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震撼欧洲的周末

2012年5月12日 上午 11:32Views: 33

紧缩政策在欧洲第二大经济体遭受挫败

罗伯特-贝歇特(Robert Bechert), 工人国际委员会(CWI)

沙克吉(Nicolas Sarközy,中国大陆:萨科齐,香港:萨尔科齐)的落选,以及希腊支持紧缩政策的政党们在国会选举上的彻底失败,是一个真正的转折点。不只是因为沙克吉领导的政府是去年以来欧洲第八个垮台的政府,而且法国和希腊的选举结果是至今为止对一系列紧缩政策最具冲击性的选票制裁。

在2010年反对延长退休年限的群众斗争之后,许多法国工人与年轻人及其他阶层的群众将斗争焦点转向阻止沙克吉连任。但这次总统大选结果不单只是对于傲慢、粗鲁和「珠光宝气」的沙克吉本人的不信任投票,这也是对沙克吉所主导的攻击工人利益政策与将经济危机怪罪工人们的拒绝与反弹。

所有民调都显示许多人不是真认同欧兰德(Hollande)政策而投票支持他,而是要用选票把沙克吉赶下台。然而,欧兰德的胜利不只在法国甚至是世界范围内产生了一种巨大的希望与期待,这股浪潮正开始反对恶意攻击生活水平。欧兰德不得不反映日甚一日的来自社会底层的反紧缩政策与仇富压力,而欧兰德也藉由这股群众势力将他自己塑造为反紧缩与支持刺激成长的总统候选人。欧兰德的改革方案承诺增加最低工资,为青年创造十五万份「未来的工作」,增聘六万名新任教师与五千名警察。

get_img (7)

胜选之夜上,欧兰德继续向群众勾勒他的刺激经济成长计划。「紧缩政策不再是人们唯一的选项」,星期日欧兰德于图勒(Tulle)选区的胜选演讲上如此说。稍后,当天晚上在巴士底广场上,欧兰德向人们说道,「你们不仅只是想要改变现况的一群人们如此而已,你们代表的正是目前欧洲甚至是全世界之中正在上升的群众运动。」这话说得没错,但是欧兰德是否真能带给百万人们所盼望与要求的?

欧兰德会履行诺言吗?

欧兰德的险胜是社会党二十四年来在总统选举中第一次,而且,在由戴高乐(de Gaulle)于1958年所建立的第五共和国历史上,他是社会党的第三任总统(次于1981年到1988年的密特朗)。但尽管叫做「社会党」,但其胜利并非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决裂的胜利。虽然竞选时欧兰德曾说「真正的敌人」是金融世界,可是他不主张将银行、金融公司及相关的主要企业国有化。社会党是一个企图在资本主义体系之中改良的政党。这不表示其支持者不愿意求变、革新之类的,而是它不是一个致力于要终结资本主义的政党。事实上,在前国际货币基金(IMF)总裁史特劳斯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当众丢脸之前,这位社会党先前所中意的候选人,曾提到社会党为资本主义做出诸多贡献。

除了欧兰德承诺的改革方针,他也有和萨科齐大同小异的赤字削减方案。欧兰德也好,萨科齐也好,他们的经济改革方案都是以下一年经济成长率达1.7%为前提。这看上去更添了许多不切实际,只要成长率低迷或是毫无增幅,都将会对欧兰德施以更多市场的压力。

这位新任的法国总统也打算提出一个合乎宪法规定的计划在2017年前(较萨科齐原先的计划晚了一年)使政府能拥有平衡的预算,以及减少预算的赤字。他想要藉由增加税收和削减开支的作法一年节省一千亿欧元,尽管他完全没说什么会被削减。

 

2012年5月8日,即将离任总统沙吉克和当选总统欧兰德

2012年5月8日,即将离任总统沙吉克和当选总统欧兰德

 
群众斗争的潜力

纵使如此,还是有一大堆资本家害怕欧兰德在民意的巨大压力下,至少会限制紧缩政策和缩小这场危机的影响。他的胜选显示出右派是能被击败的,这将鼓舞起法国工人、青年和其他受压迫阶层的信心。

这可能会从下层重新唤醒法国群众运动的传统,迫使欧朗德比他最初的计划更往前进一步。

斗争可以从两个地方开始, 一个是争取需求的进攻,像要求更高的工资;一个是对于攻击的反击,如对抗裁员。欧朗德已经在四月底在《巴黎人报》( Le Parisien)上警告,他的胜利将会带来一波裁员。「这决定已经被推迟。并不是我们的到来而引发的裁员计划。」欧朗德在电台的采访说:「我不会允许这一波接踵而至的裁员计划的发生。」那些面临被解雇的工人将要求欧朗德兑现承诺而支持他们的斗争。

欧朗德和他的政府将面对巨大的压力,市场竭力抵制反对削减的声浪以及提高生活水平的要求。但是同时间一些国家,政府以及资本家在他们所要做的事情上渐渐产生分化。甚至等级评鉴机构也反映这现象,他们要求缩减同时,边抱怨在刺激足以偿还债务的经济成长上,做得不够多。

「梅克尔与沙吉克」(Merkozy)之后的欧洲

梅克尔及德国政府的立场仍然顽固不化,虽然同时面对欧朗德对于财政条约进行重新谈判的呼喊,和希腊问题,可能被迫接受一些措施来缓解危机。在危机的一开始,主要国家中执政的领导人,只有梅克尔留下来。但这远不能确定现在的德国政府能存活到2014年9月的下次大选。因此在欧朗德胜利的一天后,梅克尔发言:「这是同一块钱币的正反面,进步只有通过实际的金融成长才能实现。」

一个德国评论者写道:「目前为止,谈判桌上没有一个实际的替代方案来替代藉由削减开支来巩固国家预算的措施。欧朗德将会不得不在短短几周之内承认这个事实。法国的新领导人将会针对已经签署的协议做额外补充的经济刺激计划,但全部也就是这样了。这项宽减措施已经由德国总理、卢森堡领导人、欧元集团主席让 – 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Mario Draghi)确立。」

持续中的经济危机以及下层老百姓给予的双重压力,将给欧兰德一个考验。只要他不挑战资本主义,欧朗德就会被推往相互冲突的两个方向,并被强迫向群众让步和进行攻击。

对左翼阵线的支持 

有了社会党在1981-1995年密特朗(Mitterrand)的总统执政和1997-2002若斯潘(Jospin)政府的经验,许多法国工人不相信社会党;对法国工人中的激进派来说,社会党只是一个「管理」资本主义的党。若斯潘政府进行的私有化政策,事实上比传统右派政党还多。这也是左翼阵线候选人梅朗雄能在第一轮选举受到热烈支持的原因,他提出的「掌握权力!」口号被看成是对统治阶级发出的怒吼。同样地,反资本主义的情绪也展现在第一轮的选举中,比社会党和左翼阵线更加左倾的新反资本主义党(NPA)和工人斗争(LO)得到了超过60万的选票。在2002年和2007年,比若斯潘的「多元左派」(Gauche Plurielle,社会党和共产党的联盟)更左倾的工人斗争(LO)和革命共产主义者同盟(LCR)也得到了大量的选票。

在这风雨交加之际,欧兰德必须接受考验,而因为他的政府会建立在资本主义制度的基础上,那么不可避免的,在一段时间之后他们将会开展一波类似若斯潘政府的政策。但是,因为现在正是社会和经济危机的时代,这些作法会比若斯潘的时代带来更多风暴。我们可以预见左翼的激进化,有机会建立一个彻底与资本主义决裂的力量。但这同样是极右派的民族阵线(FN)的机会,他们可能利用民粹、种族主义与民族主义的混合来扩大他们的支持者。新的动荡阶段,已经在法国和欧洲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