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专制当局被迫释放被绑架活动分子

2012年4月18日 下午 2:42Views: 13

对两位被绑架者的声援和释放的呼吁抗议显示了联合斗争的潜力

工国委(CWI)
野蛮的斯里兰卡政府无疑是绑架两名活动分子——前线社会主义党(Frontline Socialist Party)的普里马库马尔•古纳拉图纳姆(Premakumar Gunaratnam)和蒂姆图•阿提嘎拉(Dimuthu Attygalle)——的幕后指使。他们被分别关押在专门的营地,经过三天的审讯后他们昨天被释放。绑架者将蒂姆图从一辆臭名昭著的白色面包车中放出来。而与此同时,斯里兰卡警察把普里马库马尔•古纳拉图纳姆送上飞机后,将他遣返回他妻子和孩子生活的澳大利亚。

古纳拉图纳姆先生和阿提嘎拉女士在建立一个新党——前线社会主义党(FSP)前夕被绑架

对这两人的绑架和迫害受到了斯里兰卡国内外的僧伽罗族和泰米尔族活动分子的同声谴责。

出于国际性的抗议中,斯里兰卡政府害怕一场联合的反击,它做出让步并释放了普里马库马尔•古纳拉图纳姆和蒂姆图•阿提嘎拉。但是在这两位之前被绑架的活动分子,及其众多其他人,包括所有仍然被关押在居留营中的泰米尔人的命运却仍然不为外人所知。

get_img
尽管普里马库马尔•古纳拉图纳姆和蒂姆图•阿提嘎拉被释放, 4月10日仍然在伦敦进行了抗议活动。大约50人在斯里兰卡高级事务委员会门前抗议,表达他们对当前政治活动者受到的来自当局的迫害的愤怒。他们高喊“结束白色面包车民主”(指被当局用来绑架人的白色面包车)和“释放所有政治犯”的口号。僧伽罗和泰米尔族都参加了此次抗议并表达他们会联合对抗现政府。

背景

 

斯里兰卡:前线社会主义党最高领导人在就职大会前夕被绑架

 


工国委(CWI)斯里兰卡报导

46日到7日的晚上,两位著名的斯里兰卡新左翼政党领导人遭到绑架。这发生在仅仅他们的政党——前线社会主义党(Frontline Socialist Party)成立的两天之前。没有迹象显示他们有其它约会,拉贾帕克萨政权的态度燃起人们巨大的愤怒。它已经撇清和这件事的关系,而警察的装模作样的调查进展地也极其缓慢。


这个叫前线社会主义党(FSP)的新政党由于大民族主义政党人民解放阵线(Janatha Vimukthi Peramuna, People’s Liberation Front – JVP,其前身为锡兰共产党)的重大分裂而发展而来的。人民解放阵线(JVP)的老领导人还留在拉贾帕克萨政府。这个新党经过了一个漫长的自我批评过程以反省该党以前所犯的巨大错误,并决定放弃之前的民族主义,而建立一个工人抗争和社会主义的新力量。


星期天晚上,47日,国会议员、人权律师和左翼组织共同齐集一堂召开会议,听取了绑架发生的细节,并决定组织一场前所未有的抗议运动。这场运动首先将在第二天举行一场由所有反对派参加的面对媒体的发布会。


绑架


蒂穆图阿提嘎拉(Dimuthu Attygalle),一名长期斗争不懈的活动家,并应该在49日(星期一)新党召开的就职大会上被选入该党的领导机构。她从科伦坡(Colombo)北部的克里巴特古达(Kiribathgoda)的一个汽车站走回家时遭到了暴力袭击。而此前她参加了一个关于组建新党的筹备会议,原计划在第二天(47日)与国际访问者讨论成立大会的事宜。当前,失踪和法外处决的案例在斯里兰卡再度上升。


库马尔古纳拉瑟纳姆(Kumar Gunarathnam),和蒂穆图一样在46日参加了筹备会议,之后和他保镖一起回到他的住处。在一起吃完饭后,保镖离开库马尔去睡觉。在第二天凌晨4点,被一些外来的人要求村里的邻居关闭他们的灯光使库马尔的房子陷入黑暗。在大概5点钟的时候,歹徒刺破了他车子的车胎,破门而入抓走了他。

库马尔刚从澳大利亚回国,他被期待周一可以化妆参加就职大会。他被选入该党的最高领导层。


在今天前线社会主义党大会的公开会议之后,统一社会主义党(USP,工国委(CWI)斯里兰卡支部)的书记斯里通加贾亚苏里亚(Siritunga Jayasuriya)主持了一场有来自39个不同组织的代表和国内所有主要媒体参加的会议。所有在野党都在场,还包括许多律师、妇女组织的活动分子、一些工会领导人和前线社会主义党(FSP)自己的成员。


拉贾帕克萨政府在绑架问题难逃其罪。我们生活在越来越残酷的专制制度下,这个制度还用越来越恶毒的方式来维持其统治。这是一次明显希望通过阴谋破坏新政党来恐吓其成员和支持者的尝试。所有人都同意组织抗议并向政府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其在24小时内释放失踪领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