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8月8日「全国关厂工人连线」占领月台

2012年8月20日 上午 7:10Views: 21

在一次次的斗争中,与抗争工人团结、联合、壮大、组织起来

雷克思 工人国际委员会(CWI)台湾

由15年前因为资方的恶性关厂,而积极抗争,促使劳委会拨经费代偿资遣费和退休金,却在15年后面临被追讨偿款的联福制衣、东菱电子等工人所组成的「全国关厂工人连线」,于8月10日接近中午,发动300多位受害工人占领台北火车站的北上月台,要求劳委会主委王如玄前来与工人磋商,并撤销劳委会对这些工人的告诉,停止对这些工人讨债的行为,否则将集体卧轨。

twclosure1

工人国际委员会(CWI)台湾支部亦赶到现场参与,到现场只见大批警力手持盾牌,将通往台铁月台的入口层层封锁,并且仍不断有警察增援。只是,下午劳委会仍只派出副主委郭芳煜到场协商,并声称王如玄主委有要务在身今日不克到场,但愿意在两周后与工人们好好协商。最后,在劳委会愿意停止针对工人的诉讼和王如玄愿意拨空与代表对谈这样的条件下,「全国关厂工人连线」宣布暂时结束抗争,从台铁月台撤离。

这次抗争的「全国关厂工人连线」,成立有16年,主要是因为1990年代台湾出现恶性关厂、歇业的风潮,造成如联福制衣、东菱电子、福昌纺织、东洋针织等许多工厂工人纷纷成立关厂自救会,1996年串连组成「全国关厂工人连线」,开始相互支援,并以激烈的手段如卧轨、绝食,既向资方追讨被积欠的资遣费与退休金,也要求政府「代位求偿」。最终,在1997年迫使劳委会订定《关厂歇业失业劳工创业贷款办法》,从就业安定基金中拨出部分经费先行替资方偿还。而这笔偿款,当时虽然名义上是贷款,不过当时劳资争议处处长陈伸贤却向工会干部许诺:「不会向工人追讨这笔钱。」包括21世纪初,时任民进党政府劳委会主任的陈菊也亲口答应工人,这笔钱不用归还。也就是说,这是笔无限期借给工人的款项,是劳委会以「贷款名义」行使的「代位求偿」。

twclosure2

然而就在15年后,劳委会却发函催缴欠款,他们认为这笔钱「是贷款、不是社会补助,也没有所谓的代位求偿」。并且委托律师向法院申请支付命令,劳委会认为,除非经确认没有还款能力,像是中低收入户或是65岁以上,他们在取得债权凭证后,可以依法结案。法院假如认定仍有还款能力的工人,就只能要求他们「连本带利」偿还。

对于劳委会这样的举动,那些被追讨的工人自然无法接受,因为他们实在不明白,他们只是争取自己应得而被积欠的资遣费和退休金,要求负责劳工权益的劳委会帮忙,最后却演变成欠政府钱,而他们本来就该得到的薪资,竟然成为必须偿还的欠款。因此,「全国关厂工人连线」只能再度集结,他们在7月4日夜宿劳委会,7月5日先后转进行政院与监察院,甚至派代表到总统府递交陈情书,但是这样的努力却得不到官方的重视。 8月8日工人企图在忠孝西路天桥上抗议,争取大众关注,却遭到警方强力阻挡和驱赶,他们只能再次在劳委会前的广场夜宿,要求政府停止对关厂工人的司法诉讼,并向劳委会主委王如玄喊话要求她出面协商,尽速立法推动「劳工债权优先受偿权」,否则将进行卧轨抗议。只是这样的喊话,仍然得不到任何回应,于是工人们决定在8月10日到台北车站进行激烈的抗议,原本打算是要瘫痪台北捷运系统,不过最后决定占领台铁的月台,并企图重现1996年联福制衣工人的卧轨抗争。

twclosure3

因为大批全副装备的警察封锁现场,虽然最终工人们并未跳下月台卧轨, 固然劳委会也派出了副主任到现场,但这并不代表劳委会释出了足够的善意。主委王如玄还是没能立即出面,诉讼也只是暂停而非撤销告诉,就连劳委会劳资关系处副处长王厚伟也强调暂停诉讼并不代表撤告。目前「全国关厂工人连线」似乎寄望着两周后的协商。

不过由过去的经验,尤其是现在关厂工人们自身被劳委会反咬的教训告诉我们,对于这个应该正名为「资委会」的劳委会绝对不能抱有任何美好的幻想。更进一步说,奢求这个为资本家服务的政经体制的政府与工人阶级站在一起,根本是过分的天真。也许他们会在一时表现出帮助工人的姿态,暂时满足工人的需求, 也主要是为了维持统治和制造社会和谐的假象。可是一旦经济转坏,或者财政的亏损,哪怕始作俑者多么明显是那些大资产阶级,政府第一个开刀、强迫共体时艰的总会是工人阶级。

twclosure4

在联福等关厂联盟工人占领月台的抗争中,华隆工会干部及劳动党党员举起支持华隆工人的标语,是尝试连结台湾各地的关厂工人以至其他工人斗争的开始。联福等厂的工人受到政府「贷款基金」的欺骗,至今天方被与资方勾结的政府秋后算帐。华隆工人亦不能依赖政府信誓旦旦的假保障,今天罢工要求的退休金和资遣费,必须要华隆资方亲手偿还,不能接受任何法律形式上的「贷款」。而华隆工会及工人可以连结联福工人进行斗争,共同行动向资本家及国民党政府反击。

因此,「全国关厂工人连线」需要扩展斗争,与其他抗争工人一同团结,劳委会不停止追讨行为、不撤销告诉,就绝不罢休,更进一步要促使劳基法第28条的修正,迫使资本家优先偿还积欠的薪资。最重要的是,必须藉由这样的抗争机会,让广大工人阶级认清资本主义下的政经本质,让他们在一次次的斗争中联合、壮大、组织起来,最终坚定地为建立替代资本主义、由劳动者自下而上民主管理的新社会而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