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难民|灾难性的「威吓性」政策

2012年3月15日 上午 5:16Views: 79

如用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来计算,2010年澳洲接纳难民的数字在世界中排行第79位,只占总数的0.21%. 受到人道主义对待的难民百分比在总移民中是35年来新低

大卫-苏特(David Suter) 澳大利亚​​社会主义党(工国委CWI澳大利亚支部)

2011年12月,更多寻求政治庇护的人惨遭淹死,因为他们的船只在前往澳洲的旅程中沉没。而两大政党的回应则是双方为了表现出对众多偷渡蛇头更为严厉的打击而陷入可耻的竞争中。

绿党难民发言人萨拉—汉森-扬|(Sarah Hanson-Young)只把这简单形容为「一场意外」。这完全扭曲了寻求庇护者在海上死亡的真相。这些悲剧并不是意外,而是因为禁止进入的、惩罚性以及不人道的难民政策,这些政策正得到工党及自由党支持。

在媒体炒作下,澳洲被形容为一个被难民「淹没」的国家,两个主要政党也希望被看作它们是拒绝更多的(寻求难民庇护)船只抵达澳大利亚。这就意味着它们尽可能使难民的船只难以找到航路前往澳大利亚海岸。而这导致的直接后果是人们将孤注一掷,被迫选择最危险的航路前往澳大利亚,而很多人会在旅途中死去。

所有那些关于偷渡的抹黑和要求离岸处理的主张都是灾难性的,只会转移人们对于真正问题的关注。事实是,寻求政治庇护并不是一个罪行。那些逃避战争及迫害的人理应有安全到达澳洲的权利,并在申请处理的过程中可以逗留在澳洲,在正常的社区中生活。

即使知道那些逃离迫害的人仍然需要继续承受寻求庇护的风险,工党及自由党仍然想惩罚那些能幸运逃到澳洲的人。

杰拉德的工党政府坚持主张在马来西亚离岸处理难民是对偷渡最好的「威吓性」模式。因为高等法院裁决政府提出的马来西亚处理模式是违法的,所以他们正企图修改移民法案从而容许离岸处理。难民的人权再一次被放到工党的政治需要之后。

而曾经承诺「把船送回去」(即把寻求庇护者弃至其他没有难民认可权的国家)的自由党,则坚决地声称,把船只送回可怕的诺鲁是最好的选择。而维基解密正揭示了自由党对于寻求庇护者的伪善态度,自由党的一名高级策略家形容事件为「极好的」,并指「最好有更多的船来」。

在两件事件上,主要政党都支持相同的离岸处理及强制性拘留政策。目前在马来西亚与诺鲁的僵局更大程度上是基于政治姿态,而政策上并没有任何实质的差别。

与其辩论哪一个境外的地区较为有「威吓性」,更值得讨论的是离岸处理及强制性拘留政策本身。

要令离岸处理成为「阻吓性」的,只有侵犯难民的权利,才能有效地「阻吓」前来的人。这也是为什么工党政府希望把寻求庇护者送到没有签署联合国公约的国家。

在强制拘留的事件上,我们更能见到它们的虚伪程度。对于一个「阻吓性」政策,其策略是将人羁留一段长时间,而这段时间之内并不能保证会否被批准成为难民。一些等了数年也前途未卜的人,最后会被弃到一个由海关部门选择的国家(不一定是他们原本的国家),或者继续被羁留。

但每当在羁留中的难民走出来抗议他们所受到的对待及等待时间过长时​​,政府往往声称它们没有任何值得投诉的地方。它们一边在说「威吓性」政策,但另一边称自己对难民非常好!

关于国际难民法问题的专家詹姆斯-哈德维(James Hathaway)教授曾指出,若难民能合法地到达澳洲而不用船只的话,领导当局便会让他们进入。这是因为缺乏任何其他出路,令人们不惜用自己的生命冒险。

如用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来计算,2010年澳洲接纳难民的数字在世界中排行第79位,只占总数的0.21%. 受到人道主义对待的难民百分比在总移民中是35年来新低。

离岸处理政策及强制性拘留政策绝对不会为流离失所的人解决问题。我们需要为寻求庇护者抗争,同时把难民议题连系到改变社会的需要。以利润为本的资本主义制度制造战争,贫穷和难民。所以,一个建基于人类需要的社会主义社会能结束首先产生难民的种种「推动因素」,而可以轻易地安置世上所有的难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