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空降台湾的美国牛肉与台美自由贸易协议

2012年2月15日 下午 12:00Views: 95

你的健康成了资产阶级的外交筹码

大羽 台湾社会主义者blog

才刚组完以财经为导向的新内阁,马政府再度为了「拼经济」向美国开门。二月一日马英九总统接见了美国在台协会(AIT) 理事主席薄瑞光,薄瑞光代表美方意见,表示希望台湾能够重视亚太区域以外的贸易关系,首先解决美牛进口问题,是使区域贸易自由化更进一步,以及重新开启在2008年中断的TIFA(台美贸易暨投资架构协议)的关键。

U.S. beef

不只是「瘦肉精」的问题

这次会面再次地拉高台美之间的美牛争议。 美国牛肉除了因为爆发狂牛病而成为禁止引进的肉品,背后还隐藏着大规模农牧业为了增加产量,用违反动物生理的方式缩短牛只上市时间,而衍生出更严重的问题。

根据一份报导「美国牛肉问题不只是瘦肉精」的文章指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贸易外销衰退,加上为降低成本大规模生产的玉米过剩,从那时开始,玉米变成美国喂养牛只的饲料的主原料,这使反刍动物本来就适应以草类纤维质为主食的生理结构造成了病态。玉米饲料再配合了瘦肉精、抗生素、蛋白质补料,强制治病,并改变了牛只的生理,除了使他们肉质比草食牛嫩,上市时间更缩短为十四到十六个月,比起草养牛所需的四到五年,经济效益是大大增加。

所以不仅仅只是「瘦肉精」的问题,美国大规模饲牧业为求提高利润,在产品生产过程中求成本降低,使用玉米饲料喂养病态牛,整个生产链都出了问题。此外,一般俗称的狂牛症,之所以大规模出现与扩散,早已经被证明是因为在牛只的饲料中添加以牛羊尸体制成的肉骨粉,导致疫情扩散。资本家为了图利,降低成本、增加产量、出售获利才是他们的当务之急,产品质量自然是摆在后头。当美牛强势扣关进口之后,消费者只能被迫赔上健康。所以,才会有「瘦肉精」的美牛争议焦点。

U.S. beef2

美牛背上的台美关系

其实,这些年美牛引进与否的议题,与政府一直想增进跟美国之间自由贸易紧紧相扣。从2003年底美国被划入狂牛病疫区,台湾开始禁止美牛输入,到2006年,台湾才有条件开放三十月龄以下去骨而且去除危险部位的牛只进口。马政府在2009年未经立法院,擅自与美国签署《台美牛肉议定书》,同意三十月龄以下带骨牛肉、牛绞肉及风险部位输台。这动作造成国内大规模民众及立院反弹,立法院修法禁止美国牛绞肉和内脏进口,美国因此不满,指责台湾破坏诚信。加上2011年被验出瘦肉精的美牛遭下架,都成了美国不愿跟台湾政府重启TIFA谈判的把柄。

这次马政府刚完成连任,似乎是想急于找到解决办法,主动承诺将处理美牛问题,并且动作连连。不仅在2月1日接见美方代表薄瑞光,而且外交部与卫生署也动作连连,经济部与农委会也针对美牛跟薄瑞光进行非正式的讨论,事后卫生署与农委会召开多次的专家会议(而受邀专家名单及是否预设立场也受到各界质疑)。博瑞光一贯将美牛进口议题与是否让台湾加入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议)以及重启TIFA谈判紧联系在一起。

虽然农委会主委陈保基强调绝对没有预设立场,却在2月8日表示日本开放瘦肉精肉品进口,日本业者自律不用并跟瘦肉精肉品做区隔,台湾为什么不能跟日本一样? 2月6日行政院长陈冲「指点」农委会主委陈保基的「专业考虑,风险控管」八个字,其实早已经显示出官方要开放美牛进口的立场。

U.S. beef3

而部分所谓专家学者,此前从未表态反对禁止瘦肉精,在美国压力之下却倾巢而出,一夕之间,瘦肉精就从饲料中的禁药变成了人畜无害的「添加物」。更有甚者,农委会在2月10日召开跨部会会议,表示应该将美国使用的瘦肉精-莱克多巴胺(Ractopamine)与瘦肉精分开,以后莱克多巴胺就不是瘦肉精,农委会这番白马非马的逻辑也引来知名毒物学专家林杰梁的驳斥,直言农委会会议的结论「不可思议」。

如带有瘦肉精的美牛输台,将来势必会被要求开放带有瘦肉精的美猪肉,这不仅只是瘦肉精的使用在台湾从禁止到双重标准,消费者食品安全受到极大威胁的问题。

美帝工业化大规模饲养,使用瘦肉精低成本生产的所谓「优质牛肉」,将会霸道的抢占台湾市场。我们将再一次看到大资本肆无忌惮的摧毁小资本,美国工业化的肉类生产摧毁本地小型的肉业生产。

台湾政府笃信新自由主义政策,为了财团资本家争取自由贸易,完全无视于大众的食品安全及传统产业的生计。再一次,我们看似可以用消费自由选择市场上商品的去留,但其实我们没有选择,这个市场机制是完全掌握在资本和其代理人资产阶级政府手上;小农生产看似被政府用另一个标准保护着,其实是被隔绝在市场之外甚至生存之外。

财团专有的自由贸易

其实整个美牛事件对于马政府,美牛引进造成的问题从来不至关重要,而只是为了达成重开跟美国之间的自由贸易协议的条件 「解决美牛问题,稳固台美关系,我们跟美国很多关系就可以推展下去。」国安会前秘书长苏起直接表示了观点,也可以代表了马政府的立场与意见。

美国也早就看准这一点,把美牛跟TIFA、TPP紧紧绑在一起;为何美国政府不想办法使自己国家的肉商改变饲养方式,改善商品质量,消费者不买单,就用外交手段要求其他国家放宽标准强行叩关?

而美国政府所兜售的TPP跟TIFA,实际上只图利了美国的财团、大型农企,而绝非美国的劳动人民。从北美自由贸易区协议到里斯本条约,再到台美之间的TIFA,我们看到资产阶级政府为了资本流动而用各种「自由经济」手段来打击工人阶级。TIFA绑架美牛,显然无利台湾工人阶级,而所谓的「自由贸易」将加速美国的产业外移,更严重的打击了美国的工人阶级。美国牛肉和TIFA议题所代表的绝对不是单纯台湾和美国之间的对立,而是台美两国劳动人民和大型农企、金融资本的对立。从拉美、非洲到亚洲,美国农业资本于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能源乃至生物基因等多种生产要素血腥掠夺,对弱国市场攻城略地予取予夺。

正如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所指出的,现代国家不过是资产阶级的管理委员会,美国政府当然汲汲营营为背后那些动辄市值上百亿的农企财团捍卫市场。口口声声表示增进双方自由贸易,实际上只是帝国主义绑架弱国市场,把过剩且质量低劣的产品强制倾销到弱国市场。虽然这不是赤裸裸的军事殖民,但又何来自由二字?

从历史来看,美国农业资本与金融资本之间一直是共生共存的关系。美国工业化农业与畜牧业的发展与输出,从来不是单一的农业问题,也不是所谓利伯维尔场开放的问题,实质是强大的资产阶级国家政府与金融资本的神圣联盟强迫弱势和后进经济体大开国门开放市场,实质就是资本为追求高额利润而破坏自然与压迫民众。

光是美牛进口这件事的处理上,就可以看出所谓「以财经为导向」的内阁,以「拼经济」为优先的马政府再次违背民意,无视于百姓生计生存权益,就为了达成美帝霸道无理的条件。之后开启TIFA、加入了TPP ,市场开放之后,得到自由的是掌控着市场的大财团,他们可以自由扩张海外市场;而在国内的传统产业不仅受到挤压,以小农经济维持生计者被迫接受大国排山倒海进口商品的竞争 ,劳动人民不仅要面临失业的问题,还要面临瘦肉精、狂牛症的威胁。自由贸易的这杯羹不仅我们分不到一点残余,最后受害的还是只是为了能生存下去的平民老百姓。

作为社会主义者,我们主张:

  • 全面停止美国牛肉进口!
  • 反对政府密约和新自由主义市场政策,重大贸易议题经充分辩论后由公投决定!
  • 拒绝只为资本家服务的各种世界性与区域性自由贸易协议,包括TIFA和TPP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