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反核电包围国会运动继续中

2012年9月2日 下午 1:39Views: 72

群众“不要核电”的呼声响彻永田町

阿部裕,中国劳工论坛支持者日本东京报道

8月3日18:00—20:00,日本首都东京,4个月来每周五都举行的反对核电包围国会运动继续高歌猛进。在经过上周约20万人的7·29国会大包围后,这次依然有大约8万人参加,尽管日本警方极力否认这一数字。

nuclear1

原子力规制委人事案丑闻

本周的抗议主题是,撤回经国会通过的原子力规制委员会的人事案。野田政府提名的5名候补中其中有4名与日本核电相关产业的企业和协会不仅关系密切,而且还存在金钱关系。他们涉及金额约为276万日元(约22.4万元人民币)。这些收入主要源于这些企业和协会给他们的讲课酬劳、出席感谢金等。而在这些演讲和会议中他们都积极为核电开发和重启摇旗呐喊。提名为委员 长的田中俊一更是号称为“原子化村”的村长(原子化村指由推进核电的政府机构、企业、学者、媒体等组成的核电相关产业)。这一统计金额还是政府向众议院运营委员会提交的报告中所显示的,其中更多的黑幕谁人知晓呢?

候补者            获得金额(日元)
田中俊一        29万2000
岛崎邦彦        59万1000
中村佳代子    20万1000
更田丰志        168万1000

这些企业和协会有日本原子力文化振兴财团、东京电力设计、放射线影响协会、日本原子力发电、原子力安全研究协会、三菱重工等等。他们都赞同利用核电,支持重开停运的核电站,并且与核电项目重开有直接利益关系,核电重开将方便他们从中获取相关项目的巨额经济利益。
同时提名中村佳代子和更田丰志两人还违反了新制定的原子力规制委员会设置法。该法第7条第7项明确规定,在从事放射性废弃物业务的日本放射性协会中工作过的中村佳代子和在日本原子力研究开发机关从事过高速增殖炉核燃料再处理的更田丰志都不得进入原子力规制委员会。
因此这一人事任命引起了反对核电的民众强烈不满。当晚一些政治界的参众议员也到场助威,有社民党党首福岛瑞穗、共产党党首志位和夫、还有前民主党小泽派的“国民生活第一党”、民主党以及众人之党的议员等,着名的音乐艺术家坂本龙一也再次到场。集会上民众们合着传统的“五七五”调子高呼“撤回人事案”、“不要核电”、“反对重启核电”,这一声浪响彻整个永田町(日本国会和首相官邸所在地区)。在集会后还有大批民众游行到日本环境局大楼门前进行示威抗议。被资本财团势力誉为有 “决断力”的野田佳彦尽管在集会前曾声称愿意与活动主办方等反核电代表进行会面,但面对抗议群众,还是退缩了,决定推迟这一计划。

4个月来每周五的坚持

在国会前进行的理性反对核电的抗议活动最初是由主张去核电化的民间组织“首都圈反核电站联盟”通过网络(Twitter等)召集的。抗议在每周五的傍晚进行,从3月末开始持续至今,已经长达4个月时间。3月29日第一场示威只吸引了大约300人参加,但是,由于核电站的各种后续事故以及野田政权决意继续推行核电,示威者人数自进入6月以来不断增加,6月22日抗议民众就增至多达4万5千人。在6月29日第14次抗议活动开始前的记者发布会上,“首都圈反核电站联盟”成员平野太一在记者会上呼吁更多人加入进来,称“要向政府施压需要10万、20万人”。 而日本群众确实响应了这一呼吁,当天参加抗议的民众激增至15万。

而由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大江健三郎、奥斯卡最佳配乐奖获得者坂本龙一等人为实现去核电化而发起的“告别核电10万人集会”于7月16日在东京代代木公园举行,据主办方透露,当天约有17万人到场参加,将反核电的斗争继续推进。

nuclear2

紧接着在7月29日包围国会的抗议中,汹涌而来的日本民众手持蜡烛围住国会议事堂进行抗议活动,呼吁远离核电站。

主办方声称这次抗议活动有20万人参加,这一数字已与1970年代的反对安保斗争高峰期的示威规模不相上下。

政府的阴谋与主办者的非政治化

据媒体报道,日本国家公安委员会试图通过挑拨引发暴力事件,使日本民众担心暴力活动从而放弃参与这一系列抗议活动,甚至提出极端分子使用燃烧瓶制造事端的可能性。这再一次充分暴露了日本资产阶级政府为了资本利益可以不择手段的险恶用心。这一由政府方故意挑起暴力事件的镇压手段,我们在世界各地人民的斗争中屡屡见到。因此为了防止这一挑拨,抗议活动主办方一直强调参与活动的民众要绝对避免各种暴力行为以防政府借机镇压和分裂运动。

但是,该主办方也为避免该活动被政治势力控制,同时对各种政治党派团体的参加怀有戒心,要求游行集会时不要打出各种政治口号、旗帜等等。面对工会组织的参加要求,主办方也显得非常冷淡。将这一反核电运动局限于单纯的抗议活动,势必不能将活动进一步推进以真正达到斗争的目的。

反核电对政局的影响

因为这一系列反核电活动,反对核电的呼声在日本政治界中也持续发酵。民主党的两位前首相菅直人和鸠山由纪夫这两位政治投机者先后对野田政权的核电政策进行了抨击。鸠山由纪夫甚至参加了6月22日的包围国会抗议集会。刚从民主党分裂出来的“国民生活第一党”在小泽一郎的率领下提出的三大紧急对策之一就是“零核电”,争取10年后废弃所有核电站。执政联盟中的公明党代理干事长齐藤铁夫对重启核电这一计划则批判说:“此次决定过于仓促”,甚至这次也对人事案不满。但公明党3月在大坂市议会与大坂维新会合作曾经否决一项大坂市民提出的重启核电必须经过全民公投的议案。所以公明党迄今在重启核电的问题上仍然蛇鼠两端,并不真正持完全零核电的立场。

日本“绿色未来”组织7月28日在东京解散,并举行“绿党”成立大会,旨在推行去核电等环境政策、参与国家政治。该党的副运营委员长宫部彰表示:“执政的民主党和最大在野党自民党都赞同重启核电站,选民被剥夺了去核电、反对重启核电站的选项。需要有一个切实主张环境政策的政党” 。日本共产党和社民党更是积极参加相关活动,两党党首多次出现在抗议现场。同时两党通过反核电运动,日本共产党和社民党的党势有所增加,日本共产党今年已经有约6000名新党员加入。日本全国工会总联合会在7月29日在横滨召开的定期大会上,提出了今后两年的活动方针之一就是要以谋求实现“零核电”。

但是涉及核电相关经济利益的资本财团势力通过民主党首相野田佳彦这一傀儡,面对民众的呼声还是置若罔闻,试图负隅顽抗维护自己的利益。日本政府于7月1日正式决定重启位于福井县大饭町的关西电力公司大饭核电站3号机组。这是自去年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发生后日本首次重启核电站。而在之前日本50座商用反应堆(不包括福岛核电站已停用的4座核电站)都处于停运状态。就在6月16日宣布重启计划不久,正为重启作准备的大饭核电站3号机组在6月20日曾响起了发电机冷却罐水位下降的警报,23日深夜至24日凌晨两次出现输电线路报警。可见重启之前并未做好安全监管组织改革和事故检验等工作,但是为了维护资本势力的电力利益,野田佳彦强行重启了大饭核电站。7月16日在名古屋市有关未来能源环境政策的第三次听证会上,拥有滨冈核电站的中部电力公司核电部门科长冈本道明在听证会放言:“在福岛核事故中,没有一个人是因放射能的直接影响而死亡的。即使再过五年十年,这一点都不改变”,要求继续推进核电。

而7月30日召开日本国家战略会议上,针对把摆脱对核电的依赖写入“日本再生战略”最终方案一事,资本势力代表的经济团体联合会会长米仓昌弘对此提出强烈异议,大闹会场,致使会场一度发生混乱。米仓对能源政策、研究开发投资等国家战略未能反映经团联的主张感到强烈不满。而在次日野田政权为了弥补东京电力公司的损失,于7月31日对东电公司注入了1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15亿元)的政府资金,从而作为第一大股东取得了半数以上表决权,完成了所谓的国有化程序,以避免该公司破产损害资本家们的经济利益。日本政府声称如果东电公司的经营改革顺利,那么将允许东电公司通过回购股权等方式支付政府资金后重新私有化。尽管经济产业相枝野幸男在事后声称这一“国有化”有相当长的时期,但是我们不难看出东电公司迟早会恢复为私营公司。东电公司以及相关资本势力现在只是想利用日本民众大把的税收来填补它现在的资金亏损和赔偿福岛核电事故的受害者。日本民众不仅为东电公司的错误和不负责买下巨单,而且还得面对东电公司与政府勾结而不断上涨的电费,最新的计划就是9月电费将比现在8月的电费要平均上涨347日元。资本家们不过是玩了一招干坤大挪移,来弥补了亏空甚至也许还能大赚一笔。由此可见,资本势力控制下的所谓“国有化”只不过是忽悠人的把戏。真正的“国有化”应该建立在为人民当家作主的劳动民主上,而不是为利润而生的资本游戏上。

nuclear3

反核电运动应该与其它运动联合起来, 如反对消费税运动等, 从而扩大斗争范围 和增强斗争力量。这些运动的参与核心都是日本的体力工人和脑 力工人, 而他们的对手就是唯利是图的日本资本势力 。只有发挥日本工人阶级的主创性和组织性, 依靠工人阶级自身的斗争, 打倒资本对日本的统治, 才能使日本民众的 呼声变为现实, 才能真正做到彻底实现 “零核电 ”。 要摒弃那种今天游行集会, 明 天就能革命胜利的幻想, 革命的飞跃需要一步步的斗争积淀 。

在对广岛长崎核爆的纪念活动中 , 让反核电包围国会运动的烈火烧的更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