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国委(CWI)国际会议:蔓延欧洲的阶级斗争

2012年2月29日 下午 12:00Views: 16

欧元区危机日益严重

芬金-凯利(Finghín Kelly),爱尔兰社会主义党(工国委CWI爱尔兰支部)

2011年1月17日到22日,工人国际委员会(CWI,简称:工国委)的国际执行委员会(IEC国际执委会)在比利时召开会议,有来自欧洲、亚洲、拉美和非洲超过33个国家与地区的代表参与了此次会议。

以下报告是此次会议关于世界局势的第一份报告,芬金-凯利(Finghín Kelly)就欧洲局势的关键发展整理了此份专题报告。

去年,欧洲见证了阶级斗争的激烈爆发,发生了群众动员和大规模抗议运动。欧洲经历了席卷整个大陆的占领运动(The Occupy and Indignados Movement)。在当前经济、政治和社会危机的背景下,国际执委会讨论了欧洲的局势,并分别由工国委国际书记处的托尼-索努瓦(Tony Saunois)与克莱尔-黛莱(Clare Doyle)作出了引言和总结。

欧洲的统治阶级为了让工人阶级为资本主义制度的危机埋单,而不断推出恶性紧缩政策。经过过去数十年斗争所赢得的改良成果,包括退休保障、福利、劳动条件保障和社会开支,都遭到了严重侵害。二战以来工人阶级赢得的所有改良与胜利都正在被逐步取消。这是对战后经济上升时改良主义者论述的回答,并导致逆转福利国家(的政策)与人民生活水平。当然这并不代表改良主义的思想会从此消失。

欧元区的危机加剧,凸显了资本主义自身是解决不了问题,证明了资本家地位的不稳定性和脆弱性(译注:欧元区囊括了欧盟当中17个成员国,并使用统一的「欧元」货币,由欧洲中央银行负责管理)。面对这危机与工人向银行家与市场不断增加的反击,政府们纷纷寻求愈加专制和不民主的「议会波拿巴主义」,并限制「民主」机制和增加镇压。(译注:马克思主义者使用「波拿巴主义」一词来形容当国家超越其一般的议会与其他「民主」监察制度时的专制统治。此词命名自拿破仑‧波拿巴,并代表一段社会危机尖锐化的时期。)

紧缩政策遍布欧洲,讨论会的会众强调每个国家削减开支的本质,以及其所引发的反抗与抵制。对紧缩政策的反应在希腊尤其激烈。来自希腊的国际执委会与会者重点指出当地爆炸性的局势。希腊在过去两年已经历了十四次的总罢工,包括两次四十八小时总罢工。

数字与会者生动地阐述了希腊的紧缩政策对工人群众的影响。生活水平崩溃了,包括一些中产在内的整个社会中的部分阶层陷入了贫穷与绝望。当地出现了大规模失业,而青年人的失业率更接近50%。民调显示91%的家庭面对严重的收入下降-平均的减幅为30%。现在,78%的家庭连满足生活基本需求也出现困难。这导致出现如此悲惨的局面,许多家庭被迫遗弃子女转给他人收养。

移民在许多国家成了重要的议题,尤其是在爱尔兰、西班牙、葡萄牙和希腊,都出现大量的青年人向外移民。除了造成严重的社会后果,也对群众抗争带来复杂性,因为最活跃的阶层离开了抗争,并让资本主义获得暂时性的安全。

社会运动

国际执委会听到许多关于希腊社会运动的报告,包括拒绝缴交一项新的住户税运动,以及其他反对路税和其他巴士与地铁加价运动。国际执委会亦听到在希腊一个小镇里反对废物堆填区的运动,变相成了对政权的公开反抗。

重要的运动不单单在希腊发生,葡萄牙也发生了自1974年以来最大规模的总罢工。英国与北爱尔兰同样经历了历史性的大型公共服务部门工人的罢工反对(保守党和自由民主党)联合政府对工人退休金的打击。一百五十万至两百万的工人参与行动,是自1926年总罢工以来最大的单次罢工。比利时在十二月也经历了大型的群众动员以及公共服务部门的总罢工,还将于一月三十日亦会面临反对新政府紧缩方案的总罢工。

class struggles across Europe

 

西班牙被群众运动震撼了,有数百万的工人与青年人参与斗争,这个运动对结束萨帕特罗的政府发挥了关键作用。

与此同时,西班牙发展出「愤怒运动」,灵感来自北非和中动的革命浪潮以及在全世界蔓延的占领运动。国际执委会聆听了许多运动报告。

这些运动重要地反映出激进化的青年人面对高失业率的苦况,并感受到紧缩政策的压力。在西班牙,失业率为21%,而青年人的失业率更高达50%。

「占领」运动成了许多青年人与工人面对这历史性危机的首个反抗。这是个非常重要和关键的运动,并比上个十年的反资本主义运动更深入和更有影响力。这个运动拥有「社会运动」的特质,始于数十年来拉丁美洲爆发的斗争,为社会中的关键阶层的利益自下而上进行斗争。跟这些斗争一样,决定性的问题在于占领运动能否将有组织的工人阶级联系起来,以建立一股能够改变社会的力量。社会运动必须要联系工人运动。工国委巴西面临着类似的状况,并为新的工会核心巴西工会联盟(Conlutas)而战斗,其建基于有组织性的工人阶级中,同时也包含着社会运动。

反资本主义情绪

这些运动代表了一个反建制和反资本主义情绪的形成。在许多情况中,运动表现出缺乏取代资本主义清晰的方案。这些运动另一个重要的特色的是,纵使只有少数人是积极参与其中,但是在工人阶级当中却拥有广泛的支持。

讨论提到这些运动当中存有的「反政党」情绪。这情绪反应出对建制政党的不信任,甚至是敌视。马克思主义者必须要跟这些运动进行沟通,讨论资本主义的替代,提出社会主义的立场,并将运动跟有组织的工人阶级和小区运动联系起来,捍卫工人阶级需要政治工具来进行社会主义斗争的想法。

国际执委会会议还讨论了社会中不同阶层的意识觉醒,尤其是工人阶级(的情况)。许多工人仍然对依靠改良主义或凯恩斯政策能够度过危机抱有幻想,而其他人则相信资本主义已经到达了末路。

class struggles across Europe2

 

会议也讨论了在社民派选举中经常出现的所谓「较不邪恶」现象。这并不反映出群众对这些政党的严重幻想,而是纯粹希望他们能够实行相对较轻微的紧缩政策。这些政党所获得的支持将会很快的消失。这在爱尔兰可以看得到,在去年二月一大比数当选的爱尔兰统一党/工党的执政联盟,人民希望他们会「烧死那些债卷持有人」。不过这些希望在新联合政府的削减开支政策中落空了。

「较不邪恶」的问题在数个国家中被提出来,例如在法国,社会党在今年的选举中很可能会击败萨尔科齐(尤其是法国失去了AAA的信贷评级),也同时由于在主流政党的左翼缺乏群众性的替代。法国新反资本主义党(NPA)的失败导致未能够建立一个群众激进化的发展平台,这对出现「较不邪恶」现象也是关键性的。在西班牙,同样的因素导致右翼的人民党当政,纵使他们的支持并没有大幅度上升,许多人为反对社会主义工人党政府而转向他们,社会主义工人党在去年十一月的大选中一败涂地。

发言者指出了工人群众中社会主义觉悟的薄弱是现今群众反抗运动发展局限的关键因素。这个情况正在改变,我们预计在斗争当中阶级觉悟就会大幅上升,并会让社会主义的概念得到更多的支持。「社会主义」的名称与思想被斯大林主义国家和推行紧缩政策的南欧一系列国家的「社会党」政府所诋毁。这更凸显出真正马克思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们的角色,并宣扬社会主义的替代,以建立一个由群众民主计划社会资源及产业的工人政府。

工会的角色

工会和左翼政党领导的角色是在限制群众激进意识的发展。每当工会领导号召罢工行动时,往往是毫不愿意的,只不过受到来自下面的巨大压力。在某些情况,工会大力地将活跃者清除掉,而这对愈加激进化的青年和失业者来说工会不再是感兴趣投身的地方。一些工会组织更沦为「黄色」或「财团」工会并成为了资本家的工具。这使斗争变得复杂。这是每个战斗性活跃分子都要解决的任务,在工会里建立反对派并以此来夺回工会。社会主义者并不像宗派主义者或极左派那样对待工会,但同时我们要准备好应对分裂和组建新工会。

国际执委会会议也讨论了新左翼政党和组织的失败未能在现今局势中发展起来。许多未能够吸引激进青年,甚至在斗争中并不活跃。他们没能够迅速地增加成员,虽然在一些情况中得到相当的选票或民调支持。

全球经济危机正在恶化是无庸置疑的,而欧洲及欧元正是危机的核心。欧元区破裂和重新改造欧盟的前景也已经出现。国际执委会会议也深度讨论了危机会如何发展和由此带来的后果。

信用评级机构调低(一些国家)的信用等级显示它们对于通过紧缩方案来摆脱危机不抱任何期望。债务违约的问题仍是当前紧迫而悬而未决的问题。「市场」及许多资产阶级评论员亦不断暗示希腊和葡萄牙发生实时违约的可能性。这将会成为西方国家70年以来第一次出现债务违约。

class struggles across Europe3

欧元的未来?

欧元的瓦解将会对欧洲以及全世界经济造成严重后果。预计单是德国就会有一百万个工作消失,而其国民生产总值会下跌25%。因此德国以及其他资本主义统治阶级会竭尽所能地挽救欧元。欧洲债劵或者加大欧洲中央银行的角色都是许多资产阶级评论员推崇的危机解决方法,甚至一些左翼亦对这些方案表示支持。许多与会者也对此作出了讨论。不同的资本主义势力将会为保障自己的民族国家利益而行动。德国资本主义在这个阶段并不希望发行欧洲债劵。不过当他们面临需要从灾难中拯救欧州经济的危急关头时,可能会出此下策。不过就这样也并不是解决危机的长远方案,或仅仅中期的办法。

会议的一些人士亦讨论了不断增加的对民主权利的削弱以及绕过「正常」议会民主程序的趋势。去年,在意大利和希腊都出现了「技术官僚」的政府,因为市场与欧洲大国都对现行的政府强硬实行紧缩政策的能力失去信心。意大利地新政府实际上是一个银行家的政府,其内阁每一个成员都来自或与银行金融界有密切关系。

欧盟委员会更多地介入许多国家的事务,这在许多所谓「计划」国家的详细紧缩计划,并由「三套车」-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欧盟委员会(EU)与欧洲中央银行(ECB)三个负责统筹紧缩政策的机构-与各国政府共同制定。而非「计划」国家同样也面临干预。在比利时,当比利时政府的削减措施未如委员会的预期时,委员会要求该国政府在周末开会重新讨论增加更多支出削减。

专制措施

民主的削弱不只出现在议会或政府层面,会议还讨论了现在出现的国家使用更专制手段进行打压与将抗议活动刑事犯罪化的趋势。在西班牙和其他地方都见到(当局)有企图来结束占领运动。

民主的削弱在匈牙利是非常明显的,该国是在经济危机中第一个获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拯救的欧盟国家。代表们报告了(匈牙利当局)是如何打压罢工的,新通过法案进一步侵蚀工人的权利,还针对长期失业的人士设立了劳动营。跟其他国家一样,退休金和提早退休的权利被打压掉。对罗姆人(吉普赛人)的打压亦增强了。引入新的单一税对贫穷人士造成严重的负担。新的「媒体法」通过后,新闻自由被限制了。而政府的新修宪法削弱了许多基本民主权利。

如同面对经济危机,欧洲的资产阶级正面临着一场政治危机。资产阶级的政治储备正在耗尽,因为传统的主流政党纷纷进行紧缩政策而丧失其公信力。我们看到整个欧洲各国政府们都出现了统治危机。所有面临着欧元危机的国家都出现了政治变迁,在2011年间意大利、西班牙、希腊、爱尔兰和葡萄牙的旧政府都下台了。

甚至在德国,那里仍然还有经济增长,执政党的支持也没有上升。德国自由民主党(FDP)正出现了危机,其在国会的议席随时会丢掉。

未来数月的动荡局势

过去的工人政党在危机中进一步右倾,而其在工人心目中更是公信力尽失。英国的工党表明他们从新执政后不会推翻保守党和自民党联合政府的紧缩政策。在意大利,民主党(译注:前意大利共产党)投票赞成蒙蒂的削支方案!

在数个国家,政治真空正被右翼势力取代。法国的民族阵线疯狂地利用反银行、民粹主义的言论来获得支持。会议讨论了匈牙利的新法西斯政党「更好的匈牙利运动」(Jobbik),作为右翼如何渗透入政治真空的讨论。极右翼和种族主义的危险威胁必须要透过一个具有清晰阶级纲领的工人运动来反击,以团结工人反抗新自由主义的打击并为所有人的就业、房屋和合理福利而抗争,为真正改变而斗争。

民族问题会在此时再现。苏格兰和西班牙的代表讨论了这些国家的问题,危机已经变成民族之间的紧张,而民族独立的问题也被提出来。工国委的力量要捍卫民族自决的权利,但同时提出以社会主义的团结抗争来取代资产阶级狭隘的民族主义。

在深入与透澈的讨论分析后,结论明显指出经济危机与政治危机将会恶化,而欧洲在未来数月以至数年间会面临动荡不安的状况。这会对工国委来说是个巨大机会来建立社会主义思想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