千多元到高的两三千元不等。虽然相比从事IT、翻译等工作工资较低,但是大多数地方“村官”(免费)包吃包住,得到的工资不需要用于房租,食品等生活开销。另一方面比起城里的白领天天“自愿加班”,“村官”的每天工作也相对轻松很多。更重要的是当上“村官”后就有很大的可能性进入体制内,比如重庆市“村官”两三年后就可以“自动”转成公务员,而其他省虽然不会自动转成公务员,但也有针对“村官”定向的公务员考试(例如今年中央机关招录了大学生“村官”81名),“村官”也可以竞选当地的村(社区)支书、主任。与此同时现在很多公务员考试要求参考者要有两年以上工作经验,而“村官”工作两年后就满足了这一条件。

相比几千人选一的公务员考试,考“村官”还是容易很多的。因此当“村官”就被很多大学生视为进入仕途的捷径。对于那些来自官商家庭的大学生(比如采访中谈到的有车有房的“村官”)来说,看中的显然不是“村官”的工资而是想通过“村官”工作进入体制内。

而“村官”各自的家庭也会对其今后的升迁产生影响。对于本身来自官僚家庭的“村官”来说,通过父母在政府中的关系,今后的升迁机会就会很多,而来自资产阶级家庭的“村官”通过家庭与政府官员的权钱交易等等也会得到很多机会升迁,而他未来在政府中的位置也会为他或者他的家庭的生意提供不少便利。例如近年来频频爆出的“最年轻市长”、“最年轻局长”等等。

另一方面,当局招收大量“村官”也是为了向中共官僚体系注入新鲜血液,增加政权的基层统治能力。就比如在采访中提到的镇政府里大多数原来的公务员都是四五十岁的,其中很多都不会用电脑。

而对于在政府里工作的大学生,官僚制度也对他们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他们学生时代的激进化的“青年病”荡然无存。这并不只是因为他们靠国家预算生活,而主要是由于他们的工作具有“精神的”性质,必然会在他们和官僚体制和有产阶级之间建立起精神上的联系。就算平时私下言辞激进,工作中也只能是领导的“打字机”、“传话筒”。他们不得不与工人、农民、穷人等处于经常的对抗中,“他们被迫反对工人,捍卫资本家的利益。这些职能最后使他们的观念和观点适应于自己,这是不言自明的。”“他应当在自己的心中以及在自己说话的声音中找到与部长、银行家和他们的高级娼妓的爱好和习惯相一致的调子。”“他们被迫出卖的可不是纯粹的劳动力,不是自己紧张的体力劳动,而是自己的整个人”。(引自《知识分子与社会主义》,托洛茨基)

最终经过一段时间在政府里工作的经历,原来刚毕业的大学生也官僚化了,成为了“合格的中国特色资本主义的接班人”。

以下是中国劳工论坛对重庆某地的一名“村官”的采访,在采访中这名“村官”谈到了“村官”被截留,党政不分,中共基层党组织涣散,三公消费等问题。

能解释一下大学生“村官”究竟是什么吗?

在重庆就是指选派到建制村担任村支书助理或者村主任助理的大学(毕业)生。如果是党员就当村支书助理,非党员担任村主任助理。按照重庆的政策选派生服务两年后(2011年新招的“村官”要服务3年),经过考核后就可以被录用为公务员。据我所知这在全国是独一无二的。

你当“村官”多久了?

一年多了。

“村官”待遇怎么样?

我每月有工资加补贴大概1800元。人身伤害和医疗保险每年200元(这个是商业保险不属于社保,没有五险一金)。我有个朋友原来在四川当“村官”工资就1200元,不过听说今年四川的“村官”涨工资了。我们镇上新来的几个事业单位(编者注:这里指一些参照公务员管理的单位,它们不是以盈利为目的,是一些国家机构的分支如社保所、畜牧站) 的大学生,他们的工资只有六七百块。因此相比事业单位的大学生,我们的工资还可以。

除了工资以外,我们有免费宿舍,一人一间卧室。平时在食堂吃饭也不花钱,水电费也不用交。不过据我所知每个镇的待遇都不一样,很多经济发达的乡镇“村官”年终能发很多钱,有的乡镇(街道)还有几百元的伙食补贴,有的离县城很近的镇每天上下班还有专车接送。

能谈一谈你为什么会当上“村官”?

其实主要是家里的压力。当时并不想报考,觉得“村官”和自己所学的东西一点关系也没有,自己一点也不想做行政类的工作,但父母觉得这个工作稳定,公务员的待遇不错,不像公司里面天天加班。所以也就是考试前一天看了一下书,最后还是考过了。当时也找其他工作,不过到了邻近毕业的时候还是没有找到工作,由于家里的压力和害怕失业最后就去县组织部报到了。

你们学校考“村官”的多吗?

我们学校考的人很少。因为我们学校是211工程的,如果是党员或者班干部可以考选调生,不过考的人也很少。  我是理工科,在我专业近60个人中除了我就只有1个人考了选调生。

其实大多数人并不清楚相关信息。我也问过我们专业很多人想不想考这个,但他们觉得自己不适合在行政部门工作,更愿意从事技术类工作。

你们镇上“村官”的学历怎么样?

我们镇上本科和大专的都有,本科生中还有三个来自211、985工程的学校。我这一届全县还有几个研究生。据说今年这个县还来了一个博士当“村官”的。

其实镇上大部分“村官”都是在外面工作(大多数在重庆市工作)了一年以后才来考“村官”的。他们觉得“村官”的工资待遇都还可以,虽然工资没有外面高,但是不用交房租,吃饭的钱也省了,因此实际上能够让自己支配的钱并不比在外面工作少。另外镇上的消费水平也比在主城低很多,平时自己想花钱都没有地方花,能够存上钱。另一方面觉得在外面打工没有什么前途,作为普通打工者没有多少晋升的机会,而且工作也不稳定。而“村官”至少两年后是公务员,之后可以通过各种途径往上升,就算永远只是办事员(这种情况几乎不可能)也是一个十分稳定的工作。

你们镇上一共有多少“村官”?

到现在一共来了4届,前两届的“村官”已经转成公务员了。“村官”和“前村官”加在一起一共有十多个人。

你们镇上“村官”的家庭情况?

据我了解其中有一个有亲属在县里当公务员的,有一个父亲是本镇一个村主任,有两个家里应该很有钱因为他们在县里都有一百多平米的房子而且在前几个月都买了小车,还有个来自农村的家里很穷还欠很多钱。其他的就不是很清楚了。

(镇上)“村官”中大概接近一半是外地的,其中还有一个是外省的。本县的人中有四个家里就是本镇的人,有两个平时都住在镇上自己(父母)家里。

据你了解“村官”中来自公务员家庭的多吗,对他们当“村官”和今后的发展有什么影响?

应该占了相当一部分。其实如果你家里有人是公务员,你得到信息就比别人多很多。比如,“村官”考试很多其他大学生连知都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清楚“村官”的待遇,“村官”未来的发展等等。而据我了解到有的公务员家庭的子女一年前就开始准备(考试)了。而且家里有人是公务员,自然也可以通过各种关系找人说情,而且考上后也可以(被)分到好的乡镇(街道)工作。

据我所知分到街道办事处和邻近县城的乡镇的“村官”中很多都是在县里甚至市里有背景的,而离县城远的乡镇(政府里)家里有人当官的“村官”相对就会少很多。因为“村官”到哪个镇都是直接由(县)组织部决定的,如果家里有人在县里当官,或者认识组织部的人,当然就可以分到好的地方。

不光是“村官”,很多其他考试,比如事业单位招人也都这样。我们县今年就有一个文件说要在“村官”和选调生中招聘几名乡镇领导,我们镇上一些老的公务员说我们去了就是去当炮灰的,人早就定好了。

此外有很多招人的文件本身都是“量身定做”的。今年曾近有过一个遴选已经转成公务员的前“村官”到县里部门工作的考试,其中很多要求很奇怪。比如档案局的招人的要求是要有一年档案处理的工作经验,“村官”根本就不可能有这样的经验,除非他之前曾被借调到档案局工作过。

你们“村官”都做些什么工作?

我们镇上“村官”会被分到不同的办公室,比如信访办(又叫维稳办)、计生办、党政办等等,他们主要负责做具体的工作。此外一旦上面有大的任务下来,比如人口普查,农房颁证(编者注:给农民的房子颁发房产证,之前农民没有宅基地上的房子的房产证),大部分“村官”都要把时间同时花在这些事情上,也有可能自己办公室的事情暂时不做了,专门搞这些所谓的中心任务。

能谈一谈“村官”被截留的情况吗?

我们镇的“村官”都不住在村上,其他镇也一样。“村官”一般上都截留在镇乡(街道)。实际上全国的情况应该都差不多,我有个朋友在四川做“村官”,那里“村官”同样被截留在镇上。

镇里除了前“村官”、选调生外,其他公务员年纪都比较大。其中三十多岁都很少,大多数是四五十岁的。

他们对电脑不熟悉,而现在办公基本都要有电子档。另一方面有了“村官”后,原来的公务员也有了依靠,大部分具体的事情都让“村官”做了。镇里领导说如果真的把“村官”都弄到村上,政府就没法运行了。

今年的几项大的任务基本都是“村官”具体在做,比如人口普查,土地颁证等等。他们说没有这么多“村官”根本完成不了,而且有人说就是因为有了这么多“村官”才会有这么多任务。其实以前政府处理这些任务的时候人手不够的时候会把任务包给外面的人比如打印店或者学校的老师等等,现在有了“村官”就不用花钱把任务包出去了。不过也听说有的镇上的“村官”做事情比较拖,最后任务完成不了,那个镇也只好把任务包出去。

今年下过一个文件要求乡镇(街道)和县级部门严禁截留“村官”, 被截留的大学生将不能转正。镇里的领导最开始还想让我们去村上住几天再回来,但后来就不了了之了。我听说有个乡镇让“村官”下村住了一个月再回到镇上去的。今年查的严的时候,一些村干部、“村官”还受到过相关短信,上面还有投诉电话。甚至个别村干部还让“村官”打投诉电话(他们希望“村官”能下去帮忙做事)。但“村官”都不敢打。

其实县里、甚至市里都知道这一情况。有一些“村官”就被长期借调到县委县府工作。另外我听说重庆组织部的一个负责人有一次在党校对一些“村官”讲课的时候就说他知道“村官”平时都住在镇上,说他自己也是做父母的,不会故意为难大家。

你们“村官”是想呆在镇上还是村上呢?

“村官”基本上都想呆在镇上,因为镇上吃饭方便,住宿条件一般也比村上好,上网也方便,镇上“村官”平时可以一起玩不会很孤独,住在政府宿舍里也相对安全。

不过我们镇上也有一两个“村官”说住到村上也没什么不好的,他们主要觉得呆在镇上“村官”做很多镇上的工作而对自己村上的情况很不熟悉,很多自己村的村民都不认识他们,怕对自己今后的考核不利。不过“村官”的最后的考核也需要镇里面领导的评价,所以“村官”都不敢得罪领导,对“村官”被截留也不敢说什么。

“村官”会做些什么村上的事情呢?

主要涉及村上和镇里工作交接,比如把村里交上来的一些报表输入电脑,有些大的任务比如人口普查也做本村那一部分工作。有时候也给村上打打文件。

也有一些经常下村的“村官”会参加村上的会议,也会有群众向“村官”反应困难的。其中一个村的主任就说(比起村支两委)村民反而相信“村官”一些,有些事情直接给“村官”说。不过就算下村也会当天回到镇上而不会住在村上。

而下村下的少的“村官”可能只会在镇里要求“村官”下村的时候(比如参与如换届选举)或者在发生一些特殊情况如村里远程教育的电脑坏了的时候才会下村。

有些需要下村的大的任务比如农房颁证、土地复垦等等镇上也会要求让“村官”下村做,但是“村官”不一定会做本村的任务,往往是一部分“村官”继续留在镇上做镇里的日常工作,而一部分“村官”作为主力下村。不过每个镇的情况不一样,有的镇比如在做农房颁证的时候会把所有“村官”派到村里去完成房屋草图的绘制。

这些任务比如农房颁证、土地复垦能具体解释一下是什么吗?

农房确权颁证就是给农民的宅基地(编者注:分给农民的那一块集体建设用地,农民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上的房子颁发房产证,因为之前农民只有一个集体建设用地使用证。

土地颁证就是给农民的耕地发一个土地使用权证。开会的时候领导说有了房产证、土地证后,农民就可以把房屋和耕地抵押给银行了。

土地复垦就是把农民不用的宅基地复垦成耕地,这样就能增加城镇建设用地指标。另外在我来的这一年镇里还进行了农村养老保险,家电下乡等工作。

你们镇上“村官”都有什么业余活动吗?

很多人去附近的学校打球。去年有段时间很多“村官”躲在一个办公室里打(纸)牌,后来被书记发现了,就没人打(纸)牌了。不过其实很多领导自己晚上还打麻将,而且一般会赌钱。镇上就是这样,没什么玩的地方。

“村官”里党员多吗,平时没有什么党支部会议什么的吗?

我们这一届党员很少,不过前几个月有个入党积极分子培训,所有没入党的“村官”都主动参加了,而且其中有的入党申请书都交了很久了。

镇政府里有个镇机关支部,在我来以后到现在从来没有开过会。而且有些“村官”党员的党组织关系并没有从学校转到这个支部,而是转到所在村的支部,因为村上的支部交的党费要比在机关支部少很多(不过其实就算在机关支部党费也很少,好像一年就才几十元)。

农村里面党员多吗?

一个村就几十个党员,而且大多数都是超过60岁以上的老人。据我了解到的情况,一个村青年党员也就几个到十几个(而且其中还包括了村委会的成员)。

我觉得除了村委会的人,其他的农村青年入党都不积极。因为我碰到过有几个村有的“村官”和村干部还帮村里的预备党员写入党志愿书,其实应该他们自己写。

去年村上党支部换届选举的时候,村上给那些来参会的党员(每人)发了100块钱,村干部说要不是听说要发钱很多人都不会来。

镇政府是谁做决定的?

党委成员有十几个人,其中包括书记、镇长、人大主席、(全部)五六个副镇长、纪委书记、组织委员、政协委员、宣传委员、武装部长。书记统筹党政事务,其他党委成员分管不同的事情比如招商引资、政法、民政等等。书记、镇长、人大主席是(乡镇一级)主要领导,被称为“三个代表”(编者注:江泽民提出过“三个代表重要思想“)

党委成员会经常开党委会。讨论事情。但我不知道具体他们是怎么开的。平时“三个代表”遇到事情会进行讨论。不过不管怎么样最后还是书记说了算,镇长有一次开会就说他从来都认为自己是副职,配合书记完成上级交代的任务。

上面下来的所有文件(不管是县委、县府还是县里各个部门的)都要书记先看过了,然后书记再决定传给那些人(根据文件的内容,一般会先传给镇长或人大主任看)。一些重要的文件(里面有一些任务)三个代表和相关分管领导会进行讨论。

因此党委和政府其实根本不分的,书记就曾经说过一句话叫“党委政府一家人”。

你们那里上访的多吗?

几乎每天都能看到来镇信访办来上访的人。其中大多数是老人。

这一年多来也遇到过失地农民和退伍军人等到县里和重庆市上访的。到这种时候镇上的领导就会特别紧张,派任何能派的公务员和村社干部到县里面去“接人”(其他工作都变成次要的了,就是说“稳定压倒一切”),有时候也叫上一些“村官”去。如果有人到重庆市上访了,县里也还会派人去“接人” 。

平时一个镇党委成员会“分管”几个被稳控人员,而每个被稳控人员被几个镇干部、村社干部,派出所警察(稳控责任人)同时稳控。书记说稳控不仅是信访办的事情, 每个干部都同时身兼稳控工作。

一到大的节假日比如五一、七一等等,去县里甚至市里上访的就会比平时多很多,甚至会有人到北京去上访。而如果县里得到了有人“串联”到重庆市或者进京上访的消息(情报),镇上就会让稳控责任人联系被稳控的人员,看那个人是不是还在村上。也会派镇上的公务员,村社干部到各个车站去盯有没有(疑似)上访的人乘车,如果经过劝阻(疑似)上访人员还是乘车离开了,也必须向上报告,因为如果上访人员到了重庆市(或者北京)上访了而镇上都不知道的话,镇领导和相关的稳控责任人就会承担更大的责任。有一次因为听说有人进京上访,镇政府全体人员还在周末加了两天班,专门处理这件事情。

能谈一谈你当“村官”一年多来的感受吗?

刚到镇上的时候感觉条件太差了,环境很艰苦。当时是重庆的夏天,平均温度40多(摄氏)度,寝室里也没有空调,只有到办公室去睡。

感觉在政府里很压抑,年轻人在政府里面就是被“欺负的”。在政府里不管对错都要听领导的安排,没有什么话语权,还怕不小心得罪领导。

比如土地颁证,去年快到年底的时候上面说到元旦节之前要把所有土地证办好,交到农民手里。结果镇里领导就让“村官”加班加点(晚上要加到九十点钟,有两周周末也不休息)来赶进度,后来还从外面请了几个人。结果最后还是没完成,而且到现在都还没完成。这种情况经常遇到,或者上面催任务了,或者领导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就要下面马上做,不管可不可行,也不管做了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有意义。

现在发现政府里很多工作都是虚假的。比如这次人口普查,说是要每家每户上门调查,结果就是坐在办公室里抄派出所给的公安户口数据,而公安数据上面没有的情况就瞎编(比如某人外出打工去了什么地方,职业是什么,在哪家公司)。其他地方也应该差不多,因为根本不可能有那么多人去上门调查,我们光抄数据就抄了几周。后来人口普查数据报上去,县里又说外来人口少了(没有在百分之多少到多少的之间)、出去的人多了,所以没有达标要改。其实重庆很多区县本来就是劳动力输出很多的地区,所以出去的人多很正常,反而县上的要求达到的指标反而不符合现实。当时很多“村官”就说“这样调查出来的数据好假呀”。

我镇上一个主任也说他当办事员的时候,最开始往上面报的数据都是真的去调查了的,结果每次都不达标。然后就认识到问题出在那里了,后来报上的数据就靠编,结果每次都能通过。

政府里很多工作就是搞搞形式。比如有一个党员信息管理系统,上面要求各个村(社区)里每个党员每个月都要登录一次。一方面村里没有几家人有电脑,另一方面多数党员都是老人,根本不会用。只好让我们“村官”每个月照着一张表上的用户名和密码“帮”每个党员登录一次。

另外一被领导叫到外面(饭店)吃饭就觉得很不自在,因为一到外面吃饭就要喝酒,领导给你敬酒你不可能不喝呀,很多时候只能装作醉了躲到房间外面找地方坐着。下村的时候,村干部每次吃饭都会喝很多酒,只能是一次故意喝醉了,下次他们就不会太劝酒了。

经常被叫出去吃吗?能介绍一下包括这种公开吃喝在内的三公消费的情况吗?

我一般很少会被叫出去。这主要看“村官”在那个办公室、做什么。有的“村官”可能一两周就会被叫出去到外面吃一次,另外而有几个特别能喝酒的“村官”有时候被叫出去陪酒。

到酒店吃饭的原因很多,很多时候是为了招待县里下来的人,有时候是庆祝某件事情,有时候是马上要做某件事情所以出去吃,有的时候是事情做完了庆祝所以出去吃。另外镇里(一两周)开一次比较大的会后,中午镇里机关干部、村干部和其他参会人员也会一起吃饭。有一次县委书记来了而且住了一晚上,虽然是在食堂吃得,但吃的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甚至连第二天早餐都非常丰盛。

这些费用都是用的镇里的财政。镇长,书记,人大主席以及其他党委成员都有签字权,在一些定点的酒店吃完饭,签字就行了。我碰到过一次一个爱喝酒的副镇长中午在外面喝了很多酒,晚饭在村上吃饭的时候又喝醉了,晚上又拉人出去到外面喝酒。很多“村官”抱怨说他一天到晚就只知道喝酒。

另外我们每次下村中午也会吃得很好。有时候是在一家酒店,有时候在社长或者其他村民家里吃。就算在社长家里吃也会上很多菜,有时候一张桌子都堆不下。村干部一般都很会喝酒,白酒啤酒都会喝很多。这些都是用的村上(村委会)的钱。

因此很多“村官”私下就抱怨说镇里钱和村上的钱很多都是被吃掉的。每次到外面吃饭,一桌就几百元(主要是喝酒花的钱,其他食物一般也就一百左右。)

镇里面只有一辆(镇安监办的)安监车和一辆轿车。几辆私家车也被安排周末接送镇政府的人带到县里,星期一再带回来,这些私家车(的车主)会有燃油补贴。

据说前年单位集体出去旅游过一次,不过后来由于财政状况不好,就没有类似活动了。不过今年领导出去广东招商引资过。还和去广东经商的老板开了同乡会。

此外去年国庆发过钱,去年年底还多发了一千多元,据说是从计生罚款里面来的。今年发过一张价值几百元的购物劵,一盒包装豪华的月饼。不过很多人都抱怨说比原来发的少,和其他乡镇比也发的少。

镇里领导有钱吗?

很多领导在重庆都买了房子,有个领导的老婆还是一个民营企业的老板。

你感觉在这一年来你周围的“村官”思想和行为上都有什么变化?

感觉这一年多来,很多“村官”都变了很多。

很多“村官”刚来的都不是很适应,有的觉得生活条件差;有的因为刚来的时候没有什么事情做,在办公室里干坐着很烦;有的不知道怎么和领导和同事打交道;有的不会喝酒等等

有的“村官”刚来的时候也不喜欢说话,但现在就很会说话了。

有一个“村官”今年开始下班后就基本呆在办公室里打网络游戏,也不和别人交往,不知道他怎么回事了。

也有两三个“村官”挺反感当前的政策的。 比较反感当前的教育制度,觉得是愚民教育;觉得房价太高;物价太贵。希望有一次大的变革,改变当前的制度。说“官方夸耀中国用4%的土地养活了1/5的人口…….只是能满足人民能吃饱饭。这样的水平也能拿出来说。”

有个“村官”说:“我们这一代和我们父母那一代不一样。父母年轻的时候还吃不饱饭,所以觉得吃饱饭就很满足了……我们这些经历过高考的人,不会像上一代那样看待高考。现在那些高考没考好,甚至没读大学的人赚得钱比我们还多些。”

有些“村官”比去年懒了很多,只是每天按部就班做自己的事情,上班的时候没事就上上网,聊聊QQ。他们说:“在领导心目中没什么地位,干的再多也没有用……每一次领导都说任务完成后,会考虑给大家钱,结果都没给……上次搞土地复垦说最后要给每个搞了土地复垦的人分几百元,结果到现在都没看到钱。”

另外镇上已经转成公务员的“村官”也比以前“底气足了”很多,有时候一些不是分管他们的领导都叫不动他们的。

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我觉得现在很迷茫。还是想到外面去工作,但觉得到外面去从事技术性的工作没有什么基础,专业也不好,(如果没有工作经验)很多公司更愿意招应届生。而且一旦出去了,就不能再回来当“村官”了。现在至少还可以独立生活,不想再靠父母了。

其他“村官”呢?

外地来的有些想转正后考回自己家所在的区县,有的想转正后考到县里去。

“村官”最后是怎么考核的呢,“村官”转正后的去向?

“村官”几乎都能通过考核成为公务员,不同的只是考核的成绩。根据以前的经验,有一部分考核成绩比较好的会留在本乡镇(街道办)当公务员。而比较差的就会调到更偏远的乡镇。

如果想到县里工作,就得参加考试了。去年就有一个考到县里面了。当然如果你有关系,即使分到更远的乡镇,也可以被借调到县里某个部门工作。

其他省市据说有的可以续约,有的有面向“村官”的公务员考试,有的地方“村官”当选上了村支书、村主任等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