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国际委员会(CWI)的张蜀杰被迫逃离中国

2012年1月20日 下午 12:00Views: 54

中国日益增加对左翼活动人士的镇压

工人国际委员会(CWI)记者

工人国际委员会(Committee for a Workers』 International – 工国委CWI)支持者24岁的张蜀杰的遭遇充分说明了中国日益严峻的镇压形势,越来越多的左翼活动分子和批评者正成为当局打压的目标。

张蜀杰是一位社会主义者。他一直以来致力宣传在中国建立独立工会和捍卫工人权利。他是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网站的撰稿人和工国委(CWI)的支持者,工国委(CWI)在包括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等众多国家地区拥有广泛的成员和支持者。自2009年以来,张蜀杰成为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网站和双月刊杂志《社会主义者》的记者。网站和杂志都在中国大陆境内都遭到了全面禁止。

forced to flee China

2011年2月,张蜀杰成为中国最新一轮镇压浪潮的无数受害者中的一位。北京专制当局极端恐惧因埃及穆巴拉克专制统治倒台和整个阿拉伯世界爆炸性的革命斗争在中国引发连锁反应而采取这一轮新的镇压。中国左翼活动分子日益成为当局镇压的目标,而他们的困境却几乎很少得到全球资本主义媒体的报导。资本主义媒体喜欢把重点放在自由主义或亲西方的持不同政见者身上,因为他们的思想更接近这些媒体的口味。

张蜀杰2011年10月在工国委(CWI)的同志们和其他中国大陆、香港和欧洲的朋友们的帮助下,躲过警方的监视而设法离开中国。提供帮助的人包括爱尔兰社会主义党(工国委CWI爱尔兰支部)的爱尔兰国会议员乔-赫金斯(Joe Higgins)和欧洲议会议员保罗-墨菲(Paul Murphy),以及香港社会民主联机的立法会议员「长毛」梁国雄。

假如当时张蜀杰继续留在中国,他将可能面临长期监禁;国家安全局威胁可指控他犯有「泄露国家机密」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这可能导致判处长达十年有期徒刑。这些指控今天经常被用于打压中国的持不同政见者。而「国家机密」的概念非常笼统,既包括质疑政府公布的2008年四川地震中遇难的中小学生人数,也包括中国实际持有的外汇储备的金额。张蜀杰目前在瑞典,1月末瑞典国会召开的关于中国人权和当局镇压的听证会上将讨论张蜀杰的案例。

Long Hair will go to Stockholm2

当局是如何进行镇压的

张蜀杰2011年2月24日在重庆市被国家安全局的警方拘传。这时正值中共当局开始发动大规模先发制人的镇压,旨在扼杀由中东剧变引发的在中国发动「茉莉花革命」的讨论。张蜀杰被拘传期间既不允许联系律师,也不得通知他的家人。国家安全局的警察告诉他,他们知道一切有关他的活动情况;除非他向警方提供所有与他接触的人的信息,「交待」他与工国委(CWI)的关系,并同意与安全机关合作;否则他可能被无限期拘禁,即「被失踪」。而这是中国国家安全机构采用的典型的镇压手法。

当张蜀杰第一次被警方拘传时,被控制超过28小时;期间他被没收眼镜和被迫站立长达数小时,警方更长时间拒绝提供食物。尽管他从未遭到任何正式指控,但他的计算机、手机、银行卡和个人文件等都被警方作为证据没收和检查。他被警告可能会因为「接触被取缔的组织」与「涉及国家安全」的犯罪而面临数年监禁。他只有与国家安全机构「合作」才能避免这一厄运。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张蜀杰被迫同意他们的要求。但是,不为国安警察所知,与他们指示相反的是,张蜀杰还另外秘密地与工国委(CWI)同志进行联系以寻求建议和帮助。

在随后的数个月内,国家安全警察阅读了张蜀杰与其同志之间的往来交流,并指示他如何答复。警方劝说他自愿去香港出席会议,而警方将支付所有旅行费用。同时,他们给他详细的指示,要求他在会议期间用手机拍摄参与会议人员的照片,并收集他人的个人信息。当重庆市国家安全部门的调查重点主要集中在与工国委(CWI)相关的香港社会主义行动和中国大陆的支持者的时候,同时也讯问其他相关的激进势力团体的情况,如香港社会民主联机(LSD)和其立法会议员梁国雄。他们想知道梁国雄与工国委(CWI)之间是否存在联系,因为张蜀杰在此前参与香港会议时曾见过梁国雄。不过,社民连是一个激进的支持民主的团体,与工国委(CWI)之间没有联系。

中国大陆的警方和法院是无权在具有独立司法体系的政治实体香港进行执法。根据香港《基本法》的规定,香港公民的政治结社权受法律保护,大陆的国家机关无权干预或监视相关活动。

这就意味着,重庆市国家安全局的人员以监禁相威胁,指示张蜀杰在香港从事违反基本法的活动。这些安全官员随后还支付了张蜀杰在2011年10月前往香港出席会议的旅行费用,并指示他收集香港政治活动人士的相关信息,其中包括一名选举产生的香港立法会议员。

张蜀杰无意为当局进行肮脏的窃密工作。他暗中与工国委(CWI)的同志进行联络,在逗留香港期间离开中国。

一案例充分暴露了中共专制当局的野蛮统治和无法无天,尽管其一直试图给外界制造尊重法律遵守规则的形象。而外国政府和相关公司为了维持其核心利益近来大幅降低对中共当局侵犯人权和日益严重的压制性统治的批评。任何敢于挑战这一镇压体制,并为此付出代价的人都应该得到所有左翼力量和民主力量的支持和声援。

forced to flee China2

2011年的「寒蝉」镇压

今天,中国正在经历十多年来最严重的警方镇压,国际大赦组织将之称为「寒蝉效应」。数以百计的作家、律师和活动分子遭到警方的拘捕和「被消失」。其中知名度较高的有艺术家艾未未和维权律师高智晟等,警方希望以此来警告其他人,并强调没有人是「不可触犯的」。在这轮广泛的打压中,尤为针对那些为其他镇压受害者辩护的重要维权律师,这对于任何认为中国正在出现一个独立的司法体系的想法都是巨大的打击。

在2011年的最后几天,数个法院重判异议分子的案例完全粉碎了镇压开始减缓的想法。在西方圣诞节假期,四川的陈卫因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被判处9年有期徒刑,贵州的陈西也应相同罪名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而另一个重要的维权分子,倪玉兰也正因为「寻衅滋事」而在北京受审,她因为在数起征地拆迁案做辩护而可能面临严苛重判。

去年中国的内部维稳预算激增至6240亿元人民币(约950亿美元),甚至超过其军事预算。政权内部支持镇压的强硬派的影响力得到了进一步加强。由于2012年将出现重要的领导换届轮替,而同时严重的经济衰退带来的挑战可能引发社会动荡,政府因此授予安全部门随心所欲地「制定规则」,从而消弭任何潜在的反对声音。

安全部门因此越来越多地使用强迫失踪、秘密拘留和其他「法外的」措施,进一步地限制中国本来就极为有限的合法的表达权利。根据国际大赦组织2011年6月的一份报告指出,「这些行为越来越明目张胆,官员们甚至放弃了假装遵守法律的努力。」

当局全方面地提升其专制控制手段,其中包括先进的和更为深入的网络控制、计划建立世界上最庞大的安全数据库以提升其社会控制的能力,对微博等网站采取更严格的限制措施,因为微博正在成为揭露官方滥权和报道群体性事件的重要的流行通讯工具。

对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的镇压

与国际上类似的发展一样;近年来,我们明显可以看到在中国左翼思想和反资本主义思想有显著上升。面对全球金融危机和不断扩大的不平的,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明确地拒绝资本主义市场体系。此前,中共当局并没有太多关注左翼批评力量,认为自由主义和「亲西方的」的影响是其最大的政治威胁。但在2008年左右局势开始发生决定性的变化,遭到国家安全部门监控和打击的左翼团体与个人有显著增加。

毛派、「新左派」、托洛茨基主义者和其他捍卫工人权利的群体,尤其是那些主张为劳动人民建立独立组织的群体,纷纷遭到拘留与监禁,其中一些案例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或「扰乱公共秩序」等罪名遭到审判。在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上有数个相关案例的报道。

张蜀杰和其他工国委(CWI)支持者在中国大陆的政治活动只是文字宣传性质的。他仅仅是为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网站和《社会主义者》杂志撰写与翻译文章。(在许多勇敢的朋友的帮助下,《社会主义者》网络杂志得以在中国大陆地下传播)。

forced to flee China3

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网站是工国委(CWI)的成员在2004年建立的,这引起了中共专制当局的极端不满。网站及其支持者曾在几个国家组织过支持中国工人罢工和反对血汗工厂的声援活动。他们还参与各种抗议活动以宣传中国被捕的异议分子的案例。他们的活动范围包括联络劳工运动人士、农民工维权人士、同性恋平权人士,和其他因信仰和政治活动而在中国被视为「从事非法活动」的人士。

在过去的三年中,有数名与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网站有联络的青年工人和学生遭到警方的拘捕,他们先后都遭遇过与张蜀杰类似的情况。2009年,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网站出版的纪念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与北京大屠杀二十周年的书籍《「64」1989——震惊世界的七周》遭到中共当局明文禁止。(该书英文书名为「Tiananmen 1989– Seven Weeks that Shook the World」,国际标准书号ISBN 978-91-633-4709-2)。该书与中共前领导人赵紫阳的回忆录《改革历程》一书一起被当局列入当年遭禁的五本「非法政治书籍」。地方政府和邮局奉命追缴该书。张蜀杰是该书的匿名作者之一。

2009年10月,作为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网站创始人之一和《「64」1989——震惊世界的七周》一书的作者之一,瑞典记者劳伦斯-科茨(Laurence Coates)被中共当局禁止入境。他被中国边境官员指控「对中国国家安全具有潜在威胁」。

一旦人们克服恐惧之心,无论增加多少镇压力度都不可能拯救一个集权政权,而这一进程事实上已经在中国开始发生。随着经济日益趋向危机、房地产泡沫的破裂和前所未有的债务水平,完全有理由使挂羊头卖狗肉的「中共当局」对未来充满恐慌。对包括工国委(CWI)在内的左翼批判力量的打击显示出真正的社会主义思想的巨大潜力。工国委(CWI)主张可以概括为:立即完全实现民主权利,结束一党专制,自由选举革命宪政议会,建立工人贫农政府,大幅提升基本工资和实现最高8小时工作制,免费的公共医疗和教育,所有大公司和银行实现民主的全民所有。

张蜀杰的案例和其他数以千计的案例一样凸现出需要在中国加强斗争反对当局镇压,要求立即释放所有政治犯和结束警察恐怖。为此目的,工国委(CWI)准备发起一场大规模支持中国被迫害者的宣传运动,尤其是针对像张蜀杰这样的社会主义者。这一宣传运动将包括团结声援、呼吁捐款和组织抗议反对中国当局的镇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