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民连立法会议员「长毛」梁国雄在瑞典国会听证会上发言(视频)香港社民连立法会议员「长毛」梁国雄在瑞典国会听证会上发言(视频)

2012年3月27日 上午 4:08Views: 67

独裁者不会投降。但是我们需要时时谨记知道春天终会来临。冬天来临了,春天还会远吗?

本文为「长毛」梁国雄在瑞典国会听证会上的即席英文发言稿,由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根据现场记录翻译整理。本文中文翻译版本已刊载在《社会主义者》杂志第15期上,如有意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请联络cwi.china@gmail.com

在此感谢瑞典左翼党特别邀请我来为中国大陆的民主和政治活动人士发言。人生确实充满巧合。

去年,我到(挪威首都)奥斯陆参加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站在颁奖会场外声援刘晓波先生时,天气非常寒冷。昨天,我抵达这里,天气也非常寒冷。此行目​​的,是支援现时在场的活跃分子张蜀杰先生。

不期然我想起三十年前,我亲历与张、刘两君同样遭遇的一幕。当时,我是香港某一政治团体的成员。我的同志吴仲贤先生前往中国大陆,联同北京之春民主墙运动的活动人士而被捕。

当时,还没有国家安全局。但是有安全警察,被称为公安,但干的都是同一回事。

他们拘禁吴仲贤几天及恐吓他,他可能会在秘密监狱渡过余生。几天之后,很​​不幸,吴仲贤先生交代了,将之交给中共当局,变成间谍回到香港,刺探革命马克思主义者同盟。这标示所谓共产主义的中共暴政,其实一贯实行恐怖统治。

几个月后,我的另一同志,刘山青先生,在同一年回到中国。我记得是1981年12月。他也被捕了,但没有与警察合作,没有交代,没有背叛自己。他被判10年监禁。 1991年才获得可出狱。他曾经是中国最著名的政治犯。 1982年他被国际特赦称为年度「良心犯」。

人生充满了巧合。我在三十年后来到这里,面对同样的案例。有一些人会背叛自己,有一些人会交代,一些人会合作,而另一些人不会。生命充满了这一类的意外事故。

我知悉最近有两位瑞典记者在埃塞俄比亚被捕,他俩除了行使一己表达自由,到该地为媒体采访外别无它错。现在,他们却可能囚于在铁窗之后十一年。因此,毫不奇怪,瑞典社会举国会为他们的自由呼号。

我的观点很简单。张先生现时安然在此。但若他被遣返中国,将面临和上述两名瑞典记者同样的命运。因此我呼吁瑞典政府和瑞典国会保护张先生。我认为他需要在瑞典寻求政治庇护或者延长他在瑞典的逗留时间。我认为他需要得到保护。人权是普世权利。无论你生活在地球这一端或地球那一端;无论你生活在北方国家或者生活在南方国家。我们都一员。无论你支持社会主义理念或者支持资本主义理念。都应该享有基本权利。因此,我的观点是,张先生不过是中国镇压日益猖狂的其中的受害者。

让我再举一些相关例子。根据媒体报导,中国政府花在国内维稳的资金,比建立军队用来保护中国主权的费用还要多。也就是说,他们用更多的钱镇压一己人民,甚于保卫自己领土。

让我提醒大家,自从中东和北非爆发「茉莉花革命」后,不计其数的活动者被中国当局逮捕,诸如刘晓波先生的妻子。他们甚至不是被软禁到自己家里,他们被监禁在某处一个小旅店里。而你永远无法在谷歌地图(Google Map)上找到他。他们会遭受折磨、骚扰、恐吓。

我们正在谈论镇压。我的意思是中国当局尽其全力花费民脂民膏来阻止中国人民从媒体得到资讯。中国监禁的记者数量是全球第一位的。在2010年,有130万家网站被关闭。

中国的律师也不断被骚扰或者逮捕。被当局投进监狱。例如,一位非常著名的为法轮功辩护的律师高智晟,在他被捕后,他被折磨,被恐吓,最后被判缓刑三年。但刘晓波先生获诺贝尔奖一周年之际,当局再拘捕他并取消缓刑,其家人不得不逃之美国。

毋须多言,你们就会明白:国际社会当前急务,就是为中国民主发展而呼唤,保障工人权利集会自由及表达自由。
其实,本人就是显例之一。身为香港立法会议员,相当于国会议员,但我却被禁进入中国大陆长逾十年之久。在2008年四川地震后,我被政府邀请到四川,四川也是张蜀杰先生的故乡。我接到来自四川的电话,我收到来自四川抗议政府腐败造成上万人在地震中失去生命的的信件。我在登机前被阻止进入四川。这对香港立法会是一个羞辱。我想如果我(在中国)做了张先生同样的事,如果我像他一样勇敢,我也会被送进监狱。

我知道在北欧国家、西方国家和中国政府之间存在越来越多的商业联系。我呼吁,你们不要为了得到更多的生意而牺牲人权,牺牲人类最基本的价值。

独裁者不会投降。但是我们需要时时谨记知道春天终会来临。冬天来临了,春天还会远吗?

非常感谢你们的耐心听讲!

「长毛」梁国雄听证会演讲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