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基什内尔国有化YPF石油公司激怒了帝国主义

2012年5月5日 上午 11:06Views: 36

西班牙政府、雷普索尔公司(Repsol)、欧盟领导人、拉美国家的总统们和其他人纷纷抗议
托尼•索努瓦(Tony Saunois),工国委(CWI)

阿根廷庇隆主义总统宣布51%的YPF股份将收归国有的计划,在阿根廷已经赢得了群众的支持,并且被视为对雷普索尔(Repsol)跨国公司的打击。

get_img (7)

 

西班牙工业部长何塞•曼努埃尔•苏利亚(José Manuel Soria )称之为“对西班牙的敌对行为,会导致后果”。(西班牙首相)拉霍伊(Rajoy)斥责这是“不计后果的敌对行为”,这将破坏两国间的“友好氛围”。英国《金融时报》也响应了这种情绪。其社论头条为“野蛮的经济抢劫”,威胁称阿根廷将可能会被“终止20国集团的席位”并警告基什内尔“不应让她忘记怎样的行动就有怎样的后果”(《金融时报》2012年4月18日)

智利邪恶的新自由主义总统皮涅拉(Pinera)和墨西哥总统卡尔德隆(Calderon)同样加入了该阵营批评基什内尔反帝国主义公司的行为。甚至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Evo Morales)也有些懦弱地表示这是阿根廷和西班牙两国的双边问题,而他的政府和雷普索尔公司关系良好。他自己的政府曾受到来自巴西的类似指责,当时它采取类似的方法以对抗巴西跨国公司——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 )。

get_img (8)

 

国有化YPF公司股份是一项意义非凡的进展,其产生的重要影响远远超出阿根廷一国本身。这是对基什内尔的国家干预的恶意攻击的背景。国际上的统治阶级担心在当前不断恶化的世界经济危机中,这会为其他政府开先例。“民粹主义的警报再次响起……”是莫伊塞斯•纳伊姆(Moisés Naim )在2012年4月19日《金融时报》上发表的文章的标题。当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加剧,阿根廷的这些发展可能在其他国家发生。它们这些措施将意味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尽管委内瑞拉的查韦斯在过去采取的类似行为(国有化法国道达尔(Total),英国石油(BP)和美国雪佛龙(Chevron))同样遭致尖锐的敌视和反对,但并没有达到基什内尔最近的干预所引起的国际性的反映。

现在世界资本主义的全球形势远比查韦斯对那些公司进行干预的时候要严重得多。其他政府可能出于群众的压力或者试图保护他们自己的利益而被迫进行干预乃至国有化经济部门的前景使统治阶级感到恐慌。

统治阶级的新政策?

基什内尔通过控制YPF 51%的股份而进行的干预可能预示着一个新的形势——政府被迫介入,通过政府干预来试图减缓长期的严重萧条或经济停滞所产生的影响。

这同样使国有化的问题回到政治议程上来,这是统治阶级担心而为工人阶级所要求的。阿根廷的发展因而在国际上意义重大。

这一事件的进一步的因素是整个美洲和拉丁美洲的地缘政治利益。查韦斯影响力的减弱为基什内尔提供了进入的空间。美帝国主义的反应因此非常小心,以免把基什内尔进一步推到“民粹主义阵营”那边。《国家报》(El País)引述参加最近在哥伦比亚举行的美洲国家峰会上一位美国官员的话:“我们和阿根廷偶有分歧,但是我们不希望这件事(国有化YPF公司)影响我们和阿根廷在经济和安全方面的广泛合作。”(2012年4月16日西班牙《国家报》(El País ))

对YPF公司的部分重新国有化是由于阿根廷20世纪90年代庇隆党总统梅内姆(Carlos Menem)进行灾难性的大规模私有化导致的后果。传统庇隆主义是支持强大国家干预政策的民粹民族主义运动。梅内姆将方向改为大规模私有化,代表了当时国际范围内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应用。

这一政策如此背离庇隆主义,以致于被称为“梅内姆主义”。YPF在1992年被私有化。和其他私有化一样,这对群众来说是一场灾难,而为阿根廷资产阶级和像雷普索尔这样的跨国公司提供了大量机会。雷普索尔公司以新“征服者”的姿态重返拉美,成批量地购买了阿根廷和拉美国家的经济产业。

这些私有化对经济是一场灾难。正如基什内尔指出,由于缺乏对石油和能源领域的投资,导致阿根廷17年以来第一次需要进口天然气和石油。尽管发现了新的被称为“死牛”(Vaca Muerta)的大型页岩气田。“这一闲置政策——不生产、不探矿——实际上让我们成为一个不能自立的国家。其原因不是由于缺乏资源而是由于商业政策。”这是基什内尔为收购YPF多数股份而进行辩护的理由之一。(2012年4月17日《国家报》)

由于类似的原因,最近被私有化的阿根廷航空公司(Aerolineas Argentinas)、电力公司和其他公司同样被重新国有化。

由于严重的经济减速、通货膨胀上升、财政削减以及失业率上升,基什内尔政府改变了政策。基什内尔说的意思实际上,如果私有部门不能确保提供关键服务,那么国家就会介入而去提供这些服务。然而尽管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代表们对此十分敌视,基什内尔并没有执行社会主义的国有化。

 

get_img (9)

 

托洛茨基和1938年的墨西哥

在1938年3月,以拉萨罗•卡德纳斯(Lázaro Cárdenas)为首的墨西哥激进民粹主义政府国有化英美荷的石油公司。托洛茨基当时说,应该支持这一国有化政策,工会和工人阶级应该为工人民主地控制和管理新的国家石油业而斗争,尽管这一国有化并不是基于社会主义。而这为当前的阿根廷提供了经验。

类似地,英国马克思主义者面对战后工党政府国有化煤炭、铁路和之后其他经济产业时也要求工人民主控制和管理。他们具体提出这些公司的董事会应该有三分之一来自本行业工会的成员、三分之一来自总工会(TUC)代表更广泛的工人阶级的成员和三分之一来自政府的成员组成。

基什内尔的部分国有化已经足以激怒统治阶级。其不仅仅只是代表了政府政策的改变。其代表了基什内尔家族自身在政策方面的改变。他们不是阿根廷工人阶级和穷人的朋友。她的前任,已故丈夫内斯托尔•基什内尔(Néstor Kircher)是1992年YPF公司私有化的坚定支持者。1999年他在圣克鲁斯省(Santa Cruz)担任省长的时候,把巴塔哥尼亚(Patagonia)公司持有的5%的YPF公司股份出售给了雷普索尔公司。

当雷普索尔持有了99%的YPF股份,基什内尔支持了“阿根廷化”的政策,坚持要求代表阿根廷利益的公司持有一定份额的股份。其结果是,艾斯肯扎伊(Eskenazi)家族拥有的阿根廷商业集团彼得森(Peterson)被授予YPF公司25%的股份。这一股份在最近的部分国有化中没有受到影响。

在政府中,基什内尔家族聚集了大量的财富。在斯托尔•基什内尔2003年当选总统的时候,他们的家庭资产达到235万美元。一旦掌握政权后,七年间基什内尔家族财富上涨了惊人的900%。在2010年斯托尔•基什内尔去世时,他们拥有1800万美元财产,在他们名下有27套别墅、公寓、商店和旅店生意。在2003年这个家庭在巴塔哥尼亚(Patagonia)地区的卡拉法特镇(El Calafate,阿根廷著名的旅游度假胜地)没有商业利益。到2010年基什内尔家族掌握该镇60-70%的经济活动。

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的措施将在阿根廷受到巨大的欢迎。这是一次试图解决能源危机的资本主义国家干预。采取这一措施是试图解决能源不足和雷普索尔发展该行业的失败。她试图在经济下滑和工人阶级受到攻击的背景下赢得支持。她试图唤起对激进民粹主义民族主义的艾薇塔•庇隆(庇隆夫人)的记忆——她在母亲广场上一幅微笑着的艾薇塔画像前宣布这些措施,面对着“五月广场的母亲们”(Madres de la Plaza)——那些在军事独裁时期“失踪者”的母亲们。

 

get_img (10)

这项干预证明了统治阶级在被迫或者其利益受到威胁的时候,会如何被迫改变其政策而支持国家干预。为了这样做,基什内尔对西班牙帝国主义和它的跨国公司雷普索尔进行了一次小规模的打击。在她这样做的时候,她释放了对其他国家进行更大更深入打击的幽灵,并且使国有化的问题重新回到政治议程上。这使全世界的统治阶级感到恐惧。国有化的诉求现在需要由工人组织在世界范围内提出。西班牙的联合左翼(IU)反对西班牙政府,而支持阿根廷政府国有化YPF的权利,这是积极的一步。

然而收购YPF的51%的股份不是一场“社会主义的国有化”。这被卡什内尔自己解释得更清楚,她说:“这一模式并不是国有化(Statisation),但是重新获得主权和对经济运行的控制权”。(2012年4月17日《国家报》)。

工国委(CWI)反对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政客的抗议。我们支持所有真正反对帝国主义的措施。我们要求采取实际行动反对帝国主义对经济的控制,以及民族资产阶级对阿根廷人民的剥削。我们因而支持民主社会主义国有化整个能源部门。我们支持国有化雷普索尔、所有跨国公司以及整个YPF,而仅仅根据可证实的需要而进行赔偿。在国有化主要公司和金融行业的基础上,国有化的能源部门应该在阿根廷工人阶级民主控制之下,并成为整个经济民主计划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