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讨论会:年青人如何组织起来?

2012年1月15日 下午 12:00Views: 50

讲者:安东尼‧缅恩(Anthony Main) (工国委CWI澳州支部澳州社会主义党墨尔本市议员);「长毛」梁国雄(社民连立法会议员)

Faning, 社会主义行动

澳州社会主义党(即工国委CWI澳州支部)墨尔本市议员安东尼‧缅恩(Anthony Main)于1月10日-13日期间来到香港,与香港左翼青年交流抗争经验。 1月12日(星期四)晚上,社会主义行动于社会民主联机总部举行讨论会,有约二十人参与。会中安东尼‧缅恩(Anthony Main)介绍维多利亚州一个代表快餐店和零售业工人,名为「联合」(UNITE)的战斗性工会。 「联合」工会旨在废除「青年工资」、工作零散化和低工资水平。社民连立法会议员梁国雄亦是讲者。

Anthony Main to HK

安东尼‧缅恩(Anthony Main)简介澳洲的情况:

相对于陷入经济崩溃的欧美,澳洲的经济仍未陷入实时危机。澳大利亚经济以中国为缓冲区,向其输出大量矿产,使国内矿业十分发达,不过这只是单一行业发展。只有资本家赚钱,其他产业的工人收入都不断下降,特别是年青人。所以在2003年,「联合工会」成立了,为了对抗剥削,重建具阶级意识的工会,并取代现时的工会官僚。

新自由主义肆虐,使公司利润不断上升,工人的生活和工作水平却不断下降。同时,旧工会并没有激化阶级斗争,更向资本家靠拢,以致成员数量不断下降。现在最受剥削的工人为:女工、青年和外劳。

安东尼重点指出了澳洲工人两大问题:散工渐渐取代长工,工资不断下降。

A. 散工问题:

在互相竞争的情况下,老板争相剥削工人,纷纷把长工转为散工。以件薪、日薪、时薪等计算工资的散工,使工人工作去规化,同时减少工资,工时不稳,无有薪假,也无医疗保障;令多为散工的青年人入不敷支,使他们失去前景。

B. 工资低廉:

澳洲有两种不同的工资,一种是专门给年青人计算的,最低工资是建基于工人的年纪(15岁的青年只能拿一半的成人最低工资)。历史上,雇主们声称女性的经验和工作能力低,故薪金只有男工的一半。现在,同样的论调却套了在青年工人身上。可是,青年人并没有半价消费,如交通并没有优惠,所以这是赤裸裸的年龄歧视。当年女工的能成功争取同工同酬,是由于她们建立了战斗性工会,进行了一系列的抗争;但今时今日的青年人却没有,可见旧工会的无能。

今日「联合」工会不断进行宣传教育,对青年工人提出清晰坚定的立场,形成新力量。他们近年的最大抗争针对大型连锁便利店7-11,那里的工人多为外劳,是来澳读书的国际学生,他们领的工资比本地工人的最低工资还要低。然而,7-11的利润是十三亿澳币,都是从工人身上剥削而来的。

但要组织国际学生是困难的,因为他们的学生签证是有限制的,一星期只有20小时的工作时间。为了帮补日常开支,只能被迫违反逗留条件,超过工作时间上限。要为他们争取权益更为复杂艰难,因为不少工人害怕参与工会活动而被革职,故此「联合」工会很多时只能作暗地里组织,当有必要时才高调抗争,于媒体曝光。

C. 工人抗争:

因为他们进行了一系列的抗争,迫使政府介入其中,令7-11把克扣了的工资还给工人,更把其中一个最严重的剥削犯雇主判监。但后来7-11的回应却是把店铺易手,变相解雇了现有的一批工人。旧工会普遍不支持「联合」工会这青年力量,但此事已可能使更多年轻工人加入工会运动。

安东尼认同,工会必须政治化,且具战斗性和进行阶级教育。要想办法组织青年工人,反对旧工会的官僚;历史会把工会官僚丢进垃圾桶。未来的经济危机,会使资本家变本加厉地压迫工人,所以「联合」工会会提供一个战斗性的替代,以身作则,作为一个抗争模范,教育工人。

长毛发言:

长毛又简介了香港的工人运动之现况,工人没有集体谈判权。香港仍有工会组织,但其参与率低,也不积极去从事抗争,所以旧工会领导下的工人难以争取成果。

因此,香港的工人斗争多数是防守性的野猫式抗争,随着危机解决,抗争便会结束;难以发展成独立工会运动,更难使工人们产生阶级意识。不过,大量的野猫式斗争,也可以刺激主体抗争,但前景未明。可是,也有成功例子:击退快餐连锁店大家乐的"扣饭钟"政策(不把工人的用饭时间计入工资,变相减薪),社民连和社义行动等组织进行一系列的野猫式抗争,争取了媒体的关注和群众的支持,更有网民发起抵制行动,终迫使大家乐高层屈服。

长毛略述了香港的经济特点:由地产及金融霸权掌控。而工人阶级的成份,则由原来的传统工业工人,转移成为保安和清洁(多数是中年工人),还有连锁店的服务员(多数为青年工人),也有公共事业员工。

他又举出以往的失败工潮为例:

1985年地铁地勤工人的工潮。工潮引起了激烈争论:罢工应否影响香港地铁的运作?但当时的地铁工人警告资方太久了,却无更多行动,结果遭资方各个击破。 1992年春节,国泰空中服务员及机师罢工,工业行动会对资本主义有决定性的破坏,但工会却作出了错误的决定:不在春节客货运高峰期罢工,而在假期之后;这当然就导致了工潮的失败。

另外,资本家利用女性歧视降低工资,现时工会都没有处理。今日的青年被外判化和中介化,以致入不敷支,成为失业后备军。

两位讲者的发言结合讨论了澳洲和香港的青年与工运发展。这凸显出香港工人阶级与青年要捍卫自身的权利与利益,必须要推动和建立有组织的战斗工会和工业行动,并将之与政治教育和阶级斗争联系起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