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大商家与伦敦奥运会

2012年8月22日 上午 6:45Views: 34

用金钱堆出来的运动秀

梅纳·泰因(Manny Thain) 《今日社会主义》(Socialism Today)首发,有删节。《今日社会主义》是工国委(CWI)英国支部的月刊杂志

2012年奥运会在伦敦举行,并在7月27日以一个全球约有十亿人收看的开幕式来宣告开幕。在表面辉煌的运动之后,梅纳·泰因(Manny Thain) 关注到了地球上最伟大的运动秀中无处不在的商业化和日益增加的国家机器的镇压。

今年的奥运会和残奥会打破的不仅仅是体育竞技的世界纪录。被许诺将留下的遗产的承诺,诸如合理的住屋开支、体面的就业机会、增加的参与体育活动的闲暇空间等等,亦一一被打破。

这一切都始于一个谎言:伦敦奥运会将只耗资二十四亿英镑。但这数字绝不可信,因为它没有包括增值税和安全支出。加上这些费用,伦敦奥运总计要花费三十九亿英镑。包括了20%于支出的四亿八千万镑增值税,以及约十亿英镑额外的安全开支。

然而,到目前为止,奥运会预算已延伸到93亿英镑。这一个巨大的骗局实际上就是对英国负担了最主要直接税和间接税的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的敲诈。

政府(通过纳税人)已经支付了62亿英镑,其余则来自彩票(实际上就是对最穷的家庭开的间接税)。尽管私营部门会将资金投放到一些重大的建设项目,但英国下议院的公共帐目委员会估计只有不到2%的奥运预算来自私人资金。

负责筹备奥运工作的伦敦奥组委(LOCOG)提出了另一个二十一亿英镑预算负责开幕式等表演,当中三分之二来自大企业的赞助。

伦敦奥组委得到了国际奥委会的捐款。其余则是来自门票和商品的销售,再次,则主要是出于我们的口袋里。伦敦奥组委主席塞巴斯蒂安,曾经是一个金牌运动员,同时也是前保守党国会议员,Nike运动鞋的“世界大使”,以及一名千万富翁。

赞助商

国际奥委会主要的赞助商每户都在一份十年期的合约上支付每年超过六千万镑。这就是资本主义世界,这些金钱投资的回报就是让这些公司掌握更巨大的力量。换言之,这些合约背后,奥委会以强硬的力量,在激烈的商业竞争保护赞助商。比如,非赞助商使用如“奥林匹克”、“五环标志”或奥运会格言都是属于违法的。

为了保护广播公司的利益,观众不能上载任何奥运会的照片到youtube上,或在社会媒体中上传奥运村内的照片。Twitter将阻止非赞助商刊登有 #London2012字眼的广告。连运动员都不能上载影片或录音。

现在还不知道法律在这一问题上针对个人会多严格,但是迄今所留下的印象是当局绝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人。

同时,外界无法得知所有比实的门票分配的细节。科男爵和他的同伙们拒绝提供这些讯息。唯一肯定的,越受人关注的比赛,分配也就越有利于官员和赞助商。

《卫报》报导,在男子100米田径决赛中,八万个座位只有二万九千个(36%)向公众提供。至于单车场地的总决赛,六千个座位亦只有二千五百个公开发售。

即使迟至比赛当天,如果你与代表世界上参赛的204个国家的54官员有良好关系,你也可以得到一张票-这是一个蓬勃发展的黑市票交易的来源。国际奥委会已被迫宣布对此事进行调查,但调查报告可能被拖延至奥运结束之后。它显示了世界运动管理当局的腐败状态,是由一群不负责任的特权集团所操纵。

“奥运大家庭”

London Olympics 1

对所谓“奥运大家庭”的七万名成员-当中包括官僚、运动员、媒体、各类商业公司-的特权优待不会仅止于此,以确保运动员得到特别照顾。

然而,他们至少在运动会上发挥了有价值的作用。但张开红地毯,恭迎一众娇生惯养、臃肿不堪的官僚却又另当别论了,其中一些甚至来自世界上最残暴的政权。

他们将得到独家的边境管制通道以加快通关。他们将在那些挣扎于伦敦交通中的“小人物”身旁的特殊车道呼啸而过,前往体育场馆和上等的套房。运输官员警告说:首都的居民出行将受阻100天。

当公务人员的夏季休假被取消后,政府再度增聘了额外585名临时公务员。然而,民党与保守党联合政府自2012年以来已经从英国的边境部队中裁减了880个职位。一旦奥运会结束,利刃将再次挥下,并于2014/15解雇1550名工人,共占整体6440工人的18%。

传统的观念上,你可能会认为这是会直接地增加民众参与体育运动为目的。一半工作会由田径场上令人难以置信的表现而完成。

但政府已经放弃了在2013年让额外一百万人参与体育运动的目标。

对比2007-08年度,2010-11年定期游泳的人数实际上下降了435,000人,参与网球、足球和橄榄球的人数也在下降。其中16至19岁的年龄组别更下跌了超过十万人,跌至825,900人。

保守党和自由民主党联合政府从新工党手上抢过指挥棒,实行其变卖学校操场的政策,令年轻人面对非常糟糕的情况。自04年以来,学校的体育预算已被从二亿一千六百万英镑削减到现在只剩三千五百万镑,而且还有3,400名体育教练被解雇,以及用来资助1,300个操场的资金被否决。

保守党和自由民主党联合政府还有一张空投支票说要投入对残疾人士的支援以扩大他们的体育参与程度。目前,有18%的残疾成年人每周运动超过30分钟,而健全的成年人则有38%。政府计划从2013年开始以个人付款方式取代残疾生活津贴(DLA)。

残疾生活津贴大约有三百二十万人免入息审查地享受,每星期20至131.5英镑。它可用于资助残疾人的交通、装备设备、健康和其他额外需求。它一直是帮助残疾运动员参与运动和竞技的关键。

源讯医疗服务(Atos Healthcare)

为了达到这一目标,被称为“英国领先的职业健康服务提供商”的源讯医疗(Atos Healthcare)得到一份每年接近于一亿英镑的合同,每周为11,000名申请人进行测试。

理所当然地,源讯受到将五十万人排除在福利体系之外这一目标驱动,而将许多残疾人士鉴定为适宜工作。这导致数千人因为错误鉴定而被拒绝提供福利保障。更为雪上加霜的是,源讯本身是残奥会的一个主要赞助裔,在十余年间支付了6,200万英镑。

另一个问题是这奥运会曾被称为“有史以来最道德的”。但在五月六日2012公平竞技运动(2012 Playfair)的报告却指出2012奥运会采用来自血汗工厂生产的商品。

报告列举了Adidas供应商在菲律宾和中国工厂虐待工人的情况,和时尚品牌Next运作的工厂在臭名昭着的斯里兰卡自由贸易区的情况。没有一家工厂允许工人成为工会会员。

另一家赞助商陶氏化学(Dow Chemical)向国际奥委会资助了六千三百万镑并提供价值七百万镑的包裹材料保护奥运会场。该公司在一九八四年于印度博帕尔酿成一场毒气和化灾难,造成二万人死亡,数十万人受伤,至今仍然拒绝承担任何责任。灾难的受害者和家属于美国和印度仍然对此进行法律行动。

被列入黑名单的英国建筑工人也针对奥林匹克公园举行了许多抗议活动,因为其将真正履行使命的工会排除在建筑工地将之外。

伦敦奥运会和残奥会确保留下的一份遗产是国家镇压权力进一步加强。针对此次赛期进行的保安工作是英国国内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规模最大的。

除了一万三千五百名军队和数以千计的警察外,还有四万八千名私人保安人员。G4S公司培训了23,700人,并另有一万人参与执勤,整个合同据说价值二亿八千四百万英镑。

奥运会将保安工作高度私有化,进一步破坏了当地社区的权责。

要理解奥运会和残奥会骗局的一个中心是其如何赢得举办权和之后如何弥补这些漏洞的。

伦敦赢得申奥之前,切而西费尔德地产公司(Chelsfield Property Company)计划在伦敦东部的纽汉区的斯特拉福德(Stratford)建立一个巨大的购物中心。在2004年,它被三家公司所收购:世界上最大的购物中心运营商威势飞(Westfield);温布利大球场营建商(Multiplex);20世纪90年代在俄罗斯经营地产的鲁本兄弟公司(Reuben Brothers)。

市民的支持被认为是任何申奥成功的关键。因此,先是奥运会申办委员会(OBC),然后由科尔勋爵,要求Telco(东伦敦社区组织 The East London Communities Organisation – 现在 的伦敦市民London Citizens)的支持。

整个东区,包括周围80个社区和宗教团体的支持,Telco有一点点的影响力。它制定了“道德奥运协议”,包括廉租屋的需求,为当地人民、教育、卫生和符合伦敦水平生活工资的工作机会。该协议于2004年由肯·利文斯通(伦敦市长),和工党的伦敦市议会议员约翰·比格斯(John Biggs),伦敦发展署副主席共同签署。

奥运会申办委员会在申奥成功后就被弃置一边,同时被抛弃的还有当时作为主要卖点的斯特拉福德的重新开发计划,包括对其他奥运举办市镇的发展计划:伦敦塔和哈姆雷特市镇(Tower Hamlets),哈克尼(Hackney),瓦尔珊弗力斯特(Waltham Forest)和格林威治(Greenwich)。奥运的筹备事宜交付予奥运筹备管理局 (ODA) 这一半官方机构,它成立于2006年以规划奥运的设施和发展。但它拒绝与 东伦敦社区组织会面,也不承认它尚未成立时就已签署的社区计划协议!

London Olympics 2

同时,威势飞(Westfield)购买了其他公司的股份。把住房开发权转移给了房产开放商Land Lease。这个时候,次贷危机若隐若现。房产开发商Land Lease的协议的崩溃,这也拖延了威势飞Westfield购物中心的工作。

新工党政府当时正准备英镑500亿英镑的救助方案和将部分银行国有化,因此五十九亿镑公帑注入了奥运项目。政府同意资助的奥运村,收购管理Land Lease。另外政府支付给威势飞两亿英镑的公共资金,用于修建通往商场的道路。

再一次地,政府从工薪阶层和中产阶级头上敲骨吸髓收税并把钱交给一些世界上最富有的地产及建筑公司。

在奥运结束后,500英亩的奥林匹克公园将于2013年重新开放,并命名为伊丽莎白女王奥林匹克公园。这是在伦敦自维多利亚时代修建的第一个公园,也是那时以来第一个被称为皇家公园的公园。但伦敦其他八个皇家公园都建于1851年,伴随着官地法案的通过。

皇家公园由维多利亚女王转移为公共所有。相比之下,奥林匹克公园和其产业将由私人运作。

奥林匹克公园遗产公司(OPLC)是半官方机构,负责管理园区。玛格丽特·福特女男爵(Baroness Margaret Ford)所主持,它已经将运动员村出售予卡塔尔王室为首的一个财团,并计划抛售公园的其他地产。

私人经营

奥林匹克公园遗产管理公司(OPLC)将被另一个政府资助的半官方机构伦敦遗产发展公司(LLDC)替换,其将在更为广泛的地区内拥有更大的权力。这意味着,伦敦东部的很大一部分地区将由私人运作,而不在地方政府的有效控制内。

遗产发展公司之前承诺将在奥林匹克公园内至少建设一万一千座房屋,当中有35%是属于“可负担起”的。但现在,到底有多少能真正兑现仍是未知之数。

保守党和自由民主党联合政府今年4月份新的政策变化意味着所谓的“社会住房”(主要由住房协会提供的住房补贴),允许收取租金提高到市场租金的80%。这是一个非常惊人的增长。

伦敦的纽汉市镇(Newham Borough)包括伦敦十五个最贫困的地区中的十三个。整个市镇近一半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70%的儿童生活在低收入家庭中。有32,000户家庭在市镇议会等待“社会住房”的名单上。当地人别无选择,只能租住私人住屋。

结果就是,即使奥林匹克公园里有所谓“可负担起”的住房,那么对纽汉市镇和其他奥运地区市镇的绝大多数人而言,也只有少得可怜的人才能负担得起。

奥运会和残奥会是庆祝和体验技巧、速度、力量和耐力的鼓舞人心壮举的场合。

对于运动员和观众而言,他们有机会一起参与一个盛大的派对,全世界数以百万计目光会关注这一切。可是资本主义制度只有短期利润的眼光。

对于跨国公司们而言,奥运会只是一个巨大的商业促销的机会。他们在那里发号施令,并且得到了腐烂的政治体制和腐败的官员的支持与怂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