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葛洲坝万余退休工人抗议侧记

2012年2月27日 下午 12:00Views: 67

老有所养,病有所依,反对国企私有化,反对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建立全民普惠福利保障体系

冷路 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

自2012年2月20日起,位于湖北省宜昌市国有上市企业中国葛洲坝集团(以下简称为“葛洲坝集团”)的近二万退休工人持续五天抗议,要求增加退休工资、保障医疗保险、降低水电煤公共事业价格和解决职工家庭子女就业等。2月25日,参与抗议活动的退休工人达成部分诉求,抗议活动基本结束。

Retired workers in Hubei

 

中国葛洲坝集团是国务院国资委直属的中央企业。1970年因建设长江重要水利枢纽设施葛洲坝而组建“长江葛洲坝工程管理局”(三三〇工程指挥部)。1990年代初,原计划经济体系的“管理局”改组为公司企业,参与多项中国国内和海外工程项目。1997年,该公司部分优良资产分离,组建股份公司“葛洲坝股份有限公司”在上海上市。2007年,葛洲坝集团公司整体上市更名为“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09年葛洲坝集团营业收入约200亿元,利润9.17亿元。参与包括三峡大坝等100余座大型水电站和核电、机场、路桥、堤防等工程2000多项建设项目。并在东南亚、南亚、中东、非洲等60个国家和地区参与建设项目。2009年葛洲坝集团被列入全球国际承包商百强企业。葛洲坝集团公司基地所在的湖北省宜昌市葛洲坝区就是因葛洲坝建设和该集团得名,该区居民现约15万人,其中大多数为葛洲坝集团员工或者员工家属。目前,葛洲坝集团公司现有职工37000余人,离退休职工35000余人。

五天来参与抗议活动的主要是该企业2006年前离退休的职工。在2007年企业整体上市前,为减轻负担和营造健康的账目,葛洲坝集团以病退、提前退休、内部退休和转岗等多种手法将众多老员工安排退休,大多数退休工人的退休金只有1500元左右,部分原属于集体合同的工人(非国有企业编制)只有800元左右。这些老员工在早期计划经济条件下服从相关建设任务,长期夫妻两地分居,抛家离子在条件恶劣的边远山区连续工作十多年甚至数十年。如今往往年老体弱多病、住房紧张、生活困难。很多一家三代人五六口人仍然居住在1970、1980年代修建的简易平房和筒子楼(1950-1970年代,中国模仿苏联集体宿舍式修建的3-6层楼房,缺乏卫生和厨房等设施)。这些住房最初是政府分配给员工,只用缴纳低廉的租金。而企业改制和住房私有化后,这些住房也必须由住户贷款买下。由于众多老员工早年收入微薄,根本无积蓄可以支持还贷,带来严重的经济负担。面对物价上涨和医疗费用昂贵,很多老人微薄的退休工资不得不在买药还是买菜间作出选择。

Retired workers in Hubei2

 

与此同时,改组为上市企业的公司高层却领取高额薪金,集团公司总经理的每年基本工资为40万元,加上各种业绩奖励和奖金,每年收入约为60万元-100万元人民币。企业内部存在严重克扣工人加班工资、贪污腐化和任人唯亲现象。2012年1月春节前葛洲坝集团内部员工在网络上爆料,某基层工程建设单位给葛洲坝集团五公司管理层(包括总经理在内的20人)春节拜年红包金额总计达20万元左右。而这仅仅是一个基层工程建设单位,葛洲坝五集团下属类似级别的建设单位有数十个之多。可以想见,公司高管通过这些贿赂一年春节获取的非法额外收入就达数万到数十万元。并且,员工中多传言原公司董事长杨继学为个人政绩和奖金,克扣员工应发收入;其本人又是“裸官”,除自己外全家都已移民美国。

基层员工和退休职工对企业市场化和公司管理层的不满日积月累。此前数年,不少葛洲坝集团老员工和内退人员多次上访与在网络上披露相关信息,要求增加退休工资,但往往毫无音信。而近日转任中国能源建设集团董事长杨继学在一次湖南省人大会议上宣称葛洲坝集团人均工资标准己经达到了三千多元。这更激发众多收入和退休金菲薄的老员工们的不满。因此,员工们纷纷开始串联并筹划上访和抗议活动。

Retired workers in Hubei3

 

从2月20日上午起,万余退休员工开始聚集在靠近葛洲坝集团宜昌总部的葛洲坝城区立交桥转盘处(330转盘),在短时间即造成堵车长达数公里,以此向公司管理层施压。示威的退休工人们打出横幅:「强烈要求杨继学向全工区人民交待清楚」。宜昌市政府出动了上百名交通警察前往抗议地点疏通道路,并派出武警和特警待命。当天抗议活动持续到下午5、6时,仍然有数千人在现场。葛洲坝集团派出副总经理陈邦峰带队的数名干部前往现场疏散堵路工人。据当时现场目击人士说,在双方争执中,数名愤怒的退休工人殴打了副总经理陈邦峰。

2月21日上午8时左右,又有约万余名退休工人开始陆续堵路抗议。数百名徒手警察和保安曾试图组织人墙阻止抗议人群进入交通主道。但数千退休工人集体行动,迅速冲垮警方的徒手人墙。此时,宜昌当地电视台反复发布通告,声称“集体上街堵路”是非法行为将遭到“法律制裁”,要求抗议的工人迅速解散。之后,警方又在抗议人群和围观者中安插大量便衣维稳人员。并密切监视前往现场声援的维权人士和报导新闻的网民。一旦发现有人在现场拍照和录音,即上前抓捕乃至殴打。不过派遣来的便衣人员被抗议的退休工人发现,也会迅速被老人们围住。虽然老人们并不动手,但会纷纷指责打人和抢夺照相机的政府便衣。

葛洲坝集团则派工作人员沿街散发《致退休老同志的一封信》,声称集团公司重视退休人员养老金统筹外补贴问题,确保该项政策2012年内正式实施,并从7月份开始计算执行。同时,葛洲坝集团还威胁目前在集团工作的员工,要劝说家人和长辈不要上访、堵路和抗议;否则现在职工将面临下岗和除名的处罚。多数葛洲坝集团的普通员工和市民都支持退休老员工和父辈们为争取自己权益而上街抗争,即使因此上下班和办事不得不绕路也多没有怨言,还有年轻人在中午和下班时给参与抗议的家人和其他老人送饭。

Retired workers in Hubei4

 

2月22日与23日,抗议活动仍然如常进行,局面也愈加紧张。当局调动更多特警和武警在周边待命,并再三警告要采取强制措施疏通交通。2月23日晚上,葛洲坝集团召集了60多名离退休职工代表进行谈判,并且通过内部有线电视台播放了相关新闻和葛洲坝集团现任董事长、党委书记丁焰章的讲话。离退休职工代表要求3月发放养老统筹外补贴,但葛洲坝集团方面仍坚持21日所作出的7月底前发放的承诺。双方未能达成一致。不过,集团管理层为了暂时安抚员工决定每位离退休职工(含集体工)先预付1000元退休金统筹外补贴,另外,水、电、气从一月份开始实行同城同价,标准与宜昌市持平,同时还公布了职工医疗保险和独生子女贴补等新政策。

由于未能与集团管理层达成满意的协议,2月24日仍然有数千退休工人坚持上街抗议,但政府方面和葛洲坝集团明确威胁,将不再容忍抗议行为;派全副武装的警察和维稳人员现场恫吓抗议的老人,并对积极组织和演讲的人进行录像和录像,表示“如果再有人闹事,将严惩不贷”。当晚,政府组织街道和小区的工作人员与户籍警一起挨家挨户警告不许居民参与街头活动,并且以子女就业和读书相威胁“不要祸及子女”。

因此,到2月25日,连续持续5天的抗议活动基本结束。很多退休职工已经开始忙于填写领取补贴的申请表和提供所需照片。虽然,三万多退休职工并没有通过此次大规模的团结抗议完全达成自己的诉求,但是毕竟为自己赢得部分应有的权利。正如一对退休的双职工老夫妻说的,幸亏闹了,他们才把截留的退休金和补贴给我们,恐怕每人可以多拿一万元一年。不闹不行啊。

随着中国资本主义市场化的发展,中国旧的斯大林主义计划经济时代的社会保障体系荡然无存;而新的社会保障体系则仍未建立起来;当前的福利体系仅覆盖少数体制内人员,而且即使体制内资源也集中在少数官僚身上。据说有数据显示,中国公费医疗保险中80%的费用投入在不到20%的受保官僚群体身上,普通基层员工则覆盖极低。而贫富分化、计划生育和两元户籍制度导致社会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广大基层老年人缺乏基本的老有所养和病有所医的保障。据人力资源部的数据显示,中国各省养老金严重收不抵支,缺口达700亿元,而且覆盖的老年人比例极其有限,特别是农村养老保险体系覆盖的农村户口老人不足20%。

同时,当局又积极推动养老金基金市场化,将养老基金投入风险巨大的金融市场,可能重蹈欧美金融危机带来的风险。当局推行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逃避需要承担的社会服务功能,使众多老人陷入老无所养和病无所医的地步。

社会主义者坚决反对任何私有化和市场化大规模国有企业的企图,反对市场化养老金制度。支持葛洲坝数万退休工人为争取自己的权益而进行的斗争。而要真正实现捍卫工人和退休工人的权益,则必须依靠工人阶级自己民主建立的组织——独立工会,并将所有的大型企业和银行实现全民所有,置于工人民主控制之下,组建工农民主政府,建立全国统一的普惠型养老金、免费医疗和教育的社会福利服务体系,并最终建立满足大多数人的利益需求的民主社会主义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