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国委(CWI)的张蜀杰在瑞典国会的听证会上发言(视频)

2012年1月27日 下午 12:00Views: 72

国家安全警察如何运作?

工人国际委员会(CWI)记者瑞典斯德哥尔摩报道

“他们警告我可能因为‘接触被取缔的组织’和‘涉及国家安全的犯罪’面临数年监禁。”来自中国的社会主义者张蜀杰说道。星期四他在瑞典国会的一个听证会上提供相关证词。由于中共政权被埃及和突尼斯发生的革命所震惊,而在2011年加大了在中国的镇压力度。

Zhang in Sweden parliament

远道而来的客人,香港立法会议员和社会主义者“长毛”梁国雄呼吁瑞典政府和政治家们应该允许张蜀杰留在瑞典。 “长毛”告诉与会者他的一位香港朋友在20世纪80年代在中国被捕,因为拒绝为秘密警察做间谍,而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

关于在中国争取民主权利和反对政府镇压的听证会是由瑞典左翼党和其难民政策发言人克里斯蒂娜-赫耶-拉森(Christina Höj Larsen)。其他发言人包括独立中文笔会的代表常务秘书张裕和大赦国际的代表,以及处理过众多难民案件的资深律师斯登-德-耶尔(Stan De Geer)。

Zhang in Sweden parliament2

张是听证会上的第一个发言人

“2011年初,中国专制当局对从埃及和突尼斯开始而席卷全球的抗议浪潮深感恐惧。在几乎整整十一个月之前,我被当局逮捕并被指控和“违禁组织”工国委(CWI)有联系。我被国家安全局的警察秘密带到一个旅馆里。警察对我全身搜查,并拿走了我的皮带、手机、钥匙和口袋里的其他东西。”

没有人知道他当时在那里,而且警察威胁他,他们可以无限期地拘禁他,使他“被消失”。他被审问了近30个小时,没有食物,(作为严重近视的张蜀杰)也没有他的眼镜,而且被迫经常站立。

警方要求(他提供)有关工人国际委员会(CWI)在中国内地和香港的支持团体社会主义行动的信息,以及香港的立法会议员“长毛”梁国雄的信息。他们扬言要判处他长期监禁。

“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我假装同意了警察的要求。然而第二天我就秘密联系了工国委的朋友,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

Zhang in Sweden parliament3

“与其成为专制当局的间谍,我选择离开中国———以打破警察束缚我的锁链。这是我唯一能捍卫我言论权利的方法,只有这样才不会像很多人那样由于当局的镇压而保持沉默。”

当警察催促他充当间谍去香港参加会刺探议参与者信息是,机会出现了。他得以在爱尔兰国会成员乔-希金斯(Joe Higgins)和“长毛”的帮助下逃脱。

Zhang in Sweden parliament4

张蜀杰还提供了北京政权恐惧社会主义者和工人斗争的政治背景:

“今天中共当局能进行如此残酷的镇压的一个原因就是大多数国家和政府更多考虑的是商业利益而不是镇压、酷刑和专制统治。所以说,专制当局得到了外国公司的支持,而这些公司也使中国成为世界的血汗工厂。

张同时也是关于工人状况和斗争的文章与书籍的作者:

“本月初在湖北省,恶劣的工作条件使得工人以集体自杀相威胁。这发生在富士康——一家为苹果生产iphone的台资公司中。公司老板上周竟然向媒体抱怨, 富士康拥有超过1百万员工,如何管理这“100万动物”让他很是头疼。”

“政治改变——真正的民主不可能来自统治者,或者一些所谓“开明”领导人的施舍。这是在中国和其他任何地方的普遍真理——就像目前正在埃及发生的情况一样。民主的进步来源于基层——必须通过群众斗争才能赢得。”

“这就是我为什么会成为一个社会主义者——一个国际社会主义者——这也是为什么我被中国这个警察国家所迫害。”

左翼党国会议员克里斯蒂娜-赫耶-拉森(Christina Höj Larsen)感谢他的证词表示:

“我要特别感谢张蜀杰先生,因为他的个人勇气和讲话给我们提供了中国众多人生活的片段。”

Zhang in Sweden parliament5

此后,来自独立中文笔会的常务秘书张裕介绍了近年来对批评中国政府的异议者遭到的刑罚愈加严重。最著名的是201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刘晓波在2008年被判处11年,而他的妻子也在一年前被消失。此外,还有数个类似的案例,包括维吾尔族作家哈里迪-尼亚孜(Haliate Niyazi)和多库拉-图斯里幕(DokruTsultrim)的案例,他们在玉树地震后发出警告,而如今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在哪里。在上个月,有三名异议者分别被判处9到10年的有期徒刑,其中包括与在海外的中国异议组织有联系。

Zhang in Sweden parliament6

许多遭到从重判处的作家都是著名人士。但当局其实更为恐惧工人斗争,在当局镇压中有些牺牲者就是工人运动活动分子。

“长毛”梁国雄雄将张蜀杰的情况与近来在埃塞俄比亚被判处11年监禁的瑞典记者马丁-希斯比(Martin Schibbye)和约翰-佩尔松(Johan Persson)相比较,并说瑞典在要求瑞典记者自由的同时,同样应该允许张蜀杰留在瑞典。

Zhang in Sweden parliament7

“张蜀杰是中国日益不断升级的镇压的受害者之一。中国今年首次维稳经费大于军事预算。在2011年中国关闭了130万个网站”,同时“长毛”也提及他在过去二十年来都一直被禁止进入中国内地。

随后瑞典大赦国际的新闻官员伊丽莎白-洛夫格伦(Elisabeth Lofgren)提供例证说明雅虎和谷歌等主要IT公司是如何与北京当局同流合污的。“有钱能使鬼推磨,”她表示。

Zhang in Sweden parliament8

伊丽莎白-洛夫格伦说,“去年二月抗议活动后有约130人被捕”。另一个例子就是陈卫,他因为在互联网上发布一篇文章而在最近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另一位人权活动分子律师陈光诚被约100名维稳人员围困,任何试图拜访他的人都会遭到维稳人员的殴打。

出席听证会的国会议员和记者收到有关中国正在增加镇压的广泛信息。张蜀杰的呼吁获得了与会者的强烈支持:

“我希望继续斗争,揭露国家安全部门和专制当局的所作所为,而他们的行径与社会主义或者工人和穷人的利益之间无丝毫关系。”

Zhang in Sweden parliament9

张蜀杰听证会演讲视

相关媒体报道:

大纪元

被逼做间谍 出逃民运人士揭国安丑闻

新唐人电视台相关视频报道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