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打倒家户税

2012年4月12日 下午 2:25Views: 19

这也将开启一场斗争,一场对抗紧缩政策和纾困方案的斗争,从而将民众需要置于少数人的利益之前

凯文‧麦可劳夫林( Kevin McLoughlin) 社会主义党(工国委(CWI)爱尔兰支部)

我们正在进行一场捍卫全国人民心灵及精神的战斗。绝大多数人都反对家户税和用化粪池诈财,这是再清楚也不过了。面对政府试图强迫人民登记并付费,我们能击倒来自他们的威胁和恫吓吗?这项运动能战胜恐惧、给予人民信心来抵抗下去并反击吗?

继续推动群众的反登记及反纳税运动

在确保将登记人数减至最低方面,这项运动及所有涉及的人士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群众的力量和口耳相传比起政府的宣传、胁迫以及媒体的力量要大上许多。

如果群众清楚地知道,这项税制会导致每户每年要缴交1000欧元以上的税额,并且会激励政府实施近一步撙节措施的话;他们就会团结起来进行抵抗。

实施紧缩政策或是将债券持有人和投机者的利润凌驾于一般民众的需要之上,并不会带来经济复苏。最新的数据显示,由于政府的紧缩政策,本国经济正式步回衰退。

我们必须抵抗

我们必须要起身对抗这种经济疯狂,而这场家户税运动就是抵抗的最佳机会,因为人民有说不的力量,对此我们也已经建立了广泛的反对势力。

建制派政党多半会尝试淡化这项运动的重要程度,但就连《纽约时报》都承认其重要性。 《纽约时报》在四天前刊载了一篇文章,标题是:「反税运动茁壮爱尔兰克俭风气衰退」。多年前养老金领取人反抗时,当时成批的工会运动获得大篇幅报导,之后很少有相关报导了。这项运动代表了来自底层的新兴的抗争。

若是多数或是相当大比例的家庭拒绝登记,就会对这项税制造成沉重打击,我们必须在接下来的日子中竭尽所能,为所当为。但这项斗争会在接下来的数个月和明年继续发展。

群众的反登记行动需要被转化为施加于工党和统一党的强大政治压力。我们必须要求撤销该税,并且向他们表明,若是他们试图使用法律和法院来对抗拒绝纳税者的话,他们将会遭遇激烈反抗。

绝不能让他们藏身于那些无稽之谈之后,指责人民违法,事实上是政府强加于人民这项不公平的税制和进行立法。

马洪法庭已经正式确认建制派政党涉及贪污及其所引起的不当牟利和经济崩溃,这项事实应被用以强化施于统一党和工党的压力,由普罗劳工来偿还非由其创造的危机导致的损失,这无法让人接受。

抵抗与阻挠 ─ 公民抗命

建制政党用以创造这个新税制基础的每一项措施都应该被挑战和阻挡。这当中也包含了他们企图得到那些在如爱尔兰半国营的电力公司(ESB)之类地方工作的人的资料这种行为。而这场运动应该讨论的是,这些人如何以为征收新的水税而更新基础设施,当中还包括计表,另外也该处理新房地产税的问题。

不过,这场运动也得特别为打官司做些准备。有些人可能会认为,只要群众反登记/纳税成了既定事实,他们就没办法把百姓送上法庭。基本上对政府而言,最紧要的目标是每年从百姓身上多挤出15到20亿欧元。这样做是因为他们也承受来自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的强大压力。

事实上,如果群众反登记/纳税真的成功,如果政府不试着攻击或制裁人民,他们就会发现要成功实施新的水务税和房地产税根本是不可能的。也因此我们得准备打官司,这波攻击则很有可能出现在秋季。

人头税曾在英国被挫败,也让戴卓儿尔因此下台,这是奠基在1800万人的严正拒绝之上,也因为数千人积极抗议和不畏法院判决。在未来几个月内,我们也需要建立像这样的运动。

指出他们没法将每个人都送进法院这点是正确的,但是大概会是有些人被送进去,这数字可能还为数不少。这场运动应该试着尽可能利用法律捍卫人民利益,而如果发现任何技术上或法律漏洞,那就千万不能放过,要最大程度地利用。

但是没办法用法律手段击败家户税。这项法律本身就有偏见,而且大致上有利于建制政党强施政策。如果他们拿到必要的资讯,法院就会想法判决不服从的人民有罪,不过这不是决定性的问题。

这项运动的基础和其所需要使用的策略可以归纳如下:

1) 绝不纳税:群众反纳税运动一定要继续下去。只有联合抵制是对抗这项税制的唯一途径。嘴上抗议但手头掏钱是毫无意义的,一旦让政府拿到钱,就是让他们得逞了。

2) 公民抗命:就算有法院不利拒纳税者的裁决,也要坚持推动群众反纳税运动。轻易向法律和法院低头就意味着家户税和其他撙节措施会被实施。这也是为什么这项运动必须是有组织的公民抗命运动,就像人头税那次那样。

3) 群众运动:师出不可无名,运动的力量在于其理由的正当性和策略的精确性,更关键的是,普罗劳工阶层民众越是积极地组织和营造运动,其力量就越强。

4) 真正的民主:鼓励所有想要为此议题奋斗、对抗紧缩和支持群众反纳税及公民不服从策略的人,都应该要全力地参与。这场运动一定要是完全的民主,并且由普罗倡议者们主事。

这些是经过众人同意的抗争基础,是在2010年2月13日星期六那天,在一场针对征收水税计画的会议/论坛中所建立的。这次论坛是由社会主义党透过当时代表都柏林选区的欧洲议会议员乔-希金斯(Joe Higgins)所发起的。

那次的抗争演变成了反家户税及水税运动(Campaign Against Household and Water Taxes, CAHWT),主要的抗争活动是在去年秋天发起,准备对付预备在今年1月1日生效的家户税。

今年反家户税及水税运动(CAHWT)已经造就了巨大的影响。数以千计的人民参加了全国上下数百场公众集会。那九名站出来大力反对登记和纳税的国会议员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与各地的地区活动相结合,这场抗争给予了人民信心,让他们知道挫败这项税收政策是可能的。 2月18日是全国行动日,而在25日的时候全国举行了40场大型抗议。

社会主义党强调,那些害怕不登记会造成的法律后果的人应该从圣派翠克节当天的反登记运动开始成为抗争的一份子,如果我们成功了,再决定成为坚定的拒纳税者,团结一致,我们就可以撑过政府的底限。目前看来我们应该能撑到3月31日,然后就会进入下一阶段。

锁定政党和政客

四月的时候,抗争群众该要考虑我们要如何才能真正强化对政府的政治压力。我们将首先在31日当天于都柏林举行针对爱尔兰统一党年度会议的游行示威,然后在4月14日移驾到在戈尔韦(爱尔兰中西部城市)举行的工党年会。

国会议员之流会应邀至部分地方上举办的公众集会,解释他们在征税和议会问责上的立场,这些集会必须被完善地组织起来,而且有可能会吸引到相当多的人潮。这些集会也有可能导致当地群众前往议员办公室游说和组织纠察线施压。

我们鼓励民众在窗户上张贴游行海报或是自制海报或贴纸,传达撤销此税的全民要求。

夺回劳动节

社会主义党认为此次运动应该要在劳动节前后动员大规模示威抗议家户税和紧缩政策。在某些适合的区域,可以与同样反对紧缩措施的工会组织联手组织示威。在其他区域可以采取主动,邀请大家携带他们的横幅和标语牌,特别是劳工和工会成员。

对这场运动而言在工会内部建立基础是至关重要的,而运动本身也应该在抗争政府紧缩政策协议上采取主动。

在各地吸收成员并建立活动基地

群众应携手投入这项运动并缴交5欧元的费用,但更应该要鼓励他们成为积极份子。

应该要有定期的地方集会,要公开宣传而且对所有人完全开放。必须要有数千名人员发送传单,这样必要时才能有系统地将资讯送达每一处。也需要组织募款和社会活动,这场斗争是会花上不少钱的。

这些都是只有当人民投身于运动中才会发生,这会成为运动的标志,也会成为所有组织者的标志,他们会尝试激励群众积极主动、并尽可能将他们自己组织起来。

地方、县郡、区域和国家层级的民主结构

当运动还处于形成的相对早期阶段时,结构不应僵化而应是过渡状态,并对参与的活动倡议者带来的改变保持开放的姿态。

有几个左翼党派和团体在发起运动上扮演了重要角色,当中包括社会主义党和一些著名的政治人物。这完全是正确而适当的。这件事是个政治议题,而任何积极参与运动的人都应有权在运动中适当地提出他们的建议和想法。

然而,在运动中不该有任何人或任何团体坐拥当然的影响力或是地位,无论是在地方或是全国层级。任何地位都应该以辛勤工作、奉献和组织的能力来换取。

如果未来这场运动能够成长和发展,这是因为普罗劳工阶级人民参与了公众集会和抗议,他们应该要成为地方、乡郡、区域和全国结构的大多数。

有人提案在5月举办本次运动的全国会议。那些现在在运动中握有影响力地位的人,有责任确保会议组织的方式会被设计为让一般活动者在运动中也能具有决定性的发言权。

这场运动的重点是挺身对抗家户税和紧缩政策。有些人担心这场运动会否遭到滥用。如果它是建立在个人或团体的不当操作、或是其尝试藉由这场运动获取不当利益的话,那是不可被接受的。

社会主义党与反家户税及水税运动

目前为止已经取得了惊人成果。正如先前所说,有许多、许多的个人倡议者和团​​体都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应该向他们的努力致以敬意。

其中我们认为社会主义党,其公众代表和成员则在启动运动方面;也在提供倡议策略上和全国性的运动宣传上贡献良多。

我们会在这个议题上坚持到底,就像我们在1990年代政府强索水费时、和2000年代政府征收垃圾桶税时所做的那样,我们也愿意与任何有志一同工作的人合作。这也将开启一场斗争,一场对抗紧缩政策和纾困方案的斗争,从而将民众需要置于少数人的利益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