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霍拉大屠杀加剧全面内战的恐慌

2012年8月6日 上午 8:00Views: 16

为反抗阿萨德血腥政权,工人阶级必须对抗宗派主义,并拒绝帝国主义的干涉

尼尔.穆可兰(工人国际委员会CWI)

本文原发于《社会主义者》杂志第16期,如有意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请email: shehuizhuyizhe@gmail.com

叙利亚霍拉(Houla)市周边发生了108人屠杀事件,惊骇了整个世界,当中尤其令人憎恶的是竟然有49名孩童被冷血谋杀,其中多数是被近距离射杀。此种野蛮行径导致的宗派局势紧张,让整个叙利亚笼罩在更广泛的冲突以及全面内战的恐怖气氛之中。一如既往,工人群众和贫民永远是当中最大的受害者。

15个月以来,叙利亚多个地方爆发了众多抗议活动,反对阿萨德(Assad)家族40年的独裁统治。最初这些群众运动是属于「阿拉伯之春」的一部分,然而由于欠缺一个独立的工人阶级运动来领导斗争,加上卡塔尔、沙特阿拉伯等反动政权和帝国主义势力的不断干预,叙利亚冲突逐渐演化成一场内战,并且带有日益浓厚的宗派色彩。

西方国家(其是美英法)很快谴责了霍拉暴行,并指责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为罪魁祸首,但巴沙尔否认了全部罪责。无疑众多目击者和生还者谴责叙利亚武装部队以及萨比哈(Shabiha)帮派(两者都惯常地屠杀和绑架反对派分子)在霍拉的屠杀。联合国调查员声称有迹象显示,5月25和26日萨比哈至少进行了一部分的屠杀。

然而,帝国主义国家的虚伪言论令人恶心。不要忘记成千上万的伊拉克民众曾经在西方的入侵和占领下丧失生命,而在阿富汗死亡数字仍继续增长。帝国主义国家需要的是权力、影响力以及能源。摇控无人架驶飞机的空袭每日都在巴基斯坦、索马里和也门上演,而在霍拉大屠杀的第二天,东阿富汗就发生了一场北约无人架驶飞机的空袭, 摧毁了一家八口。

阿萨德的残暴政权一样,西方国家以狙击目标恐怖分子为藉口,为激烈动武辩护。两方之中,制裁国家的任意攻击涉及当场处决以及潜在战争罪行。

从去年三月份暴动以来,在叙利亚大约有15,000人丧命,据报道大部分都是叙利亚军队和支持阿萨德的势力所为。在奥巴马的施政之下,超过500名居民在巴基斯坦空袭中被炸死,其中175名是孩童。

僵持不下

力挺叙利亚反对派的美国政府和支持阿萨德政权的俄罗斯政府,在叙利亚日益严峻的局势之下一直相互对峙,并反映在了联合国安理会如何处置叙利亚问题之上。

俄罗斯与中国投票反对了英美法所支持的反阿萨德决议。纵使美俄两国巧言令色,却无做任何事情帮助解决叙利亚人民摆脱困境。他们所关心的只是各自统治阶级以及其亲密盟友的利益。

英美法清楚表示希望尽快见到阿萨德政权的倒台。因为他们长期视其为一块麻烦的绊脚石,阻碍他们在此区域内的帝国利益,固此希望有一个顺从的亲西方的管理机构来统治叙利亚。经历了去年两大西方盟友突尼斯本.阿里(Ben Ali)和埃及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被革命推翻后,帝国力量决意确保叙利亚民众的起义限制在可接受的范围(意思:不会朝向独立的阶级立场),并将之引导至有利他们的方向。

美国利用科非.安南(Kofi Annan)「和平计划」的失败,连同叙利亚冲突之中最亲密盟友英法两国,威胁要采取「安南计划」以外的行动,并打击联合国安理会的权威。这令人回想起由乔治布殊和贝理雅领导的「意愿联盟」,曾经恶名昭着地非法侵略伊拉克。

另一方面,俄罗斯因为阿萨德政权向其提供通向地中海海军基地的道路,视之为这一区域的关键盟友。俄罗斯外交部长表示,他准备促成一个所谓的「也门方案」, 确保阿萨德本人可以交出出权力,但同时不会改变其政府的大体结构。

这一方案是向阿拉伯联盟的计划取经的。本年较早时期,也门总统阿里.阿卜杜拉.萨利赫(Ali Abdullah Saleh)在经历了几个月的大规模反对派抗议后,不得不按此计划交出权力。

然而,特别经历了去年利比亚冲突的惨痛经验之后,克里姆林宫坚决反对西方任何的武装干涉。俄罗斯去年支持联合国安理会的「禁飞区」决议,但是西方大国却利用这个决议来授权北约武装干涉利比亚,扭曲革命方向,瓦解了卡达菲上校的政权,建立了一个亲西方的政权。

北约

阿萨德暂时未显示出任何下台的迹象,目前也未面临内部政变。虽然叙利亚遭受了贸易制裁的冲击,但是一大部份的人口(包括众多的逊尼派商人)尚未同政权决然分裂。大马士革政府(Damascus)依然孤注一掷地认为,西方无法如同在利比亚一样进行直接地武装干涉。

英国外交大臣夏伟林威胁说不排除任何处置阿萨德的方案,意味着西方有可能对叙利亚动武。但是,由于叙利亚人口更多,而军事专家声称的其国家军队更为强大和精良,北约对利比亚的袭击不可能在叙利亚简单地重演。

阿萨德控制着295,000军人外加300,000预备役成员。去年,北约可以随意对利比亚执行上千次的飞行任务以及发射导弹,利比亚鲜有甚至没有报复。但是,叙利亚拥有超过80架的战斗机、240架对地攻击战机、攻击直升机以及超过4000支地对空导弹,作为空中防御系统的一部分。西方军事战略专家都承认,地面攻势需要一次「巨大的努力」。这样西方部队将棘手地停滞在广大的敌方城市区域。

现在有大量的建议计划帮助反对派而削弱叙利亚政权,虽然当中没有直接的军事行动,但所谓的「人道主义通道」、「禁止军事飞行区」、「安全区」、「禁飞区」-全部都需要军事武力的操作。

要保卫所谓的「平民避难所」就必须动用地面部队,而防范袭击就必须动用空中力量。英国国防战略家承认,任何对抗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将「几乎不可避免地导致更为痛苦、更为血腥的内战」。

此外,叙利亚的宗派组成复杂(逊尼派为多数,另外有基督徒、阿拉维派、德鲁兹派、什叶派、库尔德族,以及其他少数民族和宗教团体),在这一充斥宗派和种族断层线的区域上,西方军事干涉意味着一场大灾难。

即便没有西方直接的军事干涉,在当地右翼政权以及各国势力(无论是亲反对派的或当权派的)的煽动之下,叙利亚正继续走向「黎巴嫩式」内战之路。

逊尼派阿拉伯反动势力在沙特阿拉拍和卡塔尔政权的领导下,正在利用叙利亚危机来巩固其地位,以对抗什叶派政权。在美国和以色列的暗中支持下,逊尼派政权正在对抗叙利亚在阿拉伯最重要的盟友-伊朗。

据报道土耳其、沙特阿拉伯、卡塔尔、以及其他海湾各国都有捐助人力钱财给叙利亚反对派。各国的捐助都有着自己的议程操作,并得到美国的默许。一个跨境基地正在土耳其运作。上个星期武装反对力量声称已经杀死了80名叙利亚武装部队官兵,同时一名来自伊朗革命卫队的高级指挥官透露,上个星期伊朗部队正在叙利亚开展行动以支援阿萨德。

一名资深的中东记者帕特里克.科伯恩(Patrick Cockburn)写到,武装叛乱部队「将会在大马士革引发一场大轰炸,以及选择性暗杀」(星期日独立报,03/06/12)。阿萨德政权将会用更为野蛮的「集体惩罚」来报复,而大马士革将会成为「如同五十年前贝鲁特、巴格达以及贝尔法斯特,抽搐于仇恨、恐惧和毁灭中的牺牲品」。

宗派主义意识日益加深。基督徒少数派害怕面对其伊拉克教友的同类命运:在2003年美国领导的入侵战争后,伊拉克基督徒被「种族清洗」。阿萨德政权散播这种恐惧,以维持来自基督徒少数派、阿拉维什派、德鲁兹派和库尔德人的支持根基。而美、英、法、沙特阿拉伯连同其他逊尼派的地元盟友,也无耻大打「宗派牌」,以支持大马士革的「政权轮替」, 并以此来反对伊朗及其盟友。这一切都会为邻国以至整个中东区的人民带来极其危险的结果。

叙利亚冲突已经蔓延到了黎巴嫩的边境,在那里阿萨德政权得到了联合政府成员之一真主党的支持。六月二日,在黎巴嫩北部城市的黎波里(Tripoli),逊尼派和亲阿萨德的阿拉维派发生衡突,造成了15人死亡。在最近几周,冲突危险地蔓延到了首都贝鲁特,令黎巴嫩再次爆发全面宗派冲突的恐慌。

叙利亚以及中东的工人阶级必须坚定地拒绝任何形式的宗派主义,拒绝任何帝国主义的介入和干涉。

帝国主义介入

2011年3月,叙利亚爆发一场真正的群众起义,反对阿萨德警察国家的统治、社会保障制度的崩溃、高贫穷线和失业率,富人和腐败精英的统治。

由于欠缺一个强大而团结的工人阶级运动和独立的纲领,勇敢的民众街头很大程度上被淹没于一系列难搞的反对派武装之中。虽然许多叙利亚人继续致力于革命性改变,以及抵制教派的挑衅,但是这些势力的的领导人都渐渐受到反动地区政权和帝国主义的影响。

据报道,来自伊拉克安巴尔省(Anbar)、利比亚等地方的伊斯兰战斗者已经加入各式各样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部队。五月大马士革发生汽车爆炸的袭击事件,众多民众被杀害,与阿尔盖达连系的反对派武装分子遭受到指责。

流放反对派组织-叙利亚国家委员会(SNC)-要求联合国安理会批准一份决议以对阿萨德动武力,为利比亚式的北约干预铺路。

许多叙利亚民众面对绝望的处境,虽然部分人真心希望外部的武装干预可以起到作用,但是利比亚事件已经说明北约的介入并不会带来和平与稳定。在北约空袭之后,利比亚的死亡人数达到了一个尖峰,估计比率上升了10-15。利比亚被战争摧毁后,迄后依然充斥着上百个民兵地盘,彼此相互竞争。

三月利比亚南部爆发部落冲突,导致大约150人死亡。而上周末,一个民兵组织暂时接管了国家的主要机场。所谓的国家中央行政部门(由西方强加、非选举产生的国家过渡委员会)把持其声名狼藉的70,000人国民军-最高安全委员会。毫无疑问叙利亚的资产阶级以及亲帝国主义的反对派领导人都期待可以以类似的方式,借用西方军事力量得到政权。

革命

然而,即使有帝国主义势力干涉叙利亚的威胁,而沙特和卡塔尔反动政权亦日渐卷入事件,我们都没有理由去支持阿萨德政权。对于社会主义者来说,去年的突尼斯和埃及革命已经展示可行之路,而2011年叙利亚叛乱亦初显成效。

去年的革命运动展示,工人阶级和青年的团结群众运动推翻是可以推翻暴君和专制政权,以获得真正的社会政治变革。随着穆巴拉克及其追随者的不公义审讯后,埃及革命运动再次复苏,这强调只有彻底的工人阶级和青年的群众行动才会带来真正的变革。

叙利亚的工人阶级,无论来自任何宗教种族背景,都由权利保卫自己抵抗阿萨德政权机器,以及所有的宗派民兵组织。社会主义者要求立即组成一个选举出来的独立民主的由工人阶级掌控的防卫委员会,以保卫街头抗议、邻居以及工作场所。

这需要工人阶级再次在叙利亚夺得主动权,在各个社区和工作场所建立行动委员会,为独立的工人运动做好准备。

任务之一是要独立地调查霍拉大屠杀、所有大屠杀事件和宗派杀戮之责任所在。这也会揭露阿萨德政权和其傀儡民兵组织,以及地区强权和帝国主义。

同其他地区一样,联合国依附世界的大国势力,没有能力去阻止对平民的暴行,也没有办法以劳动者利益为依归去解决武装冲突。

在霍拉大屠杀之后,「悼念」罢工打击了叙利亚部分地区。反对阿萨德的街头抗议在几个城市中持续进行,包括大马士革部分地区。重要的是大部分抗议活动都采取反宗派主义的形式,具有工人阶级特征。在叙利亚一个团结的工人运动将会使工人斗争、工作场所占领和罢工(包括总罢工)得以发展,从而斩断宗派主义的锁链,为推翻阿萨德掌权而奋斗。向士兵诉诸阶级,将底层士兵组成工会并加入抗议行列,反对军队高层,将会分裂和中立化残暴的国家机器。

来自各个种族和教派的叙利亚工人需要一个属于自己、具有独立的社会主义政策的政党。如此一个受到广泛支持的政党将会成功抵制宗派主义、阿萨德恶毒的「分而治之」政策、中东区的右翼逊尼派、什叶派政权以至虚伪的帝国主义。

社会主义纲领-呼吁工人对经济的民主管理及控制,以改变生存条件、创造生活工资的工作岗位和免费的优质教育、医疗和住房。这一纲领将会激励工人和青年加入革命阵营。

在真正的社会主义旗帜之下,不同于那些支持阿萨德的所谓「社会主义」力量,反对叙利亚政府的平民起义将会吸引更多的当地工人,从而让革命势头蔓延。

只有将叙利亚、突尼斯、埃及、以及北非中东地区的革命运动同社会主义纲领联系起来,才能取得根本性的变化,工人阶级才可以踢走独裁统治者,才可以给区域内腐朽的资本主义和介入的帝国主义给予沈重的一击,从而得以为在建立一个平等自愿的中东社会主义联邦而奋斗,并确保所有少数群体的利益得以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