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薄熙来的身败名裂

2012年4月11日 下午 4:12Views: 19

“拿破仑的铜像早已从旺多姆圆柱的顶上倒塌下来,没有皇袍的路易•波拿巴也终身陷囹圄”

陈墨 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

BXL

根据新华社北京4月10日晚间报道,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薄熙来涉嫌严重违纪,依据《中国共产党章程》和《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的有关规定,停止其担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职务,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调查。

后续相关的新闻报道还指出,2月6日王立军(前重庆市副市长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私自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滞留事件发生后,对王立军反映的2011年11月15日英国公民尼尔•伍德(Neil Heywood)在重庆被发现死亡一案,公安机关高度重视,专门成立了复查组。据调查薄谷开来(薄熙来同志妻子)及其子同尼尔•伍德过去关系良好,后因经济利益问题产生矛盾并不断激化。经复查,现有证据证明尼尔•伍德死于他杀,薄谷开来和张晓军(薄家勤务人员)有重大作案嫌疑。薄谷开来、张晓军涉嫌故意杀人犯罪,已经移送司法机关。

英国方面也迅速做出反应,英国外交大臣黑格(William Hague)说,“海伍德的死亡原因需要在不考虑政治因素的情况下就事论事的进行调查”。黑格还说,“希望调查是采取这样的方式,我对他们的宣布表示欢迎。”

自2月6日王立军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后,薄熙来与王立军的相关新闻就一直是媒体和网络关注的热点。3月14日,温家宝在人大会议闭幕时曾高调宣布要求现任重庆市委(薄熙来担任市委书记)反思,同时高调誓言竭力推动政治改革与经济改革。当晚薄熙来被宣布解除重庆市委书记的职务接受调查。

此后,中共高层内部争端、王立军进入美领馆真实原因,以及英国商人伍德的死亡之谜等传言与揣测不断,3月下旬一度还传出北京发生军事政变的谣言。中共党内各个派别更是不断通过媒体和网络释放各种信号,这边刚讲“总书记并非凌驾于党的中央组织之上”《北京日报》3月31日报道),那厢又表态“牢记总书记的嘱托”(《北京日报》4月3日报道)。而且,坊间民众与新左派们中仍然有相当多薄熙来的民意支持,大量网上争论为薄熙来与王立军辩护,甚至有人在街头散发揭帖、拉横幅挺薄。

但直到4月10日晚,中共当局官方针对薄熙来事件发布上述决定,显然是经过了一番内部曲折而秘密的较量。这些消息对于薄熙来家庭来说无疑是致命一击,不仅仅是结束其政治生命,而是试图使其整个家庭身败名裂,不得翻身。

在4月11日凌晨发布的《人民日报》社论“坚决拥护党中央的正确决定” 一文,定性为“王立军事件是一起在国内外造成恶劣影响的严重政治事件,尼尔•伍德死亡案件是一起涉及党和国家领导人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的严重刑事案件,薄熙来的行为严重违反了党的纪律,给党和国家的事业带来了损失,对党和国家的形象带来很大损害。”该文明确将薄熙来与王立军一起打倒,这也意味着薄熙来与王立军均将遭到严厉处置。

但是,这并不是大局尘埃落定,而是新的纷争开始;在“十八大”即将召开前夕,如此激烈的内部权力斗争,更是凸显出统治集团内部的腐败不堪与分裂对立。

薄熙来与王立军所鼓吹的“唱红、打黑、共富”的“重庆模式”风靡一时,曾经一度得到作为最高领导层的九人政治常委中六人的公开赞许,并且在众多基层民众和泛左翼得到广泛的支持。

即使对照邓小平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各种实践和言论(如《邓小平文集》),自始至终,所谓“重庆模式”没有突破邓小平当初设计的理论框架。也就是说“重庆模式”在某种程度上是对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回归,是一种统治集团内部的自我纠错。但是,今天中共统治集团在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上已经走得如此之远,甚至统治集团内部力量也根本无法使上层倒退到“资本主义复辟”早期相对盘剥和内部对立不那么严重的阶段。

在改革开放三十年之际,“重庆模式”的出现,既不是所谓“毛泽东主义道路的回归”,也不仅是“简单的权力斗争”。它宣告了披着所谓“社会主义”外衣的“新自由主义的改革开放”的穷途无路,是统治集团内部利益纠葛已经无法用以往机制进行调解,是整个社会的阶级矛盾日益激烈和贫富分化严重的反映。

随着利益集团对于利益控制和争夺越来越激烈,统治上层内部,也日益暴露出冲突与对立。这种内部斗争越黑暗越凶残,也证明统治当局越反动越没有前途。此次“薄熙来与王立军事件”的爆发就是这种内部分裂与斗争的体现,但这只是统治集团大分裂的开始,而绝不是分裂的终结。

薄熙来和王立军等人正是窥得群众中广泛不满情绪,通过煽动民粹情绪得一展个人政治抱负。而且,这种借助民意,以体制外向体制内倒逼的做法,不仅是薄熙来的个人行为。他其实代表的是,在“进一步改革开放”(私有化与自由化)的条件下,与“继续改革派”斗争失利的中共党内的旧官僚和“太子党”既得利益集团。

这正中在野的改良主义毛派的下怀。毛派们习惯于将自身定义为中共忠实的“谋臣参谋”,习惯于依赖、拉拢与寄望中共统治集团内部的某些力量。某些“毛派导师”,每有中共领导层轮换,必谈“健康力量重新上台”;每有重要会议召开,就说“中央政策左转在即”。十多年来,毛派改良派,一边如此“含情脉脉地”期待着早已变成“贪婪地吮吸中国工农热血的吸血鬼”的中共当局的幡然悔悟与改头换面,一边继续愚弄广大支持左翼的基层群众要安于现行秩序和耐心地等待转变而接受中共官僚与权贵资本的压榨。

“重庆模式”的横空出世,使部分毛派的幻想与野心也日渐膨胀,更是吹捧,薄熙来是“红二代的接班人”,重庆是“新时代的延安”。

但是根据目前披露的消息和传言,薄熙来本非什么艰苦朴素的“红二代接班人”。薄熙来及家人生活一贯奢侈,其本人身穿价值数万元人民币的定制西装,妻子薄谷开来与儿子薄瓜瓜长期在海外生活、经商与接受教育。(这一做法其实已经违反中共党内对于干部管理的纪律条例)。其子薄瓜瓜在英国和美国留学期间生活高调浮华,经济来源不明,海外媒体《华尔街日报》甚至报道过他驾驶红色法拉利跑车约会美国驻北京大使的女儿。

此次官方报道中用少见的“薄谷开来”称呼薄熙来妻子谷开来,显然也是某种暗示。中国内地自1949年革命后,为体现男女平等,很少出现将夫姓冠于已婚女性姓名之前的情况。联系到薄谷开来和薄瓜瓜曾先后长期在香港、新加坡与英国生活,不排除薄谷开来已加入其他国籍而修改姓名,使之更符合海外华人的习惯。而且,就在薄熙来案件处理消息发布不久,4月11日《人民日报》发表的“推动反腐倡廉形势继续好转”一文中明确提出,“腐败案件涉外化。有的违纪违法人员把作案地选择在国外、境外,或者将赃款赃物转移到国外、境外,还有的甚至通过各种关系,秘密取得外籍身份或者双重国籍。” 由此可知,薄熙来可能是目前中共官方主动披露的级别最高的“裸官”之一。

就在薄熙来被清洗出中央委员会消息发布的前几日,中共当局对国内的泛左翼的网站展开了近年以来最严重的清理与打击。其中既包括长期支持薄熙来和重庆模式的乌有之乡和毛泽东旗帜网等出传统的毛派改良主义网站;但也包括其他一些并不完全支持重庆模式,甚至与“重庆模式”保持距离的左派网站,诸如东方红社科、红色中国、红石头论坛和大民主促进会等网站。

以乌有之乡为代表的相当多数毛派改良派希望通过推出中共体制内一、两个强人作为共主而实现中共当局左转幻想再告破灭。哪怕他们心知肚明这些的强人很多时候并非是真正的“左派”,但仍希望通过挟持民意迫使强人们左转,但结果却往往是白白出卖了工农利益而为他人做嫁衣。越来越多的左翼基层群众将会通过薄熙来事件认识到这一点,与妥协主义、改良主义等任何不切实际和投机取巧的幻想进行彻底的决裂。

社会主义者务必要在任何时候都遵循真正独立的阶级立场,义无反顾地依靠与组织工人阶级与劳动人民,自下而上地推动真正的群众斗争,这才是捍卫工人阶级利益和实现社会主义的唯一出路。。

“黑格尔在某个地方说过,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两次,他忘记补充一点:第一次是作为伟大的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卑劣的笑剧出现。”(马克思,《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1852年版)

注: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中写道,“如果皇袍终于落在路易-波拿巴身上,那么拿破仑的铜像就将从旺多姆圆柱顶上倒塌下来。”而今天在中国,无论是对执政的中共统治集团而言,还是众多的基层群众而言,毛泽东和其思想核心早已失去了作为“全能精神领袖”的光辉,中国也早已走上了资本主义复辟的不归路(即“拿破仑的铜像已经从旺多姆圆柱顶上倒塌下来”)。而被改良主义毛派寄予厚望的“毛泽东第二”薄熙来最终不仅无望晋升统治集团最高层,反而在权力斗争中身败名裂而身陷囹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