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土地征收条例》强硬过关,及其所带来的启示

2012年1月18日 下午 12:00Views: 25

在敌人如此庞大的状况下,我们所唯一能做的便是团结人民的力量而已

安卡那、荒岛孤鸦 (社会主义者blog 工国委台湾支部)

选前,台湾主流媒体争相报导壹苹果传媒邀请国民党立委邱毅和前总统陈水扁之子陈致中的辩论,以及民进党总统候选人蔡英文被指控涉入的「宇昌案」。然而就跟以往一样,这些媒体关注的东西只是随着选举起舞的,无聊的两党恶斗。镁光灯以外,台湾土地征收的恶法却又更前进了一步。2011年12月13日,就在立法院一年的会期即将结束的时候,国会一如以往的进行「法案大清仓」,在立院占多数的国民党党团,匆忙赶工之际把土地征收条例的政院版修法案,径付三读。这个时候,我们看到了委员们平常看不到的效率,复杂的法案以相当快的速度完成修法程序。在这过程当中,委员们不仅违背了先前送交公听会讨论的承诺,对人民的许多要求也没有纳入修法中。简而言之,这次的修法只不过是党团要在明年大选前作势改革,而推动了几条换汤不换药的条文来作秀给人民看。国民党团当然根本不想修法来刺激在背后支持它的财团大老们,然而选举在即,总得做个假惺惺、看似进步的修法吧!并故意趁一堆同党立委不在,先算好正反方人数,把整个过程搞得好像经历了一场充份的「讨论」,完全发挥国会的「效能」。但立委们都心照不宣的是,若通过民间版的草案将是他们政治生涯和金援上的一大危机,更不敢按照之前政府承诺的召开相关程序委员会审理和举办听证会,二话不说径付二读,然后简简单单每个条文念一遍就三读通过。同样,在隔天看到马英九总统大言不惭的说着:「土地五法通过,迈向社会正义大突破」这样恶心至极的言论,也就令人不足为奇了。

现在我们就来逐一解释,这次的修法到底哪些地方欺骗了人民:

市价估定争议:

台湾农村阵线等团体的民间版本中,待征收之不动产的价值的估定由较为客观的民间估价师估定,然而最后行政院提出通过的版本却是由地方政府上的地价评议委员会决定。这将造成球员兼裁判、强性买货自行喊价的奇特状况出现。政客和财团炒作地产不遗余力,若真按照市价收购将会大幅增加购地成本,影响他们的既得利益。甚至可笑的是,官方自我夸口的「市价征收」,都改为另由行政院订定施行日期。换言之,行政院迟未订定,这个条文过了也等于没过。

另一点需要思考的是,台湾不动产市场近年不当炒作与日俱增,最夸张的估计产值53%都是炒作出来的结果。因此,即便能够得到与现值等价的补偿,在这个房价地价标高的今日,几乎可以确定日后难以真正买到和从前居住质量相当的住宅;真正施行完全市价补偿也是一庞大而不必要的开销。治本的方法还是有效压低房市价格和打击建商炒作,让房子以它真正的价值卖出,这样征收的补偿价才能趋近于房地产的市价而不需劳民又伤财。

安置争议:

既然是政府强制拆迁房子、征收土地,自然有义务安置这些无家可归的人民。毕竟又不是居民自愿卖给你的,现在发一笔连一间厕所也买不起的补偿,难道是想要他们流浪街头?然而即使修法过后,也只有中低收入户者或调查有需求者才会给予相关安置计划,那么其他同处弱势地位,只是没有惨到中低收入户的人呢?原本民间版本是无屋可住者就有安置计划,十分明确,但通过的版本,所谓调查有需求者操作空间就很大了。因为公益关系必须牺牲少数人的财产权或许合理,但是自己的房子被拿走还不够,之后还要人民得自己花钱、花时间,再去找另一个住处就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

听证会争议:基本上任何一种类型的征收案系关当地居民一生,都应审慎经过完整行政程序举办听证会才对。然而最后通过的版本当中,只有以「重大建设」为理由征收的土地有争议时,才需要举办听证会。其它阿猫阿狗的普通建设就没有甚么专门的陈情和咨商的管道。把土地征收当成一般开罚单之类无关紧要的行政处分实在是一种轻视当地居民的态度。就算是重大建设召开听证会,民间与专业代表也从民间版的2/3砍到剩下1/2。

必要性争议:

这是这次修法当中最大的争议。到底甚么样的公益重要到一定要强制征收私人土地才行?政府的回答是:「提出计划书,依旧由中央审议。」公益必要性是土地征收议题的症结点。基本上之前的国光石化或者新竹科学园区的征收案件都有此疑虑。可以说,如何评估是一大问题。修正草案第二条虽言「明定需用土地人于申请征收前,必须就征收计划个别情形评估其兴办事业之公益性及必要性」,但最后也只是列出一堆可以要求征收的事业;至于要如何界定是否必要合乎公益还是过于模糊。

由上述几项例子可以发现,基本上修正过的土征条例缺漏依旧庞大,也因此对农民、农阵等民间团体来说无法接受,扬言继续抗争到底。而土地征收和一般非从事农业的市井小民的生活也息息相关,当然我们希望最好此生永不和它扯上关系,但从这几年的众多案例中可以看到,当征收通知寄来时,那是很突然,三十天内就得走路的事情。是以,关于土地征收的法案才会有那么多的争议。

在野党的角色?

在土地征收条例修法后续流出的「同意修法案之立委名单」中,我们可以看到清一色的国民党立委,相较之下,民进党立委们全部做出了不同意的决定。然而,这能够证明民进党团在此案中所扮演的「守护者」的角色吗?不争的事实确实摆在那边:民进党团对于可以囊括更多选票的老农津贴,所重视的手段比起反对土地征收条例的修法确实来得更多。即便立法院中国民党的席位占了优势,但却放弃了一读到二读之间的仔细审查修正权,二读时也放弃了技术性抵制的的手段,到了最后一次的表决中,才全体投下反对票(反正一定输,没有压力),难道这是真心的对抗土征恶法吗?另外民进党总统候选人蔡英文当初在新竹竞选总部成立的晚会上也曾经说过「要让新竹科学园区扩大、再扩大,要从桃园的南端一直到苗栗的铜锣、竹南,规划一个最适合高科技人才聚集的地方」,然而科学园区的扩大不就是不可避免的要再来更多的土地征收吗?甚至台湾科学园区的用地早已过剩。那么民进党团和蔡英文要怎么实现「土地正义」的目标呢?这些都是我们必须对其抱持着保留态度的必要。

整个事件所带来的启示?

虽然在这几年的土地征收案件上,以及这次立院场外的反对行动,农民都扮演了活跃的角色以及主要的受害者,但实际上,土地征收的争议还让我们看到了「政界与财团合作」的邪恶本质,从农村再生条例、土地征收条例,延伸到农村之外的产业创新条例、东台湾的恶质土地开发、都市地区层出不穷的都更暴力,资本家与政府的结合是如此的昭然若见。并且透过这次的修法中,我们也必须看到「法律不过是保护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遂行其意念的工具」这个事实,即使法律修饰得再怎么华丽,国家和资本家本身都还是未必会去遵守,我们不是已经看到,在台湾如此「进步」的劳动法令下,劳动群众并没有多大的受惠了吗?我们不是已经看到,马英九总统明明签署了国际两公约(公民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但经常还是有迫害人权的新闻(甚至是旧闻)血淋淋的上演了吗?

人民必须体会到,和资本家、和政府谈法律、谈修法是玩不过他们的,当他们摆明了就是要「黑箱作业」、「官商勾结」时,人民又该拿他们怎么办?明明就知道敌人是跟你玩假的,两边一切的基础都是不对等,那么又该期待什么?在修法的过程中,农阵提出了「长期拟定」的民间版修法,甚至就连内政部邀请的专家学者,都破天荒的提出了七十多条让人感到一丝曙光的新版本,但最后行政院版本出炉后,只愿在原法案中修改一半条文,其中还大多只是小幅度的文字更动。所谓的修法最后只变成了原案的小更动。

在土地征收条例三读当天,即使透过摄影机看见国会内部情形,人民却被隔绝在外,没有参与机会,只能任由委员密室协商的结果宰割。在政府的眼中,所谓的土地征收并不是一个关系到农民生计、传统、家园的法案,而是与其友好的资本家维持更亲密关系的「礼物」,并以「协助国家发展」美其名之。

再一次我们看到台湾所谓「民主政治」的拒民于外的真面目,再一次我们看到政客与资本家连手压榨弱势族群狰狞的嘴脸。然而人民却不应该是没有收获的,在了解到和财团勾结的政府是不可能体恤农民之后、在见识到了国家及法律的本质后、在见识到了警察所代表的国家机器,是怎么在抗争场合一次又一次地粗鲁对待没有武器的人民之后,都更能帮助我们提升革命的决心与意志,人民不应该处于被动的位置,甚至不应该期待任何体制内的修法能带来太大的改变,在敌人如此庞大的状况下,我们所唯一能做的便是团结人民的力量而已。而这是,也必须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土地征收争议中,所带给人民最好的启示。

我们社会主义者也主张:

1) 立刻停止目前所有争议征收案件!

2) 已被迫迁、拆除者给予合理(高于市价)补偿!

3) 由当地居民组成土地委员会,民主决定土地的用途!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