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拒绝债务!拒绝紧缩!拒绝恐吓!

2012年2月13日 下午 12:00Views: 39

国际斗争才能终结市场独裁

工国委(CWI)希腊、葡萄牙、爱尔兰、意大利与西班牙五国支部联合声明

2012年,所谓的「市场」与为其服务的资产阶级政府的悲剧接踵而至。这同时也意味着,经济危机的深化,以及向劳动人民的生活与前途宣战。除此之外,还有最近已由欧盟领袖签署,实际上就是紧缩政策的所谓「简洁财务」(Fiscal Compact)条约。而希腊新一次的四十八小时总罢工将在二月十号与十一号举行,这也指向了大规模的阶级冲突以及这场战争中所要面对的战斗。我们,工人国际委员会(CWI)在希腊、爱尔兰、葡萄牙、意大利与西班牙五国的支部,在欧洲其他支部(包括德国和法国支部)的支持下,我们提出以下宣言来响应各国内即将发动的针对劳动人民与青年战争,,响应欧盟以及市场提出的恐吓,以及响应所谓「除了向市场与债券持有者投降以外,我们别无选择」的这类教条。

位于目前经济危机的震央,欧洲的工人和青年们被一波又一波的危机摧毁了现在与未来。尤其是在欧洲的「边缘国家」-希腊、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和爱尔兰-放眼皆是失业,尤其是青年之中,长期的萧条和越来越严重的贫穷化成了最严重的问题。

而决定让工人来替危机买单的紧缩政策,反而更加恶化了经济。

新的「对市场友善」的政府,譬如西班牙的人民党和意大利与希腊由投机客所扶持的所谓「技术官僚」政府,也正如预期的对这些趋势无能为力。

随着意大利和西班牙(信用等级降低)而将被债市所排除,我们可以预见危机的扩散。而这将伴随着债信危机的进一步扩大,甚至于吞没那些「核心」国家,自身利益和处于经济危机中的东欧国家(如匈牙利、罗马尼亚)利益相关的法国和奥地利也失去了它们的「AAA」信用等级。这些都指出了,最终将成为一个金融风暴,欧元将无法以其现有的形式存活下去。

逐出欧元区?

我们正面对着来自欧洲强国的帝国主义势力,特别是德国资本主义,这是毫不遮掩的殖民主义式政策的回归,迄今弱国统治阶级卑躬屈膝驯服合作。德国政府蛮横地提出直接取消希腊的预算制度,派遣欧盟专员前往监督希腊预算,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目前危机的阶段拥有的另一个特色,是这些「领主」们绕过所谓的民主「规范」,而以更加赤裸裸的方式直接钦点银行和财团进行独裁专政。试图保卫这套腐败的资本主义体系的政客和政府们,将自己的角色限缩为市场和三头马车(欧盟、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独裁政权手中操控的魁儡。最近在欧盟高峰会上通过的跨政府条约,用法律条款的形式铭记了紧缩政策的统治,也更强调了这点。

资产阶级领导人(尤其是爱尔兰)孤注一掷地想避免将这些议题付诸公投,更加显示了他们的反民主,这是国际资本主义意志的强行灌输。然而,在其他的例子中,譬如今秋帕帕季莫斯统治下的希腊,我们也看到资产阶级政府能够利用公投的方式,宣传、恐吓人民,如果向紧缩政策说「不」,将会带来悲剧性的经济崩溃。

归根结底,只有以取代「资本主义悲剧计划」的替代方案,动员工人和青年的力量,才是可信赖的。然而,我们支持人民有权力透过完全民主组织的公投来反对债务的支付、社会支出削减等等。我们会加入数百万要求公投的工人、青年之中,而且我们会清楚地、毫无犹疑地选择向紧缩政策说「不!」

对抗恐慌蔓延和恐吓

2011年我们在许多欧洲国家看到劳动人民积极参与斗争的场景。希腊2010年发生七次总罢工,2011年发生七次总罢工(其中两次长达48小时)。然而当希腊政府正在讨论新的残酷紧缩方案之时,2012年的二月稍早另一波全国罢工风潮已经掀起。这显现出,面对令人沮丧的局势,希腊工人们积蓄已久的愤怒和决心对抗的坚定意志。葡萄牙在11月发生一场总罢工,意大利的罢工和示威风潮则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葡萄牙以及西班牙的「愤怒」运动的爆炸性发展,明确地表达了对银行家的独裁作风的愤怒。在这礼拜,群众涌上了布加勒斯特(Bucharest)以及其他城市的街头,导致罗马尼亚政府下台。

伴随着随之增加的残酷的国家压迫,政府的反应已经成为一场制造恐惧和恐吓的竞赛,脱离欧洲与欧盟的期待变成是一座悬在工人们之上的断头台,给工人们带来正当的恐惧。在资本主义体系本身的局限之内剩余的基础上来说,许多国家脱离欧盟的结果的确会激化整个欧洲地区进入更深层的经济危机时期,包括影响数百万工人的失业增加、贫困及悲惨化等现象,而这首先在外围的国家发生─希腊、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和意大利。

因此,在存在群众性左翼政党的地区,在这些政党的支持下,工人阶级运动和社会运动有任务发展一个纲领以克服这超越欧洲地区和现今市场体系的框架与逻辑的挑战性危机。

这一切必须以明确拒绝向市场上如秃鹰般贪婪成性的资本家(Vulture)、其他债权国家及欧洲央行(ECB)等的欧洲机构支付国家债务作为开始。这些巨额债务来自于历届新自由主义政府推动的资本家投机、有罪的管理失当以及任人唯亲等——其中包括那些在西班牙、希腊、葡萄牙和其他地方的早已名不符实的「社会主义」政党所执政的国家。这不是我们的责任去挽救遭到公众强烈反对的银行制造的庞大债务。

然而像是退休基金等的工人们的真正投资一定要加以捍卫,吸取社会资源以支付这有罪的债务包袱则是一定要坚决地反对。如不遵循操控着三头马车施令的统治菁英的发疯逻辑,这些资源能通过投入庞大的公共投资计划创造数百万工作机会、在工人们的民主控制与管理之下国有化银行和金融部门以及资源和主要部门的基础上,发展紧急方案以投资大规模创造就业机会和恢复生活水平。到那时,我们将会看到一个能够开始解决施加在工人们和失业者身上的基本问题的真正的社会主义政策。

我们被告知,如此手段可能会导致国家被逐出欧盟。无论如何,在现在的紧缩攻势和当权者正要让愈加衰弱的经济陷入死胡同的状况来看,如此的结果(违约和被逐出欧盟)几乎肯定会出现!事实上,基于资本主义的延续性和待在欧元区外,在希腊资本主义的攻击下,货币贬值也会降低劳动人民的生活水平,并贬损了储蓄,劳动人民的恶梦会持续或是变得更糟,尽管他们是所谓”独立”在欧盟之外的。但是对于劳动人民而言,避免经济灾难的方法不是接受对我们权利和条件更进一步的攻击,这些攻击只不过使我们被踢出欧元区稍稍推迟而已!从资本家的观点来看,我们所面对的替代方案似乎只有:a)保持在欧元区内,接受福利国家完全破败的局面b) 或着离开欧元区和面对经济孤立,面临严重的衰退和史无前例的贫穷。

欧洲的劳动人民其实有第三个选择:开始组织并保卫自己的生活条件和权利,和资本主义制度决裂。这需要扩展国际工人阶级的团结斗争,特别是那些受这次危机影响甚深的国家。希腊、葡萄牙、爱尔兰、西班牙工人阶级为要颠覆低劣的「紧急财政援助」的交易和紧缩的团结斗争,是建立这种选择权关键且必要的一步。

我们当然不会与那些提出离开欧元区为解决方法的狭隘民族主义者共享观点。民族间紧张情势在危机的过程中逐渐升高,特别可以看到德国、法国、奥地利和其他国家资本主义鼓吹的反希腊宣传,这会引起分裂和民族敌对情绪的危险。由于工人阶级左翼政治代表的真空,这些情绪会对阴险的极右派势力和民粹力量起作用,如同在匈牙利、奥地利和其他地方所见,这可能会导致危险的结果。

当然,我们也绝不期待为统治阶级服务的政府会同意,或不介意执行我们提出的这个政策。如此的方案只有基于国际主义的反资本主义的抗争和展望的基础上,并建立一个代表和为工人阶级利益服务的政府才有可能达到。

首先面对被逐出欧盟的情况,劳动人民的政府应该实施紧急计划,在选举出的代表民主控制之下,控制进出口和施行资本控制来阻止渴求利益的地产商和跨国资本肆意进行资本流动, (各国劳动人民的政府)不得不在整个欧洲大陆上为此立场进行奋战。

在此基础上,欧洲经济和社会可向真正的整合跨一大步,因为为老板们服务的政府的政策和资本家的制度本身一直就是(欧洲融合的)障碍。

通过呼吁葡萄牙、西班牙、爱尔兰、希腊和意大利等国工人阶级实现团结,以及也呼吁关键经济体德国、法国、英国等工人阶级的团结,这场斗争可能会迅速赢得整个欧洲的广大群众的支持。

被逐出欧盟的国家形成一个基于社会主义的联邦,从国际民主计划和经济合作开始,基于自由和平等的基础以此作为建立欧洲独立工人国家组成完全社会主义邦联奋斗的一部分。

国际主义者的替代方案终止这场悲惨的危机

在过去一年,各种国际性的行动日合作让世人看到跨国界的工人与青年团结所带来的力量。在去年的10月15日,「占领」运动让全世界数百万的人民上了街头。欧洲各国的总工会已经组织了各式各样的抗议,最近一次计划在2月29日,这其中具有动员的潜力,但只是象征性的抗议远远不够。我们支持推动更进一步的各种行动,以实现举行首次泛欧洲的24小时总罢工。希腊、葡萄牙、西班牙、爱尔兰和意大利等国家的总罢工应该互相协调以求同时举行,反对三头马车的「援助计划」以及随之而来的紧缩政策。这将作为一个显示团结与力量的强有力开始。

然而,我们已经看到欧洲总工会的领导者们,在他们各自的国家中,他们并没有意图要以阶级斗争的方式来终结资本主义危机。更可悲的是,许多国家的工人阶级反而还要对抗名不符实的工会领导人,他们系统性地拒绝动员人民力量去抵制市场的猛烈攻击。

希腊和葡萄牙的劳工与青年已经带给我们这个讯息:群众从下而上的压力和组织将能有效让那些领导采取行动。工人国际委员会(CWI)为工会的民主转型而斗争,支持建立左翼的反对派。(我们)支持由那些只乐意为群众进行斗争且负全部的责任,并且由工会成员集体控制且只领取和成员一样平均薪资的工会领导人取代右翼领导层。即将到来的总罢工必须民主控制,且必须透过由下而上,通过工作场所、小区和行动委员会举行的大量集会来组织,从而确保斗争的成果和胜利不会被上层的领导出卖。

我们很有信心,在这种组织与政策的武装下,一个正面的替代方案会受到欢迎且值得争取。但是重要的是,在这一个过程中,需要建立群众性的政治组织,且必须由工人、青年与穷人民主控制,以建立支持替代资本主义的方案。这个新的左翼运动一定可以吸引那些过去厌恶建制政治的人加入我们,从而建立一支与那些曾经背叛过他们的政治力量截然不同的力量。

工人与青年团结起来加入工国委(CWI)为这一前景而进行斗争。

我们的要求:
  • 终止1%的独裁!现在就实现真正的民主!应由劳动人民和失业者来决定,而非市场!
  • 对死路一条的紧缩说不!支持大规模投资就业、房产、教育和社会,而非削减预算!终止青年失业的恶梦!
  • 支持基于国际抗争的出路!要求同时总罢工! 为全欧洲24小时总罢工而努力!
  • 支持民主和战斗性的工会!由下而上通过集会和行动委员会建立抗争!建立由工人阶级和年轻人组成的真正的群众左翼政治力量!
  • 拒绝三头马车(troika)和市场的敲诈!只有大众抗争可以停止紧缩的束缚!不要反民主的技术专家政府!公投停止欧盟的新紧缩交易!
  • 支持工人的欧洲!反对资本家的欧盟!为建立一个自由独立国家组成的替代性社会主义邦联而斗争!
革命社会主义组织(工国委CWI葡萄牙支部)

逆流组织(工国委CWI意大利支部)

爱尔兰社会主义党(工国委CWI爱尔兰支部)

新开始运动(工国委CWI希腊支部)

革命社会主义组织(工国委CWI西班牙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