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乔治-葛拉维(George Galloway)在布拉德福德地区(Bradford)补选取得惊人的胜利

2012年5月15日 上午 11:39Views: 41

它显示了在选举中反对削减支出政策的潜力

《社会主义者》社论,社会主义党报(工人国际委员会(CWI)英格兰和威尔士支部)

由于保守党与自由民主党执政联盟陷入多重危机中,尤其包括奥斯本(Osborne)为富人所做的预算,卡梅伦的现金丑闻以及全国各地加油站的抢购潮等,而新工党被动地从中受益才过了仅仅一周。

乔治-葛拉维在西布拉德福德地区(West Bradford)补选中取得惊人的胜利,犹如政坛上的一次地震。

在三个星期的选战后,葛拉维获得的票数比所有其他候选人加起来的得票数都多。他获得了18341票,比工党的候选人多10000多票。

工党刚刚受到一场巨大的打击。比2010年的选举,它的得票数下降了20%,就在两年前(2010年)它本来轻松地以5000票的多数票赢得了一个议席。

工党的部分领袖在本次选战期间访问了布拉德福德,他们如此后知后觉,甚至直到选票站关闭之时,他们还认为工党稳赢了。如今,工党不得不面临这个事实:它失去自己把持38年的这个议席。

保守党的选票也急剧流失,只赢得了10000票,比上期减少了23%。自由民主党表现得非常糟糕以至于丢掉了选举的押金。

这个结果表明对主流政党的支持率已大幅度下跌,民众不满对他们的紧缩计划和支持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

只有不到百分之四十的票投给这些建制政党。这种情绪不只存在于布拉德福德。最近一份由英国民意调查机构(YouGov)所做的民意调查表明,主要三大政党领导人的支持率正在降低到一个不良级别。该级别被政治分析师麦克-史密森(Mike Smithson)定性为“特别异常”,因为他无法从现代历史中找到另一个时代三个主流政党领袖同时拥有如此低支持率。

葛拉维总结他的胜利是由于“人民对政治制度和主流政党强烈不满……”

“如果一个屁股上同时有三张脸的话,那它们就是同一个屁股的不同三张脸。它们支持同样的事、同样的战争、同样的新自由主义政策,让穷人因为富人的罪行而变得更穷。”

他同样指出布拉德福德存在的问题:“一个充斥享乐、无能、机会主义和党同伐异的腐败结合体的统治使得布拉德福德走向衰落。”

“即便是在新工党执政的13年间,它仍旧在走下坡路。如今它正陷入保守党和自由民主党联盟提出的变态的货币紧缩计划所造成的衰退之中。”(英国《卫报》2012年3月31日)

布拉德福德有一个废弃的城市中心和一所已关闭的主要图书馆。它的失业率在全英国排倒数第十二名——在过去的三年里,青年失业率扩大了三倍——它的学校也在全国学校排名表中居于末位。

选择葛拉维被看作为一条抗议剥削政策的途径,同时也是对葛拉维主要竞选要求的认可。这些要求包括:反对“摧毁”全国健康保险制度(NHS),解决公立医院牙医短缺的问题,反对学费涨价和反对取消教育补助金(EMA),以及他强烈的反战意愿。

这是对主要政党虚假承诺并无力解决工人和年轻人当下面临的尖锐问题的响应。

相对而言,乔治-葛拉维被许多人看作是一个“敢讲实话”和“为公正而斗争”的政治家。

他于2005年在伊拉克战争问题上坚定地反对美国参议员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工党的候选人伊姆兰-侯赛因(Imran Hussain)是一个亚裔穆斯林。该选区38%的选民也都有相似的背景,但对当地多数的亚裔选民而言,他并不站在同一阵营中。

他作为地方议会的副议长,使议会通过了大规模的削减计划,包括减少近1000个工作岗位。同时,他还支持英军在阿富汗的军事存在。

他的政策是如此不经批判以至于他拒绝在选战期间同其他候选人进行公开辩论。

相比之下,超过1000人挤到一个会议厅里,聆听葛拉维陈述改变布拉德福德的理由。

他的脸谱(FACEBOOK)个人主页有超过82000名粉丝。他号召他们都使用社交媒介,这样他就可以方便地将信息发到他们每个人的邮箱以号召他们在投票日支持他。

分裂的政治?

社会主义党过去曾批评葛拉维和他所在的RESPECT团结联盟,认为他们代表的要求对象太狭隘,仅仅针对穆斯林——尤其是RESPECT团结联盟以前在哈姆莱特塔伦敦自治市(Tower Hamlets)的大本营。该党在当地曾经有12名市议员,加上葛拉维作为贝夫诺格林和波(Bethnal Green and Bow)选区的国会议员。他在选举中以10000票的多数票击败了工党候选人奥纳-金(Oona King)。

但在,在西布拉德福德,他既向白人工人阶级家庭也向亚裔直接呼吁,强调需要代表“所有人”反对缩减计划,同时要求英国从阿富汗撤军。

他痛斥工党在竞选中依靠亚裔小区网络形成的“村政治”以及现任穆斯林领导人们瓜分相关职位。

葛拉维还认为,不应该仅凭工党的候选人是当地人,就投票支持他:“这将为你们带来什么后果?如果你们选一个当地人议员,仅仅是因为他的父亲正如你们的父辈一样50年前来自同一个村庄……”

“如果我是本地的政治家,看着这个城市所面临的种种问题还要以自己是本地人为由给自己拉票,那我会为此尴尬,因为这些当地的政客就是问题本身,而非解决问题的方案” 。

上述评论针对广大的亚裔工人阶级小区,尤其是其中的年轻人。

半数以上亚裔英国人生活在贫困中,并忍受着过高的失业率。

补选结果表明,他们现在强烈质疑他们小区过去对工党传统的支持,并至少开始投票抗议工党的紧缩政策。

然而,葛拉维的竞选活动中的一个缺点在于他对工党混乱的评价。

尽管他对工党的紧缩政策议程和支持帝国主义战争进行谴责,但他说他不在工党内是由于被工党开除。他在传单上宣称“我才是真正的工党,而不是新工党。”

他没有像社会主义党那样发出一条明确的信息,即迫切需要建立一个新的代表群众性工人政党,从而使工人们在政治上获得发言权,而是已经采取了模棱两可的立场。

此外,很不幸的是RESPECT团结联盟尚未在支持者的基础上建立一个坚实和持久的党员关系。

它在政治上遭遇的困局,是因为它没有主要以阶级为基础进行发展,也没有在工会运动中建立自己的根基。

它在哈姆莱特伦敦塔自治市这个选区(Tower Hamlets)失去了大部分民选席位,部分是因为数名该党议员没有采取这一立场,这也使得它于2007年分裂(社会主义工人党(SWP)和其他党分离出去)。

左翼的前景 

尽管我们可以对RESPECT团结联盟的社会主义者和葛拉维提出批评,但西布拉德福德胜利是非常重要的,它展现了反对主要政党,反对削减计划的候选人在选举中的潜力。

在议会补选中比一般的换届选举中更容易得到群众的抗议票,但现在广泛存在对三个主要政党的巨大不满的基础,并在不停地扩散。例如在上次一般选举中,三党的候选人都没有获得多数票。

同样,去年在苏格兰的议会选举中苏格兰民族党(SNP)赢得了多数票也反映了这一点。

自由民主党在过去能收到反对保守党或工党的选民的票。但如今由于它也在执行这个残忍的削减政策的政府内,它的前景也大为不同了。

正如社会主义党一直所强调的那样,西布拉德福德补选还表明,在通过了政府的削减计划后,没有一个工党的市议员是无辜清白的。

这也展现了反削减计划的议员候选人在市议会级别正在增长的潜力,而五月的市议会选举即将到来。

RESPECT团结联盟已决定在五月争夺布拉德福德本地市议会的议席,只要它能在坚持反对所有削减措施这一原则上做到言行一致的话,它获胜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

同时在整个国家还有很多其他反对削减措施的候选人,包括100多名参与各地市议会竞选的工会分子和社会主义者联盟(TUSC)的候选人。目前它们被主流媒体所忽视。

 

许多媒体宣称西布拉德福德是一次例外,它们认为“不会再有下一个乔治-葛拉维 ” – 他是唯一一个主流政党之外左翼的代表人物。

这是蓄意的歪曲。托尼-马赫恩(Tony Mullhearn)是20世纪80年代反对戴卓尔政府削减政策的利物浦市议会的主要领导之一,他现在作为工会分子和社会主义者联盟(TUSC)的挑战者将与工党利物浦议会的领袖争夺市长这一新创建的职位。

在考文垂,社会主义党现市议员戴维-尼尔李斯特(Dave Nellist),前社会主义党的国会议员,正在准备圣米切尔福德地区的再选连任的准备。

在工会分子和社会主义者联盟(TUSC)为伦敦议会选举准备的候选人名单中,铁路、海运和运输工人工会(RMT)主席亚历克斯-戈登(Alex Gordon)名列首位。

在接下来的几周,这些重要的选战将使有工会分子和社会主义者联盟(TUSC)和其他反削减支出候选人选区的选民知道,他们有机会给予紧缩政策的另一次严厉打击,同时倾向于支持对社会主义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