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访问「反种族主义青年」活动发言人余炜彬

2012年2月28日 下午 12:00Views: 91

为什么要旗帜鲜明反对「蝗虫论」?

社会主义行动报导

2月3日,在岭南大学校园,约20名来自岭南大学、中文大学和香港专业教育学院(IVE)等大专院校的学生举行游行示威,抗议《苹果日报》刊登种族主义广告。本次示威由「反种族主义青年」(YAR)发起,活动发言人为岭南大学学生暨社会主义行动成员余炜彬。以下与余炜彬的对话:

1) 为什么你和你的同志要组织「反种族主义青年」?

香港一直弥漫着种族主义的气氛,二月一日《苹果日报》刊登的「反蝗虫」广告是一个转折点,令我们认为迫切需要组织「反种族主义青年」。我们廿多名来大学生在岭南大学抗议苹果日报散布仇恨言论,当场焚烧「反蝗虫」广告。种族主义是鼓吹暴力,以限制民主自由来达致排外目的,威胁普罗大众的民主权利和人身安全,它排他的逻辑不单单是针对「外来者」,更会延伸至其他弱势群体如领取综援人士。右翼民粹在政治真空中发展迅速,一次性的抗议行动并不足够,我们必须建立坚实的组织进行长久战,提供一个左翼的论述以揭露社会的真相。

YAR

2) 种族主义在香港是个严重问题吗?

由英殖时期,建制有意识煽动起的对越南船民和香港艇户的歧视,或对南亚英军后代的歧视。到今天,政府利用港人内地非婚生子女居港权、外佣居港权或双非孕妇来港产子议题,大打种族牌以达致其一时目的,如转移公众对政府亲商政策、公共开支不足、利得税率甚低等问题的视线。纵然,现在的香港与国外相比仍然是小巫见大巫,但是围绕着岭大种族主义教授陈云<城邦论>的,是自觉的种族主义者,明明白白的主张香港的「文化优越论」,又指大陆人是蝗虫,用的是残体字。种族主义者的仇恨言论更有从虚拟世界走到现实的趋势,例如「唱蝗团」和有人报称看见内地人推婴儿车路过而上前撞了一下。若果没有人组织青年反抗,种族主义可以走向更危险的情况。

3) 对于公共开支不胜负荷,你认为如何解决?

公共服务不足源于政府不断的私有化方案,最严重的要算是医疗和教育的私有化。例如医疗开支在历年削减之下仅得国民生产总值百分之二点八,公立医院的床位比九七年还要少一千张。教育的开支亦仅得国民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三点六,比例上比津巴布韦、埃塞俄比亚更低。这些问题都源于资本主义的利润制度。解决公共服务不足的方法是立即公有化所有医疗设施、公共事业,受工人选举的委员会民主管理,充公所有空置房屋和个人的第二套住房,供有需要的人入住,大幅度提高公共开支,废除资本主义利润制度。

4) 对于外佣居港权议题,你的看法如何?

外佣居港权议题是由统治阶级煽动起来,以在去年区议会选举打击参加五区公投的政党。他们以夸大事实、伪造数据来煽动起香港人的犬儒主义。为了统治阶级的利益,一向对外佣实施歧视政策,例如外佣的最低工资(即同时是最高工资,大多数雇主不会支付高于最低工资)远低于本地人,以维持本地的廉价劳动力。所以本地劳动人民的利益和外佣实际上是扣连在一起的,应该团结反对资本剥削和两地腐败的统治当局。我们应以由两地劳动人民所组成的出入境委员会负责审查移民要求。

YAR2

 

5) 今天香港的反种族主义斗争水平如何?

我们第一次焚烧「反蝗虫」广告向种族主义者迎头痛击,于一面倒的仇视内地人气氛下出现了反舆论,连苹果日报都忽然转駄,急急出了一篇「要旗帜鲜明反对『蝗虫论』与歧视」。然而,今日整体香港反对种族主义的水平是非常之低层次,右翼及中间派政客固然走上歧视内地人的立场,外佣工会以至泛左团体皆没有信心采取行动,只想消极地逃避,期待有一天种族主义情绪会自行消失。今天的香港事实上很需要一个随时能动员一百至一百五十名活跃分子的反种族主义统一战线,才有望把种族主义扼杀在萌芽时期。

6) 国际经验及例如对于你组织「反种族主义青年」有帮助吗?

我是「工人国际委员会」(CWI)香港支部「社会主义行动」的成员。工人国际委员会在各地对抗种族主义的经验,例如在政治运动上,瑞典、澳洲捍卫难民权,以及直接行动上阻截种族主义政团游行,或者阻截政府遣返难民回国,故此与国际同志定期交流,都可以作为借镜。我们瑞典支部有同志曾经被纳粹分子列入暗杀黑名单中的第二名(原来的第一名已经被杀了!),试问在香港面对些许电话滋扰和网络上的人身攻击,又怎能阻止我们继续斗争?

7) 「反种族主义青年」未来有什么计划?

我们会继续深化在大学的组织,建设坚定的反种族主义团队。我们目前有来自岭南大学、中文大学、城市大学等会员,要加强在重点院校例如岭南大学和中文大学的组织工作,设立街站和派发传单,并且要举行定期的政治讨论会,加强会员的政治教育,增加会员人数。日后如果我们组织力量够强大,除了与工会及左翼团体组织抗议,更会去进行反抗议反宣传,例如种族主义的建制组织「爱护香港力量」有宣传时,我们会组织更多人到场抗议,甚至阻止他们的宣传行动。

YAR3

 

8) 什么人可以加入「反种族主义青年」?会员需要干什么呢?

参加反种族主义青年的唯一资格限制是参加者必不认同种族主义观点,并以左翼理念与之抗争。我们既有十三岁的会员,亦有六十岁的会员;既有本地人参加,亦有内地人、美国人、墨西哥人等等参加;既有学生,亦有职业青年。我们不要纸面上的会员,需要成员挺身而出切实参与抗争,并勇于招募更多成员加入。作为我们的成员将会有一张会员证,会员应该公开自己的身分,在朋辈中建立一个拒绝种族主义的气氛,并且参与反种族主义青年的政治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