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内地孕妇赴港分娩的冲突

2012年1月20日 下午 12:00Views: 90

不要地域主义仇视、中港人民团结抗争、私有化才是医疗资源短缺的真凶

左仁/帕沙 社会主义行动
一月十五日,一千五百多名香港民众组织游行,抗议公立医院产房床位短缺,矛头直指赴港分娩的内地孕妇,指责内地孕妇「抢夺香港医疗资源」。香港公立医院床位不足,医护人员应接不暇,分娩服务质素受严重打击,激发双亲、孕妇以至医护人员的愤怒。游行队伍提出「港府贱卖香港身分证」、「盲目乱撑双非婴」、「出卖港人保双非」等口号。

民众对医疗资源短缺的愤怒固然可以理解,但迁怒于内地孕妇赴港产子「争夺资源」,只会将政府私有化恶行转化成地域矛盾,甚至出现种族歧视的反动意识。社会主义行动必须指出,中港政府对医疗集团牟利纵欲养恶,才是孕妇床位短缺的真正原因。

民粹主义抗议本身只会导致的是两地社会底层为争夺资源而引起的仇视意识。然而我们必须理解群众的忿怒因由,从而提出社会主义的解决方案,赢取群众支持而领导运动转向左翼。资本建制为求合理化私有化政策而煽动民族情绪,社会主义行动必须坚决反对。然而将所有地域仇视情绪的群众定性为「种族主义者」甚至是「法西斯主义者」,非赢取群众支持之道,反而令民众误解左翼分子为空中楼阁的道德教条主义者。

医疗产业 人命生意

自二零零三年以来,香港医院管理局为了削减公立医疗开支,首先缩减两大医学院的收生人数(2011年数字为320人2001年数字为340人),继而推行「自愿离职计划」,大量专业医护人员流失至私立医院,令公院人手持续下降六年。很多医护人员经过公院的专科培训后,连带一身技能走到私院工作,公院遂成为私院的人才培训营,免费为私营财团提供精进的医护大军。公院人手短缺、工作环境恶劣、工资又比私院低至一半,因此公立医院员工更换率奇高。在受到影响最严重之一的屯门医院,前年有四分之一的年轻医生离职,而继续坚守岗位的医生则要承受超高工时。根据去年「前线医生联盟」和「公共医疗医生协会」的调查,12%医生每周工作超过80小时,3%超过100小时。高工时的影响医护人员判断能力,医疗失误的报导在报章上司见空惯。不要忘记,这是一个坐拥六千亿财政储备的香港政府!

政府削减公立医院开支,目的是要提高私营医疗的占有率,配合自由行政策,促进从事接待内地孕妇赴港分娩的「医疗产业」。零三年中央政府宣布开放自由行政策,内地中上阶层连带资金流入香港,带动香港消费、推高商户财团利润,医疗遂成人命生意。从2003年至2011年,内地赴港光顾私院分娩的数目飙升12.5倍。这为财团带来丰厚利润,2010年间,内地孕妇在私家医院产子有3万名,若以平均5万港元为基本消费,全港私院营业额进帐15亿。更甚者,香港12间私院中有10间皆为「慈善机构」,毋须缴交税项。2010年,圣德肋撒医院及浸会医院分别录得4.4亿元及2.8亿元,法例却保障其合法逃税。从一开始,政府推行的医疗产业就是有意识地针对内地市场,今天却要倒过来拒绝内地孕妇赴港产子,何其矛盾!

私院侵蚀公院资源,不但表现在医护人员流失方面,公院和私院之间的医疗工作分配亦将之表露无遗。私立医院中每百宗产子个案里,平均有2%需要深切治疗,私立医院很少有足够深切设施,最终大多数高难度个案又推诿至公立医院一力承担。公院人手短缺,医护人员却要面对挑战性的工作,资源分配严重不均。

政府玩弄统计数字,将私有化医疗的罪行推诿至内地孕妇身上,激化族群矛盾转移视线。事实上,根据政府统计署资料,由2006年至2010年非本地孕妇赴港使用公院分娩的数字由11945减至10695故此孕妇分娩数字上升的是使用私院的中上阶层,公院的负担并非因内地孕妇而加重。政府煞有介事指赴港分娩的内地孕妇增加,而令公院人手紧绌,实际上它自己正是床位不足的真正元凶。

冲关赴港分娩 收紧边境管制?

据医管局数字,去年闯急诊室产子内地孕妇就1,656人,比前年上升逾一倍。孕妇未经预约而紧急产子,缺乏适当的分娩筹备和安排,甚至有个案冲关孕妇于救护车上分娩,或者匿藏于非法经营的旅馆等待分娩,对孕妇及婴孩本身安全造成重大危险。

香港政府任何收紧入境限制的措施并不能解决冲关问题,只要需求依然存在,反而更多孕妇会铤而走险。收紧入境的措施除了激化地域矛盾,造成族群歧视外,就是一事无成。自从香港政府于去年开始采取「落闸」的措施,由去年4月开始停止接受非本地孕妇预约至年底期间的分娩服务,而今年政府亦限制公营医院只有3400个非本地孕妇产子配额。此措施欲以强行拒绝内地孕妇使用公院分娩,却不能舒缓人手紧绌,冲关赴港分娩数字反而继续增加。同时,这亦助长中介公司的新兴行业,以帮助孕妇冲关来牟取利润。

资本主义政府的移民政策是基于资本流动为依归,富人入境视为带来财富,穷人入境则造成负担。为求操弄民众地域矛盾的情绪,特首候选人梁振英以停收「双非」(父母皆非香港居民) 孕妇赴港产子为选举工程的一部分,博取民意支持。在当今中港人民利益二元对立的民粹气氛底下,梁振英借此政策摆出「够姜同阿爷撑」、「维护港人利益」的姿态。事实上,梁振英等一众权贵素来对人口政策的取态非常简单,就是对有钱人无任欢迎,穷人则踢出门外。

零三年时正正是当时的行政会议成员梁振英提倡「六百万投资移民计划」,以实时获得香港居民身分的条件,来鼓励内地富豪来港投资(根据相关规定,即使投资移民香港的中国内地居民,也必须是中国籍而已取得外国永久性居民身分的人士)。直至一零年时,将房地产剔出计划认可投资类别,以免继续助长内地炒家推高楼价。数年前梁振英欢迎内地人入境,今天又成为港人利益的「守护者」,政客真面目无遗地表露出来。

至于政府排斥穷人入境的手段亦素有历史。九九年一月的香港居留权争议事件中,内地新移民争取港人在内地所生的非婚生子女都享有居港权,当时任保安局局长的叶刘淑仪发表「十年内将会有167万人可从中国内地移居到香港」之香港陆沈论,伺机要求人大释法拒绝香港居民在内地所生的非婚生子女都享有居港权。事实上回归十年来平均每年只有5万人,叶刘的吓唬手段得逞,如今在内地孕妇事件上再度促请人大释法,取消「双非」孕妇所生孩子的居港权。

过五关斩六将赴港产子,所为何事?

内地孕妇到香港生产的绝大多数都是经济条件较好的中产以上阶层,并不是因为负担不起内地医疗费所致。如赴港生产,公立医院需要至少十数万元的手术、治疗、旅行、食宿费用,而私立医院更是要高达数十万的支出,非内地基层民众所能承受。阶级社会下,只有少数富裕的人们才有尊严生存的权利,穷人则要继续承受内地医疗下伪造药品、滥收费用的危险和痛楚。

中国医疗系统全面私有化,造成医疗费用廿年间飞涨十余倍,令「看病难」成为严重社会问题。医疗产业和其他产业一样,成为少数人敛财牟利的工具。虽然目前内地90%以上的医院是公立医院,只有10%左右是民营医院,但所有医院都以追求利润为经营宗旨。由于财政拨款不足和保障体系不完善,医院80%至90%的收入都由自己创收。在这种情况下,医院和医生只好想方设法从老百姓口袋中掏钱。

归纳内地孕妇赴港生子的主要原因如下:

1)香港相对较高的出入境民主权利,孩子获特区护照可于120多个国家免签证入境。而中国社会和政治未来局势不稳,所以希望给孩子提供一个不同的选择,就是办一张香港护照留出路。

2)中介公司为求谋取利润,夸口在港出生的孩子可享八百万福利。此外,内地给予香港居民的特殊优惠待遇,例如香港学生可以参加难度很低的港澳台联考进入内地优秀的大学,北大和清华等。

※事实上,他们相当部分难以享用这些服务。因为除非孩子父母居住香港周边的广东临近区域,否则享用这些服务本身会很昂贵而麻烦,但拥有权利比使用权利更为重要。

3)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内地富有家庭如果在内地生二胎,则面临的罚款可能不低于赴港产子的费用。如果孩子在香港生产,则可以不受计划生育配额和罚款的影响。

趋利避害是人的自然属性。内地孕妇赴港生子是国际移民潮的一部分,只要在香港生产就自动拥有香港特区居留权的法令仍然存在,内地居民赴港生子的现象就不会完全杜绝。也不仅是到香港生产,现在中国内地每年有数千富有阶层家庭不惜花费数十万去美国生产,以便孩子能拿到美国护照,这在美国已形成相应的产业链。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前的香港和台湾,以至今天很多俄罗斯、东欧和非洲的富有阶层也采取这种方法给孩子获取美国护照。美国产子是世界范围内的产业。

部分香港居民在指责不纳税的内地孕妇占用香港资源的同时,同时有几十万移民海外的香港居民十几年不在香港,但同样享用香港的福利资源。譬如这次领取六千元政府派钱,在美国和加拿大都有移民十几年的香港居民没有换身份证,为了领钱而急忙换旧香港身份证来领钱。

同样,全球范围内非法移民和合法移民到处遍布,移民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和债台高筑前往发达地区。只要资本主义制度仍然存在,各国和地区的贫富差距仍然存在,以民族/政治国家边境建立的堡垒,那么这种局面就不可避免。

社会主义者的方案

在香港民众的地域主义上升时,仇视内地人民占用资源,甚至谑称内地人为「蝗虫」,要求限制内地孕妇赴港分娩的同时;内地居民的大中华民族主义意识亦有提升,认为香港经济「背靠祖国」,既然享受自由行及CEPA等经济利益,就必须要承担相应的义务(事实上现在中央政府所谓扶助香港的重商经济政策,往往更有益于香港的资本家与上层精英,而并没有实质改善基层与贫困民众的生活,反而进一步刺激贫富分化)。所以,这两端矛盾不能靠民族主义去化解。根本问题是,缩小贫富差距,中港两地的贫富差距、香港内部的贫富差距、内地的贫富差距,才能减少资本主义边界间人口流动造成的矛盾。

内地孕妇来港分娩,婴儿从而获得居港权,本身就是解决香港低出生率的方案之一。香港出生率为全世界最低,平均一年每1000人之中只有7.63个新生儿童,就算加上4万名内地孕妇出生的婴儿,出生率医也只与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相若(欧盟千人出生率约为10.8),而数字更不及美国(美国千人出生率为13.83)。假设香港本地人的生产数字升至人类平均生育率的2.49(香港仅1.07),目前香港现有的医疗设施同样完全不敷应用。而内地来港孩童可以成为日趋老龄化的香港新一批的劳动人口,补充香港人口的人力资源。

资本主义政府的人口政策和边境管制取态,就是视富人入境为带来财富,穷人入境则造成负担,是无法改变的事情。故此,社会主义行动坚决反对任何政府收紧入境限制的措施,因为这只会激化更大的地域矛盾,造成种族歧视。劳苦大众必须夺回边境的审批权利,取代以利润为衡量入境指标的政府。对于公立医院的资源分配问题,我们必须于医疗体制全面公营化的基础上,以民选产生的中港孕妇、病人代表、医护人员、医院工作者的委员会,去管制中港孕妇产子配额、以及公平分配医疗资源,终结以利润为依归的运作模式。

中港两地人民团结抗争,反对私有化及削减医护人员人手、大量增建公立医院(香港平均兴建一间公院需要40亿,政府使用不足财政储备一成的400亿,即可兴建10间公院)及增聘人手、恢复公院医生公务员水平的退休金及各种补偿、全面民主公营化医疗系统,以民选产生的中港孕妇、病人代表、医护人员、医院工作者管有及控制。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