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反对立法会议员无耻加薪

2012年2月9日 下午 12:00Views: 106

一切归劳动者所有 哪能容得寄生虫 ——削减现时所有高官及议员的薪金至一般市民的平均入息水平,不得享有任何特权;反对不民主的权贵议会,废除财团商家之政治工具功能组别,全面实现一人一票普选,建立真正的「劳动人民的议会」

邓美晶 社会主义行动

立法会小组于二月七日提出下届议员加薪一倍,由现时的7.4万增加一倍至14.1万元。此提议惹起大部份市民的反感是理所当然,在香港不民主的立法会中,高达30位的议员不由人民一人一票选出,60位立法会议员当中有一半为代表财团商家利益的功能组别,包括出席率最低(于去年大会会议52次缺席23次)、连续10年从没有提出过任何动议及修正案的霍震霆,以及在任20年来从无提出任何动议及修正案的乡议局主席刘皇发!这些毫无作为的寄生虫却能每月拿取高薪7万元,稳坐议席十年之多,而今还还要再增加薪金一倍,绝对能担当「尸位素餐」四字!

试问劳动大众怎能不气得咬牙切齿?社会主义行动坚决反对立法会议员增加薪金,并要求所有议员削减薪金至一般市民的平均入息水平,不得享有任何特权。

Legislative Council shameless pay

一切归劳动者所有 哪能容得寄生虫

五名功能组别的纸板议员刘皇发、霍震霆、詹培忠、李国宝及李凤英于去年全年无提出过任何动议和修正案(2010-11年度)。刘皇发自1991年以来,20年从没有提出任何动议和修正案;李国宝20年来只提出一次修订、缺席投票率高达87%;霍震霆连续10年无提出任何动议或修订、参与七个事务委员会当中六个出席率不足五成;詹培忠连续7年无提出任何动议或修订、缺席投票率达64%(数据源:立法会天主教监察组),而他们五人也恰恰都是于08年立会选举零票当选的功能组别议员!在不民主的议会制度下,他们不受人民所监督,人民无法透过选票制裁功能组别议员,可见其腐朽之程度令人民恨之入骨。

Legislative Council shameless pay2

高薪厚禄 不知民间疾苦 议员薪金严重脱离市民

香港去年第四季个人入息中位数为$12,000,现时一名立法会议员的月薪为$73,150,已是一名香港普通劳动市民收入的6倍,若通过加薪后将为$141,000,议员薪金和市民的平均入息差距将超过11倍!

除了基本薪金,立法会议员每年享有医疗津贴近三万元以及约满酬金15%,单是一个议员的一年医疗津贴$28020便已超过一个跟最低工资出粮的打工仔四个月的人工!

难以维持最低基本生活的最低工资$28于去年五月实施,但劳动市民的生活水平并没有因此而改善,受到通胀影响,去年第三季实质工资只上升1.6%,打工仔增加的工资大部分被通胀抵消(《东方日报》, 30-12-2011)。

香港贫富悬殊为全球发达城市之冠乃是众人皆知,劳动人民活于水深火热之中,面对着交通费上升、两电加价、食物通胀、高企不下的楼价及房租,付出劳力的劳动者生活苦不堪言,依靠微薄的工资生活,但另一边厢,一些现在稳拿7万一个月的功能组别议员尸位素餐安坐于立法会中,为维护财团利益,否决所有保障基层市民权益的决议,包括在最低工资和全民退休保障问题上节外生枝,阻扰民意!

削减高官议员薪金 踢走腐朽功能组别

立法会充斥着服务商家财团以及独裁中共的议员和傀儡政党,包括支持是次加薪的立法会议员酬金小组主席刘慧卿及其担任副主席的民主党。正是民主党于2010年反对废除功能组别的五区公投,向独裁的中共政权妥协,支持不民主的政改方案,维护资本家权力,令今日的香港将更难取消功能组别!而刘慧卿不知所谓地支持加薪一倍的建议,简直是厚颜无耻,完全揭露了民主党是资产阶级代言人的丑陋事实。

名义上议员应是人民的政治代表,被授权进入议会,根本不应享有任何特权。但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所谓的「民主议会」不过是资产阶级的议事堂,大多数议员不过是资产阶级的代理人,无非是为了个人名利与资产阶级的利益相谋。

更何况香港这个立法会还是个「半身不遂」的伪民主议会,半数席位非普选产生,而是由统治精英与资产阶级在小圈子内可耻地私相授受及世袭罔替!如此腐朽不堪的政治体制岂能不激起七百万香港民众之愤怒?

故此,社会主义行动主张削减现时所有高官及议员的薪金至普通市民的入息中位数($12,000),反对不民主的权贵议会,废除作为财团商家之政治工具的功能组别,全面实现一人一票普选,建立真正的「劳动人民的议会」取而代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