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列夫•托洛茨基——一位革命家的人生

2012年10月7日 上午 5:08Views: 359

乔舒亚•鲁宾斯坦(Joshua Rubenstein)自相矛盾的传记

尼尔•穆赫兰(Niall Mulholland)-工人国际委员会(CWI),首次发表于英国社会主义党(工国委CWI英格兰和威尔士支部)报纸《社会主义者》

伟大的俄国革命家列夫•托洛茨基被暗杀72周年得到广为纪念,即便是英国的资本主义出版界也对此表示关注。最近《卫报》刊登一篇对托洛茨基的外孙埃斯特班•沃尔科夫(Esteban Volkov)的采访,回忆托洛茨基最后几个月的时光以及多次被企图暗杀而在1940年8月结束生命。

托洛茨基的一生和思想依然引起关注和争论,英国社会主义党(工国委CWI英格兰和威尔士支部)和工人国际委员会(CWI)立足于托洛茨基以及卡尔•马克思、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弗拉基米尔•列宁和俄国革命领袖们的思想。

乔舒亚•鲁宾斯坦撰写的《列夫•托洛茨基——一位革命家的人生》是由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新传记。以下是尼尔•穆赫兰对该书的评论。

Review A Revy's Life 1

在这本简明的传记中,乔舒亚•鲁宾斯坦从一开始就清楚表明自己并不是这场历史性社会主义革命的“仰慕者或追随者”,但他也没有像罗伯特•瑟维斯(Robert Service)最近的传记中那样,向托洛茨基“真实的或所谓的个人过失”作出恶意抨击(见英国社会主义党总书记彼得•塔弗(Peter Taaffe)2009年10月15日至21日于《社会主义者》对瑟维斯恶意攻击的评论)。

鲁宾斯坦并没有沈迷于瑟维斯式的恶毒攻击,他承认托洛茨基“是直言不讳的批评斯大林,他四个孩子的命运和被暗杀的遭遇应得到更多的同情”。他赞扬托洛茨基是“出色的新闻工作者”和“杰出而有说服力的历史学家和评论家”,并解释了“斯大林建立了一个政权,用虚假的社会主义掩盖其残酷的意图”。

书中亦赞扬托洛茨基正确的预测,他曾预言在20世纪30年代由德国共产党人和社会民主党未能团结起来,让纳粹胜利。

新瓶装旧酒

但是鲁宾斯坦也重复了众多反对列宁、托洛茨基和布尔什维克主义的政治对手们针对俄国革命思想和方法的陈腐旧有的指责谣言。

作者整体的的主题是,革命的过程背叛了托洛茨基自己正义和民主的思想,但是托洛茨基拒绝宣告放弃首先这场背叛他然后毁了他的革命。

鲁宾斯坦也试图将一个小说式的新角度写进他的传记:托洛茨基的犹太裔血统(这本书是一个叫做“犹太人的生命”系列的一部分)。

但是鲁宾斯坦的主张是自相矛盾的。“托洛茨基可以宣称自己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和俄国革命家,然后拒绝他犹太人的身份”几行之后,鲁宾斯坦写道:“托洛茨基既不为他的犹太血统感到羞愧,也不为拒绝它们感到羞愧”。

事实上,在托洛茨基的自传《我的人生》中,他公开谈论了自己的民族和宗教背景。反犹太主义被俄国的统治阶级利用,作为对越来越多的受社会主义思想吸引的俄国工人阶级和农民之间分而治之的一项政策。沙皇时期犹太人超受压迫,如此多的社会主义革命者像托洛茨基来自这个族裔,并不是偶然的。

鲁宾斯坦提出了一个荒谬的论调,指托洛茨基“唾弃一个救世主的宗教,他接纳用了另一个乌托邦式的信仰——这信仰是世俗的并且更为危险的”。但是托洛茨基、列宁和布尔什维克的革命马克思主义并不像斯大林主义下粗野的官方“马克思主义”,不经思考的服从和铁板一块的教条,而是充满自由讨论和辩论、在实践中被检验的活生生的科学。

即使鲁宾斯坦自己也提及托洛茨基在沙俄和流亡欧洲期间同其他俄国社会民主运动派别(包括列宁及他的支持者)的论战。这些尖锐的争论包括一个革命的党在残暴统治的俄国应该怎样组织,以及关于未来革命将如何展开的远景。

鲁宾斯坦也承认,托洛茨基在1905年的俄国革命中扮演了主导的角色,看到了托洛茨基的“理论方面的主张和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的直觉被证实”,也就是不断革命论。“这将是无产阶级掌握政权,这将是工人阶级掌握俄国的命运。”

鲁宾斯坦讉责托洛茨基,指他拒绝社会民主派的孟什维克所谓的“更谨慎、更宽容、更自由的认识社会主义革命必需意味着什么”。

但是在学习1871年巴黎公社和1905年俄国革命的惨痛教训后,托洛茨基和列宁明白工人阶级只有一种选择,除非在1917年在布尔什维克的领导下推翻专制政治体制和地主所有制,否则就可能出现会有血腥的反革命,而残暴的军事统治可能降临。

书中的矛盾点

鲁宾斯坦声称“布尔什维克坚持垄断权力而挑起了内战”,在俄国。然而他后来又自相矛盾,承认“内战,归根到底,是由右翼和亲君主的团体开始”。

托洛茨基作为红军领袖、与21个入侵的资本主义国家军队斗争的,被鲁宾斯坦谴责“纪律严格”。但是所有的内战都是暴力、血腥的事件。

美国内战导致了巨大的死亡的代价,并且双方都采取了极端的措施。然而,历史学家和传记作者通常称赞亚伯拉罕•林肯,而肯定不会像对托洛茨基那样罗列任何道德的谴责。为什么呢?我们只能归纳为这是由于他们政治上倾向敌视布尔什维克。

在1918至1921年间,托洛茨基和红军成功的抵抗了资本主义的反革命力量,保卫了苏维埃政权。这首先从根本上激励了工人和农民为争取一个社会主义社会而斗争,并向西方军队中的基层力量发出了阶级团结的呼吁。

据鲁宾斯坦所说,托洛茨基“极大的帮助了”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奠定了数十年无情的统治,一党专政”。

但是斯大林主义极权主义崛起的基础又是什么?

虽然工人阶级在1917年凯旋,但是俄国在经济上和文化上的发展并不充分,并且毁灭性的内战带来了饥荒、经济崩溃,以及损失了许多政治上先进的工人们。

在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主义革命失败,使俄国的工人阶级处于孤立。正是这些条件首先导致了官僚主义者、民族主义者在俄国的反弹,而不是如鲁宾斯坦所称,托洛茨基在与斯大林这位“政治阴谋大师”的斗争中“玩不下去了”。

斯大林带领的官僚主义夺权,将革命淹没于鲜血之中,并扼杀了任何工人民主的外貌。

虽然国有计划经济在历史上依然有收益并取得了惊人的成就,然而缺乏民主的工人管理和控制导致了巨大的人力成本和庞大的资源浪费。

终于日益官僚化的苏维埃经济停滞并最终崩溃于20世纪90年代初期,如同托洛茨基数十年前预言的那样,迎来了资本主义的复辟,对数百万人生活水平造成一场大灾难。

托洛茨基被被斯大林主义势力追迫,最终在1940年他于墨西哥被斯大林的间谍谋杀。一个革命家的人生就此结束。

在国际左翼反对派和之后的第四国际,托洛茨基的追随者之间在20世纪30年代发生过至关重要的辩论。

这些辩论包括苏联的阶级性质、托洛茨基呼吁以一场政治革命来恢复真正的工人民主、在将至的世界大战前革命者的立场,以及托洛茨基丰富地分析了法西斯主义、西班牙革命和其他20世纪30年代极为重要的议题。但这都被鲁宾斯坦仓卒的轻描淡写。

托洛茨基的著作当然是深入研究这些重要辩论的最佳材料,并与今天息息相关。还有托洛茨基的自传,以及伊萨克•多伊彻(Isaac Deutscher)三卷权威性的托洛茨基传记,尽管后者存在政治上的缺陷,但仍是了解这位伟大革命家政治生涯和生活时代依然的必要读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