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打倒萨科齐、打倒紧缩政策!

2012年5月6日 上午 11:11Views: 26

让有钱人和银行家们为他们的经济危机负责!

革命左派(Gauche Révolutionnaire,工国委CWI法国支部)法国第二轮总统大选前的声明

法国第一轮总统大选的结果已经震惊了整个欧洲。现任总统萨科齐在第二轮大选被击败的可能性增强了整个欧洲人民对于紧缩政策的反弹。他的失败可能将带起一波人民要求终结削减政策,和增进生活水平的浪潮。

此外,第一轮大选的结果还显示出,在许多欧洲国家,左、右翼之间日益两极分化。随着左翼在第一轮大选期间的大规模动员,再加上约有百万人聚集在马赛表态支持左翼阵线的活动,说明了许多法国工人和年轻人反对的不单是萨科齐政府,而是以他为首的整个社会体制。在2002年以及2007年的总统大选时,有数百万人支持比社会党更左倾的力量,这次工人和青年则是被左翼阵线的候选人梅朗雄所吸引(拥有11.11%的得票率)。这将成为具有潜力的基础,以在法国建立一个确实能对抗资本主义以及争取工人、青年利益的群众政党。

不幸的是,在2002年和2007年(前两次大选中),这种潜力皆未被善加利用于建立起一个真正反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政党。这次选举显示出2009年创立的新反资本主义党(NPA)浪费了它所曾拥有的帮助建立一个真正需要的新政党的绝佳机会。当革命共产主义同盟(LCRNPA的前身)在上次大选获得了将近150万得票数,新反资本主义党(NPA)却只获得了四十一万一千票(1.15%得票率),只相当于社会党中左派转而投给左翼阵线的票数。 梅朗雄激进的运动动员了许多群众,但左翼阵线并没有提出完整一致的社会主义纲领。举例来说,左翼阵线的主要力量法国共产党曾在1997年到2002年间加入社会党政府并支持私有化政策,所以关于建立一个真正社会主义力量的问题依旧存在。

正如革命左派所解释的,萨科齐的失败只是接下来的一小步。尽管有一些激进的要求(例如对富人课75%的税)和对默克尔与萨科齐连袂(Merkozy)提出的紧缩政策的质疑,欧兰德(译注:社会党候选人,目前总统的热门人选)在限制民众生活水平的同时,政治上获得那些支持「成长」策略的资本家的支持。但这不应意味着要低估欧兰德的成功目前在法国和欧洲所获得的回响。他的胜利将会被许多人看作是支持紧缩政策的政客的失败,并且可能在许多国家开启一波新的动荡与斗争。大众由下而上的压力,可以迫使欧兰德做出更多他愿意的让步,而当统治阶级无可避免地意图实施「倒退复辟」之时,这也将为进行更多的斗争开辟道路。虽然萨科齐成功当选已变得不太可能,但毕竟不能完全排除;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群众将对紧缩政策逆来顺受,与之相反数百万人将由此得结论:群众斗争是击败资本家要劳动人民为他们的危机承担责任的唯一出路。

socialistworld.net

get_img (1)

萨科齐在第一轮投票中尝到了无法挽回的惩罚。我们只能庆祝有望拉下一个傲慢又超级富有的总统──这位曾表示「法国人应该早起」的人,在他任职的五年间薪水增加了172%,而个人资产则增加了663,000欧元!这(萨科齐下台)是众多工人和青年对过去五年为资产阶级服务的政策的回答。

欧兰德在这次「反萨科齐」的选举中占尽上风

社会党候选人欧兰德(François Hollande)是反萨浪潮中最得益的人,并技巧地利用了这股风潮。整个选举期间,他试图将自己定位成绝无仅有可信赖的击败萨科齐的候选人。

除了偶尔提及寥寥数个社会改良方案(诸如,提高最低工资、对所得收入最高群体征收75%的税),他避免提到自己和萨科齐大同小异的经济方针,除了预算削减执行期限延后一年。

同时,他竭尽全力宣称可以解决经济危机以迎合资本家和股票市场,即应对法国史无前例的社会危机和相伴随着的潜在的爆炸性工人斗争。

社会问题与危机

虽然目前的社会问题与深化的经济危机确实是这次选举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却很少候选人优先关注这些议题。但是,他们不可能向四千六百万的选民隐瞒下述事实:有超过八百万的法国人每月的生活开销少于954欧元!(约36000新台币)

还有无法隐瞒的是过去三年间的大裁员潮和大量的工厂歇业(超过一百万的工厂关门)。尽管有这些不利的条件,以及左翼政党和工会在组织全国性反抗上无所作为,工人的斗争仍然在持续。

股市和资本家对于即将到来的社会动荡充份警觉而忧虑。他们也非常清楚,人民对于工作机会以及生活水平的不满,是阶级冲突与未来大规模社会斗争的泉源,也因此造成第一轮选举前几天金融市场的暴跌。统治阶级害怕眼下的情势会变得像欧洲其他地方一样无法控制。

get_img

梅朗雄的竞选活动展现了工人阶级日益升高的愤怒

近四百万人(11.7%)在第一轮选举中把票投给了左翼阵线的候选人让.吕克.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这显示了相当部分的工人阶级的愤怒正在升温。

梅朗雄在活跃的竞选期间,将自己定位为反对种族主义、反对资本家与统治阶级的工人利益捍卫者,甚至提出了社会主义的理想,这些都为他带来了选票上的重要成果。自从1981年以后,从来没有一个比社会党更左倾的候选人得过如此高的票数。

极左派在2002年大选中,从总数2950万张选票中取得了400万张投给比社会党更左倾的选票,达到将近10%的比例,和今年大约460万票的结果相去不远。左翼阵线的成功来自于激进工人与青年长期以来累积的愤怒,譬如过去数年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公共开支的删减与对退休权益的攻击。

左翼阵线在巴黎、土鲁斯和马赛所举办的集会得到了破记录的参加人数,为梅朗雄的竞选活动做了最好的脚注。这显示激进的工人愿意重回街道-越来越多的工人和青年了解到他们必须对抗政府的紧缩政策。

这样的情绪首先是显现在他们拒绝了社会党号召「战术性地」投给社会党候选人欧兰德以对抗萨科齐,因为社会党显然没有全力反对那些为资本家服务的政策。还有梅朗雄提出的口号,「夺回权力!」,他提出了现在社会由谁掌权的问题,却没有提出回答。

这样的愤怒也在更小的程度上展现在菲利浦.颇杜(Philippe Poutou,新反资本主义党,NPA)和纳塔莉.阿桃(Nathalie Artaud,工人斗争,LO)的得票上。新反资本主义党(NPA)推出汽车厂工人颇杜作为候选人,但因为政治态度的不明确以及对新的社会、经济情势的反应不及,该党的纲领并没有提出工人与青年反抗的渴望。

于是新反资本主义党便无法成为这次选举中斗争的骨干,也无法成为工人及青年的声音,然而在2009年成立之初时,它表现出的是建立一个战斗性工人政党的真正希望。

尽管如此,但新反资本主义党的领导层拒绝与成员讨论,并拒绝在选举的辩论中向工人提出政策以及社会主义的纲领,导致了他们的失败。这对工人来说是个不好的结果,而新反资本主义党本可以在竞选活动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任何左翼组织都应学习他们失败的经验。

新反资本主义党在第一轮选举的前夕所发出「号召反资本主义左翼团结」的宣言确实是显得荒谬。这个要求不就是四年前该党成立的目标吗?等到左翼阵线的竞选活动成功后再提出这种宣言,难道不会太晚吗?

玛琳雷朋(Marine Le Pen)暴露真实面目

玛琳‧雷朋(Marine Le Pen)在首轮的得票结果是很重要的,这位民族阵线的候选人名列第三。近十年来,萨科齐的种族跟安全政策增加了工人阶级和年轻人之间的分化。萨科齐反社会的政策影响了那些受到种族主义思想感染的人 ,而玛琳‧雷朋在竞选之初就把这些社会议题置于优先。许多在2007投给萨科齐的选民,这次投给了这位极右派候选人以示对萨科齐的惩罚。

投给民族阵线候选人的票数明显上升──从2007年的380万票到现在640万票──这现象让人特别担心。尽管如此,让‧吕克‧梅朗雄强烈反对雷朋的竞选活动,一定程度的限制了工人阶级对民族阵线支持力量的增长。即使这样,民族阵线正处在能够于六月大选中赢得适当的议会席次。

民族阵线的票数是增加了,但并没有从这次大选期间走出阴霾。有两个可以解释不单只是为抗议而转投民族阵线,而使它有高票数的重要因素:资本主义危机和萨科齐的政策使工人和青年的生活水平更加恶化。法国现在和其他大部分的欧洲国家一样,深受高失业率所苦。

但更重要的是,身为加深一切危机的统治阶级,现出了他们真正的凶光:败坏的强盗集团。

在人民运动联盟萨科齐的权力不受约束,显示了对工人令人难以置信的藐视,以及合法化民族阵线提出的种族主义思想长达五年。当这些被极右派提出,社会党承诺这只是个更轻微的紧缩政策,而且在某些层面上接受了那些对于移民以及安全政策的讨论。

当统治阶级没有提出对这危机的解决方案,而是用尽他们的精力去拯救只会制造惨剧的资本主义系统,便无法分化民族阵线的理念去获得选票。 建制政党们的共谋已明确被民族阵线选民拒绝-为了管理社会阶层利益,与资本主义挂勾的共谋。正是这样才允许民族阵线可以对外宣称他们是唯一反对世界金 融,以及反对政治和媒体精英的政党。

唯一能打退民族阵线的方法就是给予工人、失业的人以及所有资本主义政策下的受害者(无论这些政策贴上的标签是人民运动联盟或社会党)一个替代的选择纲领;一个能让持续斗争着的工人团结起来摆脱财政寄生虫的纲领。

远离萨科齐和他的紧缩政策

如果萨科齐在第二轮被打败,非常好!但全部为资本主义服务的政策也必须被打倒,而这将不会在5月6日或是6月的议会选举中达成。

在资本主义危机恶化的处境下,法国处在水深火热中。我们都知道这危机造成的后果代价高昂,特别是对于工人阶级而言。这将代表了生活水平的恶化、工人劳动以及青年受教育环境的恶化,如同其他欧洲国家。如此,萨科齐的第二个任期将会是个灾难。所以比较好的情况是,充份体现统治阶级政策的萨科齐在选战中能够被踢出。

在这个情况之下,为了摆脱萨科齐和所有种族主义和所谓安全政策,欧兰德必然获得大量的选票。但这次投票局限在很有限的范围,无法对欧兰德的方案传达真正支持。确实,在紧缩政策这议题上,没有解决掉任何问题。欧兰德表示已经准备好进行必要的削减,而他保证这一切是公平的,他也自称能够协调资本家、工人以及大多数人之间的利益

他对我们说谎。有许多欧洲政党的作为可以引以为例,他们就如同社会党一般大刀阔斧地削减预算来拯救银行,而欧兰德不会不知道这些事的。在密特朗总统的政治教育下,他早就知道社会党-法国共产党领导的政府,尽管有许多人的希望与支持撑腰,还是从1983就实施了紧缩政策。在1997年和2002年之间,若斯潘(Jospin)政府也确认了社会党与”多元左派”(社会党和法国共产党)是如何攻击工人们和年经轻人,保卫统治阶级的利益,以及比巴拉迪尔(Balladur)和居贝(Juppé)的右翼政府在前五年推行更多的私有化。

「左派」多数也许会赢得选举,但「左派」是什么?欧兰德承诺在教育中创造60000个工作机会时,又建议「削减公共开支」。没有错,随着危机继续发生,他将会实施资本家要求的紧缩措施,就如同他的社会民主党同伙在其它欧洲国家所做的一样。

所以,工会、左翼政党和工人必须尽早在九月初,为了抗争而组织起来,警告新政府我们绝不接受紧缩政策。假使这可以现在在左翼阵线中进行讨论,并且面向工人、青年,以及其他在经济危机和政府打击之下受尽苦痛的阶层,那么左翼阵线周围活跃的力量便可以成为这场反击的骨干。

在总统竞选时所看到的倡议可能会被重提,但这一次会发展成斗争和讨论有关建立一个真正捍卫我们的利益、促进推翻资本主义的需要、和建立社会主义政党的必要性。

整个右翼(人民运动联盟和民族阵线)正为了他们气度狭小的政治意图而试图劫持劳动节。为了对抗这一点,百万群众应该占领街头拒绝他们的政治。我们必须展现阶级的力量,且要准备好对抗所有紧缩政策。这一反对力量应组建斗争,但是也应发展政党形式的政治武器,团结所有想永远终结紧缩政策的人。我们不允许民族阵线假装是大众阶级的反对派!我们要以群众性充满战力的劳动节开始组织起来反击!

右翼是侵略性十足的。萨科奇早就打定主意要同样操弄让他在2007年赢得选战的议题:工作、移民和安全问题。若有足够的民族阵线选民把票投给萨科齐,他就可能赢得选举。

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应该坚持下去绝不放弃,而且我们必须准备好抵抗任何为资本家利益服务的政策,并用战斗的纲领抵制种族主义:

  • 我们不会为资本家的危机负责
  • 我们反对对银行及金融部门的财政援助。我们要国有化金融部门,将其置于民主的工人控制之下,并且不做任何补偿
  • 我们反对民族阵线;工人们和年经人团结起来反对种族主义!法国人和移工要享有平等的权利
  • 给所有人一份有象样薪水的稳定工作
  • 缩短每周工作时间,维持薪资水平,创造充分就业
  • 为所有人提供象样的住宅
  • 提供免费且质量优良的公共服务
  • 国有化主要的生产工具、分配与交换手段,并且在工人的民主控制及管理之下推及更广泛的群众
  • 不要资本主义
  • 支持能满足每个人需要的社会主义社会

这次的选举显示了需要一个工人与年轻人组成为了真正的大众的战斗性政党,反对紧缩政策、资本主义和任何为这一制度服务的政府,要求实现民主和社会主义社会。资本主义要为一切战争、悲惨和摧毁环境的代价负责。今日,资本主义无法正视危机的结果,反而试图让我们去支付代价,无论是哪个政府当权都一样。

革命左派支持终结所有紧缩计划,召集工人和年轻人反对资本主义和种族主义,无论哪个政府当权,我们坚持一贯的态度。要建造一个真正的资本主义的替代选择,我们必须要与大众讨论一个革命的社会主义纲领,且创建一个能够执行这个纲领的政党。这就是革命左派所主张的和所要创立的,这就是我们在辩论及在斗争中为反对紧缩政策所建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