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 政治危机与反抗

2012年9月6日 上午 6:54Views: 16

——2012年斗争的展望(缩略版)

社会主义选择(工国委(CWI)美国支部)

本文件分析2011年发生的历史性斗争(尤其是占领运动),并展望2012年的斗争。文件在2月18日至20日举行的「社会主义选择」全国委员会上获得一致同意通过。此后文件进行了些微的更新和修订以反映事态的新发展。

2012年政治危机和反抗斗争的展望

「社会主义选择」执行委员会于2012年2月12日通过文件草案,全国委员会于2012年2月20日一致通过本文件。

1. 在过去一年中,美国以及国际政治发生了剧变。面对一个螺旋式不断恶化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而传统的「左派」与「右翼」政党提倡的「解决方案」只能制造更深的苦难,数以百万计的普通群众被迫大胆地走上了历史舞台,情急拼命去尝试改变当前现状。去年年初,突尼斯和埃及的革命爆发,增强威斯康辛州工人和青年的信心,自觉效仿其战术进行不断的抗议和占领运动。此外,整个欧洲的群众骚动(特别是希腊和西班牙)直接启发了占领华尔街运动。在短短几个星期,占领运动激烈地改变了美国的政治样貌,迎来抗议不止和公开阶级冲突的新时代。

2. 占领运动除了聚集了美国社会一直存在的社运分子,亦诞生了充满自信的新一代,为2012年以后新一轮的斗争和激进化奠定基础。 11月2奥克兰「总罢工」并关闭港口、12月12日西岸各港口关闭,以及「国际码头工人及仓储工人工会」(ILWU)和「谷物出口终端集团」(EGT)之间在华盛顿州朗维港口的对峙,都展现出占领运动正日益增长的战斗力和政治发展,并对有组织的工人队伍产生影响。

4. 由于大众开始意识到资本主义现实上持续的社会及政​​经危机,政治取态在2011年有了转变。共和党的茶党在2010年中期选举中大获全胜后,许多左翼(特别是民主党的辩护士)将责任归咎于工人的冷淡漠然,并预言美国社会将会持续右转。然而,我们则认为选举结果主要反映的是,由于奥巴马和民主党两年来背弃承诺、推行重商政策,又未能解决大规模失业,群众对现任政府不信任,并要「踢烂政客下台」 。我们曾预计,共和党执政下,新事件的发展和民众的经验皆会令共和党的支持度迅速下降,并激起新斗争。威斯康辛州州长沃克对工会发动攻击,促发二月的「威斯康辛之战」。我们的观点得到验证,事件的发展甚至比预计更迅速和彻底。

5. 占领运动迫使所有人(包括各总统候选人)回应阶级不平等和财团统治的议题。奥巴马和民主党人试图吸纳占领运动,并借用「1% VS. 99%」的言词,但是他们与华尔街的密切关系是不能被遮掩的。与此同时,共和党候选人也被迫出来反对阶级的概念,甚至否认社会存在1%或者阶级分化。在新罕布什尔州共和党初选中,桑托勒姆(Rick Santorum)抨击罗姆尼(Mitt Romney)使用「中产阶级」这一词语,并说他宁愿以「中等收入」代替。此外,在南卡罗来纳州初选中,纽特-金里奇(Gingrich)成功将罗姆尼(Mitt Romney)刻画为一名「贪婪的资本家」,并将之彻底击败,激怒了共和党的策略家。

6. 同时,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一月公布的民意调查显示,阶级对立情绪在急速增强。当前66%的美国人认为富人与穷人之间有「剧烈的冲突」,而在2009年仅有47% 。然而,我们还不能说马克思主义意义上的阶级意识(即理解工人阶级的潜在力量和历史角色)广泛普遍,但「阶级情感」快速增长,为阶级意识的发展提供肥沃的土壤。

7. 伴随着阶级愤怒的爆发,同情社会主义思想的人数也呈上升趋势。根据皮尤研究中心在12月民意调查,年龄在18-29岁的青年中有一半人对社会主义持正面看法。这比20个月前高出了6个百分点。同时,对资本主义的支持继续下降,47%的人对这一体制有负面看法。

8. 该项调查进一步凸显出在美国建设社会主义群众运动的客观空间不断增长,即使主观因素(有组织的马克思主义的力量)仍然十分微弱。

9. 从10月到12月,美国经济增长了2.8%,是自2010年第二季度以来的最高水准,但其2011年整体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仅为1.7%。

10. 第四季度的增长促使许多人再次开始庆祝持续的复苏。然而,较严肃的分析师指出了美国和世界经济的薄弱点,包括房产市场疲软、失业率持续高位、联邦州和地方政府不断削减预算并裁员、欧元区债务危机的威胁,中国经济放缓等等问题。严肃的资本主义战略家总结,面对内外的新的经济冲击,美国经济仍然十分脆弱。

占领运动的展望

11. 由于阶级不平等、财团腐败和经济焦虑,群众愤怒无比;占领华尔街运动建基于此上,然而占领运动根本上是一场广义反对精英以及整个制度的斗争。占领运动并不在单一议题上采取守势,其观点和言辞是大胆倡议需要激进改革政经体系的。这一特征也体现于全世界的青年起义中,激发了数百万人想像力,「改变了对话方式」,置统治阶级于守势。

12. 虽然运动显然被警方驱逐和冬季气候削弱,但绝不意味着失败。相反,很多积极分子经历过警方的镇压,获得了对自身政治力量的信心,而共同密谋镇压的市长、警察局长和联邦官员发的合法性和政治权威被进一步削弱。

13. (这方面)再没有比奥克兰更明显的地方了,占领者能够两次关闭全国第五大港口以报复警方的镇压,而市政府当局和警方的分歧公开地显示出来。纽约情况亦相似,布隆伯格(Bloomberg)的谎言和残酷行为被揭露,使其公信力亦受损害。

14. 全国各地的情况不同,在很多地区,占领运动的活跃分子明显在为下一阶段的斗争重新组合。在运动的开始,我们极力主张向外扩展、扩大活动规模,以向工人运动的定位发展,以具体诉求去建立运动。提出具体诉求,并为明确的改革而斗争,与批评整个体制并不矛盾(占领运动的争论中有相反论调)。由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发展的「过渡方法」既是艺术也是科学,通过战斗的「过渡诉求」和斗争计划的纲领,将工人阶级迫在眉睫的问题与社会主义变革的需要连系起来。

15. 随着许多地区诸如「连帽衫占领运动」(Occupy the Hood)与邻里集会的发展,活跃分子开始将焦点转至工人社区当前的斗争。反抗法院收缴抵押房屋的「占领家园运动」在一些城市有所发展,全国性更协调的运动也在筹备中。 「占领」亦激发一些反对削减关键公共服务开支的运动,在诸多城市日益获得支持。

16. 《广告克星》杂志(Adbusters,发起占领华尔街运动归功于这家杂志),呼吁5万人从5月1日起占领芝加哥以抗议G8峰会(最初定为5月18日(星期六)至5月20日(星期日))以及北约峰会(仍定于5月21日至5月22日)的运动。这次动员看起来是获得了支持,奥巴政府担心会议遭到破坏,将G8峰会迁至大卫营。然而,北约峰会抗议运动仍可吸引约数万人,成为这个春季占领行动活跃分子的抗争焦点。

全国各地,占领运动和移民活跃分子正在筹备5月1日的示威。五一示威在一些区域的规模可能很大,但呼吁五一全国「总罢工」将难以获得工人很大支持。 8月在佛罗里达州坦帕市(Tampa)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的抗议活动,以及相对小规模的9月在夏洛特(Charlotte)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将是运动的重要召集点。

混淆的意识

占领运动主要特征是青年生涩的愤怒以及他们斗争的决心。一次性的数天抗争是不够的,常态化的抵抗是必要的,这种思想就是巨大的进步。

同时,占领运动中广大民众以至活跃分子的意识是从非常低的水准起步的。然而,尽管觉悟较低以及缺乏有组织的政治力量(在某种程度上是由于这样),但是在这些运动中(尤其是在青年中),对反资本主义观点和社会主义观点是普遍开放和感兴趣的。

关于如何令运动向前推进、什么方法能够动员更多阶层、一个替代资本主义的可行选择可能是什么样的,都存在严重的混淆。在占领华尔街运动早期,意识形态的模糊令其吸引各种的支持,每种政治倾向都将自己的意识形态印记投射至运动中。然而,随着运动规模和潜力的发展,这个方法迅速达到极限。

占领运动中,关于采用诉求的辩论无处不在,当中暴露了运动一些局限性。基本上,整个运动没有一处能够清晰地整合一个的基本斗争纲领或一系列完整的诉求。但是,各地最认真的活跃分子皆认识到,需要就工人社区的议题采用相应战斗性的诉求,而实际上某些要求也被采纳了。将抗议聚焦于停止削减财政预算、没收住房、学费增长,以及强制解散工会等议题,迫使这场运动要采纳一些诉求。然而,这些要求经常以软弱、混乱和局限的方式出现,只是一种向「不要诉求」的主流意识的让步。

极左主义的危机

随着占领运动在数量和影响上退潮,极左主义观点变得日益突出,这是的危险。

一个重要例子激发占领运动全国辩论,是2月28日的奥克兰警方与数百名占领者的冲突。占领者们配备了盾牌,燃烧弹和其他投掷物,并非法闯入和破坏了奥克兰市政厅。占领者将空置建筑变为集会场所的意图,被暴力冲击掩盖了。警方以这个事件为借口,在当天另一个独立的和平示威中逮捕了400人。然而,组织者并无汲取教训,并发布公开声明威胁道「令你们的生活变得凄惨」,并指如果警方继续阻止开放该废弃建筑,就会使机场关闭。

可以几乎肯定,这个事件将使占领奥克兰运动进一步孤立于广大工人阶级之外,使多数普通人退回旁观者的角色。媒体和政客企图抹黑占领运动分子为「恐怖分子」,这将被多数理性的工人嘲笑。但是,同时若这类行动成为整个运动的新面貌,他们将对参与运动更加犹豫。占领运动获得了大量公众的同情,但是要使得被动的支援转变为积极的群众运动,组织者必须争取诉求,而诉求能够结合斗争意识和方式,从而激发最广泛的参与者。

占领运动中极左情绪上升,凸显了建立真正马克思主义组织的重要意义。这一组织能为够以必要的思想、战略和有效的策略,将希望推翻现今制度的最优秀的工人和青年武装起来。如果强大而策略正确的社会主义力量未能建立,一些优秀的活跃分子将不可避免地迷失于死胡同,以及自我孤立的政治倾向。或者在这情势下,机会主义的势力可以因此而增长。

「占领与工会」

占领行动鼓舞了劳工运动中的积极分子,也挑战了保守的工会组织领导人。同时,如何和工会联结也是占领者之间一个重大的政治辩论。特别显示在西岸,工会领导人的保守主义以及占领运动者的极左主义都充分呈现出来。另外,「国际码头工人与仓储工会」 (ILWU)领导人和占领者之间的冲突为观察这一广泛的过程提供了最佳视角,值得仔细一看。

10月「占领奥克兰」运动遭到警方大力镇压之后,在一场2000多人的大会上人们呼吁在11月2日发起「总罢工」和一场游行,以关闭奥克兰巨大的港口。由于在普通工会成员中对占领运动存在广泛的同情,许多工人领袖被迫走得更远。因此,工会领袖正式支持该行动,赢得码头工人尊重。事实上,当地只有很少的工厂罢工,然而许多工人请事假、病假,学生离开教室,而码头工人也没有跨过群众社区在奥克兰港设置的纠察线。估计有15000到30000人参与,是除了占领纽约运动之外最大的占领行动。尽管这不是一场总罢工,这场成功的群众运动极大地增强了占领奥克兰者的信心和声望。同时,这一正面的案例显示了什么是有可能的,亦暴露劳工领袖可耻的失败,没有组织类似行动对抗美国财团。

出于这个原因, 12月2号占领团体为了捍卫朗维尤地区与「谷物出口终端公司」(EGT)争执的「国际码头工人与仓储工会」(ILWU)的工人权益,发动关闭西岸港口的活动,受到「国际码头工人与仓储工会」 (ILWU)领导人以及其他组织的工会领袖公开谴责。工会官方抱怨,占领者并没有通过官方工会管道获取同意,就推动以下两件事:一是呼吁12月12号的关闭港口行动;二是,随后当「谷物出口终端公司」(EGT)船舶停靠朗维尤港口,动用工贼卸货时,呼吁关闭港口。不过,「国际码头工人与仓储工会」(ILWU)相当部份的会员支持这些行动,尤其是在朗维尤地区,当地正是劳资纠纷的中心地带。这充分显示,工会领导干部对权力流失的恐惧,而他们又保守、又不越雷池守法的失败方式遭到了挑战。

尽管存在着政治上的弱点与分歧,「国际码头工人与仓储工会」(ILWU)与占领者的群众团结和战斗性仍然令运动获得重大胜利,迫使「谷物出口终端公司」(EGT)向「​​国际码头工人与仓储工会」(ILWU)在朗维的谷物码头的运作权等关键问题上做出让步。这也显示,奥巴马并不想在选举年动用美国军队的分支「海岸警卫队」打击国际码头工人与仓储工会(ILWU),取而代之的是安排华盛顿州民主党州长葛瑞格尔(Gregoire)迫使「谷物出口终端公司」(EGT)作出一系列重大的让步。

这一场占领运动重新鼓舞起工会基层成员和部份工会领袖的信心,激起其进行战斗情绪。

同一时间,许多工会袖利用对占领运动的支持,来掩饰过去一年的失败与让步。威斯康辛运动本是一场由下而上的运动,却遭工会袖扭曲,破坏总罢工运动,并将之引导至选举上的罢免策略。采纳错误的策略,是由于他们和民主党千丝万缕的联系,以及他们胆小保守的眼光。就算工会今年能成功以民主党人取代当地现任州长沃克(Walker),工人们也不应该期待民主党的州长会撤回沃克(Walker)削减预算或是攻击工会权利的行为。

大企业与政客在威斯康辛州胜利之后,继续攻击工会。我们不应该忘记,去年民主党亦有启动伊利诺与麻州反对工会的立法。俄亥俄州的工会在11月的公投胜利,而推翻反工人的恶法。投票显示出多数人反对右翼反工人的宣传。这也显示,如果工会想的话,是能够接触和团结更广泛层面的工人。然而,多数工会领导人只知道如何选举动员,只要他们继续与民主党勾结,就是把工会葬送在自己手上。

基层活动与意识在政治上仍然存在严重的弱点。例如,去年新的左派芝加哥教师工会领导层同意了一项反工会立法,就生动地反映了这一点。而且到目前为止,这些左倾派别中没有一支赢得全国性的声望。然而,在抗争高涨的整体氛围底下,少数左派的战斗力量能够迅速成长为领导层,并动员广泛的工人团体。特别是如果他们能够通过动员群众而获得重大胜利,就能在全国层面决定劳工运动的基调,成为劳工运动的中心,并对保守的工会领导人形成更大的压力。

「右翼的威胁」

朗-保罗(Ron Paul)和茶党在部分大企业的鼓舞下成了攻击工会和工人运动的战锤,但他们同时扭曲地表达了民众愤慨。他们契合了劳动人民合理的无力与焦虑,但却把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歧视同性恋作为解决方案,同时鼓吹小政府与传统价值观。

回顾2010年共和党在国会的胜利,造成2011年史无前例对女性权益的迫害。总计36州135项攻击女性的法案通过,而2010年是89项,2009年是77项。根据古特马赫协会(Guttmacher Institute)的资料显示,其中包括了92条对堕胎的限制,打破了2005年的34条规则记录。而这些数字显示的,不过是崛起的右翼势力破坏过去社会运动成果的冰山一角。在大财团的赞助与福克斯等商业媒体的推广之下,他们攻击同性恋者、新移民、黑人与工会运动。由于右翼的压力主导了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初选辩论,而且共和党为未来需要为选举而鼓动其支持者,我们应该会见到2012年新一波的攻击。

最近国内和国际掀起的「荡妇游街」(Slut Walk)活动,数万名年轻女性反击右翼势力要求女性回归传统角色。如同占领运动一般,「荡妇游街」是由年轻的运动者自行发起,而不依靠传统的妇女组织。尽管我们正确的批评使用「荡妇」这个词汇,而且抗议中关于阶级呼吁与抗议纲领非常有限,不过它仍是对未来运动的重要指标。

2012年将会是同志运动的分水岭。 2月7日联邦法院判决加州禁止同性恋结婚违宪后,争议即将来到最高法院。随后由民主党控制的华盛顿州、马里兰州与纽泽西州的立法机构,使同性恋结婚合法化,但是纽泽西的共和党州长否决了这项立法。此外,在华盛顿州与马里兰州(分别是第七与第八个州合法化同性恋婚姻的州),右派势力发誓要发动选票运动,以恢复同性恋婚姻禁令。事实上,明尼苏达州与北卡罗莱纳州即将在11月公投是否在州宪法内明文禁止同性恋婚姻,而这一议题今年也会在其他的州发生。

非法移民所面临的困境更是令人无法忍受。奥巴马驱逐的移民人数相当于是布殊第一任的两倍,超出第二任期时30%以上。搜查工作场所的同样增长,通常指向有工会组织的公司。在经济危机之下,种族主义者指着移民者夺走工作且霸占社会服务,得到更多较落后的、美国出生的工人阶级中认同。因此,有些州(特别是亚利桑那州、乔治亚州与阿拉巴马州)已经通过禁止非法移民享有社会服务的恶法,同时加强执法去打击新移民。最近亚利桑那州更禁止了种族研究。

经济危机对美国黑人的打击更为严重,其中包括高企的失业率与房屋回收率,同时对社会服务与公共教育的攻击亦针对黑人社区。尽管民众曾经对美国第一任黑人总统期望很高,但其任期之下黑人和穷人的生活处境越来越糟,包括不平等的监禁率、警察搜查及镇压持续在黑人社区出现。 2010年佐治亚州的囚犯抗议与2011的监狱绝食抗议显示出与不平等刑事司法体制斗争的潜力。

美国与它的盟友(特别是以色列统治阶级)虚伪地的担心,如果6月之前不采取行动破坏伊朗的核设施,伊朗将会发展出核子武器的力量。共和党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已经敲起了战鼓,但是奥巴马偏向对伊朗经济制裁,以稳定欧美帝国主义在当地主导的秩序。

我们应该号召基于全世界工人运动的国际团结,阻止帝国主义者对伊朗的侵害。在北非与中东的新革命(包括被压迫的巴勒斯坦人可能发生的抗争,和以色列国内新的社会抗争和罢工潮)将会是一个向以色列及帝国主义的入侵及军事介入抗衡的力量。

至于环境保护议题,「Keystone XL Pipeline」石油管道计画是现今的主战场。建议的石油管线长达1711英里,是俄罗斯与中国之外最长的一条。它将挟带从加拿大油焦油砂中提取的原油,经过北美大平原再到墨西哥湾沿岸以便出口,这将加剧气候危机。去年8月,历史性白宫静坐抗议维持了两星期,当中1253名人士遭到逮捕。而抗议行动在秋天大量扩散,在每一场的竞选站都有抗议者冲击欧巴马,甚至11月6号有12000人包围白宫抗议。史无前例的公民不服从活动挑战了共和党,亦挑战奥巴马与民主党。同时,尽管这项计画能暂时提供一些工作机会,运输工人工会(TWU)和美国运输工会(ATU)等几个工会仍然跳出来反对。

「选举与斗争」

我们有必要事先警告,选举如何会使对斗争的前景变得复杂。如同我们之前不断地解释,如果依循「选择较不邪恶」的逻辑,多数社会运动组织会将所有民主党不接受的诉求置于一旁,因为它们无法有效地引导议题增加民主党基本票源。同样,为了防止「更为邪恶」的共和党当选,以要竭力避免在运动中批评或是曝露民主党亲商政治的群众抗议行动等抗争手段。

反战运动的经验更是突显「选择较不邪恶」逻辑的灾难。奥巴马一方面藉由从伊拉克撤出大部分军队而获得些微政治资本,另一方面在阿富汗部署了原先三倍的军力,增加了无人驾驶飞机的攻击,更军事介入利比亚以破坏该国和本地区的革命行动。

对于左翼(包括许多理解两党皆亲商的占领活动分子)来说,未来的挑战是,要防止活跃分子和公众焦点从正在进行的社区、工厂和学生抗争转移至选举活动上。

不过,2008年人民幻想改变可以通过选举来达成,而2012年奥巴马的选举情势和四年前相比将会大有不同。四年前奥巴马挽回美国资本主义破碎不堪的民主信用。然而,特别对年轻人来说,幻想很大程度上破碎了,燃起了对民主共和两党以及假民主制度前所未有的愤怒。尽管占领运动还没有成为一个统一的政治声音,千百万工人和年轻人已经开始认知企业统治的政治现实。

如果占领运动与左翼能以一个清楚独立的分析和纲领介入选举辩论,可以令其更贴近时下议题。诸如「占领大选」的口号可以作为一个起始点,来解释有迫使需要去与民主党绝裂,并建立一个反对削支的左翼竞选联盟,以及一个代表99%的新政党。就算我们在大多数地区都无法推出自己的候选人,亦难以有一个认真的独立左翼运动去让我们予以支持,但是用明确的纲领及清晰的解释去武装自身,能帮助我们与劳苦大众和年轻人的保持对话。

「历史性的任务」

在危机日益深化的背景下,随着世界范围内革命和反革命的进程发展,广泛的左翼和社会主义思想在美国能够迅速发展,弥补左翼的政治真空。我们正面临历史性的任务。对社会主义的兴趣,远超我们有限的组织能力,所以未能在实际活动中完全将其巩固和发展。整个情势需要严肃和有创造性的讨论,以动员、发展与成长我们仍然弱小的力量。在继续建设我们组织的同时,马克思主义者一定要努力重建工人阶级的群众组织。只有通过正确的分析和纲领与新的热情和动力结合起来,才能为马克思主义争取到新的力量;通过加深我们的政治理解和理论水准,我们才能够在即将到来的时期成功地建立社会主义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