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英国保守自民党联合政府在独立公投议题上严重失策

2012年3月1日 下午 12:00Views: 78

苏格兰民族党(Scottish National Party)的独立方案是一场工人的梦靥

飞利浦.史都特(Philip Stott),社会主义党苏格兰(工人国际委员会(CWI)苏格兰支部)

以下的文章由工人国际委员会一位苏格兰成员撰写,对于马克思主义者该如何面对民族问题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例子。文章教导我们如何处理台湾,中国大陆和香港的情况。即使在最古老的资本主义国家,民族问题往往未能解决,因民族问题是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结果,导致爆发新冲突的可能。在苏格兰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尤其是现时支持苏格兰脱离英国的声音非常高涨,其中包括大部分的工人阶级,这是因为受到新自由主义多年攻击的结果。

由于英国首相卡麦隆(David Cameron)以及保守党与自由民主党联合政府的错误干预,苏格兰独立事宜引发的民族间紧张局势急剧升高。伦敦威斯特敏斯特政府(Westminster government)试图迫使苏格兰民族党执政的苏格兰政府在十八个月内举行独立公投,而非苏格兰民族党首席大臣萨孟德(Alex Salmond)计划的二零一四年下半年举行公投。1990年代末,以有限自治的形式,苏格兰拥有它自己直选产生但是立法权极小的议会和由首席大臣(First Minister,并非首相)领导的政府,目前议会和政府由亲资本主义和支持独立的苏格兰民族党(SNP)控制。

其中的重点是,英国联合政府坚持整个苏格兰独立公投议题只能是支援独立或者反对独立的二选一选择题。而这与苏格兰民族党所设想的多选项投票发生冲突,其方案中包括“最大化权力下放”的选项。“权力下放”(Devolution)指的是将部分权利从中央政府转移到地区政府手中而实现当地语系化(Localisation)。

联合政府反对在这次公投里赋予十六岁及十七岁青少年投票权,而苏格兰民族党则支持赋予十六岁及十七岁青少年投票权。讽刺的是,自由民主党的既定政策里是支持赋予十六岁和十七岁青少年投票权。苏格兰社会主义党绝对支持在所有选举里赋予十六岁和十七岁青少年投票权。这三支大棒,或如萨孟德所形容的“锁链”,是约束了允许苏格兰政府进行合法独立公投“胡萝卜”的条件,而并非是现今权力下放安排所允诺的协商。

苏格兰民族党领袖不断地批评卡梅伦的干预充满了戴卓尔(Thatcher)的风格。保守党人(Tories)曾经策划一个“对伦敦而言最好的方法,企图主导实际上他们并没有权力主导的公投规则。”

卡梅伦和自由民主党苏格兰裔秘书摩尔(Michael Moore)迅速地放弃了公投必须要在十八个月内举行的坚持,但在他们看来,到那时破坏已经发生。事实上,摩尔在伦敦威斯特敏斯特议会的陈述将苏格兰民族党所提的独立公投认定为“非法”的提案,且仍然不排除伦敦威斯特敏斯特议会能凌驾于苏格兰议会之上提出自己的独立公投方案。这样一个爆炸性的选项将使得民族间的紧张关系进一步冲高,并可能发生民族主义者和亲独立的支持者对公投的杯葛。

正是来自联合政府的粗鲁干预使得萨孟德与苏格兰民族党的立场更加稳固,而且可能也意外地帮助提升苏格兰独立的支持。摧残苏格兰民族自觉意识,尤其是对工人阶级,是与工人阶级为敌的残暴戴卓尔政权(玛嘉烈.戴卓尔(Margaret Thatcher),绰号“铁娘子”,曾在1979年到1990年担任英国首相执政)留给苏格兰人民的记忆。众所愤恨的人头税和她所掌权的政府拒绝承认苏格兰民族自决权,使得保守党人失去了选民基础。今天保守党人在苏格兰议会里只有一个议员,数目甚至少于最近中国政府送给英国而现居住在爱丁堡动物园的两只大熊猫。

联合政府试图在设立公投相关条款的问题上发号施令,这变成了他们给于苏格兰民族党的一份礼物——苏格兰民族党因为敢于站起来对抗保守党,至少在短期内从群众中赢得信誉。萨孟德虽然在公投议题上拒绝臣服,但并不会发展成为拒绝联合政府提出的削减苏格兰预算的要求。苏格兰民族党自我宣称是“苏格兰的党”,但是全盘接受了保守党与自由党提出的高达三十七亿英镑的削减社会支出计划,面对这一伤害苏格兰人民的削支,他们没有敢修改一个便士。萨孟德和史温尼(John Swinney) 还反对去年十一月三十号举行的全英群众性罢工,当苏格兰民族党作为罢工破坏者也预示着其在未来苏格兰独立时着力于捍卫财团利益。

然而,苏格兰民族党和卡梅伦仍然可能达成协议。而在这项协议里可能包括了将权力下放给苏格兰政府(位于爱丁堡(Edinburgh)的荷里路德(Holyrood))举办一个“合法的”公投。两者主要的差异可能是时机上(的选择),这是卡梅伦和其合作者可能必须习惯接受的;以及苏格兰民族党倾向于多选项公投。

卡梅伦干预背后盘算着如果苏格兰现在或在近期举办独立公投,独立公投将会失败。这是为什么保守党和工党都希望能在独立公投议题上采取“快速解决方案”。他们希望苏格兰民族党能在独立公投的失败中被击垮,而使得民族问题能获得稳定。

萨孟德和苏格兰民族党也了解在当今只有三分之一左右的苏格兰人民支持独立的情势之下,独立公投最好延后至二零一四年下半年举行比较有利。他们希望经济危机和严厉的财政削减所造成的冲击能被归咎于伦敦的联合政府以及苏格兰议会缺少实际拥有权力,进而增加大众对进行更多决定性的宪政改革的支持。

正是出于这个原因,苏格兰民族党仍抱持着希望进行多选项公投。事实上,他们在苏格兰是唯一一个提出将进一步权力下放的议题公投的政党。他们相信,即使独立公投失败,以现今苏格兰群众着压倒性支持在税制、社会福利以及最低工资等议题上要求更大主导权上看来(最近的民意调查结果是百分之六十八支持更多地方自治权),结果会是双赢的局面。对苏格兰民族党来说,“最大化权力下放”或“精简版独立”是一张安全网,他们可以宣布这是苏格兰在未来朝向独立之路的另一阶梯。

“公民苏格兰”(Civic Scotland),一个由工会成员以及教会人士所组成的非政府组织(NGO),将要成立一个机关去定义“最大化权力下放”,并且推动将其纳入成为公投选项之一。

Scotland independence referendum

讽刺的是,尽管卡梅伦和工党领导人米勒班(Miliband)等人坚持独立公投的选项只能有一个议题,然而多选项公投可能对英国统治阶级也有好处。藉由允许增加一个能分化那些支持即时独立的力量的选项,将能帮助避免政局的不稳和联合王国的分裂而导致威信降低,这对英国资本主义而言不无裨益。

如果随着二零一四年的到来,要求苏格兰独立的呼声有显著增长的话,即使伦敦威斯特敏斯特议会的政党们也会支持第三个公投选项作为避雷针,以避免苏格兰独立的选项获得绝大多数群众的支援。

亲资本的苏格兰民族党

本质上亲资本家的苏格兰民族党领导层长久以来对苏格兰独立抱持着“渐进式”路径的态度。他们乐意接受在一个新设计的联邦制英国之中,建立一个在形式上高度自治的苏格兰。萨孟德已经明确表示,独立的苏格兰将会奉英国女王为国家最高领袖以及继续使用英镑作为苏格兰货币,只要答应在未来的某个阶段,可以举行公投决定是否加入如今危机缠身的欧元区。萨孟德希望利用获取的权力减少公司税,从而减少大财团的“负担”,推动低税避风港以鼓励投资流入。他们对于苏格兰独立的想像对大多数的工人阶级及其家人们来说将会是一场梦靥。

在包括苏格兰民族党在内的苏格兰政治菁英之间已经建立一个财政削支的共识,所以迫在眉睫的是建立一个工人阶级替代方案以对抗这些共识与资本家。任何来自联合政府意图剥夺苏格兰人民民主权利的企图都应该被反对,必要的话,如同十一月三十日所发动的,动员工会和工人运动的全部力量去斗争。苏格兰社会主义党全力支持多选项公投,因为这是基本的民主权利,不该成为伦敦威斯特敏斯特政府和苏格兰爱丁堡政府之间讨价还价的筹码。

社会主义党和其前身战斗派(Militant)长期以来一直坚持维护苏格兰人民的民主权利。尽管苏格兰议会缺少实质性的权力,我们在一九七九年公投时支持设立苏格兰议会,以及在一九九七年也持同样的态度。今天,我们为争取拥有实际权力的苏格兰议会进行斗争,一个可以国有化包括石油在内等苏格兰主要经济部门和增加最低工资以消灭贫困工资、提高福利为所有人提供可维持生活的收入以及从格拉斯哥地区搬走令人厌恨的三叉戟(Trident)核导弹潜艇基地的议会。

然而,在苏格兰民族党和其他政治团体全力捍卫资本主义利益的情势之下,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崭新的群众性工人政党,以在议会里争取社会主义派的多数,准备使用这些权力为捍卫工人阶级利益而斗争。苏格兰社会主义党已经在苏格兰反削支联盟(Scottish Anti-Cuts Coalition)里扮演领导角色,后者将在五月苏格兰大选时在各地提出自己的候选人。

社会主义苏格兰是回应财政削减和生活紧缩的梦靥唯一的长久解决方案。这项工作的重中之重是,绝对坚定地实现所有苏格兰、英格兰、威尔斯和爱尔兰工人阶级间的最大团结,反对任何在民族议题上分化工人运动的意图。由这些国家所组成的自发而民主的社会主义者联邦是朝向发展社会主义欧洲的一步,从而永久性地终结紧缩、削减支出与资本主义梦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