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反对旺中金权控制舆论,青年与媒体工作者团结抗争

2012年8月3日 上午 8:20Views: 24

反对资本控制舆论,捍卫新闻自由,组建新闻工作者工会,民主管理媒体

懒河、大羽 工人国际委员会(CWI)台湾支部

7月31日,不顾台风和滂沱大雨,为了对新闻自由被抹煞表示抗议、反对旺中并购中嘉宽频,超过七百名学生到中天电视台外参与反旺中行动。风雨中,抗议者除了不断呼喊「媒体专业、回去做仙贝」等口号,还高唱改编版的劳动者战歌。中间大家绕着中天电视游行一圈,回到广场,持续有学生抗议者上台带大家呼喊诉求。整个行动在12点,发起人带大家念完学生宣言后结束。工国委(CWI)的成员也积极参与了本次抗议行动,并利用这次广大激进青年参与的机会,在活动最后还向现场群众发表了呼吁大家能到头份去支援华隆罢工工人的诉求。

twmedia1

旺中集团操控舆论

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于7月25日有条件通过旺旺集团并购中嘉宽频一案当天,旺旺集团旗下中天电视台爆料前往NCC审议委员会抗议的所谓学生走路工事件,所引爆的一连串旺旺集团动用旗下电视电子​​及平面媒体,连日炮轰长期反对旺中并购案的指标性人物中研院法律所黄国昌研究员,以及威胁提告转载疑似旺旺所属时报周刊副总编辑林朝鑫出现在学生走路工人群的清大学生陈为廷,旺中集团是迫不及待地宣告自己所拥的庞大资本与所以可支配的舆论工具份量。在未能顺利扩张其「舆论领土」的挫败下,早已成形的媒体巨兽发狂地攻击起来。

twmedia2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旺中集团能有今天庞大的媒体板块,不是决胜在7月25日的旺中并购案的过与不过。旺中并购案就算不过,旺中集团所拥有的媒体一样有机会在今后像近日一样,动员庞大与论工具攻击与自己持不同意见的声音。

媒体巨兽利润至上

去年,英国的媒体大亨梅铎(Rupert Murdoch) 旗下的《世界新闻报》(News International)因爆发窃听女童Milly Dowler手机案而被迫关闭,拥有庞大政商影响力的梅铎帝国因而动摇。梅铎集团所属的新闻国际集团(News International)旗下所有的报纸占英国报业市场的百分之四十,《世界新闻报》、《太阳报》(The Sun)、《泰晤士报》(Times) …等平面媒体皆属其下。梅铎旗下的《世界新闻报》和《太阳报》多以挖掘名人丑闻为报导焦点吸引读者的报纸,常常透过警方、雇用私家侦探…等非法方式进行电话窃听名人私生活,像是名演员休葛兰(Hugh Grant)也是受害者。而新闻国际的执行长,梅铎长子James Murdoch赤裸裸地表示,「唯有利润才是耐久又经得起考验的独立保证」。

twmedia3

像梅铎长子这样的直白的信念,一定也是日夜苦思如何扩大媒体板块的旺中集团所抱有的。如何赚取、积累、扩大资本,一直都是大资本家脑袋里的课题。旺旺从制作仙贝到媒体事业,跨足八竿子打不着的事业背后的驱动力是资本对利润的竞逐以及可能的传闻许久的政治目的。

团结基层新闻工作者组织抗争

在抗议行动中学生们不断从「媒体专业」、「新闻自由」的角度,以「争自由」为主要诉求来挞伐旺中集团。但缺少的是质问这集团为什么可以这样任意的并购其他企业、用资本控制媒体。在抗议现场,也出现几位中天新闻的员工,出来对抗议学生发「澄清」传单。从她/他们脸上不情愿的表情完全可以看出,许多旺旺集团旗下媒体工作的员工,并不愿意被旺旺这样控制,而且有很多的不满,但没有一个管道能让员工出来对他们做抗争,他们需要的是组成一个战斗的工会!

如果今天只是以抵制旺旺商品的方式反抗,没有对背后资本家跟政治力做根本的揭露,粉碎资本对媒体的操控,我们根本不可能得到真正的「新闻自由」。从台湾本土的HTC到跨国的可口可乐、NIKE,全世界有无数的大财团被民众「自发抵制」过,但实际上这些财团依然屹立不摇。

跨足多领域,本身即是广告主并且即将成为有线电视系统业者的旺中集团更是已经站稳脚步,少数人发动的而没有扎根于工会和群众组织的拒看、拒买行动未必能对旺中的利润产生多大影响。

反观邻近的韩国,同样是为了争取新闻自由,他们采取了相当不同的手段。

走过罢工工人者即为金在哲

走过罢工工人者即为金在哲

从今年一月开始,韩国第二大电视台的MBC工会为了抵抗韩国总统李明博安插的代表理事金在哲(Kim Jae-chul)干预媒体自由,刻意删减有关反对韩美自由贸易协定(FTA)的相关新闻,以及为总统李明博的丑闻擦脂抹粉,决定以罢工做为反击。不久之后,韩国最大电视台KBS以及YTN的工会也在不久之后加入这场保卫新闻自由的斗争。

MBC的这场罢工成了韩国历史上最长的媒体罢工,直到七月十八日才结束,长达170天。虽然工会并没有直接造成金在哲的下台,但也得到了董事会承诺在八月初将会对事件展开处理。更重要的是,仅仅MBC一家电视台就因为这场罢工而直接损失了超过八亿新台币的广告收入。罢工不但造成了资方巨大的经济损失,而且引起国内人民、媒体工作者乃至其他国家人民对韩国新闻自由问题的注意,这不是一个小规模松散的拒看行动所能达到的。

twmedia5

而在台湾,旺中集团的追杀、抹黑等等无耻行为不但威胁着一般人民,更直接压迫着在旺中集团内工作的劳动者。直接受到老板压力、被迫放弃新闻自由、必须挑战自己内心道德底线的,是这群仍留在旺中无法离开的劳动者。组织起这批劳动者,建立挑战资方的独立工会,才能组织真正有效的反击,并对于到底是谁(老板还是新闻从业者)控制与运作新闻媒体机构提出质疑,从而挑战资本主义制度下金元控制新闻的体制。

我们现在需要的,绝不仅仅是对记者个人的道德批判或者温情诉求,冀望「有良心的」记者离开旺中。而是要在旺中集团的媒体中,由内部员工自下而上地民主组织工会、组织对资方的反抗,将保卫新闻自由的斗争与保卫劳动权益的斗争连结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