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群众抗议反对洗脑教育

2012年8月2日 上午 8:43Views: 46

90,000人上街反对政府新推出的国民教育课程

抵抗, 香港社会主义行动(CWI)

7月29日(星期日)庞大的游行为香港新政府及其领导梁振英上任的首个月写下灾难的一页。当天超过90,000人– 包括学生、家长、老师等– 挤拥在城市的中心,以反对政府的爱国教育课程。这一政策是中共专制当局企图进一步加紧控制香港的又一尝试,尤其是用以遏制青年人中日益升高的反政府的情绪。此计划将于九月小学开学后以自愿性质推行,并将延伸至中学,在2015年将定为必须课目。正如本次庞大游行队伍所展示的,群众中广泛存在对于被定性为亲政权的「洗脑」课程的反对情绪。仅仅在游行的数天前,主办单位预计游行人数只有10000人。

人群在遮挡烈日的雨伞下叫喊口号,并手持标语的纸牌:「不要思想控制」、「反对洗脑」,甚​​至有一张纸牌写上「戈培尔正在香港复活!」。

「中国想香港下一代只知道国家有多好,而不知道坏的一面。」,一个9岁的游行人士向美联社说。 「国民教育就如毒奶粉,毒害下一代。」一名携着蹒跚学步的小孩的家长向<南华早报>说。

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教协)去年一个调查指,7成教师反对国民教育课程。自此,反对情绪愈演愈烈,不仅是教师中,而是广泛存在于社会各个阶层中,周日的游行就是例证。香港大学上周所做的一份民调显示,只有12%的受访者支持推行新的课程。此次游行不但是游行人数惊人,而参与者平均年龄之低亦是一新纪录。

90,000人遊行反對中共的愛國教育課程

90,000人游行反对中共的爱国教育课程

支持学校罢课

工国委(CWI)的支持者「社会主义行动」在游行中提出罢课一天的诉求,以在游行后延续运动,获得了巨大的回响。我们是在游行当天唯一一个提出罢课口号,并为此展开宣传运动的组织。民众在社义行动的摊位外列队签名支持罢课,杂志「社会主义者」亦迅速卖光(卖出超过200份)。

政府推出的课程旨在宣扬经北京过滤过的中国近代史、否认政权的压迫性、抹去一切关于八九屠杀民主运动分子的事实。如全世界所有政府一样,北京正加强利用民族主义去合理化自己的统治。一本新推出的教材<中国模式>派发到学校,对中国共产党的独裁统治歌功颂德。该书宣称专制制度造就中国的经济发展以及所谓「稳定」。

星期天游行的一位搞手提及该教材,说:「这本教材比中国内地的教科书更生硬恶劣。」

当中共独裁的喉舌攻击美国的「多党制」(<中国模式>将之定为无效率)时,其真正讨厌而针对的是例如游行权利、组织权利、罢工权利、组成工会权利等。这些权利都是历史上群众斗争赢过来的,并提供了一​​个平台,让工人和受压迫者与资本主义和剥削制度斗争。然而,美式制度反动落后的一面,例如华尔街对政局的操控、百万富翁占议会人数的47%、警察对示威者的暴力打压、不民主的媒体垄断,正是真正的社会主义者所反对的,却又是符合中共独裁所需。

遊行民眾在社義行動設立在金鐘的攤位外列隊簽名支持罷課

游行民众在社义行动设立在金钟的摊位外列队签名支持罢课

政局危机

梁振英上任只有一个月,国民教育课程成为了对抗受人唾弃的政府的首要议题。 7月1日新特首上任当天,街头上涌现400,000人要求梁振英下台,游行人数为九年来最高。梁振英3月份在小圈子选举下得到富豪689票而「当选」,但今天有传北京准备「B计划」去取代梁振英。

梁振英已经面临政治大量丑闻,包括发展局局长上任12天后被捕然后辞职,现正面临贪污起诉。梁振英于3月的假选举踢走其对手后,促发资本权贵的分裂,削弱了其领导班子,亦限制了梁振英以增加公共开支去减低反对声音的能力。对民主权利的渴求、惊人的收入差距、不断恶化的房屋危机交结在一起,形成相当大的群众压力。

不仅是反国民教育的斗争,显然梁振英企图重新推出镇压性的国安条例「廿三条」,以打击香港的「抗议文化」。廿三条打击示威权利,并取缔所有与外国组织有联系的政治组织。今天反国民教育的抗争实质上是未来更大规模反廿三条的预演。

「这一反爱国教育的群众运动反映对梁振英班子的不信任。」作家和评论员林和立说。一名游行的长者告<英文虎报>说:「我害怕言论自由和其他自由会​​很快会侵蚀。」

政府面临多方面的社会压力,令保皇政党对国民教育的立场摇摆不定。它们害怕,如果被公众认定为亲梁振英及其政策,9月份立法会选举会失利。北京上星期向其傀儡政府示意,不要在选举期间批评梁振英,为击倒邪恶的国民教育的运动增加优势。

第16期<社會主義者>雜誌— 反對國民教育

第16期<社会主义者>杂志— 反对国民教育

设定罢课日子

但要成功击倒梁振英及北京,斗争运动必须要升级,并将准备罢课定为问题的中心。单靠游行很少机会能够击倒政府的政策,这些政策本身牵涉到相当程度的政治威望。如果梁振英刚上任不久就在此议题上作出退让,将重挫其极力表现的「强人」形象。

整个统治建制明显受到729的游行数字和反对的暴风浪动摇,但政府过往曾经作短期的退让和拖延诡计,以分化、误导和摆脱群众对抗。最近两次政治制度的改动正是例如– 限制补选的恶法本年较早被强行通过,而不民主政制方案亦为小修小补下在2010年被通过。同样,面对星期日的游行,政府宣布成立委员会去「监督」新课程的推行。星期日游行的搞手(包括迅速拥有5000名成员的学民思潮和教协)正确地拒绝参与这骗局。

学生、教师和家长的活动分子正在讨论下一步行动,当中提出几个策略,包括罢课行动和杯葛国民教育课。当然我们不能排除杯葛可以是行动的一个补充,但社会主义行动强调单靠杯葛是远远不及罢课有效的。

杯葛国民教育是如​​同一场「游击战」,学校与学校、课堂与课堂之间没有连系,而学生和老师的个体负上启动抗议行动的责任。这个战场会让学校当局以纪律处分的方式施压和要胁,孤立「搞事份子」,故此远远不及罢课行动有效率。罢课的行动性质可以团结最广泛的专业教育人员、学生和家长作出集体行动。罢课同时一定要是积极行动,若果政府拒绝让步,就以群众游行和集会去讨论进一步的行动,而不是呆在家中休假。故此社会主义行动提出罢课一天作为第一步,并于新开学期首几天就该实行。

社会主义行动是在729游行中唯一一个提出罢课诉求的组织,并获得巨大回响。教协感受到家长和自己成员的巨大压力,故此在7月30日宣布如果政府不撤回国民教育,就考虑罢课。这是踏出正确的一步,但是不足够的。明显政府正在等待并希望在新学期开始时首先让某些学校「自愿」推行课程,然后削弱群众反对。故此,需要由教师、教协会员、家长和​​学生活动分子向教协领导层施压,设定全港一天大罢课的日子,是极为重要的。学生和家长团体不应再等待教协了,应该燃起自己的讨论、地区会议和活动,去建立对罢课的支持。

ANEP Demo 5

群众性组织

社会主义行动支持建立群众性学生组织,让学生在自己的学校建立活跃的支部,并连结至整个城市。现存的学生压团体在现阶段是较松散,大多数是在Facebook等的「虚拟」网路,而非具有民主架构的群众性运动组织,而这在对抗像梁振英这样如狼似虎的资本政客的斗争中是必须的。

罢课一天反对政府洗脑将会让香港的资本建制感到恐惧,意味着运动重要的升级:从既庞大又重要的街头抗议提高意识,升级至工作场所内的集体斗争(即工人阶级的传统斗争方案) 。由于历史原因这是在香港稀见的。

社会主义行动呼吁:
•立即取消国民教育课程
•师生及相关团体全港罢课一天,反对国民教育!
•向教协领导层递交申诉施压,促使其启动罢课行动!
•在所有学校建立学生民主委员会,准备罢课行动– 需要一个群众性学生组织让年青人发出有力的声音!

ANEP Demo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