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开来案判决背后隐藏了什么?

2012年8月27日 下午 2:07Views: 28

轰动一时的太子党高官夫人谋杀案的判决所隐藏的远比揭露的更多

文森特·科洛(Vincent Kolo),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

在8月8日为时一天的审判中,谷开来这位前中共高官薄熙来的妻子供认她去年11月在重庆的一家酒店中用氰化物毒死了英国商人尼尔·海伍德(Neil Heywood)。

薄熙来在中共政权内部一场尖锐权力斗争中轰然下台。谋杀案的审判获得了全世界媒体的关注,这对夫妻有时也被称为“中国的肯尼迪家族”,都来自于所谓的“红色贵族”或“太子党”家族——是革命领袖们的奢富的后代。

在这场精心设计的审判的两周后,谷开来就得到了死缓的判决,而她的从犯勤务人员张晓军被判处9年有期徒刑。人们普遍预计谷开来将得到缓刑,这也说明了其幕后存在交易,而她的丈夫薄熙来可能会逃脱任何刑事起诉。

当谷开来的案件由于她的认罪而看起来已经盖棺定论的时候,关于这一“公开审判”剧目背后更大的故事却被掩盖了,这又是为什么呢?

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的张蜀杰评论这一事件,“谷开来的案件其实已经是第二次试图掩盖这一事件了。”第一次是重庆警察当局在谷开来的指使下,甚至可能是在薄熙来的指使下,但是此次更大规模的掩盖案件真相本身则是中共的最高领导人们决定的,其显然担心由于案件真相暴露会给他们自己和他们的整个体制带来严重政治后果。

“政治棋局”

作为中国现代史上最引人注目的刑事案件之一,谷开来的案件已经引发巨大的辩论和猜测。政府的重要喉舌《环球时报》声称审判,“它迄今向社会传达的最大信息是,谁也不能恣意妄为,尤其是不能伤害他人的性命,无论什么样的地位和权力都不能保护一个人不受惩罚地成为例外。”。然而,很少有人真正相信这个说法。许多人将这场审判视为一场“闹剧”,谷开来不过是“政治棋局中的一颗棋子”。其中不乏各种阴谋论的说法,包括声称出庭受审的是“谷开来的替身”,这些有趣的理论足以凸显出民众对于任何官方媒体的报道存在多大的不信任和怀疑态度。当然我们可以同意,这一审判就是被设计来用于欺骗公众的。

“自从20世纪30年代斯大林的大审判以来,还没有被告如此热情洋溢地称赞法官,虽然法官在没有任何证人或者证物的情况下对她施以重罚。”,作家马健如此评论谷开来在庭审判中的表现。

但与之不同的是,斯大林的大审判中几乎所有的被告都是无辜的受害者,斯大林炮制这些可怕的指控是为了清除真正的社会主义者。而相比之下,谷开来可能犯下了很多她被审讯之外的罪行,针对她的审判的目的也不同——是为了控制而不是扩大政府的清洗活动,因为当局担心这可能导致整个统治集团的分裂。围绕在国家主席胡锦涛周围的中央领导层试图把派系内讧控制在党内,从而在即将到来的领导层过渡中,对外体现出整体“团结”的形象。随着经济放缓日益明显,社会动荡日益严重,统治集团担心继续清洗薄熙来和他的支持者的活动可能导致的政治后果。

谷开来与张晓军在合肥出庭

谷开来与张晓军在合肥出庭

洗钱

法院诉讼提到很多关于海伍德的角色,但掩盖了广泛报道的海伍德为薄熙来家族洗钱的角色。海伍德告诉他的朋友们,他曾帮助薄家族将巨额现金走私出国。根据外国媒体的报道,从中共泄露的信息显示,薄熙来在担任重庆市委书记时期仅安排官员升迁就接受过约10亿元人民币的贿赂。据报道,谷开来在海外洗钱的数额可能高达80亿元人民币(约12亿美元)。这也解释了为何薄熙来在名义上每年只能从政府领取约26,000美元的工资,但可以负担他儿子在英国和美国接受花费60万美元的教育。在前哈罗公学校友海伍德的帮助下,薄瓜瓜成为哈罗公学这个精英学校的第一个中国学生,该学校产生了包括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在内的七名英国首相。

由于整个案件的审理重点是谋杀而不是“经济犯罪”,所以对谷开来的审判也为薄熙来的“软着陆”提供了机会。这意味着他可能会面临中共党内的“违纪处分”,而不是面临犯罪指控。实现这一前景的条件是他将不进行抵抗地退出政治舞台。在整个审判中未有提及薄熙来的名字使外界大量猜测这一交易已经达成。

“减轻处罚的情节”

谷开来受审的情节强调了,她面临“精神崩溃”,而她毒杀海伍德的动机是担心她的儿子的人身安全。这也就从经济上的各种问题转移了注意力,这一创造出来的“减轻处罚情节”既保住了谷开来的性命,也掩盖了政治危害的问题。

有观点认为,谷开来因担心儿子人身安全,而有动机毒杀海伍德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马健指出(《南华早报》,2012年8月22日):“按照谷开来作为薄熙来妻子所拥有的权势,她完全能找人将海伍德监禁或驱逐出中国,而不用动自己的一根手指。根本无需借助氰化物。”

该审判提及谷开来和她的儿子与海伍德因为“经济利益”而发生“冲突”。虽然官方媒体没有报道任何细节,但出席审判的旁听者(不容许携带笔或纸)描述,海伍德要求从谷开来和薄瓜瓜处得到一个在重庆和法国进行的价值2亿美元的项目的10%的分成。

审判说海伍德在电子邮件中威胁要“消灭”薄瓜瓜,除非他们支付这笔钱给他。报道说谷开来表示:“我哪怕斗争到死也要阻止尼尔·海伍德的疯狂。”然而,根据旁听者的说法,所谓的电子邮件的威胁并没有在法庭上出示。英国政府代表证实存在这样的电子邮件,但声称威胁是博瓜瓜的声誉,而不是他的人身安全。谷开来甚至声称,海伍德甚至在一个英国的住所里“软禁”了博瓜瓜,但同时有报告指出他当时并不在英国。

受损管制

公众中对于政府部门的全面腐败和以“太子党”为首的掌握的金融利益充满愤怒,而假如将薄家的内幕公开的话,那损害的不仅是薄熙来和他的派系盟友,而是对整个统治精英集团构成威胁。正如薄熙来重庆市委书记职位的继任人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承认的,这件事情已经“严重损害党和国家的形象”。

北京的主要关注是确保在谷开来案的审判中关于腐败的丑闻和数以百万美元计的内部交易不会成为媒体的头条,他们担心这会引发国家和社会的进一步混乱。马健评论道, “揭示薄熙来事件的内幕消息也就意味着揭示了“红色贵族”的神秘世界。由于来自太子党和他们的代言人前国家主席江泽民的压力,中央政府显然不希望出现这一局面。无论他们是否支持薄熙来,太子党作为精英集团极其担心如果薄熙来的形象在公众面前被彻底“毁掉”的话,那么他们自己的地位也会岌岌可危。尽管内部有各种尖锐冲突,但是中共党内的各个派系仍然互相遏制以避免因权力斗争失控而导致“互相毁灭”。

正如《经济学人》评论的:“ 党的领导层有充足的动机控制针对薄熙来的案件。他们不希望他家族的财富暴露于大庭广众面前。他们中许多人自己也有极为富有的亲朋好友。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谷开来面临谋杀罪的起诉,但没有关于她经济犯罪的指控。”

这里有一个评价很能体现出中共统治的本质,从国家的角度而言,谋杀这个罪行(与经济犯罪相比)本身是相对较轻的!

薄熙来的倒台成为世界媒体的头条

薄熙来的倒台成为世界媒体的头条

中和薄熙来的威胁

薄熙来在中国党内的官僚体制下一直是一个可能引发分裂的人物,他得到了党内、军方和社会上相当一批人的支持。他三月份的下台是因为其各种对手联手所为,其中包括自由主义的所谓“改革派”,他们希望削弱太子党的力量而提升他们自己的地位,但同时也有其他非改革派的力量,他们厌恨他的民粹主义言论和他拒绝温顺地服从中央政府的路线。

他主张的“重庆模式”是一些实际有限而过分夸大的社会改良措施和民粹主义的“红色文化”宣传活动的结合,而这成为新毛派反对中央政府的亲资本主义政策的一个着力点。但是薄熙来的“反资本主义”其实是伪装的表象,他假装自己的生活方式非常简朴。事实上,正如《金融时报》(2012年7月21日)指出的,“外国投资者被薄熙来所迷惑。”在2007至2012年担任重庆市委书记期间,薄熙来巧妙地利用他在早先担任商务部长期间而建立的关系网,将主要的跨国公司吸引到重庆。今天,在世界500强跨国公司中有200家,(包括苹果、福特、宏碁和惠普)在重庆有商务活动,他们充分享用政府提供的各种好处,包括减免税收,廉价的土地,与政府出面组织招聘的劳动力。

“薄熙来的野心太大了,”英国作家乔纳森·芬比(Jonathan Fenby)评论到。在这个体制中,北京的政策往往被地方政府忽视或无视,薄熙来树立了一个危险的先例,他希望通过自己高调的政治宣传运动,而使自己能在中共最高的领导机构九人组成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中占据一席。虽然谋杀海伍德及企图掩盖真相为薄熙来的下台提供了理由,但是整个事件本身首先是政治性的,而非是刑事案件(尽管官方媒体会强烈否认这一点)。

谷开来在谋杀案中的作用很明显首先由薄熙来的前得力助手公安局长王立军曝光的,2月16日,他叛逃到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时携带了一些神秘档案。王立军试图叛逃到美国领事馆,现在正因为叛国罪而受审。王立军的命运是不确定的,但他可能也将逃脱死刑,尽管他犯下更为严重的罪行。有人猜测,王提供了一些他的昔日战友的进一步罪证,作为“保险”确保薄熙来不战而屈,彻底离开政治舞台。

“党掌握着这些证据,如果薄熙来试图挑战它的权威,党会使用这些证据来开除薄熙来。” 前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的章立凡(音译)评论, “我相信薄熙来和他的支持者也掌握一些他的主要对手不当行为的证据,如果他们觉得薄熙来被处理的太严重的话,将会为他们的个人目的使用这些证据。”[《南华早报》,2012年8月21日]

在一个充斥着腐败和阴谋的体制中,上述情况是很有可能的。有许多报道提及薄熙来和他的支持者窃听和录音其对手,甚至包括国家主席胡锦涛。但是这种内部斗争的间谍活动显然是他们普遍使用的。事件起始于“王立军事件”(他被解职而叛逃到美国领事馆),从而揭开了海伍德谋杀案的盖子,而其实这一切都植根于权力斗争。 贾米尔〮安德列内(Jamil Anderlini)引用中共高层官员的说法(《金融时报》2012年7月21日),“一些仍然拥有权力的退休高官和在任的党内精英反对薄熙来得到进一步提升,因此发起了一个秘密的调查以搜集他和家人与同事的证据……这些努力包括对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的长时间的调查,尤其是此前他担任东北一座中型城市铁岭市公安局长时的情况。”

据说2011年5月王立军的继任者铁岭市副市长和公安局局长谷凤杰因反腐调查而遭到拘捕。这些行动是由胡锦涛团派的支持者策划的,而王立军显然将这视为正在对他收网的标志。这使王立军为了寻求薄熙来的保护而向他出示了谷开来谋杀海伍德的证据。当薄熙来拒绝王立军的要求,这加快促使薄熙来自己的下台。

通过秘密交易而达到“限制”这一丑闻扩散的目的和确保领导层的有序替换并不意味着中共内部权力斗争的终结。在最好的情况下,也不过只是暂时停止而已。党内强大的不同派系间的权力斗争将继续进行下去,并会进一步强化,涉及到诸如该如何维系现政权延续,(是以更专制的或者相对不那么专制的方式?),采用何种方式面对经济困难。社会主义者和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的支持者警告不要对中共任何派别心存幻想,其中没有一个派系代表了工人阶级的利益。我们强调需要进行群众斗争争取充分的民主权利,支持建立围绕社会主义纲领的独立工人组织,将社会的经济财富交由群众民主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