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数千反种族主义者在哥德堡集会,人数大幅超过极右翼

2012年5月8日 上午 11:19Views: 517

新纳粹势利妄图利用街头暴力的企图失败了

社会主义正义党(Rättvisepartiet Socialisterna国际工人委员会CWI瑞典支部)哥德堡报道

4月6日星期二,超过1000名反种族主义者(据日报《快报》(Expressen)的报道称,为2000名)在哥德堡市郊工人阶级为主的社区卡特达拉(Kortedala)的公共广场上进行集会。这场集会从一开始就由社会主义正义党(Rättvisepartiet Socialisterna,CWI瑞典支部)发起并领导的,并邀请了一些反种族主义团体和网络参与。

此次反种族主义抗议是针对一个瑞典新纳粹党发起的集会,这个新纳粹集会试图利用一伙年轻街头流氓袭击一位61岁老人这一残忍事件。

这场长达一周的运动一直持续到4月6日,并受到媒体的广泛报道。社会主义正义党(RS)的党员接受了各大报社、广播和三大电视频道的采访,并参加了公共服务电视台播出的每周电视辩论节目。社会主义正义党(RS)在瑞典西部区域的党主席克里斯托夫•兰德伯格(Kristofer Lundberg)和社会民主党的哈坎•林纳逊(Håkan Linnarsson)

进行了辩论。后者控制着地方议会,并应对本地削减学校数量和青年计划负责。

 

get_img (4)

当天克里斯托夫还接受了广播电台和第四套电视新闻的采访。社会主义正义党(RS)哥德堡支部的党主席斯蒂芬•伯格(Stefan Berg)接受了两大电视新闻节目的采访。

向法西斯主义活动和削减计划开战

被一伙野蛮的流氓袭击的61岁受害者昏迷了四周。法西斯主义者将这一暴行归咎于移民政策和“多元文化主义”。作为回应,我们的运动不仅强调反法西斯主义活动的必需性,还有反对削减工作和公共住房而斗争的必要性。

在新纳粹党宣布他们的集会之前,社会主义正义党(RS)就介入了青少年团伙暴力问题。我们在卡特达拉(Kortedala)和伯格斯杨(Bergsjön)两个社区发放了数以千计的传单,为经济条件和社会地位不断下降的哥德堡工人阶层争取更多的资源,包括更好的住房条件。当我们得知新纳粹党计划举行的抗议活动,我们制作了新的传单,号召一场与之争锋相对的示威,并提出了“结束青年暴力,停止种族主义和纳粹主义,为郊区争取更多的资源”的口号。

在附近的郊区,社会主义正义党(RS)也是站在反削减学校数量的最前线。我们党联合教师、青年人和家长一起进行抗议示威。我们最初的一次抗议削减的集会有350人参加。暴力袭击61岁老人的那伙年轻匪徒也来自这个郊区,叫做狂怒(Angered)。我们指出,正是由于对这些贫困郊区的巨幅削减才导致一些年轻人中间产生巨大的失落感和疏远,包括那些年龄在14至16岁的。这给他们创造了团伙暴力犯罪的发源地。

 
get_img (5)

新纳粹党集会的彻底失败
持续一周的反种族主义集会已经有了成效。新纳粹党的集会,据警方估计可能有100人聚集,这是彻底的失败;由于我们的运动,全国其他地方只有不到20个纳粹主义分子参与此次集会。国家民主党在哥德堡的四个支持者躲在警察后面,他们的瑞典国旗凄凉地躺在地上,等候公交车接他们回家。

早在4月6日上午,30名社会主义正义党(RS)的党员在集会前进行预备会议讨论安全问题和当天即将发生的事件。上午11点,我们就设立了两个摊位,并开始散发有关集会示威的传单。12点30分,说唱家比格力•迈克(Bigry Mac)演唱了两首歌曲,赢得了热烈的掌声,为游行拉开了帷幕。社会主义正义党(RS)哥德堡支部的主席史蒂芬•伯格说:“反种族主义运动必须进行,让我们手拉手,共同与右翼政策斗争。我们将口号鲜明地反对削减和政治攻击。我们可以解释种族主义的根源,同时在新纳粹游行中瓦解它有限的代表。但反纳粹主义的斗争不仅仅是反法西斯游行,其重要性即使对种族主义实行零容忍也毫不夸张。重要的是反对右翼的新自由主义试验,例如关闭学校,减少青少年中心和图书馆。”

反种族主义游行是一个伟大的胜利。但它不会自发而生,而是需要努力的工作。社会主义正义党(RS)的党员走访了社区内的住户,工作场所和三个青少年中心。他们与当地的青少年谈论如何停止团伙暴力以及防止种族主义者和新纳粹党利用这场悲剧的袭击事件所引发的焦虑情绪的重要性。
社会主义正义党(RS)散发了数千张传单,并接待了大量的媒体采访。但是,4月6日反游行的成功首先因归功于社会主义正义党(RS)根植于卡特达拉(Kortedala)社区工人阶级中的影响力。就连警方也谈论有大量本地人参与集会。哥德堡的党主席史蒂芬•伯格住在卡特达拉(Kortedala),而且党在当地的办公机关也在这里存在了许多年。

这场大型反种族主义示威打破了存在于一些反种族主义运动中和左翼不断重复的神话。该神话宣称通过降低政治诉求(“非政治化”)并且不提出一个鲜明的阶级观,大型的抗议示威才可以取得成功。

住房危机

赢得当地支持的另一个原因是社会主义正义党(RS)在过去的两周内针对住房条件进行了密集的活动——突出了高租金、缺乏修缮和私人投机的现状。

社会主义正义党(RS)区议会管理所有经营不善的公寓,并对这些大规模的社区住房进行大量的、气候友好型的修缮。

反对青少年团伙暴力的斗争需要考虑在贫困的郊区中年轻人所面临的失业问题,以及警方的歧视和骚扰。为了补救这种状况,我们必须采取预防性的行动,包括拥有适当资金和资源的休闲中心和青少年的设施,其工作人员能帮助易受伤害的年轻人。

像国家民主党(Nationalist Democracts)这样的极右翼团体无法给工人阶级提供什么。国家民主党是反对工人阶级的右翼议程的一部分,正如我们所见,他们的政策包括限制工会权利,压迫女性,反对同性恋。

国家民主党举行的每一次集会都是对他人权利和安全的一次威胁,我们必须与之斗争。

法西斯主义暴徒开车冲撞社会主义

4月6日反示威游行以后,一辆汽车中的新纳粹暴徒试图开车冲向克里斯托夫•兰德伯格(社会主义正义党(RS)在瑞典西部地区的党主席)——不止一次,而是三次!——在逃离现场时,该车在车流间危险地急转弯和冲上人行道之前。警方用直升机追捕到这辆车,有两个法西斯分子被捕。

如果反种族主义抗议没有发生,极右翼暴力的潜在受害者数目将会更大。

在他们这次丢脸后的另一次报复行动中,他们在网上公布了社会主义正义党(RS)党员的姓名、家庭住址和个人资料照片。

但事实上,这是国家民主党自2004年以来试图第四次在哥德堡未能举行一次有意义的示威。其他一些想在哥德堡建立基地寻求支持的法西斯团体也遭到了抗议和惨痛的失败。上周五的反示威表明,该城的反种族主义传统依旧强大,部分应该感谢社会主义正义党(RS)所扮演的角色。

法西斯主义不会在漠视中自我死亡,我们必须和它进行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