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最低工资实施一周年 需要继续抗争!

2012年5月20日 上午 11:49Views: 19

本港现时的贫穷人口有120万人,四成低收入住户于最低工资实施半年后生活仍然匮乏
大坑东 社会主义行动

今年五一劳动节是最低工资实施一周年,但这并不值得高兴,去年最终落实的水平远比劳动者所争取的每小时33元为低。政府将会于今年十一月检讨最低工资水平,为争取真正能改善基层工人生活的最低工资,我们需要组织更多大型的抗争。

太低的最低工资

28元的时薪根本不是一个生活工资。以工时中位数每周45小时计算,每月只能获得5,400元。根据经济日报的资料,本港现时的贫穷人口有120万人,相比去年最低工资实施前并无改善。而乐施会的报告显示,四成低收入住户于最低工资实施半年后生活仍然匮乏,基本生活支出如定期检查牙齿、看私家诊所急症、供子女参加课外活动等,仍未能负担。随着每年的通胀(本年首两个月的通胀率为6.1%)影响,现时的每小时35元才相等于去年的每小时28元,而这是一个过低的水平,而去年工会提出的33元亦已经跟不上通胀,因此社会主义行动认为,最低工资应设置于40元,这才是能满足工人和其家庭成员的基本生活的生活工资。而围绕这一要求需要组织群众性的宣传运动。而最低工资亦必须把外劳、青年和学生实习生也包括在内。

影响社会?

今次最低工资水平检讨,一众财团代表一如以往对最低工资大肆抨击。香港中华厂商联合会会长(联侨企业行政总裁)黄友嘉表示目前最低工资时薪28元(即每月只有5,400元)已不算低,若上调会对整体经济带来影响,香港现代管理饮食专业协会会长胡珠(新光酒楼主要拥有者之一)表示如果提高最低工资水平到最高35元和落实标准工时,将会有不少食肆结业。事实上,最低工资实施前,资本家一直恐吓群众,表示最低工资会令大量劳动者失业、雇主需结业或撤资等等。例如大家乐主席就曾于2010年6月表示,若最低工资为33元,其集团「可能要发出盈利警告」,然而该集团2011年中期报告显示它在去年4至9月期间仍录得1亿9千万元的巨额利润。最近它亦计划将内地分店从100间倍增至200间(内地省市亦已实施最低工资),可见最低工资对大型企业的利益根本丝毫无损。另外,据统计处资料,最新的失业人数和比去年最低工资实施前下降了1万3千人。领取综援个案中,今年2月的失业类别个案和低收入类别的个案则比去年4月分别下降了10%和14%,最低工资鼓励了更多人参与劳动。资本权贵竭力告诉我们最低工资的害处,就是为了令财团能持续得到大量廉价劳动力,并削弱群众的抗争意志,以保持他们的经济特权。而我们并不需在得到生活的权利前先为财团取得巨额利润,如果资本主义不能支付给工人足以维持生计的体面工资的话,那么我们也负担不起资本主义。作为社会主义者,我们坚持,任何不能支付$33元最低工资的商业机构,应该转型为民主公营事业,以保工人饭碗和权益。高昂租金才是小商户的致命伤,因此我们要求冻结租金,并推行打击地产投机的措施。

工人阶级团结抗争

梁振英接任特首后很可能会推出一些民粹的政策,表面上应建制派政党如工联会和民建联要求,把最低工资作些微的上升,为它们在今年九月举行的立法会选举争取支持,及减低群众的抗争情绪。如果最低工资的检讨结果并不为群众满意,梁振英则可以躲在「委员会的决定」后面,把责任推到委员会身上以避开批评。一个代表财阀的政府并不能够解决工人阶级的问题,我们要的是一个真正由公众民主计划生产的工人民主政府。民主派右翼如长期反对最低工资的民主党亦不能被倚赖。工人们需在工作场所进宣传,呼吁青年工人加入工会并参与抗争。我们必需组织一个具战斗性的工人政党,为争一份体面的最低工资及其他的劳工保障,包括为更高的最低工资水平、标准工时、劳工三权(组织工会权、罢工权以及工会集体谈判权)而抗争,并与民主运动、社会运动结合,以团结所有群众、壮大抗争运动的力量!

社会主义行动要求:

  • 将最低工资提升至每小时$40,并与通胀挂勾
  • 立即订立标准工时、劳工三权(组织工会权、罢工权以及工会集体谈判权),捍卫劳工权益
  • 一视同仁,最低工资覆盖所有劳动者,包括外佣及实习生,团结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