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总统选举:双英之争 人民无份

2012年1月12日 下午 12:00Views: 21

随着危机的扩散,不论是台湾还是其他国家,现在以及不久之后的未来都是发展左翼运动的契机,工人与青年们该积极组织起来建立真正独立的群众性工人政党才能够真正改变现况

石若 台湾社会主义者BLOG

2012总统选举与立委选举将于一月十四日举行。这次国民党主打黄金十年,不再像四年前一样,强调经济成长挂帅的633一类口号,而是在辩论、造势等场合不断强调任内落实「居住正义」、「土地正义」,缩小贫富差距等等。而民进党则紧抓国民党治下贫富差距与薪资成长停滞、房价飙涨等议题,强力主打「公平正义」,并且端出多项明显具有泛左色彩的公共化政策,譬如公立大学过半、社会住宅等等。两党在选前向人民靠拢,我们早已见怪不怪,毕竟在资产阶级民主下,我们每四年也只有这么一次机会,但这次选举所造成的影响却是不同于以往的,向来以自由主义自居的民进党提出了不少社会民主派的政策和批评,而老牌右翼政党竟然开始跟着唱起「居住正义」一类的自由派概念。当然,这并不代表国民党开始向左转或者民进党将转型成改良主义政党,而是代表台湾社会的政治氛围正在转变。

TW presidential election3

过去数十年来,除了五零年代的台共以及解严初期的极少数左翼运动,左派力量以及论述在台湾基本上是缺席的。除了戒严的的血腥镇压、洗脑教育,八九零年代苏联、东欧斯大林主义政权的解体与中国的所谓「改革开放」,都对台湾左翼力量的形成造成了不利的因素。而近几年连续的经济危机,随之而来世界性的反抗浪潮,以及台湾本地贫富差距与各种问题都彻底摧毁了过去官方所建构的神话。

我们看到大批曾经在媒体报导中被捧上天的「电子新贵」工程师们被资本家操到过劳死,而这些金字塔顶端的劳动者为了改善自己的劳动条件(也或许只是为了保障自己的生命)竟然开始组织工会,另外医师与教师也都正在讨论是否该争取纳入劳基法保护。虽然这些事件对一般台湾人来说似乎非常超现实,但它们都是真的。即使是这些金字塔顶端的工人都面临着严峻的劳动条件,其他各种职业的工人自不待言。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人阶级中无可避免地提出了大量的改良要求,而两党为了选举所提出的改良政见,虽然随着本身属性有多少不同,但实际上只是反映了工人阶级无望的现况而已。虽然社会的氛围起了变化,但群众显然还没有发展出明确的阶级意识。少了阶级观点,我们只能看到一个一个带着各种各样个人特色的候选人和他们五花八门的政见。

作为马克思主义者,我们认为任何政党与候选人所代表的并不只是候选人「个人」或「党」的意志,而是社会上一定阶级与阶层的利益与意识形态。为了持续发展群众的阶级意识,我们必须对这次选举及其意义提供左翼的观点与分析。

过去四年,国民党藉前总统陈水扁弊案与选制改革之力,不但得总统之位,并且在国会取得绝对多数,行政立法权紧握手中,当然毫无疑问地必须对任内作为负起完全责任。现在,让我们来检视过去四年国民党的执政成果。

失业

马政府时期,即使已抛出大量就业补贴与公共就业方案,但年平均失业率却也一度高达5.85% (2009年)。根据主计处2011年11月的数字,失业人数达到48万,其中又以青年失业问题最严重,20-24岁劳动人口失业率达到12.49%。当然,这些都是经过粉饰的数字。马政府用以美化数字的政策工具包括大家耳熟能详的22k、「立即上工」、「就业启航」一类只能提供短期就业机会的政策,也包括以无薪假合法化隐藏失业人口、4+1方案将毕业生留在学校以免冲击数字、以振兴经济为名趁机通过减税条款等等。2008年,台湾放无薪假的人数一度逼近24万人,但是这种独步全球的「放假方式」却不计入失业人口之中,难怪吴敦义院长会说想出无薪假的人「应该得诺贝尔奖」。劳委会的短期就业方案也十分令人玩味,以「黎明就业」计划为例,劳委会预计提供一万五千个公部门就业机会,但「工作期间最长为六个月」。政府大量提供这些虽然可以缓解一时失业之苦,却不知道半年后该何去何从的工作,大批工人只能随着政府官僚每年想出的不同「计划」而在不同的短期工作中打转。

贫富差距

2010年,台湾GDP(国内生产毛额)成长10.88%,为近年来最高一次,政府官员们一致拍手叫好称成绩亮眼,但一般人民看到的不是GDP年成长百分之十的亮丽前景,而是必须面对「什么都涨,就是薪水不涨」的窘境。2011年,平均实质经常性薪资(计入物价调整之后)只有34402元,再度倒退回十三年前水平,相信不论是白领、蓝领的工人都很好奇我们的经济成长究竟进了谁的口袋。尽管政府一再拿各种统计数字出来说嘴,马先生也在辩论中强调「任内缩小贫富差距」,贫富差距仍然是台湾目前最严重的问题之一。2011年12月,OECD(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多由先进工业国家组成)发表报告,警告其会员国贫富差距为三十多年来最高,最富有的10%和最穷的10%差距达到9倍,其中差距最小的是西北欧等国,约6倍左右,差距最大的国家是智利和墨西哥,超过25倍。那么台湾的状况呢?根据公平税改联盟依财政部统计资料所作的计算,台湾最富有的10%和最穷的10%在税前的差距是28.36倍,税后则是24.95倍。相信数字的对比已经十分清楚,不必多做解释。虽然我们已经面临这样的困境,但马政府依然减税不遗余力,从营所税到遗产税的大幅减免,都更加扩大了贫富差距。

房价泡沫

营建署去年十二月公布的数字显示,2011年第三季,台北市整体购屋平均总价是2356.6万,每坪62.2万元。台北市房价所得比达到14.3倍,意即台北市的平均收入家庭,要购买台北市平均价格的房子得耗去14.3年的收入。虽然比第二季的新高16.2倍为低,但依然远高于过去水平,这样的房价配上台湾人的薪资水平,除了荒谬之外似乎很难找到别的字来形容目前房价的泡沫,但这其实并不荒谬,投机与炒作是资本主义的内在逻辑。根据主计处的数据显示,2010年台湾的空屋率达到19.4%,空屋达到156万户,即使不看统计数字,任何人只要亲自到新北市周围的那些新建案走一圈就完全可以理解目前的泡沫,资产阶级经济学者最喜欢讲的供需法则与消费者决定市场等等空话在现实中完全瓦解,垄断和投机成了唯一的教条。

劳动问题

台湾工人被资方压迫绝对不是只在马政府时期发生,而是从台湾迈入资本主义以来持续的情况。台湾工人经历过各种各样的打压与毒害,从RCA女工到洋华、鸿海,无一不是赤裸裸的工资奴隶制。但是在马政府时期我们看到的不仅是一般劳动者的痛苦,而是连过去曾被认为是高阶工作,几乎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工人的工程师以及台湾社会地位最高的医生等等职业,都时常因为过劳死、中风或手术中昏倒等等情况登上社会版面,这些年轻的生命日夜劳动,直到资本家吸干他们最后一滴血。为了保障自己的生命跟劳动条件,竹科工程师开始组织电资工会反击资本家,而医师更在2011年首次组团参加「秋斗」,向社会发出怒吼。长久以来,大部分的台湾人总是拒绝受压迫的工人阶级的标签,而称呼自己是「中产阶级」,试问当医师、电资工程师都面临「有钱也没命花」、「没辞操到死,没死操到辞」的时候,到底还有多少人能称呼自己是「中产阶级」?

而在一般劳动者方面,我们看到派遣、外包、约聘制的大量增加,使得一般白领工人几乎很难找到稳定的工作。一般的大学毕业生初入职场,等着他的不是经济独立、实现梦想的人生,而先是一笔就学贷款,还有22k的薪水。政府一直以来对资本家违法的无视,导致大量白领工人加班不但不可能有补休假,甚至领不到加班费,独步全球的「上班打卡制,下班责任制」已经不仅是在电子电机等产业才有,现在在各种行业都屡见不鲜。

随着贸易进一步去管制化,产业是否会大量外移还有待观察,而新自由主义的去规则的雇佣就业发展、短期非正规就业和雇佣移工不断增加,蓝领工作机会也正在逐步减少当中,在低端行业重现血汗工厂模式。

农民问题

马政府任内通过的「农村再生条例」和「土地征收条例」都被农民团体称为「灭农」条例,而台中中科及苗栗所发生的大埔事件,挖掘机强行闯入田中破坏作物和田地以利征收等等行为,表明了政府为资本家服务的决心。为了兴建科学园区,为了给资本家便宜的土地,原先生活在当地的农民以及农田只能是必须铲除的对象。当然,科技业对土地与农作物带来的污染更是无法估计,环评也越来越像是橡皮图章。(关于土地征收问题请见本期其他文章)

马先生四年来搞了些军教课税、米酒限价、ADSL降价跟健保锁卡等粉饰太平,貌似关注民生;行政院长吴敦义对房价问题从「不能打房,人民的财产会缩水」,到「积极落实居住正义」,虽然貌似有些改变;但实质上各种政策背后的思维似乎和过去差异不大。譬如所谓为了「居住正义」而兴建的「合宜住宅」,实际上就是过去「国民住宅」的翻版,商品售出之后就进入市场,继续成为炒作的目标,过去台北市政府在精华地段兴建的国宅无一幸免,国民党为讨好选民又不能挡人财路,只好故技重施。其他政策也和过去大同小异,不同的只是新的、漂亮的、意义不明的口号,譬如「居住正义」、「土地正义」等等。

反观民进党,提出了不少看似进步的政策,譬如公立大学过半、托育公共化等等,乍看确实有欧洲式社会民主的影子,部分改良主义政策其实也是我们社会主义者争取的。但是,进步的口号未必等于进步的政权。

往昔民进党打着「民主进步」旗号上台执政八年,民进党除了强推「优先发展经济,社副暂缓」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公然背弃废核环保等主张外,陈水扁家族官商勾结贪腐严重,堪与国民党时期的黑金政治媲美。蔡英文时任行政院副院长可曾身体力行推行过多少进步政策呢?

我们必须仔细审视民进党的政见。首先要看到的就是,在大量的公共开支背后,钱从哪里来?打开十年政纲,在财政与税制一项当中,只看到「合理化」、「改善」,却不见税制改革的具体目标。国民党降的营所税,民进党有没有勇气调回来呢?国民党给的租税优惠,民进党是不是能不给呢?当然,合理化、改善、加强财政管理能力听起来都是对的,但请不要忘记国民党将营所税、遗产税降低,实施产创条例等等租税减免的时候,国民党也宣称他们在「合理化」、「改善」税制跟投资环境,也别忘了民进党(尤其是蔡英文本人)一再强调签订FTA(自由贸易协议)的重要性,期待民进党大刀阔斧改革税制,实际上是缘木求鱼。

国民党的阶级属性似乎没有讨论的必要,不论是解严前还是解严后,国民党始终是保守的资产阶级政党。我们完全同意这个政权应该被打倒,但问题是由谁来打倒。民进党曾经击倒过国民党,不只一次,而民进党任内最大的成就则是向人民证明,自己和国民党一样是个资产阶级政党。九零年代民进党向议会路线的过渡不只是所谓「街头路线vs.议会路线」之争,而是民进党抛弃过去工农运动的开始。国民党对台湾的泛左翼来说,向来是个大魔王一般的存在,但我们必须指出,国民党的作为也许看起来真的像大魔王,但真正的问题不是国民党作为一个统治集团,而是背后的资本主义。资产阶级永远可以创造下一个马英九、吴敦义或是蔡英文、苏嘉全,不管台上插的是车轮旗还是台湾旗,不管国号叫做中华民国还是台湾共和国,都是资本家的国,资产阶级的政党轮替不过是一场戏。

我们社会主义者认为,国民两党任何虚饰性的改革都不能真正解决普通群众的民生,要实现社会的根本改变,必须要根本性的废除资本主义制度。而首先需要立即从对大型企业公有化与民主控制开始,除非经济能被工人阶级民主控制,否则所谓的福利国家只能是短暂的泡影,欧洲过去的改良主义实验已经给了我们太多悲惨的例子。

我们正处于人类历史以来最大规模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边缘,欧债与中国泡沫尚未完全破裂。随着危机的扩散,失业潮与各种冲击将接踵而来。不论是台湾还是其他国家,现在以及不久之后的未来都是发展左翼运动的契机,左翼青年决不能丢兵弃甲投靠披着改良主义外皮的资产阶级政党。工人与青年们该积极组织起来建立真正独立的群众性工人政党才能够真正改变现况。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