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 「造反猫咪」乐队(Pussy riot) — 成为普京报复的替罪羊

2012年8月16日 上午 7:33Views: 49

对朋克乐队的公众支持日益增长!

罗布·琼斯(Rob Jones) 莫斯科

本来一年前很难预测到,一组身着鲜艳的头套和毛茸茸的丝袜自称「造反猫咪」(Pussy riot)的「第三代女权朋克摇滚乐队」,不仅会成为一个快速增长的反对普京力量的象征,还成为普京发泄愤怒的对象。二月份,该乐队的三名成员由于在莫斯科的东正教大教堂前进行「朋克祈祷」的表演,而遭到逮捕。他们被控以「流氓罪」,并在监狱里拘禁了近6个月等待审判,虽然其中两个是有年幼子女的母亲。在这段时间内,他们既看不到他们的同居伙伴,也看不到家人或朋友。

「造反猫咪」(Pussy riot)更是一个运动,而不仅是一个乐队。它内部许多成员都使用诸如「金发女郎」、「终结者」、「车库」、「天使」、「猫」和「舒马赫」之​​类的代称,她们还会内部交换从而保持匿名。他们还有几十名支持者支持她们的各种行动,其中包括讽刺和挑衅等。在初期,成员参加了由无政府主义者艺术家组织「Voina」在圣彼得堡​​组织的一场活动,在一座吊桥上绘画一个男性的性器官。当吊桥在夜间升起时,那些在对面办公大楼工作的联邦安全局(FSB)的政治警察们,发现自己正盯着这副配图的评论,内容包括很多民众如何看待他们的活动。随着反对普京政权的公众抗议日益增长,该乐团的行动也变得更加明确的政治化。他们的「朋克祈祷」就是明确的反普京和反教会的等级制度。

在大教堂內表演「朋克祈禱」

在大教堂内表演「朋克祈祷」

在莫斯科基督救世主大教堂内的「朋克祈祷」表演激怒了统治精英。他们几乎一致要求对这些妇女釆取坚决行动。大教堂本身就是彻底腐烂的新资本主义的俄罗斯的象征——该教堂是在1990年代中期建成(是在此前用来纪念俄罗斯击败拿破仑入侵的教堂原址上重建的),而关于教堂本身充满了腐败丑闻。在苏联解体后的严重经济衰退中,叶利钦政权浪费了数十亿卢布建设这个教堂。一个因犯罪而声名狼籍的新银行家寡头捐赠了50公斤黄金给教堂圆顶镀金。今天,大教堂只有7%用于宗教服务,其余时间都是进行各种商业活动。

这些很少得到俄罗斯东正教会的关注,其是世界上最反动的教会之一。但是,俄罗斯东正教会却有一个接一个的代言人出来妖魔化「造反猫咪」乐队的行为。根据教会律师的说法,「造反猫咪」乐队行动背后代表某种形式的「更危险的力量试图破坏俄罗斯东正教。这就是隐藏在针对美国的911恐怖行动背后的力量- 撒旦!「

弗谢沃洛德-卓别林(Vsevold Chaplin)是教会的官方发言人。他指责,首位是「撒旦的团体」,第二位是一个「世界政府」(在俄罗斯历史上这是一个犹太人阴谋论的代名词)。他解释说,这些群体在最高水平上与撒旦连接。他认为,朋克摇滚歌手是罪人,而应该受到严惩。当问及如何证明这一点时,他说他得到的告知来自于:「上帝!」。

卓别林因为他的反动和暴力信仰而声名浪籍。今年早些时候,他称列宁和托洛茨基的作品是「极端主义」,应该受到检查,并退出流通。他接着说,他相信这是任何基督教徒在道义上的责任,杀死盡可能多的布尔什维克。这并不奇怪,教会常常和法西斯分子一起「并肩」出现在反对堕胎与反对妇女和同性恋(LGBT)群体的权利的抗议活动中。

Pussy Riot 2

没有一个议会内的政党公开表示反对这场妖魔化「造反猫咪」的恶性运动。在法庭最新开庭时,所谓的俄罗斯共产党领导人久加诺夫(Genaddy Zyuganov)向新闻界发表声明:「坚决反对这个最新的反东正教的挑衅」。在接受电台釆访时,他的表态又更进了一步。他抱怨西方和北约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并警告「发生基督徒的阿拉伯之春可能带来的悲惨后果」。他解释说,共产党「在很大程度上是东正教教会在政治上的代表。它将始终不渝地捍卫东正教信徒的利益。我们准备使用我们所有的影响力以捍卫传教士的名誉和权威,他们不得不经受各种嘲笑、诋毁和诽谤「。

现在已经恢复了对于「造反猫咪」乐队三名成员的审判,很显然她们并没有得到一场公正的判决。法官发表反对她们的评论,检察官另外提交了200页的证据,而没有给她们的律师阅览,想发言支持该团体的证人都被法官拒绝。

多少有些模仿斯大林主义者利用精神病院来惩罚持不同政见人士的手法,法官已经要求一位精神病专家出示证据。他作证说三个人都患有人格紊乱,他将当事一方描述为「具有积极的社会态度和自我实现的愿望」,而另一方面则具有「相反的的倾向」!显然听到「上帝的声音」和呼吁「尽可能多得杀死布尔什维克」的人则没有被视作人格紊乱!

针对「造反猫咪」的案例并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随着日益增长的抗议运动的发展,正在发生一系列逮捕浪潮。检察官办公室正针对一些知名的领导人,例如右翼博客作家那维尼亚(Aleksei Navalniy)。最近的指控是关于他任基洛夫地区州长顾问时期曾提议出售该地区的木材,这导致重大的经济损失,或者如检察官所言造成滥用巨额资金。尤为讽刺的是那维尼亚设立了一个名为「PilRus」的反腐运动,这个运动的名称是基于关于腐败常用的名词「断绝金元」(to saw off money)。这些指控使他面临最10年的监禁。

然而除了这些众所周知的事件外,另外还有16名活动分子被逮捕等待对他们的审判,他们面临的指控可能会使他们面临数年的监禁。

但政权发现这些逮捕也把他们自己逼到了一个角落。对「造反猫咪」的逮捕引发了一个庞大的国际抗议。包括彼得·加布里埃尔(Peter Gabriel)、斯汀(Sting)、史蒂芬·弗莱(Steven Fry)、丹尼·维托(Danny de Vito)、特里·吉列姆(Terry Gilliam)和彼特·汤森德(Pete Townsend)等众多人相继发表公开抗议。国际音乐团体在俄罗斯的演出越来越多地展示对「造反猫咪」乐队的团结声援,他们或者也穿茶色的上衣或给「造反猫咪」乐队的其他成员提供时间进行表演,其中包括弗朗兹·费迪南德(Franz Ferdinand) 、野兽男孩(Beastie boys)、帕蒂·史密斯(Patti Smith)、信仰不再(Faith No More)和红辣椒
(Red Hot Chill Peper)等。尽管许多俄罗斯艺术家继续支持俄国当局,这是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他们发言反对将可能失去所有播放他们节目的时​​间,但值得关注的是有超过100名著名艺术家已经公开发声(声援」造反猫咪「乐队),其中包括众多人最近还支持普京。

然而更令政府担忧的是,民意的迅速转变,在逮捕行动的几周后,俄罗斯社会的绝大多数人都听从来自所有政府部门甚至是俄罗斯信仰首领们的一致谴责,包括「无神论领袖」在内都攻击「造反猫咪」乐队,支持政府反对这个组织的行动。然而,最近的民意调查却显示,大多数的莫斯科居民已经认为政府做的太过了。与此相应的,另一个民意调查显示高达20%的俄罗斯人(约3000万人)正准备积极地参与抗议反对政府。

工人国际委员会(CWI)俄罗斯支部呼吁立即释放」造反猫咪「乐队以及所有在最近反对派抗议中的被捕者,并撤销所有的指控。国家应与俄罗斯东正教在所有层面上分离。实现真正的言论自由,包括应在各层面确立批评国家、总统、教会的权利。普京政府应该下台,取而代之的是召开民主选举议会,由来自工作场所、教育机构、居民社区选举产生的代表决定什么形式的政府对俄罗斯最好。应当建立一个拥有社会主义纲领的群众性工人政党,准备为争取政治权利和建立一个崭新的、社会主义的社会而斗争,将社会从为其自身利益服务的资本主义、官僚和神父之控制中解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