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答有关社会主义的常见疑问

2012年3月26日 上午 4:12Views: 34

什么是社会主义?

这篇文章首先刊登于我们工国委美国支部的「社会主义替代」。文章集合了工国委同志们在美国由东至西海岸众多城市介入占领运动时,跟不同的反资本主义社会运动者讨论所得到的经验。本文中文翻译版本已刊载在《社会主义者》杂志第15期上,如有意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请联络cwi.china@gmail.com

布兰登.麦德森(Brandon Madsen), 社会主义选择(Socialist Alternative,工国委CWI美国支部)

随着占领运动的兴起,反对现行的政治和经济秩序已经成为主流。很难想像《时代》杂志(Times)的封面上戴着头巾的女士成为了《时代》杂志「年度风云人物——抗争者」的代表,同时《时代》杂志又为资本主义说了很多好话,还有因电影《V煞》(V for Vendetta)走红的盖伊•福克斯(Guy Fawkes)面具无处不在,更进一步明示了革命思想是如何传播的。

然而,支持制度变革的力量越来越强大的同时,却未有认真而严谨之公众讨论,探索有关以怎样的另一制度替代,来回应这需求。 2011年12月28日皮尤调查中心(Pew)公布一个新的民意调查表示,30岁以下青年或黑人更支持社会主义而非资本主义,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人们)对于什么是社会主义的真义或如何使其政治和经济制度有效实行有着清晰的思想认识.。我们在此提供这些常见问答,为这讨论抛砖引玉。

问:社会主义经济是如何运作的?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巨大的财富集中在某些运行经济的机构(公司)中,剥削劳动人民,以增加自己积累的财富。社会主义经济的本质是颠覆这种关系,由劳动人民运行经济,利用巨大财富和社会生产力,以丰富他们的生活。要做到这一点,我们一定要接管所有最大的银行和企业,使之公有化并民主控制。

雇用那些失业者和重新分配投资以及职业以满足社会需要为本(医疗保健、教育、洁净能源等)会给社会一个巨大的推动力去提升生产力和财富。民主规划经济将使我们确保每个人都有一份很好的高薪工作、高质素的医疗保健、各级全民免费教育,当然还有食品和住房等基本必需品。它不会仅限于基本需求,我们更可以选择投放资源,使人们能够进行创作,例如音乐、美术、写作、电影、时装,以及其他形式的文化发展。

这类型的经济体系,需要有意识的规划,不过很大程度上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已经实现了。比很多国家还要大的商业集团能规划自身的生产水准、配送、定价计划等,而没有崩溃,因此没有任何理据证明工人没能力做到同样的事。

不同的是,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的规划是以个别企业利润最大化为目标的、是碎片化的、不完整的和不民主的。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我们可以构造一幅大图画,鸟瞰整个世界经济和财富投资,实现满足人类需求、维持环境可持续发展和解放全人类的目标。

社会主义经济肯定会是全球整合。在资本主义制度已经存在的情况下,我们就已生活在一个全球相依的世界。现在资本主义基础上的全球化,意味着残酷地剥削较弱的经济体,以及世界各地的工人在竞次效应中状况日益恶化。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全球经济一体化,就是使人们生活丰富的计划之中一部分。

社会主义经济将以非常不同的手段来处理环境问题。今天,各大小公司都不关心环境成本,因为它们能把这些破坏带来的问题抛给公众。受污染的空气和饮用水,这些环境成本是真实的,但它们并无在孟山度(Monsanto)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上以赤字形式出现。这就是为什么没有公司在「自由市场」为原则的基础上会采取必要的步骤保护环境。

民主的计划经济将消除污染成本转嫁背后利润驱动的目的。相反,效率、环境的可持续发展和满足所有人的基本需求,将成为经济决策的核心原则。代替不完善的环保方案,例如是节能灯泡和自觉的回收计划,社会主义经济会投资于彻底修正所有产品的生产方式,为实现最大化可持续发展而利用所有最新的绿色科技,以及在这个过程中创造数以百万计的职位。

问:社会主义民主是如何运作的?

正如我们大多数人目前都遇到这情况: 「民主」被归结为每几年为富裕的职业政客投票一次,而他们将为我们作出所有决定。当然,这其实都算不上是什么民主,尤其是整个过程都是被公司资本收买。

相反,社会主义民主将会每一天、每一周,在每一个工作场所、学校和社区中实践。工人会轮流承担管理任务,而且只要工人们认为有人更适合,当选的管理者就会被随时召回和更换。所有决定,均可以多数票推翻。

学校课程和政策,将由家长、教师和学生共同商定,而不是由遥远的行政人员和官僚决定。邻里大会将决定谁能或不能使用警察权力,还可命令选举产生的官员如何按优先顺序去尽处理事务。

所有投资和经济决策都应民主产生。在工作​​场所和邻里大会中选出的代表将大规模扩大本地及区域议会,然后依次选出国家代表。被选出的代表不应有特权或高于选民的收入,他们也应随时可召回。

为了促进这一民主决策的过程,应在日常工​​作或学校安排中腾出时间,让人们能参与决策会议及讨论。在财富增加的同时,工作周就可以被缩短而不需减少收入,从而让人们有时间和精力去参与政治,并使他们能追求除工作和学校以外的生活目标。

问:会不会由官僚精英接管一切?

毫无疑问,在社会主义社会的初级阶段,与制度内的野心家和腐败作斗争将是必要的。百年的阶级统治带来的有毒思想包袱不会在一夜之间消逝。然而,通过建立社会生产资源的公有制、消除特权,以及建立自下而上的民主管理和控制,对于那些企图夺权的官僚精英将是强大的障碍。

最使人恐惧官僚夺权的例子就是史大林在1917年俄国工人阶级革命仅数年后便在苏联夺权。俄国革命的悲剧性堕落,是马克思主义者在大量书籍中提出要努力解决的问题。基本的结论是由严肃的历史分析所得出,那就是这堕落既不是正常的,也不是不可避免的,但这却是特殊情况下的恶果。

俄国在革命时,是当时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中的一员。当被废黜的资本统治者受到二十一个国家的军队的支持,试图暴力地从工人民主运动中重新夺权,导致了一场血腥内战,这就更使其破败不堪。虽然革命也有在整个欧洲发生,尤其是德国,但它们都被击倒了,只留下俄国处在一个贫穷、破烂和孤立的境地中。

这不是一个可以建立社会主义的健康基础。社会主义的整个基础是有足够的资源去发展,但俄国并没有。在这背景下,苏维埃的民主结构(工人大会)停止了运作。当你在担忧下一顿饭的问题时,谁还会去政治集会?

这是基层工人的权力真空,孤立和经济衰败燃尽了国家的力量,催生了俄国社会的官僚,以及作为官僚阶层领袖的史大林的崛起。即使这样,它不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史大林要把异己投入监牢、谋杀、流放,或强迫数百万人服从,而这些人的唯一罪行就是坚守1917年革命的民主原则。

这个经验表明,把建设社会主义的斗争作为一个全球性运动的重要性。由于帝国主义掠夺世界各地的资源,导致一些国家可能缺乏稳定的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并需要贸易,及得到富裕国家的帮助。如果俄国当时有其他革命成功的国家加入,即使只有一个,像是德国,历史也本可以会与原来的完全不同。

问:改良资本主义不是更容易吗?

不幸的是,与官方记录相反,资本主义历史并不是一个持续走向更民主与更繁荣的进步。相反,每一次严肃的改良都需要大规模的群众抗争,动摇其制度核心。

改良不是善意的政客给予的,而是面对劳动人民渴望真正改变的怒火,为将之安抚或转移而不情不愿的作出让步。无论我们谈论公民权利、周末休假、或是组织工会的权利,都需要全力以赴的抗争以反对资本主义利润驱使的逻辑,无数无辜的人被孤注一掷的精英们所谋杀,以扑灭斗争与反抗。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即使是这些局部的改革都不是永久的,并不是一个立足点或新的基准工作。正如我们已经看到在过去的几十年中,资本家和政治家将尽快在适当时机摆脱它,实行倒退。

人民在过去拼命地战斗争来的社会成果正被紧缩政策破坏或削弱。在差不多把私营部门的工会都破坏净尽后(少于7%的工人加入工会)一个州接一个州的企业政客们现在正攻击公共部门,其中工会成员占工人数目超过三分一。

要有一个稳定的基础去进行改革,需要劳动人民从资本家手中夺权并由自身行使──也就是,推翻资本主义和建立社会主义。这是唯一的方法;为改良而作的抗争,和为社会主义改造而作的斗争,是同一样的。

问:社会主义在字面上看来很好,但这是真的吗?

在历史上唯一不变的,就是不断的变化。从古老的奴隶制国家到封建地主所有制,到今天的全球资本主义制度,当旧制度变成了阻碍进步的障碍时,人们曾多次推翻旧制度。真正的不切实际的乌托邦式想法,就是像战争、贫困和环境破坏等问题可以资本主义制度的基础上解决。

虽然社会主义是现实主义的,但并非是必然的。一遍又一遍,危机四伏的资本主义已迫使工人和被压迫者发动革命起义。过去一年所发生的事,最突出的是埃及和突尼斯。不过,虽然许多革命成功推翻政府,几乎没有革命能改​​变制度。如果我们不能以更好的东西取代它,资本主义将总是会在工人、青年和穷人背后找到出路。

这是社会主义者之所以能成功的地方:我们会认真研究历史,汲取革命和群众运动的失败与成功的经验。我们的目标是广泛传播这些经验教训,使今后能成功建设社会主义。不仅要读许多书,这意味着要积极建设和参与各种现有的群众运动,大胆地引进社会主义思想,同时在抗争中向他人学习​​,和大家一同寻找出路。

如果你同意以上观点,那就加入工人国际委员会(CWI)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