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和中共内部危机

2012年10月4日 上午 5:21Views: 55

将进行的刑事审判和党代会延期凸显了中共政权内部的深度危机

文森特·科洛(Vincent Kolo),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

9月28日中共政治局会议决定将陨落的“太子党”薄熙来开除出执政的“共产”党。这标志着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一个新的阶段,其至少是这二十年来最严重的。在如何处理薄熙来的问题上的分歧推迟了中共五年一届的党代会,直到现在才宣布将在11月8日召开,比之前的预期晚了一个月。

这一推迟显示了在十八大揭晓的新领导层的组成上,中共内部存在严重分歧。前三次党代会(在1997、2002和2007)的召开日期都早在八月底就宣布了,比这次早一个月。8月份,中共领导们和以前一样在海滨胜地北戴河召开秘密会议,预期将达成关于竞争激烈的领导层人事组成的协议。但是推迟宣布十八大日期显示任何协议都有可能在新的派系斗争中破裂。

命运突然改变

薄熙来的命运成为了在党的领导层里他的支持者和他的对手博弈的筹码。薄熙来的对手——包括现任的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领导集体——似乎在这一问题上掌握先机,但是问题是他们将付出怎样的代价?胡锦涛的“团派”将被迫在党的最高权力机关政治局常委席位分配上作出怎样的让步?

“看起来,在如何处理薄熙来的问题上,派系冲突和权力斗争在这一年达到了史无前例的水平,”身处北京的评论人陈子明说。他认为这一问题“迫使最高领导集体改变之前的共识”(8月在北戴河达成的)。

一党专政当局严重的分裂反映了社会中爆炸性的紧张气氛——亚洲最严重的贫富分化,腐败滋生,每天数百起“群体性事件”。当前斗争主要集中在中共派系“太子党”(中共元老其富有的第二代和第三代,比如薄熙来)和他们以“团派”为代表的对手之间。太子党的对手想某种程度上控制太子党的权力,打破他们的“既得利益”(包括强大的国有工业集团),其被视为加快经济的自由化的阻碍。

一些评论者甚至把当前内部斗争的严重程度和1971年林彪企图取代毛泽东的失败的政变相提并论。当时企图逃亡苏联的林彪在神秘的坠机中死亡。

Mao Zedong and Lin Biao during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毛泽东和林彪在文革期间的照片

薄熙来的开除是开始预先准备好审判表演的第一步,目的在于在政治上(即使不是事实上)“除掉”薄熙来。目前预计他面临很长的刑期,甚至有可能是死刑。虽然这可能会引发中国各地的挺薄者的激烈抗议,但是他的一些“自由派”对手希望出现这种严厉的审判——以排除任何他重返政坛的可能性。薄熙来的审判不太可能是公开的,以避免任何公开反对或者公开指控其对手也有犯罪行为。因此,审判过程很可能没有1981年对毛派的“四人帮”的审判那样民主。电视中播放了江青对检方进行长达两个小时的说教。

薄熙来和“新左”派

在他被解除重庆市委书记职务之前,薄熙来是重新崛起的“新左派”的象征性的代表人物。“新左派”是由基层受毛主义影响的青年、民族主义者和中共老干部构成的松散的广泛联盟,他们批评北京的新自由主义和亲全球化的政策。尽管自己家产百万,薄熙来由于他明目张胆的自我吹嘘和(试图利用资本主义复辟的后果而产生的反对情绪)新毛主义的“唱红”运动而赢得全国声望。

现在已经锒铛入狱的薄熙来前副手和公安局长王立军,具体实施了对重庆臭名昭著的“黑社会”的无情镇压。这一行动受到了人权支持者的批评,而且运动还针对许多不是“黑社会”的人。如此高调的运动和它受到的欢迎并没有让薄熙来自己得到当前胡温领导层的青睐。薄熙来被视为一个威胁,北京希望加强对日益自以为是的省市地方当局的控制。同时薄熙来成为“太子党”的象征,他们傲慢、腐败和滥用权力,这些如果不加以限制,将威胁中共的统治。

冒险的策略

在他被“双开”之后,官方媒体及其严厉地攻击薄熙来,列举其犯有滥用职权、受贿,甚至是“不正当的性关系”等罪行,而且一直追述到几乎二十年前他当大连副市长的时候。他在《光明日报》中被抨击为习惯“一言堂”,用“铁腕”统治重庆,是一个“龌龊至极”的人。而《光明日报》是中共中央控制之下的媒体。这个公开的自由派喉舌不能不攻击薄熙来声称的左派立场,并将其称为“给中国带来空前灾难的老套政治模式”。

对薄熙来的攻击是中共领导集体高风险的策略。“他们全力打击薄熙来,”清华大学的经济学家程致宇(Patrick Chovanec)评论道。很明显,目的不仅在于毁掉薄熙来,而且在于同时打击日益公开的将薄熙来视为旗手的新毛主义左派。但是反薄的宣传活动同样可能助长公众对整个政权的怀疑。

人们不禁会问,如果薄熙来“违反党的纪律”超过20年的时间,为什么当局直到现在才制止他?我们被告知薄熙来是“一言堂”(我们当然不会不同意),但是他的行为是否比其他中共官员不那么或者更加专制呢?

Anti-triad campaign in Chongqing saw almost 5,000 arrests

几乎五千人在重庆的打黑行动中被捕

正如自由派历史学家袁伟时说:“为什么他能够作恶怎么久,什么样的土壤产生了这些行为?”薄熙来被指责用人不当,导致他选择的公安局长王立军逃亡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其最终导致了薄熙来的下台。但是维权律师刘晓原在微薄上评论道:“薄熙来对王立军要承担用人失察责任,那么,谁来对薄熙来承担用人失察之责?”

当局难以估计这些对薄熙来的攻击将造成的后果。可能会引发薄熙来的反对者和支持者的抗议,因为他们都怀疑政权的清廉和政权处理腐败和滥用权力的能力。有关薄熙来命运的死结以及党代会的推迟显示这一攻击的严重性及其可能引发的风险。除了受到其他“太子党”的保护,薄熙来还在中共党外和军队中享有相当的支持,可以说没有任何其他中共官员能够达到。

“薄熙来事件是空前的。他明显拥有比陈良宇[前上海市委书记,因腐败而入狱]和陈希同[前北京市委书记,也因腐败而入狱]大得多的势力,”广州中山大学教授伟时提到过去二十年以来最严重的两起腐败案件。

谷开来的谋杀案审判

这显示在八月谷开来(薄熙来之妻)庭审(她供认谋杀英国商人尼尔·海伍德之后被判处死缓)之后事情完全发生了变化。谷开来的庭审演出没有对薄熙来任何提及。而现在我们在新华社的报告中读到薄熙来在王立军事件和薄谷开来故意杀人案件中负有“重大责任”——这一点竟然在谷开来案件中没有得到关注!同样,在谷开来审判中淡化腐败问题,虽然众所周知,海伍德为薄熙来家族洗钱,并且由于和谷开来关于数百万美元的交易破裂之后的纠纷而被杀。

通过不提薄熙来的名字,这一审判预示薄熙来将被免除犯罪指控,而通过中共内部的纪委渠道软着陆。而这是有关十八大的协议的一部分。但是很明显,事情发生了变化。变化始于9月中旬判处前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十五年徒行的审判(虽然四大罪行之一是试图叛逃美国,他仍然得到轻判)。官方对王立军这一及其秘密的审判的报道中提到薄熙来试图掩盖海伍德的谋杀案。虽然没有提到薄熙来的名字,但是报道提到了“当时的重庆市委主要负责人”。

我们现在被告知薄熙来“直接和通过家人收受他人巨额贿赂,”(新华社,9月28日)。然而在两个月前谷开来受审之时,还没有针对谷开来和薄瓜瓜(薄熙来之子,据说现在藏身美国)这样严重的指控。尽管和海伍德谋杀案紧密联系却不提到这样的指控,这显示出中共领导集体为了达到他们的目的,扭曲谷开来案审判的程度,而且现在的说法也和以前不一样了。即将到来的薄熙来审判也不大可能显示更大的“公正性”。

President-in-waiting Xi Jinping

待任国家主席习进平

甚至官方给出的海伍德的死因也受到了质疑。9月26日,中国最著名的法医之一的王雪梅在她的博客上公开质疑谷开来的坦白,即她用氰化物毒死了海伍德。因为这会产生明显的致命性中毒表现,诸如尸体的颜色改变,而这些表现不可能不被到现场的法医注意到。王雪梅推测海伍德可能是窒息死亡的博文很快被封杀。为什么检方需要“修改”海伍德的死因?很可是出于需要支持据称精神不稳定的谷开来自己动手杀人的解释。因为更简单的(更符合逻辑的)解释是在薄熙来控制下的安全部门派出“专业人士”处理掉了海伍德。

类似的事实“修改”同样很可能会发生在薄熙来的审判中。实际上这已经开始了,在打击薄熙来的媒体战中,官方公布的薄熙来腐败的程度被合适地“减少”了,他只是被控受贿了2000万元。这是一个相当低的数字,特别是这涵盖了在他整个超过二十年的仕途里的受贿。

“据我所知,远远超过两千万,”被薄熙来监禁过的律师李庄指出,“可以说,远远超过两亿”。

然而真实报道薄熙来家族的贪污所得将给中共政权带来严重的问题。压低财富数额的决定,同时包括加入“和多名女性的不正当性关系”(在中国不构成犯罪),是当局及其宣传机器转移人们视线的做法。尽管如此,许多人也会认为与其说他是一个“坏蛋”;薄熙来在往自己口袋里捞钱方面并不比其他中共高级官员更好或者更坏。

大多数评论者相信薄熙来及其家族腐败的水平,尽管可能达到数十亿元,但是在今天中国并不是一个例外。“他们(中共官员)除了钱什么都不信,”中国政法大学的刘俊生评论道。他是分析新一代中共领导人的专家。

海外媒体,基于中共内部人士的消息,称薄熙来在2007-2012年担任重庆市委书记期间,仅仅在安排官员升迁上,就收受了十亿元贿赂。如果这样的(更加真实的)数额在他的审判中浮出水面,不可避免地会激起要求进行更广泛调查的呼声。许多向薄熙来贿赂才得以升迁的官员仍然戴着他们昂贵的官帽——只有极少数人在他们“恩人”下台后遭到清算。

权力斗争继续

围绕着薄熙来的事件无法仅仅用腐败或者犯罪的字眼就能够解释的。“薄熙来倒台和谋杀丑闻的诸多问题没有人能够回答。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法律问题,”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说,“所有我们看到的都不过是政治密谋和权力斗争的结果。”

在中国,高层腐败案件的动力往往是党内派系关于影响力和权力进行的斗争。这些派系不是基于任何完备的政治目标或者意识形态,而是基于帮派忠诚或者权力政治。尽管由于缺乏清晰的政治分别而往往产生混淆,当前的权力斗争反映了在这些派别之间的显著分歧。温的“改革派”(据说也同时包括待任国家主席习近平)他们希望加速去经济管制和私有化经济,减少国有企业的主导作用。而像薄熙来这样的官员则倾向更多的政府干预和保卫民族资产阶级抵御外国资本。

Ex-president and factional boss Jiang Zemin

控制着上海帮的前国家主席江泽民

薄熙来在党内权力结构中,原则上受到86岁高龄的前国家主席江泽民派别支持,他们同样被称为“上海帮”和“太子党”。他们之前之所以不希望薄熙来受到正式审判主要不是出于政治团结(大多数太子党反对薄熙来的带有毛主义色彩的民粹主义),而是感到需要一种集体自我保护。薄熙来罪行的公开揭露将威胁作为社会中一个特权阶层的“太子党”的根基,而且同时也将对一党专制的党国体系本身造成更大的体制性的威胁。

诺丁汉大学研究当代中国的教授曾锐生(Steve Tsang)认为最近事情的改变意味着江派“已经同意将他彻底抛弃,以换取领导层换届上的协议。”

江泽民派系似乎通过牺牲薄熙来换取在新的政治局常委中更多的席位。有谣传称,早已正式退休的江泽民参加了9月28日开除薄熙来的政治局会议。这同样显示即将卸任的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团派,为了换取薄熙来的人头,在政治局常委席位设置上作出了让步。

但是并不像一些评论者宣称的,这并不是胡温的“改革派阵营”的一场胜利。这更可能是一场交易,包括向江泽民妥协,显示出他仍然有广泛的影响力。预计统治中国的政治局常委的席位将从9人减少到7人,以便将更多的权力集中到待任国家主席习近平手中,这同样会加剧权力斗争——这就像一场野蛮的“抢椅子游戏”。

反日游行

同样有可能的是受到习近平支持的胡锦涛派别最近改变了他们的立场,支持对薄熙来问题“做个了结”,即使这意味着让江泽民的“太子党”在新一轮的领导层中有更大的作用。

其中,破坏力量平衡的可能是最近在中国一百多座城市发生的反日游行。这场多年来规模最大的抗议潮要求日本归还钓鱼岛,回应高姿态的右翼日本民族主义者。这些游行同样显示出中共内部分裂的更多迹象。

Anti-Japan protests across China caused a headache for both Beijing and Tokyo

遍布中国的反日抗议同时令北京和东京头痛

尽管北京试图保持对抗议的有力控制和利用抗议来增加手中和日美政府谈判的筹码,然而在游行中出现了一些让北京大为震惊的现象。许多游行中出现了毛泽东画像,特别是支持薄熙来的口号,让中央政府感到这些抗议被安全部门和地方政府中薄熙来的支持者和派系盟友“绑架”了。这“警告了党内的许多人”,北京的人民大学政治学家张明说。

通过把枪口对准薄熙来,中共领导集体不仅想防止薄熙来未来在政治上东山再起,而且也同样打击了薄熙来在“新左派”中的支持者,防止他们在未来挑战政权及其日益新自由主义的政策。

全球许多资产阶级政府纷纷表示决定审判薄熙来意味着北京及其党代会和领导层换届“重回正轨”。在此之前,全球股票市场对中国政府瘫痪和“僵局”异常紧张,不亚于对美国和欧盟。这显示了资产阶级慌张地看着中国经济可能陷入硬着陆,他们渴望北京重新“出台”措施包括更大经济刺激计划。

但是无论薄熙来将面临怎样的命运,这都不意味着政权内权力斗争的结束,而权力斗争本身也只是中国社会中根本的社会矛盾的一个缩影(由结合一党专政的腐败丛生的资本主义带来的僵局)。斗争将继续,政权新的行为可能会带来新的冲突的动力。

“将这些丑事彻底大白于天下对党来说是非常冒险的。他们在玩火,”程致宇(Patrick Chovanec)警告说。现在真正需要的是一个为民主权利和社会主义而斗争的,并完全独立于任何中共派别(不论是右派还是所谓的“左派”)的群众性的工人阶级政治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