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会选举简报

2012年9月16日 上午 6:12Views: 31

激进势力抬头 政局两极化

帕沙, 社会主义行动

九月九日立法会选举结束。尽管建制派政客倾尽庞大资源成功配票下,在直选拿下17席,民建联和工联会分别增加3席和2席。另一方面,但是选举在一片反梁振英和反国民教育的高涨情绪作为背景,结果的反映出香港政局出现两极化的现象,激进派的议席由过去的3席增加至4席,未来将令反民主的梁振英政府进入更严重的管治危机。

五区公投深远 影响激进派选举大幅上涨

是次选举激进民主派势力急升,人民力量和社民连的得票总和比上届上升七成,共得约26万票(社民连得票约8万7千票,而人民力量获得超过17万票),增长十分惊人,足见民众对激进反政府路线日渐认同。人民力量取得三席(新界东陈志全、九龙西黄毓民、新界西陈伟业),社民连则有新界东的梁国雄(长毛)当选连任。而同样参与五区公投的公民党亦获得26万选票,透过直选得5席。假如将人民力量、社民连与公民党的得票加起来的话,合共约52万票,恰恰是2010年五区公投时的票数,可见五区公投运动成功巩固支持普选民主的群众支持,是香港民主运动的重要一幕。

民主党民协萎缩 妥协派路线破产

整体泛民主派的得票却未如期理想,总得票只有101.9万(约55%),打破了传统泛民主派比建制派的「六四黄金比例」,原因主要是温和民主派(民主党及民协)流失大量选民的支持。民主党总得票为24万7千票,直选仅获4个议席,并只能依靠由台底交易换来的超级区议会议席来维持泛民的最大党派。同样反对五区公投的民协,也是靠超级区议会议席来免于「亡党」的命运。民主党与民协同样是提倡与中央密室谈判,而其于2010年支持并通过的宣称带有「民主进步性质」的政改方案的荒诞,在今年3月的特首小圈子选举的大龙凤中表露无遗,足见妥协派路线的破产。民主党是次选举中得票比公民党,或激进派总和还要低,反映出群众经已看穿传统泛民右翼政党支持政改、民主进程毫无建树的本质,而转向支持激进派。

超级区议会废票

本年新增超级区议会功能界别的五个议席,由区议员拥有参选权、提名权,并由全港未有其他功能组别投票权的选民一人一票选出的议席。这是2010年的不民主政改方案下通过的​​,用以优惠坐拥较多区议会议席的妥协民主派和建制派。

超级区议会选举泛民主派获得三席(民主党涂谨申及何俊仁、民协冯检基),建制派则取两席(工联会陈婉娴、民建联李惠琼)。值得注意的是,超级区议会的白票和废票高达八万票,可见选民对伪政方案新增的非直选议席的不信任。更多的群众已经意识到,超级区议会只不过是传统泛民右翼政党与中央的一场政治交易,而非是走向撤销正个功能组别迈向普选的真正道路。

新晋议员、意识混乱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选举中出了传统的势力赢得议席,亦见泛民中有新晋的议员成功进入立法会,当中包括工党的张超雄与新民主同盟的范国威。这些新势力的崛起,反映出在经济环境陷入危机下,群众对传统泛民的失望,以及对寻找真正代表基层利益的焦虑。必须要指出的新晋议员都并不具备清晰的政治意识,并利​​用不同的民粹政治,来填补群众间缺乏真正代表工人阶级利益的左翼力量之真空。

香港工党并不是一个真正建基于工人阶级的群众政党,没有清晰的左翼纲领来达至工人民主,亦没有尝试在工人间组织群众党员。顶多而言,工党只不过是以数个立法会议员为核心,并加上不同小型民间团体组合而成的合作联盟,亦似乎没有准备切实参与群众抗争,冲击现存的财团垄断的制度。加上工党成立初期经已表明不会参与「激进」抗争,可见其并不能够在未来为建立反抗不民主制度和资本主义剥削中的抗争运动。

另一个受人瞩目的新晋议员为新民主同盟的范国威。表面上,新民主同盟为一些不满民主党支持前年政改方案的前民主党二线党员组成,走于激进民主派与妥协民主派中间的路线。不过其政治路线始终离不开右翼,在是次选举中更利用民粹种族主义为政纲,当中「反对香港赤化」的模糊口号,除了反映出民众恐惧中共而渴求民主的进步元素,更多反映的是反内地人的排外民粹。范国威的选举工程不离开「香港人优先」的民粹口号,以双非孕妇、「捍卫正体字」等煽动反内地群众的民粹种族主义。这是一个危险的现象,不但将群众对于资本主义经济剥削下不满的矛头从资本家转移至内地基层群众与新移民身上,破坏工人阶级的团结抗争,正中此产阶级的下怀;更会为本土大香港主义提共发展的土壤,甚至未来会发展成极右排外的专制主义。

需要左翼的工人群众政党

是次选举中并没有一个真正的社会主义替代参选,以挑战主流的资产阶级政客。在中共进一步钳制香港政治,而未来恶化的社会经济形势下,是次选举已经反映出群众正被激进化,但群众现时缺乏一个真正代表工人阶级利益的左翼力量,因此正焦虑地寻找出路的大众部分亦出现走向排外民粹的端儿。在未来资本主义危机的恶化、独裁的梁振英政府在政治上的加大打压(现在的国民教育与未来的二十三条立法),群众需要组织成左翼的工人群众政党,并提出社会主义的替代纲领,才能免于资产阶级政客的混淆视听,为工人阶级建立工人民主提供正确的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