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暴雨,冲走和谐粉饰

2012年9月5日 上午 6:59Views: 19

灾后不忘维稳,人民生命如同草芥

本文来自《社会主义者》杂志第17期,如需订阅请电邮至: Shehuizhuyizhe@gmail.com

张蜀杰 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

正当中共高层在北戴河忙于权斗之际,北京周六(7月21日)遭遇61年来最大的强暴雨。160.2万人受灾,经济损失116.4亿元,房屋倒塌10,660间。位于北京西南的房山区是受灾最严重的地区,降雨量达到了460毫米。暴雨引发了山洪和泥石流,80万人受灾。

北京这个拥有鸟巢、水立方等现代化建筑的国际大都市形象被一场暴雨冲的一干二净。正如中国其他城市一样,中共官员只重视GDP这样看得见的政绩。北京市排水系统设计的是1到3年一遇,仅能够适应每小时36到45毫米的降雨。

然而灾后过后当局不仅没有反思,反而大唱赞歌。北京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总工程师刘洪伟通过中央电视台介绍当地应对暴雨采取的措施时,讲了“三个非常到位”:预报非常到位、预警非常到位、预案非常到位!被称为“到位哥”。

仅仅大雨后的第二天7月22日晚上,北京市委书记兼市长郭金龙就宣布:“广大党员干部身先士卒,全市人民团结一致协同应对,取得了抗洪抢险的初步胜利。”

22日晚上中共九常委集体“消失”在央视“新闻联播”中。甚至总理温家宝也没有进行“例行”的亲民秀演出。人们纷纷质疑中共领导人在北戴河忙于权斗,无人愿意出来为北京暴雨灾害承担责任。

7月22日晚上郭金龙还要求“把工作重心转到救灾、善后和维稳上来。”而直到7天后星期五(7月27日),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和代市长王安顺才到房山区为暴雨灾害死难者默哀。可见当局灾后不忘维稳;慰问也只是维稳的一种方式。

有网友称:“一场暴雨可以看到中共及其政府是真正的‘多余人员’,没有中共和中共的政府百姓自救的很好,中共政府存在的唯一作用就是维稳,打压民众。”

虽然7月25日市委书记兼市长郭金龙辞去市长职务。北京市政法委书记兼副市长吉林也辞去北京市副市长职务,曾被网友传为因大雨失职而受罚。然而这几乎只是一次正常的职务变动。因为7月3日,在中共北京市委十一届一次会议上,郭金龙当选北京市委书记。按程序应该辞去原来的市长职务。而且北京市委书记很有可能成为下一届中共政治局委员,地位仅次于政治局常委。可见暴雨并没有冲毁其升迁之路。

bejingflood1

北京7.21特大暴雨灾害后,官方22号晚间公布的遇难人数37人一直未见更新,便引发民众强烈质疑。到26日晚,北京市防汛抗旱指挥部通报“7·21”特大自然灾害遇难人员情况称,截至目前,北京区域内共发现77具遇难者遗体,其中66名遇难者身份已经确认,11名遇难者身份仍在确认中。之后就没有在更新遇难人数。但是据一些民间调查遇难人数可能达到数百人。

而7月23日,北京市政府号召为灾区捐款也遭到攻击,微博骂声一片。自从“郭美美事件”爆发后,官方慈善机构信誉大跌。7月29日,官方《北京晚报》称“对于捐赠的资金主要用于保证灾民有衣穿,有水喝,有饭吃。”可见当局有钱保证“三公消费”却不愿出钱保证人民基本衣食。

北京暴雨并非个例,官僚盲目建设诸如高铁这样的形象工程,同时忽视建设质量,许多“豆腐渣”学校在地震中垮塌。而灾后,不仅没有实实在在的调查反省,反而高唱赞歌,同时打压异议人士。例如谭作人就由于呼吁民间对汶川大地震遇难学生校舍工程质量进行调查而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中国劳工论坛呼吁对遇难人数进行独立调查,追究相关官员的责任。对于城市基础建设,需要社区委员会、工人委员会和专家一起进行民主规划,民主管理。而这需要结束一党专政,建立民主的社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