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大选:多数选民投下反紧缩的一票

2012年7月27日 下午 5:14Views: 25

迫切需要清晰的社会主义斗争纲领

尼克斯.安那斯塔西雅德斯,新开始运动(Xekinima – 工国委希腊支部)

正在墨西哥参与G20峰会的各国领导人并未能长时间舒一口气。希腊亲紧缩的新民主党在大选中小胜后的几小时内,股市价格的短暂复苏很快消失,西班牙国债收益率突破7%的爆破水平。

资本主义危机只会为数以百万的希腊以至更远的群众强加痛苦与灾难。正如以下就希腊大选的分析所结论,只有为社会主义斗争取代资本主义,才能够终结这场噩梦。

希腊大选的结果让大部分的群众百感交集。一方面,右翼的新民主党选举期间发动大量的恐吓宣传,得以动员社会上所有的保守势力,从而胜出了大选。纵使如此,公开支持欧盟、国际货币基金会和欧洲中央银行(三头马车)拯救条件的所有政党的总得票率少于50%。

另一方面,激进左翼联盟(Syriza)虽然并未在选举获得最多的票数,因而得不到额外赠送的50席,仍然有差不多27%的得票率,是希腊数十年以来左翼政党所得的票数中最高的。

此外值得警惕的是,新纳粹的“金色黎明”也赢得了差不多7%的选票。

这个结果反映了希腊过去两年半以来的经济危机和“三头马车”的政策下所造成的政治动荡。

新民主党

新民主党既然支持希腊惩罚性的紧缩政策,却是如何跃升成为大选的最大党派呢?

这是一场自1980年代以来最两极化的选举运动。新民主党,伙同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会的官员、本地和国际媒体、统治阶级的各种机构以及其他资产阶级的政党一起发动了一场庞大的的恐吓宣传战。

“如果激进左翼联盟赢了,我们就会被踢出欧元区

…“会爆发一场社会灾难”…“到时候会连药物或汽油都没有”…这些都是新民主党发言人惯用的辞汇。

新民主党成功让得票从先前选举的19%增加到接近30%,但这样并不反映出对其政纲的支持。

新 民主党将恐吓宣传的焦点放在希腊在欧元区的未来和其债务问题。他们利用许多工人的恐惧,表示希腊只是一个很小的经济体而不能“独立”于欧盟及欧元区而生 存。根据民调,三分之一的人口将欧元的议题作为其投票意向的第一考虑因素。就此,激进左翼联盟的领导并没有清晰的立场,甚至提出多个不同的方案让大量选民 迷惑,变相“帮助”了新民主党的宣传。

当然这不只是欧元的问题。激进左翼联盟甚至被称为“万恶之源”。新民主党对于激进左翼联盟的指控包括恐怖主义、政治暴力和贪污腐败,以这种是在利用麦卡锡式的白色恐怖来动员老一辈最反动的力量。

不同年龄层明显出现投不同的投票结果。超过55岁的人之中,新民主党和泛希社运的得票率超过18-54岁年龄层的一倍。

富有地区和贫穷地区的投票结果也有明显差别。譬如雅典的富豪区艾卡里(Ekali)中,新民主党的得票率为70%,而激进左翼联盟则只有6.5%;在工人区的尼卡伊亚–兰特(Nikaia-Renti)中,激进左翼联盟的得票为38%,而新民主党则只有17%。

新民主党的领导安东尼斯.萨马拉斯在大选后表示希腊会“遵守契约”,即是继续走上紧缩之路。当然,在群众巨大反紧缩的压力底下,他也被迫要提出“增长性的政策”,声称会与“三头马车”谈判寻求更“松绑”的经济政策。

明显地,新民主党领导的新联合政府将会执行大量紧缩方案,面临著重重危机与大型抗争。希腊和全世界的资本家及银行家并不对希腊的状况有任何“人道”的立场,反而会继续实施残酷的紧缩政策,顶多只会换个包装减慢步伐地进行。

新政府会继续引发大型的工人斗争和社会运动。而现在,这些抗争更会带有政治愿景,要建立起左翼政府。这会强化群众的战斗性和坚决性,纵使暂时来说,群众普遍对于新民主党的胜利感到失望。

左翼得票

第 二名的政党会比第一的得到更大的庆祝,恐怕这是希腊历史上首次发生。激进左翼联盟获得了非常大的进步,得票率从2009年大选的4.6%(315,627 票),到今年五月六日大选的16.78%(1,061,282票),至现在六月十七日大选的27%(1,655,053票)。这证明了左翼在危机爆发期间 所能够迅速发展的潜力。

激进左翼联盟提出权力属谁的问题后成为了吸引焦点。他们倡议建立“左翼政府”挑战新民主党,提出推翻拯救备忘录,并结束紧缩政策的口号。如此一来,经历了两年恐怖的紧缩政策后,激进左翼联盟让大量的青年和工人看到了希望。

在刚过去的大选之前,社会明显倾向于激进左翼联盟,但这并不是一股强烈的倾向。五月六日的选举过后,激进左翼联盟在民调的支持率一下子跃升至27%。这代表在近一个月来,他们的支持并没有扩大,反而新民主党在不断追上。

一方面,人民将激进左翼联盟看作是唯一一个替代选择,可以用来惩罚“支持拯救方案备忘录政党”。另一方面,人民明白激进左翼联盟没有提出一个清晰取代现行政策的方案。

激进左翼联盟的领导往往避免提出社会主义的纲领,反而在选举前的数周淡化自己的立场并向右转。然而,社会主义纲领是唯一能够解决当前危机的可能方法。

因此,激进左翼联盟现在的重点任务是需要就其提出的纲领进行认真辩论。

激进左翼联盟根本的缺陷在于欠缺一个全面的社会主义纲领来处理危机。他们所倡议的带有激进的元素,但是这些都在选举前夕被淡化,例如“国有化银行”的要求变成了“公共控制银行系统”,而“建立左翼政府”的口号则变成了“所有希腊人的政府”。

工人国际委员会(CWI)的希腊支部新开始运动(Xekinima)在选举中支持投票给激进左翼联盟,也提出清晰的社会主义纲领。这包括结束所有紧缩政策、拒绝偿还债务以及将银行和大型企业国有化,并置于工人的民主管理和控制下。

另外,激进左翼联盟的弱点还包括不同的发言人说不同的话,因此被新民主党利用此“多声道
攻击缺乏清晰的目标。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们并不完全是错的。

激进左翼联盟在选举中的立场制造出一个幻象,令人以为可以避免与希腊和欧洲的大资本发生冲突而改变社会。这疏远了最有觉悟的工人阶级(这群人在投激进左翼联盟的同时深感怀疑),而其他工人阶级选民亦怕它会变成另一个“新泛希社运”,提出很多不能够实现的承诺。

激进左翼联盟的另一个弱点在于其并没有扎根在工作场所和社区当中。即使他们有尝试在选举前举行地方会议,而亦有相当数量的群众参与部分的活动,但是总的来说决策还是由党上层决定。

希腊共产党(KKE)的得票比五月六日选举下降了50%,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Antarsya)的得票比五月六日选举下降了75%。两党得票急剧下滑,让激进左翼联盟成为希腊左翼支配性的力量。

但是激进左翼联盟能够以社会主义纲领来取代其充满幻想与混乱的改良主义政纲,并建立起群众能够夺权的战车吗?或是激进左翼联盟未能发展其潜能,被现制度收编呢?

新开始运动(Xekinima)参与了激进左翼联盟的地方组织,跟激进左翼联盟的基层成员合作,以将其推向左翼方向。

新法西斯主义的威胁

由新纳粹流氓组成的“金色黎明党”巩固了近7%的得票,是对于希腊与欧洲的工人和进步人士敲响了警号。其“选举运动”不过是混合了暴力、恐吓和政治野蛮主义(Political Cannibalism)。

他们的选票来自人口当中由于经济及社会危机而感到旁徨和异化的一群,他们缺乏政治经验、政治意识混乱,及没有方向感。

“金色黎明党”成员在电视直播中上公然殴打希腊共产党议员莲娜.卡内莉(Liana Kaneli),让社会的大多数感到愕然,但也让“金色黎明党”接触到一些希望寻求“激进而立刻改变”整个政治制度的人。他们的宣传也建基于犯罪率的上升,而将其归咎于新外来移民身上。

“金色黎明党”的地位将会被强化,左翼一定要团结起来,在每个城市、社区和工作场所建立反法西斯的委员会进行抗击。

新的时代

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希腊仍会是脆弱的欧盟链条中最薄弱的一环。新的亲紧缩的联合政府将无法解决国家的困难,更会继续压迫本已贫困的希腊人民。这会最终引发工人阶级更大型的斗争反抗。

新开始运动(Xekinima)在选举中发起大型运动来支持激进左翼联盟,但同时我们亦坚定提出需要一个清晰的社会主义纲领。我们未来将会坚决地战斗,结束现在腐朽不堪的制度,并为社会主义社会打好基础。

社会主义党欧洲议会议员声援到访

作为支持激进左翼联盟的欧洲议会左翼议员党团中的一员,爱尔兰社会主义党欧洲议会议员保罗.墨菲(Paul Murphy)在选举期间到访希腊。保罗在选举结束后将结果立刻发布在自己的部落上。

“新民主党的小胜是建基于大量恐吓希腊人民的宣传,这恐吓宣传甚至远超过爱尔兰人民在公投运动中所承受的。希腊的政治、经济和媒体的菁英勾结他们在欧洲的同伙们,有意识地将这次选举议题设定成希腊脱离欧盟与否的公投,并以此来恐吓人民支持右翼。

“今晚的胜利是皮洛斯式的(Pyrrhic victory,得不偿失的惨胜),对于这里的资本建制来说也是短暂的。任何右翼的政府将会面对在街上和工作场所中的反抗,加上议会中更强大的反对势力,他们将无法实行默克尔和她同伙要求的紧缩程度。”


医疗系统在紧缩开支下崩溃
希腊的公共服务正在衰退和紧缩政策下崩溃。医疗服务正面临削减40%的医院开支,包括大量的裁员。医疗人员的月薪也被扣减数百欧罗。医院需要节约使用基本药物、取消非紧急的手术以及定量配给医疗物资。紧缩已经导致爱滋病和疟疾病例的急升。假如这还不够糟糕的话,那么希腊勒罗斯岛(Leros)上精神科医院病人的状况则更为严峻。报导指出医院下个月将不足以向其400名病人提供食物。经济危机使得政府付不上其拖欠医院的800万欧元的社保基金,令医院无法给供应商付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