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国际妇女节

2012年3月3日 下午 12:00Views: 449

3月8日——女性工人抗争和胜利的纪念日

克蕾尔-多莱,工人国际委员会(CWI)

一个多世纪以来,3月8日一直是为了纪念和庆祝工人阶级和革命女性为争取更好的待遇和社会主义社会而进行斗争的日子。它源于19世纪美国女性为同工同酬和体面的工作条件而进行的斗争。

1857年3月8日,纽约市的纺织工人举行游行和示威,要求提高工作条件、十小时工作制和女工的平等权利。他们的队伍被警察暴力冲散。51年之后,1908年3月8日,她们纽约缝纫工会的姐妹再次游行,纪念1857年的游行,要求选举权,结束血汗工厂和停止雇佣童工。警察同样来到现场。

1910年在第二国际中社会主义女性举行的一次会议上,采纳了德国革命斗士克拉拉•蔡特金(Klara Zetkin)的设立国际妇女节的建议。而俄国工人在(革命前使用的儒略历的)2月份最后一个星期天执行了这项决议。

1917年这天,彼得格勒的女工事实上发起了一场革命。抗议物价上涨和食品短缺,她们冲进城市中心,呼吁所有的工人加入他们。根据在世界其他地方采用的公历(格里高利历)这一天正好是3月8日。

「不要饥饿!」「不要战争!」。饥饿夺走了成千上万的儿童以及年老的男女、病重的人和极端贫困的人的生命。第一次世界大战在前线夺去了数百万农村劳工和工人的生命。1917年的「二月革命」打破了沙皇主义对整个俄罗斯帝国的束缚,是那一年胜利的十月革命的前奏。

在资本主义之下的得与失

几乎整整一百年之后,这个我们被告知「不可替代的」制度——资本主义——正处于其历史上最严重的危机中。在二十世纪的一段时间里,在欧洲国家和美国,在强大的工人斗争的压力之下,资本主义被迫提供医疗、教育保障和托儿所服务。在经济快速发展的时期,家庭使用的节约劳动力的设备变得对普通人而言也负担得起。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的大多数女性不停地工作。数百万甚至在发达国家的女性从这些改善中也获益不多。

在欧洲和美国以及一些其他国家,一部分劳动妇女能够要求平等工资、平等机会和灵活的工作时间。在20世纪,对妇女的沙文主义态度和性别歧视性的广告同样挑战着这些成果。在资本主义世界,「男性主导」是这个制度的组成部分——如过去时代的遗产——而且是分裂群众和超额剥削工人阶级的手段。然而其最恶劣的表达能够通过抗议所对抗,并联合起来的工人阶级挑战老板们和他们的整个制度的运动联系起来。

遭到危机最沉重的打击

今天,世界资本主义危机的形势下,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女性取得的成果正被攻击,必须要捍卫曾经赢得的同工同酬的权利。如果工会领导人们不发起一场斗争,这一项或其他基本权利就会面临攻击。把家庭暴力定为犯罪和采取措施把妇女从她们的暴力伴侣的手中拯救出来这项成果已经被剥夺。

在危机的第一个阶段,男性工人可能是首先失去工作,而收入较低的女性工人得以维持工作。但是,随着危机的加深和公共部门工作的削减,女性受到最严重的打击——失去了她们的有薪工作,面临福利和社会服务的削减。因而在整个欧洲和其他地方,她们站在罢工和总罢工的第一线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现在妇女仍然是家务的主要管理者。她们承担大多数购物、烹调、清洁和对其他家庭成员的照料。在经济危机中,这些意味着对紧缩预算噩梦的担忧——收入下降和物价上涨。当公共服务被削减,意味着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照顾小孩以及生病的和年老的家人。大量年轻人失业也是主要的担忧。教育机会减少,教育福利的削减会取消,意味着青年要依靠他们的家庭。工人阶级家庭的负担变得无法承受,父母也会时常担心失业的青年人会依靠他们或者可能会酗酒、吸毒和小偷小摸。

在危机打击欧洲的过程中,成千上万的家庭由于被从家中驱逐、青年人的海外移民、自杀和没有能力照顾小孩和弱者而破碎。在希腊,没有能力照顾她们孩子的绝望的妇女把自己的孩子交给国家以期望国家能照顾她们的孩子。

因而毫不奇怪的是在希腊的抗议中,女性是那些积极大声疾呼的人。她们不希望看到时光倒流到数十年之前,被局限于照料家庭,被贫困、饥饿和一个新的军事独裁政权所折磨。她们除了未来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拒绝债务;拒绝欧盟!」的社会主义的纲领得到了支持。革命改变和自我组织以推翻资本家和银行家,根据需要而不是贪婪去计划社会的概念——能够吸引各种女性——青年和老人。在资本主义制度之下的替代方案是一场统治者的噩梦。

妇女从战争、内战、饥荒、天灾、土地掠夺和环境破坏中承受最多的痛苦。她们也从反动宗教行为如强迫婚姻和生殖器切割中也遭受了巨大的痛苦。但同样也是女性,由于资本主义没有能力为所有人的利益而发展经济,而只是服务于一小撮富人的利益,而遭受了痛苦。

即使在所谓的发达国家,更长的工作时间对家庭生活造成了巨大的困难,特别是对女性。在不发达的经济体中,女性在农田中进行所有繁琐的工作。在农村,她们同样是把生活用水从数里远的地方运回家的人。她们和童工一起在工厂和煤矿中受到最大剥削和最恶劣对待的工人。

正如国际护理组织(Care International)在他们的网站上指出:世界最贫穷的10亿人中70%是女人和女孩,三分之二的文盲是女性,在一些国家中妇女在成年之前死亡的可能性比她们受教育的可能性更大。在一个所有国家都变得富者愈富、贫者愈贫的世界中,把女性工人争取到社会主义斗争和革命的旗帜下的斗争变得日益紧迫。

印度和中国

在诸如印度和中国这样的国家中,大多数妇女和她们的孩子生活在绝对的贫困中。一个特定的社会阶层(在这两个国家中大约分别有3亿人)从绝对的贫困中成长进入中产阶级下层。由于受到经济危机打击,她们开始被强迫回到贫穷和无家可归的困境中。一些人已经开始对住房和环境问题进行反击。

从极端贫困的农村进入大工厂的(青年男性和女性)工人开始和加诸于他们身上的超长的工作时间和奴隶劳工条件作斗争。例如在印度的铃木-风神汽车的青年工人,组织了他们自己的工会,进行罢工并赢得更高工资和更好的条件。这使的他们能够有更多的机会来给他们的家人提供食品、衣物和住房,并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

在中国工厂进行繁重劳动的青年女性,有时每天要工作12小时。最近她们卷入了几场重要的罢工中。在富士康(雇佣一百万人,大多数在中国是女性)自杀似乎成为了唯一出路。然而去年的罢工,至少赢得了临时的改善。集体自杀的威胁上了新闻头条,但是群众斗争的概念蓄势待发。革命情绪的高涨植根于中国当前的形势,许多女性将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引导斗争走向部分和完全的胜利。

中国民众对当局严格的独生子女政策的反感同样不断增加。其导致了巨大的情感和生理痛苦,特别是对女性。一些能负担起花费的人前往香港的医院生孩子,以规避这一政策。但是她们不仅面临着回家后受到惩罚的可能性,而且同样面临种族主义者尝试煽动香港人对中国大陆人的敌意的威胁。工国委(CWI)在香港的支持者坚决为妇女权力而斗争,同时坚决反对任何种族主义的言论。

女性权利

女性必须有机会自由决定:是否要孩子,何时要孩子和要几个孩子。无论是要孩子还是不要孩子,作为十月怀胎者,女性承受着巨大的情感和物质压力。社会主义者相信如果女性不想继续怀孕,那么他们应该能自己选择安全终止妊娠。遍布全球的工国委( CWI)成员都积极反对宗教偏执狂和其他反动力量,而支持女性根据需要进行安全、早期和免费流产。这必须被视为一种权利,而不是什么虚伪的所谓「爱护生命者」宣称的「杀婴」!在爱尔兰议会中,社会主义党的女议员克蕾尔-达利也发言支持堕胎的权利。

随着经济危机的加深,女性单独或与伴侣一起,会发现越来越难保证子女衣食温饱。如果他们需要或想要限制他们(或要不要孩子),他们不应该因宗教、国家政策或经济条件限制而采取避孕和堕胎来决定他们是否要孩子和多少孩子。女性也应该能够享受性关系,而不必担心意外怀孕。另一方面,他们也应该能得到国家的全力帮助,而不必担心抚养孩子的问题。

社会主义者需要灵敏地组织运动反对强迫婚姻、强奸和女性割礼。宗教对许多人而言是重要的;只要不侵犯他人的基本权利,他们都应该有信仰的自由。这包括戴头巾和甚至穿宗教长袍。这项女性的权利既不应被剥夺也不应被强迫。

革命

在过去的一年中,革命已经提上议事日程。纵观历史,无论是法国1789大革命、1917年俄国革命,亦或突尼斯或开罗街头革命,都是始于面包这样的基本要求,但最终赶走了国王、西泽和专制独裁者。

在北非和中东的革命中,无论是在街头的战斗,还是在赢得胜利的罢工,妇女起到了重要作用。尤其是年轻女性表现出了坚定的决心,要赢得了一个与比独裁者和反动宗教原教旨主义设定的社会截然不同的社会。

但在突尼斯和埃及这样的国家,革命的任务仍然征途漫漫有待完成,甚至在革命的中心解放广场上女性都会遭到野蛮袭击就说明了这一点。女性们在抗议中组织了一系列重要的示威。在突尼斯,极端的萨拉菲斯特教派的成员攻击相对「解放的」女性,因为这些在大学工作的女性不戴头巾。

英国电视上最近的一份报告表明,在埃及革命一年后,90%的家长仍然让他们的女儿接受阴道切割(割礼)手术——剥夺她们在生活中体验性满足的可能性。为了争取平等权利,斗争的道路仍然还很漫长!

只要资本主义仍然存在,对女性的剥削和压迫仍将继续下去。其中最坏的一个现象就是可怕的贩运人口,主要是贩卖女性和女童强迫她们卖淫。在现今社会,要反对一切形式的剥削和压迫,反对性别、国籍、信仰和性取向歧视,就必须全力支持有组织的工人运动。

无论是在改良中,还是在革命中,女性都必须留在所有的斗争中脱颖而出。 工国委(CWI)将竭尽所能以确保这种情况发生。(制作)关于影响到女性的各种问题的书籍、手册和传单将带来巨大的帮助。关于特定议题的会议和示威——诸如关闭托儿所、产科和儿童游乐场等—— 可以吸引女性加入到社会主义斗争中。而她们已经在青年就业、教师、公务员和卫生工作者反对削减支持和紧缩开支的斗争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斯里兰卡,在自由贸易区工作的女性都参加了反对拉贾帕克萨专政当局的养老金制度改革的罢工行动,并且赢得了的斗争!在巴基斯坦,一个重要的护士罢工取得了胜利。去年,在信德省的工国委(CWI)的妇女组织用「进步女性卫生工作者协会」的旗帜组织了一场令人印象深刻而热闹的游行。在哈萨克斯坦斯坦,女性在反对强征强拆房屋的斗争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美国和其他地方,「占领」运动已经表现出女性的极大愤怒,反对资本主义制度下银行家和腐败特权主宰社会的1%。在西班牙文中「indignad@s」拼写方式用阴性的「a」以取代阳性的「o」作为结尾——就是表明了运动深刻认识到女性与男性需要得到平等对待的重要性。

在2012年的国际妇女节上,工国委(CWI)向所有勇敢的社会主义女性先锋致敬。在正在到来的新的革命高涨期内,工国委(CWI)内将通过招募充满无所畏惧的女战士。

列宁和托洛茨基领导下的布尔什维克党人获取权力后,就立即为女性打开了「新生活」的大门,这正如当时一幅著名的宣传海报描绘的一样。在实现国有化经济的基础上,由工人选举产生的代表负责运作经济,而革命继续扩展到更为「先进的」经济体中,能促使工业发展更加迅速,从而可以迅速实现消灭所有家庭生活和工作中苦差事的梦想。

但是斯大林的崛起,粉碎了真正的社会主义国际主义的可能性,紧闭了(新生活)的大门。在专制独裁者的长筒皮靴下,女性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困难——因为他们被迫再次忍受双重负担,在工厂的长时间工作,托儿所、洗衣店、餐厅和娱乐设施的严重供应不足。

在当今世界的新革命面对的是完全不同的背景。正如去年所表现的那样,革命会从一个国家迅速蔓延到另一个国家。今天通过群众斗争建立的工人政府将会在更高层次的技术和科学的基础上改组和发展社会。

为21世纪社会主义革命进行斗争的工人们——不分男人和女人——都将顽强地防止旧统治者掌握权力 。他们将竭尽全力防止任何像斯大林这样的人物或特权集团出现来窃取他们的革命。在国有化和工人控制和管理的基础上,如此美妙的景观将会为开辟未来社会而出现——在满足(人们的)需求和愿望的基础上,而不是在贪婪和剥削的基础上,没有人会接受时光倒流,重走回头路。

我们工人国际委员会(CWI)绝对不会停步不前,直到社会主义全世界范围内实现。这样的社会可以通过全民所有和民主的规划与控制而实现,将最终实现和谐共存,每个人的天赋和星球上的每一种自然资源都会得到充分利用以满足社会中所有人的最大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