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金山山脚的未爆弹

2012年3月30日 下午 4:28Views: 16

核电梦魇:关于核电、核四和反核的发展和原因

本文已刊载在台湾版《社会主义者》杂志第15期上,如有意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请联络cwi.china@gmail.com

荒岛孤鸦 台湾社会主义者BLOG

2011年3月11日(周五)下午两点四十六分,我和其他台湾大部分的中小学生一样,静静地坐在教室内上着下午第二节课,浑然不觉北方二千多公里外的另一个国家正遭遇一场惊天动地的恐怖灾祸。半小时后的社团课,同学陆陆续续透过手机从网路上得知这场日后被称为三一一东北地震的灾祸消息,然而对于整件事情的严重性似乎尚未有人知情。那时,大家最担心的是,这场地震产生的海啸,会影响到我们台湾吗?又过了一小时,当新闻报出抵达台湾的浪潮不过十来公分时,大家(尤其是家住基隆、东北沿海者)都松了一口气。

日本福岛核事故震惊世界

但是,日本东海岸海啸导致超过十公尺以上的滔天巨浪,日本东北部沿海地区遭到毁灭性破坏,数万人死亡与失踪。海啸已经退去,但灾难并未结束。人们开始发现另一场贻害更甚更久的祸端正在酝酿着。由于地震还有之后的海啸,福岛第一核电厂的六个机组中有四个发生了冷却系统失灵的危机,其中三个地震时尚在运作;接下来的四天中为了冷却而灌入反应炉和用过核燃料池的海水,不可避免地产生过量氢气而使得一至四号机组反应炉建筑物爆炸,三号四号的用过核燃料池也发生了超过临界状态(放射物质持续外泄)的危机。

所幸这场核灾最后并没有演变成车诺比那般严重的大规模放射物质外泄和辐射尘四逸的状况,这得感谢当时的季风尚不明显。但是这次事件所造成对核电安全的疑虑却是无法再掩盖了。福岛第一核电厂的设计原可抗规模7.0级地震,盖在海滨其中一个考量便是万一地震来临冷却系统故障还有海水可以使用;但在一场矩震级规模9.0的大地震外加15公尺高的海啸几乎同时席卷而来,同时把冷却系统震坏又把备用发电系统淹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内成为自车诺比(ChernobylNuclearPowerPlant)核爆之后人类最恐慌的一段时刻,国际原子能总署更将此事件列为核能事件分级表中最严重的第七级(和车诺比事件同等严重),全世界的人们忐忑不安地观望日本的东电公司和政府要如何解决这场危机。而日本官方直到2011年12月,才宣布事故处理第二期工作结束,而以后至少还需要数十年时间才能完成清除污染的任务。

反核之历史缘由与影响

日本等许多发展核电的国家长期刻意回避向民众告知这些可能风险的义务而只专注在宣传核电的好处。这种作为在这一大型灾难发生之后,使得人民终于发怒了。仅德国一国就在3月到4月连续发生4次大规模示威游行,共有24万人走上街头抗议核能政策。由于民众反核压力,德国绿党在各地民意代表选举得票率大幅增长并宣布关闭7座1980年以前建造的核电厂。义大利公投以94%压倒性的反对力量封杀了重启核电发电提案,瑞士宣布将在2034年关闭所有核电厂。欧洲联盟对总共143座核子反应炉进行压力测试。世界各地人民反核示威风起云涌,亚洲诸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香港、马来西亚都发发生反核游行与抗议,台湾也不落人后,各种环保团体持续为最终全面废核而作奋斗。台湾工国委(CWI)的支持者们也参加了台北去年430反核大游行。

反核运动并非在福岛核灾之后才开始。早在1945年广岛和长崎遭受美军投放原子弹之后,核能的应用就成为学术界的热门议题。不过当时二战「邪恶轴心国」思维未歇,战胜国如中国、美国、西欧境内民间舆论并没有太多回响。邱吉尔甚至说,日后那些质疑美军使用原子弹提早结束战争的人们都忘了先辈的浴血奋战;若他们还记得就不应责怪美军云云。

随着冷战后核武竞赛和核威慑,将人类社会推向毁灭的边缘,公众开始日益关注核问题。反核武的浪潮随着核能发电厂事故频传,也渐渐把议题焦点放到根本废核的诉求上。 1979年发生于美国本土的三哩岛核泄事故虽然没造成伤亡,然而整件事情却显示即使在人员毫无疏失的情况之下,依旧有核灾发生的可能。这可说是公众对核电看法的一次转折;总共有超过二十万人该年在纽约集会要求加强核电安全。当1986年乌克兰车诺比核灾发生之后,世界各国政府基于成本和公关压力逐步减少核电厂建设案和核电使用率。但是,在资本家追求利润的目标和影响下,资产阶级政府仍然故态复萌继续推动核工业的发展。直到2011年福岛核灾爆发,公众对核电安全的信心全然丧失,才再度进入目前这一波全球性的废核浪潮。

台湾核电谎言与核四厂

虽然民众数十年来抗议不断,但是世界各地有许多国家政府与台湾一样,不愿意真正放弃核电或者具体承诺逐步放弃的时程表。不论是资本家还是资产阶级政府,都会用最恐怖的语气警告大家,若是没有了核电,台湾将面临怎样的跳电危机和黯淡无光的前景。政府和台电像个廉价商品推销员般不断告诉我们,核电是目前所有已知使用能源当中最廉价的一种,也是运转效率最高的一种,刻意塑造出核能发电是兼顾两者的民族救星。

首先,是所谓的跳电危机。台电跟我玩模拟城市的公共事业顾问一样,常常用电量还不到发电量的九成就会叫嚷没电。 2010年台湾地区电力的备用容量率(最高可发电量扣除当年最高用电量剩余占最高可发电量的比率)是24.3%,而核电占台湾地区的发电量额也才11%吧,即使马上停掉正在使用的三座核电厂核一核二核三,我们也还有10%以上的备用容量率。即使跟世界其他国家比较起来,这样也还算安全范围,真不知道台电穷喊跳电干嘛。

其次,政府或许常常跟我们说要节能减碳、随手关灯,那他们自己苦心栽培的重工业又是怎样的表现呢?台湾地区工业用电占总用电量50%以上,其中又有一半被钢铁、石化等高耗能产业吃掉。为了培养这些高污染工业,政府除了对给予他们减税优待以外,电价也是超低补贴(台电网站电价表怎么只列了民生用和营业用电价?是怕引起民怨吗?),还比台电发电成本要低。据绿色公民行动联盟的说法,2007年到2010年三年形同全民补贴他们1500亿元。这些产业吃了那么多电,也只生产了不到十趴的GDP,还不都是因为他们的部分公营或者大资本家掌控的性质才得以得寸进尺;所以啰,想要减少我们的电力使用?工业用电最需要被检讨!

再次,所谓核电最便宜纯属可笑说词。我们承认,当一座现成的核能发电厂用唾手可得的铀料进行绝对安全的运转而剩下的核废料就地解决,这样一算下来核电每度发电成本的确只有0.66元,但这个假设有一个先天性的谬误。第一,核能发电厂不是「现成的」,台湾的核电厂从建厂到所有反应炉完全运转,至少需要七年的时间,而一座火力发电厂大概只需要三年;其中建造核电厂所需技术和风险评估绝对比一座传统火力发电厂还高许多。再者,假设我们的核电厂好不容易盖完了,核电所需的铀料也绝非「唾手可得」;铀本身就是一种稀有的金属元素,开采之后还不能直接使用,台湾目前的核电技术还必须将原铀中大部分的铀-238去除,提炼出只占原铀中0.7%的铀-235来使用。这样的过程台湾每年就会排放120万公吨的温室气体及各种污染物质,损失944万立方公尺的纯水(别以为核电厂都盖在海边就可以使用海水)、金属矿物额外开采成本920万美元以及化石燃料成本44亿美元。运转过程不能出现丝毫错误,成本十分高昂,而且核电厂运转过程中所产生的核废料的处置也所费不赀,运送储存都是一笔开销。林林总总加起来,核能发电成本其实已经达到2元/度。

而且,核电厂本身会造成立即性和永久性的污染。一座核电厂能运作的年龄大约三十年,当然我们用最佳的情况来看,大概也只能延长到五十年左右的寿命。在这段期间即使没有任何事故,为了冷却所进行的处理方式也将对附近海域造成严重的热污染——看看垦丁那些白化的珊瑚!所谓发电效率较高,也只有三分之一的核能最后被有效转换成电能,剩下的全部变成热能污染邻近区域。而五十年停止运转过后,原本设置核电厂的位址也不能再被利用,必须等至少再三百年才能回复到未设厂前的放射剂量,而核废料所需储存的时间也大致相似。核能发电所能带来的好处,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或者「低成本」廉价能源,这些都可以在各种再生能源、汽电共生和提升能源效率的方案中做到。核能看似成本低廉,实际上那只是刻意忽略了这些环境代价所得出的宣传数据罢了。

多年来台湾核四厂能否停建一直个未定数,自1999年3月17日正式动工后其也依旧在沸沸扬扬的争论当中持续兴建。核四的反应炉形式为美国奇异公司(GE)所设计,福岛第一核电厂使用的沸水式反应炉「Mark 1」也是奇异(GE)的产品。但是在福岛核灾发生之后的2011年6月13日,立法院审查100年度总预算附属单位营业及非营业部分预算案时国民党多数党团依旧否决停建核四,以及核电厂不得延役的提案,通过了核四的140亿追加预算。按照这个行程表发展下去,核四大约可以在2015年以前完成商业运转。事实上十数年来,民间反对兴建核四的呼声不断,但因为核电开发涉及众多国际和台湾资本家的利益,所以未能得以停工。特别是,作为主要设计和供应商,美国奇异公司(GE)得到了美国政府的支持,而得以向台湾历届政府施加压力,罔顾民意而推动核四建设。

反对资本主义与环境持续发展

核电开发其实就反映了资本主义制度下,资本家们不惜牺牲人类社会的共同利益而追逐利润,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继续着祸及子孙的勾当。电力的生产剩余是各种资本主义工业持续发展的先决条件,是他们可以持续取得充足廉价的能源以完成整个资本主义的生产和消费链的基础。现代资本主义制度是过度生产与有限消费之间的矛盾,资本主义制度为了延迟这一矛盾带来的危机,用过度消费的方式进一步扭曲真实的生产与消费关系,而使矛盾进一步扩大。
而能源做为整个生产过程的原动力,无序的过度生产与消费也就意味着无序地滥用能源。资本家为了赚取利润的最快方式,是不会在乎这些产品的消费是否必须,或者是否存在真实消费;生产过程中造成的外部成本是否值得。这就是造成今天地球环境恶化与资源缺乏的主要原因之一。

以利润为驱动的资本主义制度是没有兴趣真正促进对环境友善的技术。但是全球范围内群众的环保意识正在日益上升,仅以受到严密专制控制的中国大陆为例,每年有超过1万起关于环境议题的抗议活动。 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峰会期间有超过10万来自世界各地的群众参与抗议示威。

就像资本家与政府经常宣传的核电技术是干净清洁能源,用于取代传统的火力发电。事实上,正如上文所述的核电开放是绝不可能是真正能环保的技术,而且由于其对资金、技术和原材料(铀)的需求与控制,也就意味着在资本主义条件下,这只可能有极少数财力雄厚的大资本集团和资产阶级政府才能操作。而且在技术上,核能发电也无从取代传统发电,因为地球上已探明的铀矿储量根本不足以替代今天所有的传统发电产业,而且每年的市场供需存在严重缺口。强调核能发电,事实上资本家避免在其他真正干净清洁可持续发展的新能源上进行投入,从而将继续维持大资本们对于能源生产与技术的垄断。

而与此同时,普通消费者中或许有一股新的道德观浮现,这种道德观和他们习惯的浪费和奢侈互相冲突。为了解决这种冲突,聪明的资本家发明了一种新的名词:「绿色消费」,让群众得到一种平衡两种道德观的幻觉。绿色产品或许真的对环境冲击比一般的产品较小,却无法磨灭任何一种生产过程都是对既有环境冲击的事实,也不代表绿色产品不能被大量消费的资本主义文化所操控。只有在环保议题影响其公关形象,间接造成产品贩卖的阻力时,他们才会装模作样地做「绿色产业」的样子。

但是大量生产、大量消费的资本主义消费文化从来不可能是绿色的,资本主义市场绝对不可能为了某种至高无上的「永续发展」概念而限制自己的发展。这个市场的逻辑就是谁累积的资本效率最高谁最能生存。任何结合资本主义的环保运动都注定是失败的,因为资本主义文化的本质就是要我们以破坏环境为代价累积资本。资本的累积就是剩余价值的累积。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不可以在环境保护和寻找清洁可替代能源的议题上,依赖各国资产阶级政府和资本家。历史经验告诉我们,那些不愿意反对资本主义和强调通过市场手段进行调节的环保团体和政党最终将不可避免地背叛运动。德国绿党在1998年首次进入联邦政府时,他们就与一些商业公司达​​成所谓的「核妥协」,即在核电战略上实施长期渐进式的「退出站略」,也就是说德国绿党为了获取政治权力,而放​​弃了基本的反核原则。

三月十一日,是日本东北地震满一周年的纪念日。这一天,台湾的环保团体将聚集凯道,为群众坚定的反核立场发出怒吼。我们除了认同他们的重要诉求并与以支持以外,更呼吁人们看清事实:没有资本主义,才有永续发展。绝不可信赖大资本会将社会安全置于利润之上。因此需要将所有能源工业国有化,置于普通劳动人民的民主控制下。摆脱对于传统火力发电行业和核电的依赖,而发展真正可持续的清洁的能源,诸如太阳能、风能和潮汐等。同时,需要家里一个真正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自己的政府以发展出一个满足多数人的需求的能源纲领和计画生产方式。

全世界的劳动阶级啊,你们应该为自己而生产,不要再被资本家控制付出不需付出的劳动力!

全世界的受薪阶级啊,你们应该为自己的真正需要而消费,不要再被资本家绑架,用自己的价值换取资本家想要你换取的产品!

只有这样,才得以实现真正的人类社会的永续发展。

twissue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