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正在加深的社会和政治危机

2012年9月9日 上午 6:52Views: 24

建设新工人政党的巨大机遇

朱利安尼·布鲁内提(Giuliano Brunetti),逆流运动(工国委CWI意大利支部)

2012年标志着意大利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危机到了一个转折点。继希腊之后,意大利成为欧元区受灾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2012年意大利的GDP将下降2.2%。

失业率也达到了自200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据官方统计,超过三分之一的年轻人失业。在今年的前三个月中,有15万家公司倒闭——相当于每天倒闭1600家。

按照国家统计研究所的统计数据,830万居民(12%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5%的意大利人口生活在绝对贫困中。

同时,政府投票通过了一个财政契约和一个新的“开支审查”措施。这两项新措施的推出将意味着公共健康基金将会立即被大幅度地削减和13
公共服务行业工人被解雇。目前已经有35%的年轻人失业并成为“啃老族”。

既然平衡预算已被写入宪法,同时还有每年减少公共债务(GDP的123.8%)5%的目标,这将意味着,从现在起一直到2023年,各国政府将寻求每年实施削减约450亿欧元。

这些事实的数据很好地指明了这场危机的深度,民众对它的强烈反响以及资本主义正将社会拖进的深渊。

政治制度的危机

Italy Deepening 1

这场经济危机已经将自己诠释为政治危机的天然表现。实际上,我们可以说整个制度都被数次地震撼动了。统治阶层正面临它自己内部的混乱。没有任何一家机构能从这次危机中幸免。就连老板的商会、天主教会甚至国家足联都被腐败丑闻、贿赂和分裂所削弱。

就在最近老板商会的全国代表大会(Confindustria)上,他们选出了仅有11票多而赢得多数的主席。这是有史以来该机构第一次选出如此低多数票得票率的主席。这些分歧是统治阶级中存在的紧张局势的一个表现,尤其是在工业资本家间。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正确的解释就是:他们唯一的力量就在于工人阶级组织,尤其是他们的政治领导实际上的软弱。

那个由马里奥·蒙蒂(Mario Monti)领导的技术官僚政府,由意大利资产阶级的一些“最优秀的战略家”组成的,但它被社会孤立,支持率还不到三分之一。仅4%的意大利人对这些政党有信心。

从北方联盟到右翼的意大利自由人民党(PDL贝卢斯科尼的政党)以及民主党(PD)的这些主要政党都面临着它们支持率的严重削弱,一半人没有参加当地近期的选举。

北方联盟多年来一直强调它受百姓欢迎的特点并反对罗马沙龙的腐败精英,这次也被腐败丑闻所震动。这些丑闻涉及为前领导人博西的儿子购买学位和使用竞选资金在坦桑尼亚购买钻石和房产。

面对着来自基层的愤怒,北方联盟选择抛弃其前领导人,并选举曾在贝卢斯科尼政府中担任内政部长的罗伯托·马罗尼(Roberto Maroni)为全国总书记。

直到数月前,意大利自由人民党还在自夸已成为意大利第一大党并且拥有一百万党员,如今却也面临着在地方选举中严重的失利,丢掉了成百的市长席位,在某些城市中只获得了不到10%的选票,排名只有第三,甚至是第四名。

Italy Deepening 2

贝卢斯科尼重返政治舞台的可能性就像一个船长最后一次绝望地和疯狂地企图救下他的沉船一样。

民主党本身也丢掉了数以万计的选票,在一些几十年来一直被认为是它们据点的地方也是如此,虽然它们的支持率要比意大利自由人民党好一些。

巴普·格力罗和五星运动

亿万富翁喜剧演员巴普·格力罗(Bepper Grillo)领导的五星运动获得了惊人的和空前的成功代表着政治局势中最主要的新因素。五星运动并不是一个政党,也不是联盟,或像我们所认为的社会运动。它建立在因特网上,围绕一个网站和同时拒绝右翼和左翼政策的非常泛泛的观点。巴普·格力罗的运动没有实际的成员,没有组织,没有分支,也没有选举产生的领导层。

格力罗宣称他的运动不同于腐败的政治精英以及使用“老办法”的传统政治家的政治,以此来建立自己的权威。

他在传统左派的废墟中建立自己的力量,包括在政治上和组织上已经崩溃的意大利重建共产党(PRC)。通过使用这些激进的言论,他已能够吸引到一个新的社会阶层加入他的运动——通常是来自左派背景的年轻人,也有来自右翼的人,包括北方联盟。

他的运动在民意调查中取得了20%的支持率,这个结果会使五星运动成为意大利的第二大党。他们已经在一些城市中有数百位民选议员和市长,包括像帕尔马这样比较大的城市。

巴普·格力罗的成功必须被解读为拒绝传统政党和社会中存在反对和替代的力量的巨大机会的表现。它建立在对传统政策的不信任和厌恶的情感上,并非对他的运动有适当的热情。格力罗的成功是极其不稳的,与其说是对他的支持,倒不如说是对其他政党的反对。

Italy Deepening 3

五星运动在下一个阶段可以赢得更多的支持,但没法设计一个清晰的纲领来满足普通百姓的需求,在社会上缺乏一个真正的社会基础,可能意味着惊人的增长不久后将变成下降。到那时,这个运动中数以千计的活动分子将会失望、灰心地离开,并寻求其他政治解决方案。左翼和劳工运动将不得不为许多暂时受到格力罗“反体制”言论所蛊惑的年轻人和工人制定解决方案。

ALBA,无负债委员会,为建立建立一个新的工人政党而斗争

“格力罗运动”的兴起表明,我们生活在一个特殊的时代,社会和历史进程明显加速,整个政治框架在迅速融合与分裂中。

以前我们很少如此强烈地感受到我们需要一个新的政治实体,武器已经在那些愿意斗争和抵抗统治阶级对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的权利和生活条件进行正面打击的人手中。

Italy Deepening 4

今天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已经展开,它将不再能避免或被推迟。金属工人工会(FIOM)的领导层试图对政党发出“最后通牒”来证实一些产业工人活动分子希望找到一个表达意愿的渠道,一个用于组织罢工的扩音器,并用它来召集那些自愿投身于反对这个体制的人们。

去年10月1日,一千名活动分子、工会领导人和斗争中的工人积极回应了金属工人工会(FIOM)前主席乔治奥·克里玛斯基(Giorgio Cremaschi)的请求和一些基础工会(USB)建设一个组织来斗争和讨论应对危机的政治解决方案。

那份在“无债务委员会”的成立大会上被批准的政治“宣言”围绕拒绝公共债务陷阱的需求,并认为以国有化银行和金融部门将之置于民主的人民控制下作为一种手段,让该为这场资本主义危机负责的人付钱。

在最近的几个月,沮丧和放弃额感受,对于政治情况的普遍无奈,由意大利工会联合会(CGIL)号召的总罢工——先是推迟后来又取消了,这是因为他们无法将拒绝负担债务的正确要求转化为实际的政治提案。最后,包括第四国际统一书记处(USFI)的意大利支部左翼批判(Sinistra Critica)和国际马克思趋势 (IMT)的意大利支部镰刀锤子组织(Falcemartello)在委员会中的机会主义作用使建设、加强和巩固“无债委员会”和其成员架构的活动停止了。

不排除随着欧元和欧债危机的加剧,该委员会仍有能力战胜它自己的危机,虽然这并不是最有可能的预期。

与此同时,另一个关于左翼政治报《宣言》的提议的讨论也展开了。它就是ALBA——一个保护公有财产和环境的劳工联盟运动。ALBA在佛罗伦萨举行了第一次全国会议,众多社会运动活动分子、工会领袖和普通市民参加。ALBA的政治纲领尚不确定,但它的表现却非常困惑。然而,我们不能排除这个初步行动能吸引来自对传统政治幻灭并寻找新的“政治家庭”的支持者。

Italy Deepening 5

五星运动的成功显示出存在的潜力以及政治鸿沟无法长时间持续。巨大的可能性和机遇存在,但在一个真实的左派替代缺失的情况下,其它势力包括右翼也会占领这个由于左派自己崩溃而留下的左派真空区。

今后一段时期,工国委(CWI)意大利支部逆流运动(Controcorrente)将继续在工会工作,为发展一个具有战斗性的领导层而宣传,致力促成一场24小时的总罢工作为反对蒙蒂政府和它的攻击的第一步。同时我们将继续与“无债委员会”合作,并跟进ALBA的发展态势,与任何可能兴起的新行动保持联系,例如关于金属工人工会(FI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