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极右翼分子布雷维克供称他对「平等」和社会主义的厌恶

2012年5月10日 上午 11:26Views: 65

极端右翼分子在庭审期间以杀害77人而自夸

佩瑞克-维斯特兰德(Per-Åke Westerlund),瑞典社会主义正义党(RättvisepartietSocialisterna,工人国际委员会(CWI)瑞典支部)

安德斯•贝林•布雷维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为去年杀害数十人而自吹自擂,这也显示了他对劳工运动和伊斯兰的仇恨。他在审判第二天的讲话中再次攻击「文化马克思主义者」和移民。

布雷维克被控于2011年7月22日在奥斯陆地区的于特岛(Utøya)谋杀77人和谋杀未遂42人。他极端残酷和精心策划的袭击是完全出于政治动机。他的行动是极右翼中共同存在的反伊斯兰和种族主义思想的极端表达。

而这为庭审期间布雷维克法庭上的发言内容再一次证明。他形容自己是一个「爱国者」和「战斗的民族主义者。」

前一天,法院出示了一张布雷维克手持枪支的照片。在他的制服有一个徽号,他宣称他是经过认证的猎杀马克思主义者和多元文化叛徒的「猎人」。

根据布雷维克的说法,挪威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成为一个「文化马克思主义专政政权。」挪威社会民主工党(The Social Democratic Labour Party)引入了「女权主义、配额和性革命,在此仅举数例。因此一个社会主义的平等社会得以建立。」

  事实:77人被杀,42人谋杀未遂

7月22日(周五),安德斯•贝林•布雷维克在奥斯陆的政府大楼H楼(Høyblokka)外引爆950公斤重的汽车炸弹。八人当场死亡,两百人受伤,其中九人重伤。

因为这是仲夏季节的星期五下午,所以该地区的人数比平时要少得多。

布雷维克接着去了于特岛上挪威工党的青年营,在那里他杀害了六十九人。

以种族主义的方式,布雷维克描述道,「挪威已变成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整个国家有如此多的移民,以至于我们自己有可能成为自己的国家中的少数族裔。」他尤其针对穆斯林。布雷维克将他们标记为暴力因素,说必须阻止他们。

他的论点非常接近瑞典民主党的观点(瑞典议会中的一个种族主义政党)。瑞典民主党的国会议员肯特-艾克瑞什(Kent Ekeroth)多年来一直警告说瑞典正在「伊斯兰化」。 今年4月11日,艾克瑞什在他的博客上援引另一个作者的说法警告,「瑞典人口平衡的变化正在有利于那些来自遥远国度的移民。」

布雷维克还赞扬欧洲一些执政的右翼政客,如法国的萨科齐、德国的默克尔和英国的卡梅伦等。因为他们声明多元文化的社会是行不通的。

根据布雷维克的观点,出现「大规模移民」的责任在于工党。他针对工党青年组织在于特岛上夏令营的大屠杀,被他描述为一场预防性战争的一部分。 「工党青年组织非常类似于希特勒的青年团」他在审讯过程中如此描述。

布雷维克正面地赞赏「2号激光人」(Laser Man 2),因为他在瑞典马尔默市(Malmo)向12名移民开枪,造成3人死亡。这是「极为重要的,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和欧洲有更多的爱国者担负起责任。我已经尽责了,正如马尔默的彼得也尽责了。」

极右翼恐怖袭击事件主张了反种族主义情绪在挪威,尤其是在年轻人中的发展。种族主义的进步党(FrP)在去年九月的地方选举中损失惨重。然而,挪威工党的政策类似于欧洲其他国家的社会民主党,「削减规模」和私有化并没有改变。布雷维克和其他人说看到的平等和改良政策正在逆转。伴随其他的措施,工党主导的政府还计划大规模遣返埃塞俄比亚难民,而埃塞俄比亚是个专制政权。

对于许多挪威的青年、反种族主义者和工人而言,问题是:如何才能制止种族主义和右翼极端主义?种族主义者利用社会中不断增长的不确定性和不满,而这些问题都源于工作不稳定、工作场所压力不断增加和裁员等。因此需要一场联合的斗争来共同解决这些问题。在这场战斗中,必须要反对种族主义者分裂工人和青年的图谋。反种族主义因此必须与针对阶级和社会问题的斗争携手并进——其中包括就业、住房、教育和健康——女性权利,平等和一切布雷维克说「厌恨」的东西。

 

布雷维克曾在种族主义政党中活跃

安德斯•布雷维克从1997年起就是进步党(FrP)的青年团成员,从1999年到2006年,他是进步党(FRP)党员。他从2001年至2004年曾在进步党的地方支部有职务,并曾经是该党奥斯陆地方选举的候选人。

在2006年,他加入了共济会;三年后,他升到共济会内的第三层。

他描述自己是一个国际右翼组织「圣殿骑士」的几个关键细胞组织的成员之一,但是根据警方调查,没有发现该组织存在的证据。

布雷维克有网上进行政治活动历史悠久。 2002-03年期间,他在进步党的论坛上写了数百篇文章。他经常上仇视伊斯兰的网站,并在Facebook上有数个瑞典和英国持相似看法的「朋友」。

他同时大加赞扬仇视伊斯兰教的暴力的保卫英国联盟(English Defense League),还参与一些他们组织的活动。在审讯时,他说,「从极端民族主义对我的行动观点发生分歧:多数人都支持我对政府大楼的攻击,但并不赞成于特岛的屠杀。」

就像瑞典民主党一样,前进党在7月22日的恐怖袭击后保持低调,但这段日子现在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进步党的大会与审判同时进行,而党的领导斯沃-约翰逊(Siv Jensen)承诺将发表进一步的挑衅性言论。

根据一份挪威报纸的报导,进步党的国会议员克利斯敦-泰百领葛加德(Christian Tybring-Gjedde)在去年的全国大会上吸引到诸多注意力,当他描述自己对格罗鲁达仁(Groruddalen – 奥斯陆一个移民聚居区)的贡献时,他宣称伊斯兰的力量这些日子一天天地在增长,挪威追求政治正确性导致文化上的自杀。臭名昭著的反伊斯兰教网站「维也纳之门」(Gates of Vienna)有几次试图引用格罗鲁达仁(Groruddalen)为例子而攻击伊斯兰。而进步党的大会之前, 泰百领葛加德表示布雷维科的行动不会影响到(进步)党呼吁更严格的移民控制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