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小圈子选举自寻死路

2012年3月8日 下午 12:00Views: 550

群众斗争 实现公平的选举 结束商家财阀统治

《社会主义者》杂志社论(工国委(CWI)中国大陆、香港与台湾支持者发行)

香港的特首小圈子选举沦为一场丑闻缠身、丑态百出的闹剧。最近几周接连发生的戏剧性事件,好像天天反复印证一句俗语 – 真相比小说还离奇。香港亲北京的统治权贵和商业巨子的贪渎腐败、无耻谎言、犯禁违法和任人唯亲的酱缸文化暴露无遗。更甚者,丑闻涉及三个月后将卸任的在任特首曾荫权。由于接受款待、乘座私人飞机,曾荫权在立法会道歉,指「连串事件动摇市民对制度的信心」。

HK Coterie elections

我们目睹了世界各地风起云涌的抗议浪潮,群众群起反对操控政经决策的「1%」资本家。但香港的小圈子选举制度甚至没有向1%的选民开放! 0.017%的香港市民组成的1200人的选举委员会将选择决定下一任特首。该委员会主要是由商家和有钱人组成,还包括少数的所谓「业界利益团体」以略作装饰。无论如何,最终还是由中共当局一锤定音。

假戏真做 东歪西倒
HK Coterie elections2

上两届的2002年和2007年特首选举中,北京只派出一名候选人,令其当然「当选」。这一次,当局有种种原因,要假戏真做,从建制阵营中推选出了第二名候选人,应付民间要求实现真正民主的声音。小圈子选举声名狼藉。因此,为了给予获胜的候选人一定的「合法性」,北京精心编排一场「竞选战」,并安排了所有选举需要的真实内容(竞选宣言、民意调查、竞选集会和辩论),但是恰恰没有真正的选民!自编自导的「伪选举」令北京未来多一个操控局势的手段,以便去把弄和限制群众要求普选的要求,维护自己的牢牢手握大局的「底线」。 根据他们的计算,无论未来选举权如何扩大,1200人的选举委员会可以改组成为提名委员会,成为「过滤系统」以排除建制不想要的候选人。

但中共预想的「绅士之间的较量」彻底崩溃。香港人目击一场唐梁两营之间的殊死混战。毫无疑问,这反映了香港的资本权贵内内部的权力斗争,而候选人激烈冲突幕后的阴招诡计更反映出中国专制当局自身出现的分裂。

唐营节节败退

HK Coterie elections3

 

从一开始,北京青睐的特首候选人就是商人出身的前政务司司长唐英年,一个恶名远播、昏庸无能的「纨裤子弟」。但几乎没有人能够预测他今天竟然会在竞选中节节失退,当中他的行径暴露其愚蠢无能的特征。同时,唐营受挫也在很大程度上说明,所谓商业天才组成的「强大团队」到底是些什么货色。唐英年的竞选团队是由东亚银行老板李国宝领衔、前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任志刚作为「高级顾问」。另外,助选团队中的刘銮鸿(刘銮雄的胞弟)近来也恶名远扬,因为他动用价值1.52亿的豪华游艇,「顺道」将出席完澳门赌场春茗的特首曾荫权及其妻子载回香港。

唐英年一家的九龙塘豪宅非法僭建揭示出一个宏大的「地下行宫」,拥有葡萄酒品酒室、健身房、美发沙龙、多用途影院和日式浴堂等设施。唐宅图则暴光后,唐英年的谎话连篇、诿过于人,无耻达到了前无古人的地步。最初他先是根本否认地库的存在,接着又声称非法僭建物不过是个「储藏室」,最终竟然诿过于他的妻子!如果当初2007年修建房屋时的设计包含了此非法地库的话,唐英年及其妻可能会因为欺骗屋宇署而入狱两年。两人已经被下令拆除地下室,被传需要以混凝土灌入填补空间!

游艇和僭建丑闻揭示的资本权贵穷奢极欲、腐败不堪的生活,与香港稠密的居住环境和惊人的生活成本对比鲜明,使绝民众感到恶心与愤怒。拜曾荫权的商家朋友所赐,世界上最难负担的住房价格(与收入比)就在香港。据报的唐英年2400平方英尺的地库面积要比香港普通住房单位的平均面积大5倍,是我们恶名昭著的木板隔间房面积的40倍!

最近美国国家科学院一份调查发现,「富人比那些不富有的人更可能撒谎、欺骗和违反法律」。这一调查结果对于社会主义者而言不但不意外,还恰恰为唐英年和他同伙加以印证。唐英年自己是政府打击非法僭建物的一个负责人。去年五月,在曾荫权住所非法僭建丑闻曝光后,政府成员被勒令「妥善整修房子」,并要申报告所有非法建造,当中有五名政府成员被发现违反法律。不仅是违法越轨行为本身,真正惹怒了百万民众的,是权贵自以为是,超乎于自己制定的法律之上的心态。唐英年声称他的竞选是「捍卫香港的核心价值」,正如《南华早报》一位专栏作家指出:「(核心价值就是)富人拥有知法犯法的权利。」

唐英年为何不退选

HK Coterie elections4

《南华早报》的社论表示,「唐英年已别无选择,只有退出竞选」;《苹果日报》则说,他的信誉已经被「埋葬在地库」下。然而,唐英年仍然步履蹒跚地继续竞选,被人们形容为「无耻的」、「荒谬的」与「滑稽的」。这显然不只是唐一个人的决策(说起来唐英年自己有否曾经做出过任何决定),而是反映了北京当局和富豪推波助澜。民意调查显示,有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说他应该退出竞选。即使是当年唐英年有份成立的自由党,也机会主义地表示,「如果民意仍然不接受唐英年,自由党选委不会投票给唐英年」。

这不只是唐英年个人的「无耻」和「荒谬」,而是制度本身带来的问题。从一开始,何俊仁参选特首就是为了争取民主党的曝光,并对北京当局显示他的政党追求「通过谈判实现民主」的幻想。更难堪的,是民主党何俊仁决定继续作为「陪跑小丑」,在这场闹剧中折腾。

正如《社会主义者》杂志始终强调的,真正的民主权利从来不是「仁慈」的专制当局授予的。民主必须通过群众斗争去争取,不仅在香港,还需要与中国大陆的群众斗争联系起来。泛民主阵营中的妥协派,没有真正地抵制专制政权,反而为小圈子选举与2010年政改方案保驾护航,以粉饰「民主的」门面,注定被中共当局玩弄于股掌间。

候选人唐英年是一个上海纺织名门家族的后裔,其父亲唐翔千在2010年被列为香港第40位最富有的人(「福布斯」杂志),据说与前中共领导人江泽民关系密切。他是统治权贵的首要选择,得到香港一批「知名的」银行家和地产商的支持。12个大型地产集团掌握着选举委员会中的64票,其中38票已经明确指定支持唐英年。此外,汇丰银行的亚太区行政总裁王冬胜最近刚刚下令在香港裁减3,000个职位,他与香港首富李嘉诚一样都是唐英年的重要支持者。

商家想在礼宾府里安插一名恭顺听话的自己人。他们对雄心勃勃的梁振英心怀警惕、疑虑重重,视他为对大亨们统治制度心怀不满的二线商人们的代言人。虽然两者都清晰拥护资本主义,但是唐英年更是笃信「小政府」的新自由主义正统教义;而梁振英则更类似社会自由派,倾向于在养老金和住房等领域的政府干预。有反梁营的商家攻击他为「社会主义者」,但正如极右翼共和党人对奥巴马也有类似的攻击,是极其荒谬的。

危机在此,下一步怎样走?

HK Coterie elections5

不管谁能在选举中胜出,北京现在都面临严重困境和政治危机。在地下行宫曝光后,许多人认为北京会匆忙推出「B计划」,在二月底的提名最后期限前,派出新的候选人,如民建联名誉主席曾钰成。但目前暂时北京仍然坚持「A计划」,一方面是因为当局认为,当前的任何计划改变都会表现自己惊惶失措,另一方面当局亦正犹豫于下一步棋怎么走。如果推出第三名建制派候选人,会令在3月25日的选举中将没有人能得到所需要的601票,增加流选风险,而不得不在5月重新进行选举,导致出现更尴尬的局面。

如果唐英年在群情汹涌下被当选的话,香港将面临「管治危机」。甚至唐英年的前战友、自由党名誉主席田北俊也警告,2003年七一大游行反对廿三条、数十万人走上街头的一幕可能重演。如果成真,影响波及范围将超越香港。习近平作为现任国家主席胡锦涛的继任人,是中共当局中香港事务的最终负责人,对选举失控亦要负上责任。一位与中央政府关系密切、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进一步说明:「如果香港局势失控,这将对(中国)新的领导班子带来负面影响。这不只是香港事务。」(《南华早报》,2月29日)

唐梁之争的激烈程度连北京都被吓了一跳。这反映,在「选举」工程和与之相伴的互相抹黑,大大激化资本建制派内部的权力斗争。这也是中共当局不想在中国推行「西方民主」的主要理由,因为它深知,现阶段当局内部的权力斗争仍然受到专制制度这一「束身衣」的束缚与压制,任其爆炸将对自身的统治构成威胁。这种上层的内部分裂也是资本主义危机日益深化的表征。大陆即使要推行限制重重的香港式假选举,也很可能会形成统治危机。如今北京对香港选举的局况未能牢牢在握,这对中央自身都是一个警号,未来任何「改革」的想法对其统治皆极其危险。

从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中共当局就与香港的名门望族建立起密切联系。自1997年以后,当局更愿意透过这批富豪来统治香港。中共当局之所以支持唐英年,因为他是豪门眼中的「安全可靠的代言人」。北京方面之所以给梁振英参选开绿灯,不过是为了增加一些「有选择、有竞争」的错觉。梁振英的盘算的,很可能不是今届当选,而旨在下一届2017年的特首选举。但选举就像任何领域的斗争一样,它自有其逻辑。梁振英自己可能都没预料到,由其阵营发动的「地库丑闻」会发展成灾难性的政治局面。但是覆水难收,如今这对于整个体制的损害已经是木已成舟。

甚至比中共当局,资本权贵更不漠视民意调查,更不拘泥于民主小节,至今似乎坚持要挺唐英年。他们对梁振英的不信任、担心他过于「独立」的想法,随着梁营竞选工程的作用日渐提高。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在背后泄漏相关信息,重重打击唐英年信誉的是梁振英阵营。而且,最近也是梁营泄漏曾荫权的相关丑闻,以打击「现届政府」的威望,顺水推舟抹黑卸任政务司司长不久的唐英年。商界巨头可能会游说北京坚持挺唐英年,一是因为「无法与梁振英合作」,二是因为他凶狠的竞选战术严重损害了整个统治根基。

北京当局可能仍然选择支持唐英年吗?当前不可能作出任何确切预测。但是,从很多场合所示,香港民众群情汹涌,对中央的大为不满。中共威权统治的性质意味着,它缺少合适的政治工具管理一个「民主」,日间更复杂的局势不是依靠官僚发号施令就能解决的。尤其是如果群众的反对没能通过街头运动表现出来的话,唐英年仍然有一线生机。

正当选举闹剧令局面崩溃,对于所有反专制、反对「1%」资本家的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机遇。今天群众的不满超越了针对不民主选举制度,更去到对整个统治阶级的深痛绝恶,必须以有组织的方式宣示出来。必须组织街头抗议及群众运动揭露三名候选人、其亲资本主义方案,以及令人憎恶的小圈子选举。社会主义行动将在这场斗争中起到自己的作用。旧的泛民主阵营已经崩溃,右翼泛民主派可耻地投降,现在有必要在群众斗争、民主基层成员架构、反对资本主义和专制统治的纲领等基础上,建立一个新的民主运动的。在这方面决定性力量是工人阶级和青年,他们必须创建一个新的拥有社会主义纲领的基层工人政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