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2012年大选:查韦斯击败右翼

2012年10月16日 上午 6:20Views: 21

但是亟需社会主义政策

托尼·索努瓦(Tony Saunois),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

周日(10月7日)晚上,成千上万的民众蜂拥而至加拉加斯的总统府(the Presidental Palace, Miraflores )庆祝乌戈·查韦斯(Hugo Chávez)在周日总统大选中获胜。当时的场景让人回想起2002年右翼政变失败,总统卫队的士兵在总统府房顶挥舞旗帜,而其他士兵加入了来到市中心的工人、青年、失业者和其他民众中来庆贺查韦斯击败右翼候选人恩里克·卡普瑞里斯(Henrique Capriles)。

查韦斯的胜利是他自1998年以来第五次总统选举的胜利,他又一次击败了委内瑞拉的右翼。工人国际委员会(CWI)和其委内瑞拉支部社会主义革命(Socialismo Revolucionario),与国际上的工人和社会主义者一起欢迎这一结果。右翼的胜利将导致对委内瑞拉工人阶级的打击,取消已有的改良项目,并将成为统治阶级在委内瑞拉国内和国际上的又一次政治进攻,他们会庆祝又一次击败了“社会主义”。此次投票率很高超过80%——2006年时投票率是75%——是数十年来最高的一次,反映了政治和阶级分化继续控制着委内瑞拉社会。

迄今已统计超过98%的选票,查韦斯赢得了8,133, 952票,占55.25%,与之相比富商卡普瑞里斯获得了6,498,527票,占44.14%。查韦斯在委内瑞拉24个联邦州中的20个州获胜。如果他能完成了这一新的六年任期,查韦斯将掌握政权总共二十年。将成为胡安·比森特·戈麦斯(Juan Vincente Gomez)从1908年至1935年统治委内瑞拉以来任职时间最长的委内瑞拉总统!所不同的是,查韦斯获得了群众选举的支持,而不是戈麦斯的专制政权。欧洲和其他大陆的资本主义政客和前工人政党的领导人们一定嫉妒地看着查韦斯持续获得的选举胜利和动员数以百万计支持者的能力。当然,没有其他任何政治领袖能在最近的选举中,一再吸引数以百万计人参与选举集会或得到如此庞大的人群祝贺他的胜利。

右翼选举活动的民粹主义特征

这次委内瑞拉的竞选活动是“历史性的”,它将决定国家的未来,并在“两个不同的模式”间作出选择。然而,这样的选择并没有反映在查韦斯竞选期间的论述中,即支持一个明确的社会主义纲领,与资本主义彻底决裂。在他面对总统府外庆贺的人群时,他的演讲也没有主张这一替代性选择。

竞选活动反映了在查韦斯第一场胜利的十四年后委内瑞拉正在进行斗争的重要因素和新特征。

选举中最显著的一个特点是右翼选举活动的特性。过去14年斗争和政策的影响为激进的社会政策赢得了强有力的支持,在一定程度上,“社会主义”的总体思想也在流行的政治意识中留下深刻影响。

作为当今激进左翼政治意识在委内瑞拉社会中占主导地位的反映,卡普瑞里斯被迫用民粹主义的方式提出他的选举纲领,掩盖他的右翼新自由主义政策。这反映右翼策略的一个显著变化。

卡普瑞里斯的宣传和演讲试图表现要解决穷人的困境,并承诺捍卫福利国家。他表示他不会取消所有的“项目”,也即查韦斯引入的各种健康和教育改良方案。他呼吁捍卫“独立”的工会,并试图赢得公共部门工作人员的支持,承诺结束(政府和公共部门)强制性要求他们出席支持查韦斯的集会和抗议活动,这是公共部门工人的一个重大不满。卡普瑞里斯为了赢得年轻人的选票,充满精力地在全国各地旅行,试图给自己塑造一个“激进的”新的青春的政治形象,以反对年老“衰弱的”查韦斯形象。他在这个方面取得一定成效。

在这些包装之中,我们可以发现右翼真正的纲领,主张在经济中减少国家干预和让私人投资发挥更大的作用。在2002年失败的政变中,卡普瑞里斯牵连到右翼对古巴使馆的攻击。如果右翼在这次选举中获得胜利,卡普瑞里斯政府将试图取消查韦斯政府的改良方案,并推出更多的新自由主义措施。

右翼宣传的这种变化是在这个阶段真正的政治力量平衡的反映。卡普瑞里斯被迫遏制极右翼。如果释放出极右翼的各种力量或明确主张更右倾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只会导致卡普瑞里斯更大的失败。

一个严重的警告

尽管我们欢迎查韦斯获得的胜利,但这次选举的投票结果也是一个警告,需要从中吸取重要的经验教训,以防止未来可能出现的右翼胜利。与上一次2006年的选举相比,查韦斯的总得票率下降了7.6%,卡普瑞里斯得票率比此前右翼阵营增加了7.2%。由于投票率增加,所以查韦斯获得的实际票数增加了824,872票,但卡普瑞里斯增加了2,206,061票。这是一个严重的警告。除了2007年修改宪法的公投,这是查韦斯在任何选举中支持比例最低的。

右翼在每次选举中投票都有所增加,这反映了正在缓慢推进的的反革命。但在这个阶段,对激进政策的支持仍然占主导地位。群众,包括一部分这次投票支持右翼的群众,还是反对任何企图恢复查韦斯上台之前旧秩序的尝试。

然而,由于未能与资本主义决裂,未能引入一个真正的社会主义纲领由工人阶级和所有遭资本主义剥削的民众进行民主控制和管理,从而使得右翼可以利用社会中日益增长的不满和沮丧。由于日益增长的查韦斯主义官僚体制和政府自上而下的官僚管理手段导致社会条件恶化、腐败和效率低下,而工人国际委员会(CWI)一直警告和反对这些现象。

至今查韦斯得票率最高的是2006年的总统竞选,他获得了62%的选票。值得注意的是,这也是查韦斯最为激进的一场总统竞选,当时“社会主义”的问题占居主导地位,并一直在竞选中处于焦点中。当时,在右翼政变企图失败和2002-03年度老板集体停业(lockout)之后,出现一个革命性的发展。然而,自从那场胜利以来,查韦斯政府并没有通过与资本主义决裂以推动革命,也没有引进一个真正的由工人民主控制和管理的制度,由此革命的进程出现停滞和倒退。

政府越来越多地与统治阶级合作,并试图与之达成协议,因此其主张“民族和解”政策,并与雇主联合会达成协议。考虑到这一点,再加上依靠查韦斯运动富裕起来的“玻利维亚资产阶级”的出现——不可避免地造成日益增长的针对政府的不满情绪与抗议。

在最贫穷的地区出现的改良与绝望

而且,政府针对2007年开始的全球性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反应不是推动一个与资本主义决裂的纲领,而是向相反的方向移动,寻求通过右转来缓解危机。自那以后,增加了给予跨国公司的税收优惠。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负责资助的政府“任务”的改良计划,但其削减了近30%相关的预算。

同时,近年来政府也增加了对罢工工人和其他民众的镇压。公共部门工作人员必须要遵守《国家安全法》。这允许政府禁止公共部门的罢工乃至抗议。在巴塞罗那市,当地州警察杀害了三菱汽车工厂的两名工人领袖,而这个州的州长是一个查韦斯主义者。在丰田工厂工作的工人也遭受了同样的命运。

尽管有不少受欢迎的“任务性”改良政策,改善了数以百万人的健康、教育和其他项目。但是,在最贫穷的一些地区(Barrio)灾难性的社会条件仍然保持原样,没有改善的迹象。这已经成为犯罪、野蛮暴力和绑票勒索事件急剧上升的温床。委内瑞拉的谋杀率是世界上最高的国家之一:政府的官方数字是2011年有19,000人因谋杀而死亡。而这个谋杀死亡数字几乎可以肯定是低估的。

委内瑞拉是目前世界上最暴力的国家之一。在加拉加斯附近一个富人区为主的地区埃尔阿蒂约(El Hatillo),今年迄今为止发生了70起绑架案!工人国际委员会(CWI)成员的经验就是非常典型的。一名居住在一个贫困地区的工人国际委员会(CWI)的成员在参加总统选举投票前的会议时告诉我们,他的姐夫在前一晚被枪击。另一名成员告诉我们,他的房东被枪击。别的人也谈及有同事被绑架。另一名成员告诉我们他为工作需要刚从银行取现金出来,五分钟后就被驾驶一辆摩托车的带枪青年抢走,那个劫匪是得到银行职员短信通知而得知我们成员刚刚取款,然后才来抢钱。这种攻击使穷人和中产阶级的生活状况几乎永久性地处于焦虑甚至恐惧之中。

特别是在最贫穷的一些地区,住房状况仍然极为糟糕无望。政府为了选举而仓促推出一项住房建设计划,声称已建成超过20万幢新住宅。很多人质疑这些数字。许多2010年大雨中窝棚被冲垮的民众仍然还住在难民营中。由于条件如此糟糕,甚至发生有住户被其他住户或在当地运营的贩毒集团谋杀的现象。而且,现实中在新的贫民区正建设中的小公寓楼不带任何设施,只是建在一块空旷土地或被征用的土地上。一个新的发展地块完全是孤立的,只有一条进出的道路,距离最近的地铁站至少要一个小时的车程。

贪污腐败、缺乏民主的规划和控制、建筑技术不足,往往意味着新建的住房都是豆腐渣工程,在住户入住前就已经出现裂缝了!

这些状况成为年轻人犯罪的潜在温床,他们为了生存而组成武装团伙从事暴力抢劫和绑架。它们也是滋生不满情绪的温床,右翼或可由此败坏政府形象,导致人民对政府的冷漠感。这一趋势已在发展之中,并且通过这次总统选举活动得到证明。

尽可能少提及社会主义

与2006年的总统选举活动相比,在这次选举中查韦斯竞选活动更趋向右转。就在那次选举后不久,查韦斯发起成立号称“革命党”的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党(PSUV – United Socialist Party of Venezuela)。查韦斯还提到托洛茨基、不断革命和过渡纲领。他谈到了要建设一个由“左翼政党”组成的“第五国际”。但在这次选举中,这些内容都不见了。社会主义提及的程度被减至最少,直到最后一周的竞选活动才有所提及。与之相反,查韦斯的主要口号是“查韦斯,祖国之心”。这已经设定了一个非常民族主义的基调,并且承诺要发展“祖国”。两个阵营的选举都是高度个人化的。在加拉加斯举行竞选活动闭幕大会的主会场上,可以注意到,标语牌只是提到查韦斯和“祖国”,而没有政治内容。也没有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党(PSUV)或工会的旗帜。很多工人穿着工作公司的衬衫,他们往往说,他们在这里参与集会,因为他们的雇主“要求”他们参与集会。

虽然许多人积极地参与查韦斯的竞选是因为这是他们唯一的希望并恐惧右翼,但有些人则只是简单地动员高喊“查韦斯和祖国”,而没有任何实质内容。

Chavez Defeats Right 3

正如工人国际委员会(CWI)此前文章的描述,这些特点反映缺乏一个独立的有组织的工人和穷苦百姓的政治力量。正如工人国际委员会(CWI)一直警告的,这一点与政府官僚自上而下的管制方法从最早的时期开始就已经严重地削弱了运动。在总统竞选期间,这种自上而下管制的方法再次得到了反映。当查韦斯在一些州的群众集会上讲话时,在两个场合有一些群众高呼“支持查韦斯,但不是某某……”,指的是即将到来的12月州议会选举中查韦斯派指定的候选人。查韦斯回应说,如果民众拒绝认可被指定的候选人,那么他们也必然拒绝查韦斯!

缺乏一个独立的民主的工人运动是最大的弱点和危险之一。这已经让右翼有所收益和发展。如果工人阶级、青年和穷人没有建立一个民主独立的有组织的力量,右翼的威胁和反革命的进展会继续发展。考虑到一些查韦斯派的候选人的腐败,不能排除右翼会在12月地方选举中有所斩获。

不幸的是,在他获胜之后查韦斯面对支持者讲话的时候,并没有迹象显示要采取措施推翻资本主义。他向反对派提出对话和辩论。 “我们都是祖国的兄弟,”他在称赞反对派接受选举结果后大声竭呼。他谈到要建立一个统一的委内瑞拉。两个阵营在选举活动接近尾声时都强调了这一点。在投票结束,双方在电视宣传中都呼吁和平、团结与和解。查韦斯和卡普里瑞斯呼吁民众“冷静”和“宁静”,显然是担心政治分化可能导致冲突和某种程度的社会爆炸。

Chavez Defeats Right 5

“混合经济”或与资本主义决裂?

当查韦斯在获胜后感谢群众时,他两次稍稍提到社会主义。然而,这些讲话被淹没在群众的欢呼中,“玻利瓦尔万岁!国家万岁!委内瑞拉万岁!“在竞选活动中,他认为苏联式的”社会主义“已经失败,21世纪需要一个新类型的(社会主义)。但是,这并不是否认前斯大林主义极权政权伪装成社会主义,(真正的社会主义)是支持工人民主的纲领。查韦斯的政策说明,他所指的“新类型”社会主义是指国家干预和改良政策与资本主义相结合的一种“混合经济”。但工人国际委员会(CWI)支持的改良现在正面临被取消和被削减。只有在与资本主义决裂并引进民主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基础上,它们这些改良政策才能得以保持和加强。

卡普瑞里斯显然在赌时间,在总统竞选之后现在打算巩固他的基础。查韦斯则继续他的和解政策,继续与准备和他合作的那些统治阶级进行合作。这样的政策将越来越频繁地导致他的政府与工人和穷苦百姓发生冲突。社会不满情绪将会进一步加剧。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在与资本主义决裂的纲领基础上建立一个独立民主的社会主义工人运动。如果不这样做,那么随着社会分化和异化的发展,来自右翼的威胁也将进一步发展。

不断深化的全球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将对委内瑞拉产生重大冲击。去年委内瑞拉主要出口产品石油总值为60亿美元,石油价格严重下降将威胁破坏查韦斯的政策。当然不能排除查韦斯会重新左转,引入更激进的措施而攻击资本主义。然而,这些政策自身并不代表要实现社会主义改造。要与资本主义决裂和建立一个真正民主的社会主义替代选择迫切需要建立一个独立的、民主的和政治上觉悟的工人社会主义运动。