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五一」——劳动者怒吼抗争的日子

2012年5月4日 上午 11:02Views: 25

学生、护士、移工前仆后继,数千劳动者台北团结抗争
台湾社会主义者blog 台北报导

艳阳高照的晴日下,台北凯达格兰大道传来要求社会正义的呐喊。五一劳动节这一天,台湾劳动者聚集在一起,要为过去一年来不见改善,甚至日益恶化的劳动环境而抗争。

「崩世代」运动会

上午,由台湾劳工阵线、青年劳动九五联盟、公平税改联盟等团体,发起了「崩世代」运动会,藉各项竞赛项目以讽刺税制不公、教育商品化、青年贫穷化等问题,表达出对国家未来的忧心与愤怒。

其中,除了延续去年就提过的主张,例如房价飙高导致人民无力负担、劳动弹性化导致的派遣泛滥,今年更特别凸显了医护人员的劳动权益问题。因为不论是医师或护士,都面临工作过劳的处境,因此也特别呼吁政府不要以责任制为由,将医护人员和病患的性命当作玩笑看待。

现场也有不少学生参加这次的「运动会」,在学贷赛跑、房价举重等项目使尽力气仍覆没一地,表现出毕业后必须面临的苦境。最后,群众在路上设置的大型总统脸书墙上,留下各自想表达的怒言,但由于总统府拒收,之后将改以照片寄给马总统了解真正的民意。

五一反剥削游行

下午,则是主要由团结工联和自主工联发起,联合全台湾各大学院校异议性社团和学生自治组织、各产业工会与社运团体的五一游行。

 

get_img (3)

中午十二点半,各团体三千余人在自由广场集合,之后出发走中山南路一路向北,途中学生团体和工会组织分别在教育部及台大医院、立法院前集合抗议。

 

get_img (4)

学生大队中值得注意的是两面大旗,一面是全国高等教育产业工会,一面是台湾大学企业工会,站在这两面其背后分别是各大学院校里的老师与学生,二者在高等教育商品化下同样受到来自资产阶级政府与资本家的压迫,高等教育在资本掠夺下成为一种「赚钱产业」,大学沦为资本家的「产业廉价后备劳动力生产工厂」,「学生」与「劳动者」的身分日益重迭成为套在受教者身上的双重锁链。因此,老师和学生们在五一这属于劳动者们的节日里一同走上街头,要求政府必须向资本家课税作为高等教育经费来源,拒绝新自由主义下的大学法人化与私有化,夺回属于学生与老师的真正的高等教育!

另一方面,我们在工会大队里看到了护理人员也一同走在游行队伍之中,她们是基层护理产业工会的成员,是一群在面对日益恶劣的医院护理劳动环境下的基层护理人员们自发组成的战斗工会组织。先前投书CNN控诉所谓世界进步的台湾健康保险制度不过是建立在压榨剥削基层护理人员的「血汗医院」之上的护士林美琪小姐即是基层护理工会的成员。

在护理劳动力吃紧的 现实医疗环境和恶劣的劳动环境下,面对大夜班小夜班的轮调,过度劳动加上作息不正常导致身体内分泌失调,许多护理人员甚至因而在医院里倒下;这更造成护理人员流动率高,恶性循环就这样不断的劣化护理劳动环境。为合理化压榨剥削护理人员,被资产阶级神圣化的南丁格尔护理精神成为施加在血汗护理劳动之上的虚假意识与谋杀帮凶。因此,群众必须和护理人员们一同站在一起,不只是捍卫护理人员的劳动权益,更是捍卫我们所有人的健康,从财团与官僚的手中夺回属于公众的医院!

在游行中,我们还看到了台湾国际劳工协会(TIWA)、印度尼西亚劳工在台协会(IPIT)与台湾移工联盟(MENT)的移民劳工朋友们。他们在脸上涂满了鲜艳的色彩,开心地与同是千里迢迢来台湾工作的同乡朋友一起参加五一游行。面对来自资产阶级政府的本劳外劳薪资脱钩政策,劳工们必须不分本国外国,认清资产阶级的分化手段,坚决站在同一阵在线同资本家进行斗争!

 

get_img (5)

工人国际委员会(CWI)台湾支部的支持者也参与了当天的二场示威活动。在活动中,我们高举代表国际社会主义者的工国委(CWI)的旗帜和横幅,并发布了我们最新一期的《社会主义者》杂志,广受示威群众欢迎。

五一是屬於勞動者的節日,不能是一場儀式化的嘉年華會。
今天,來自資本家的壓榨剝削依然不斷地鞭笞在廣大的無產階級身心之上,勞動者們必須團結起來,向資本家做鬥爭,奪回屬於勞動者的勞動果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